【原创】行走系列南行杂记(二十)穿山越岭去看你之七

如果时间允许,真想重新再感受一下李子坝轻轨。和船游黄浦江相比,在李子坝轻轨上看到的嘉陵江和江畔的万家灯火更有梦幻般的感觉,仿佛那是另外一个神奇的世界。


暮色完全降临,从李子坝轻轨出来,下一个目的地是朝天门码头。原本打算乘坐公交车去,一时又找不到车站,我们站在原地犹豫的样子引起旁边出租车的注意,不过这不是带有顶灯的出租车。司机普通话讲得有点像扬州口音,听说我们去朝天门码头,报价30元。我们也不知道究竟有多远,又心急赶路,就上了这辆车。


司机很健谈,给我们介绍重庆一些有名的景点,建议我们去看看。不知道怎么回事,直觉上对这位司机印象不好。赶上前面堵车,司机说如果我们着急可以下车步行,他指指旁边一条长长的灯光有些暗淡的台阶,说下面就是嘉陵江。


我还真巴不得赶紧下车。付完款,我和夫君沿着台阶慢慢向下走,台阶很陡。等我们小心谨慎地走完台阶来到下面平坦的地方发现左转不远处灯火通明,隐隐约约传来汽笛声。


跟着人流向前走很快就到了江边,喧嚣的人声冲击着耳鼓,带着湿润气息的风迎面吹过来。


朝天门码头

江中的大小游轮慢慢吞吞地行进,五光十色的轮廓灯映照在江面上,发出耀眼的光芒。和在李子坝轻轨上看到的万家灯火相比,朝天门码头岸边的夜景逊色不少。


行走的明亮


行走的明亮


行走的明亮


行走的明亮


休憩

在朝天门码头沿着岸边闲逛了一会儿,我和夫君都觉得有些疲惫,于是打算回到沙坪坝区的民宿去休息。从岸边走到公路上在手机上看了一下滴滴打车,价格大约70元,看来距离不近。


朝天门夜色

刚才从李子坝轻轨打车到这里用时很短,距离也应该很短,收费30元,如果按这个标准来算,我们还打这样的车收费会很高。这时恰巧一辆带顶灯的出租车停靠在指定车位,我们招手示意,司机师傅摇下车窗,我问:“师傅,打表吗?”还没等师傅说话,旁边不知道从哪里钻出个中年人抢过话茬说:“这大晚上的打什么表?”出租车司机师傅慢慢吐出一个字:“打。”中年人转身走了。


我和夫君对望了一下,决定上车。以前听说打表的出租车有时候也宰客,但愿我们好运。向出租车司机说了目的地,师傅居然说不知道怎么走,得导航。夫君打开导航,司机师傅按照导航提示带着我们飞驰起来。


穿过一段拥堵路段,司机师傅才和我们攀谈起来,夫君的脑子里装着关于重庆的十万个为什么,师傅从地形到气候、从生活状态到吃穿住行不紧不慢地为夫君解答,俨然是一部重庆百科全书。


虽然是夜晚,我还是感觉到了路况的复杂,我根本无法用语言来描述这种复杂。走着走着,司机师傅指着左侧灯火通明的地方说:“快看,李子坝轻轨就在那里。”我和夫君同时转过头去,只见一列轻轨正从楼间穿过,可惜来不及拍照。


按照导航的指引师傅终于把我们送到目的地,用时大约40分钟,打表价格38元。按照师傅说的标准,起步价6元,每公里1.2元,朝天门码头距离我们的住处大约30公里,在这之前我们从李子坝轻轨出来打车到朝天门大约只走了五六分钟。


看着出租车司机师傅驾车消失在重庆的夜色中,我和夫君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位师傅才是重庆的底色。


民宿对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