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爱情《真海的花束》21争吵

文/维薇安米

科幻爱情《真海的花束》目录

上一章《真海的花束》20加入研究小组

下一章《真海的花束》22迷惑

回杉把F-Megan递给了真海:“这就是让你成为天才的药物F-Megan——说实话!我认为这种药物将其用于人体内还操之过急,毕竟还无法断言对人类体内完全没有副作用啊!”

真海接过F-Megan然后说道:“在这件事情上你和伊川是一样看法吧!只有贺雪迫不及待想要试验吧!”

回杉点点头:“是这样——但是也许是我和伊川太过小心谨慎了!现在看来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

回杉拿来针管抽取了部分F-Megan溶液然后注射到真海耳后芯片当中,真海猛然感到耳后芯片一阵剧烈波动,然后忍着波动坚定说道:“确实不会有任何问题!”

……

岳遥站在大学门口,等待着伊堇放学,伊堇正准备被黑西装大叔们护送着坐上飞行器,然后抬眼看到了岳遥,很高兴的说:“我们去吃冰淇淋吧!大叔们先等等我!我待会回来啊!”

伊堇买了两个蛋筒递给了岳遥一个,然后高兴说:“是真海让你来找我的吗?”

岳遥摇头说道:“是我想来找你——回过头来总是想起你的样子,然后就走到了这里,我以为你会打算装作看不见我的样子,直接走开呢。”

伊堇显得有些尴尬:“是哈。”

岳遥说:“我不大会讲话。你还是忘了吧。”

伊堇笑了笑:“没事啊!我也不大会讲话!大家都一样啊!”

岳遥说:“如果想见真海,欢迎随时来面包屋玩,我想真海也会很高兴吧。”

伊堇摇了摇头:“真海说我对她感情是基于画本故事产生出来的感情——她是这样说的,而且作为女孩儿对另一个女孩儿产生了依赖感情也是会让人感到奇怪吧。所以我想暂时还是不要去面包屋打扰她了。”

岳遥一口咬掉蛋筒脆皮:“真海居然这样说!实在是——我回去要和真海好好谈谈!你放心好了!面包屋你想来就来!我和何幸随时欢迎你过来!”

伊堇的脑袋笑得前仰后合,然后伊堇忽然停住了,伊堇脑袋倒在了岳遥肩膀上,岳遥愣住了,岳遥以为伊堇是靠在自己肩膀上睡着了,结果低头观察才发现伊堇昏了过去,鼻血也流了出来,岳遥一阵紧张,赶紧联系了黑西服大叔们。

大家开着飞行器前往帝川研究院,岳遥想起来真海这段时间在家里做研究材料时,真海说伊堇:“她的大脑会逐渐萎缩,记忆会完全丧失,最后会成为完全毫无意识的花朵。所以我的研究是为了救她。我的存在也是为了她而进行实验。”

岳遥紧紧握着昏睡着的伊堇的手:“你一定会没事的!真海一定可以救你!你要振作一点!”

飞行器停了下来,贺雪给伊堇做了紧急治疗,然后伊堇各项数值慢慢稳定了下来。

……

真海正在面包屋看书,何幸一边弹着吉他一边说:“真海真是努力啊!在家也这样勤奋看书呢!我啊——你何幸哥哥我啊已经十年左右没有认真读书来着了。真海你真了不起啊!”

真海变聪明以后,总有说些俏皮话习惯,于是想也不想就说:“何幸哥哥你到老都不能学会好好读书了吧!还是弹吉他吧!”

何幸哭笑不得说:“一起来玩吧!我教你掷骰子玩啊!”

真海摆了摆手:“今天就不玩了!我不想浪费学习的时间!”

何幸气鼓鼓说:“事到如今才来学习的你才是浪费时间吧!干什么说我掷骰子就是浪费时间啊!”

真海放下书本说:“你认定了自己只有这点能力,所以怠惰,不努力,所以你才会这样毫无长进。所以你的乐队才会解散。所以你母亲才会像蝴蝶一样到处打扮的花枝招展,而你的父亲却一直不愿意回来——你难道还没有看清楚事实吗?”

何幸放下吉他气得拍了一下桌子,然后揪住了真海的衣领:“你少看不起人了!”

真海说:“暴力是无法用理性抑制感情的野蛮人才使用的方法。这是一种非建设性行为。”

何幸一脸懵逼:“你说的什么狗屁——我怎么完全听不懂!说人话!”

真海脚下轻轻一绊,然后何幸倒在地上,空罐子不小心掉下来,砸得何幸脑袋生疼,何幸捂着脑袋看着真海:“你丫现在长本事啊!连你二哥都打?以前白疼你了啊?”

真海伸出手想要把何幸扶起来:“你看——我说过的吧!暴力毫无建设性!”

何幸一把打开了真海伸过来的手,揉着脑袋气呼呼说:“你最近真是不一样了啊!明明以前是个笨蛋!现在居然这样瞧不起人!”

何幸喊完了这一句话就抱着吉他跑到花园里一个人气呼呼弹奏起来了。

岳遥回家看到何幸这副模样纳闷说道:“你怎么这样了?脑袋红红的眼泪汪汪的——谁欺负你了啊?”

何幸没好气擦了擦眼泪:“还不是你的宝贝妹妹——现在成了天才就看不起人了。明明以前那么纯真可爱!”

岳遥把何幸扶了起来,然后岳遥一推门,把真海手里书夺了下来说道:“真海,我有话要和你说,你过来一下——”

真海看了一眼何幸:“你跟哥哥告状了啊?”

何幸说:“谁告状了——是你哥哥自己要找你吧!还有你为什么要说刚刚那些话啊——真是你何幸哥哥有多难过你知道吗?”

……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月光下岳遥拉着真海站在了大榕树下面,何幸不放心也跟了出来:“你要干什么啊?岳遥你不会是要真教训真海吧!我没事的啊!”

岳遥转过身来看着真海说:“你好像对伊堇说了很无理的话,你是不是说让她少来面包屋,不要对你抱有奇怪感情这样的话?”

何幸看了真海一眼:“你说了这样的话吗?伊堇喜欢真海吗?我以为伊堇会喜欢你呢!”

真海手插在口袋里,看了一眼天上月亮,然后无所谓口吻说:“是啊——我是那么说了,难道哥哥你心里没有松一口气吗?明明你喜欢人家这么长时间——难道我这样说你不应该感到高兴吗?”

岳遥说:“谁让你说那些话了!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感情不是用理性可以考虑的事情啊——真海你还是没有长大啊。”

岳遥非常生气上前想要教训真海作为警戒线,何幸这个时候还是很讲义气的站出来阻挡了岳遥,何幸回忆真海说过:“你这是暴力!暴力是无法用理性衡量非建设性行为!你快住手吧!”

然后何幸这样想着,于是模仿着真海,何幸对着岳遥说了出来。

真海忽然觉得很好笑,于是就笑了出来。

然后岳遥更加生气了:“你为什么要对伊堇这样说话呢!明明有更温和的方式啊!”

真海继续冷静和冷淡说着:“因为温和的方式浪费彼此的时间——因为浪费时间就没有办法更好的研究,没有办法更好研究就救不了伊堇身上丧失记忆的疾病,我这样说您可以理解了吗——我敬爱的哥哥大人,并不是你想救她就能救她。能救伊堇的只有我白真海。您听懂了吗?”

岳遥拿起手里的书本想要打真海,被何幸挡了下来,岳遥深呼吸说:“你知道伊堇是抱着怎么样的心情来喜欢你的吗?她情况已经恶化了,她已经时日无多了,但是你居然说那样的话来……她很难过你知道吗!”

何幸受不了了,猛然一推岳遥,然后何幸大喊了一声:“你们大家都冷静一点啊!”

何幸理了理自己散乱衣角:“真海她——前不久好像去找她母亲了。”

岳遥问:“你去找姨母了?”

何幸点点头:“真海母亲好像很害怕真海不肯认真海——这种时候就会心情不好很想发泄一下吧!你也懂得吧!所以你就原谅她吧!”

真海说:“没有关系——”

何幸忽然跳了起来,指着自己的心脏气愤说道:“怎么会没有关系!!!我先是被你挤兑!!!然后现在来这么辛苦地帮你圆场。你竟然说没有关系?!!”

真海继续说道:“我的意思是和母亲那件事情没有什么太大关系——倒不如说,终于得以挣脱母亲的羁绊,我觉得很好!”

何幸:“羁绊?”

岳遥把手中书猛扔在草坪上:“你这混蛋说什么目无尊长的话呢?!!”

真海继续说道:“岳遥哥哥你摆脱了舅舅给你留下的羁绊吗?”

岳遥忽然说不出话来了。

真海继续说道:“你的表情告诉我你还没有,明明都已经长那么大块头了,心里还是没有摆脱对舅舅的依赖感,不成熟和没长大的人根本就是哥哥你啊。”

何幸劝解说道:“真海!我说!你怎么和你哥哥说话呢!”

岳遥一把推开想要拦着自己的何幸,然后喊:“放开我!何幸!这孩子今天不打一顿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何幸着急喊道:“真海!你稍微注意下你的措辞行吗?毕竟是兄妹啊!”

真海看了何幸说道:“何幸哥哥你也一样。”

何幸想起了自己至今为止没能放下母亲,而且还到处赚钱帮助母亲还钱的事情,也是感到一阵无语凝噎,然后何幸自嘲着指着自己的胸膛:“是啊!是啊!我也一样!大家都恋母!大家都恋父!行了吧——”

真海继续说:“奉劝你不要再给你母亲金钱——就是因为你一直不停止这种行为,你母亲才会不能自立——扭曲的依存关系对谁都没有好处。”

何幸也憋不住内心怒火:“都叫你不要管我!”

岳遥也察觉出了不对劲:“真海!你到底怎么了!之前的你可不是这样的啊!”

真海自己疑惑了:“之前的我吗?你是指那个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出来的笨蛋吗?又蠢又可悲的时候的白真海吗?周围的人如果是笨蛋可以让你们感到安心吧!因为有明显不如自己的人存在,你们可以产生优越感吧!觉得自己至少比这家伙强!因为能想说自己还好不是那个笨蛋——所以才能温柔耐心的对待那个笨蛋白真海吧!但是这样根本不是对等的朋友关系,是你们为了自我满足的虚伪而已,这仅仅是伪善啊两位哥哥。”

岳遥揪住了真海的衣领。

真海看着岳遥的眼睛:“莫非被我说中了?”

岳遥忽然感觉到害怕,放开了真海衣领,往后退了一步。

真海继续说道:“我变得比你们聪明了,你们都很不开心吧!没有你们可以瞧不起的对象在身边很不好受吧!我说到你们心坎里了吗?怎么一脸见鬼的表情?”

岳遥不可置信的摇头:“你?你?是谁啊?”

何幸也摇着头眼睛里面都是泪水:“你根本不是真海吧!是谁附在你身上了吧!我不相信你是真海!”

真海自言自语:“我是谁?我不明白你问题的意图。我就是我啊。”

何幸看着真海说完话离去的背影喊道:“喂!等等!站住啊!等等!等等!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海吧!怎么会是这样!岳遥!怎么办!真海变得好奇怪!怎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