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随感之三:兴亡一言间

兴亡一言间


       定公问:“一言而可以兴邦,有诸?”孔子对曰:“言不可以若是其几也。人之言曰:为君难,为臣不易。如知为君之难也,不几乎一言而兴邦乎?”曰:“一言而丧邦,有诸?”孔子对曰:“言不可以若是其几也。人之言曰:予无乐乎为君,唯其言而莫予违也。如其善而莫之违也,不亦善乎?如不善而莫之违也,不几乎一言而丧邦乎?”

                                                                                                         ——     子路篇第十三

        鲁定公问政,实在是简单粗暴又天真。不知道他是太相信孔子还是太相信自己,总是他希望孔子给他一句话,靠这句话就可以使国家兴盛。孔子是真君子,绝对不会利用自己威望行江湖骗子之术。他诚恳地说:语言不能达到这样的神效,大概可以有些类似的效果吧。人说做君王难,做臣子不易。如果您知道为君之难,不也等于这一句话就能使国家兴盛了吗?历史事实证明,知道为君难的国君,国家都是比较兴盛的。而把做国君当做享受的,最终大都亡了国,所谓忧劳可以兴国,逸豫可以亡身。身死则国灭。

      《论语》是语录体,以记录语言为主,我其实很想知道定公听到孔子这番话后有没有什么感慨,或者是有个思考消化的过程,当然最后事实也证明,这个鲁定公也真的不知道做君王有什么难的,迷恋歌舞快乐的很啊。接着定公又问有没有一句话可以使国家灭亡,孔子说如果有的话,有人说我做国君没有什么快乐,唯有没有人敢违抗我说的话(有乐趣),如果说得好没有违抗,不是很好吗?如果说得不好,也没有人违抗,不几乎等于一句话就使国家灭亡了吗?这可真是一句毙命啊。一言堂导致亡国的事情还少吗?

        只可惜啊,金玉良言都作了土。今天再读再叹,懂得的人什么也做不了,什么都做得了的人还是不懂,古来圣贤皆寂寞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