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适当就好

屡屡给自己挖坟,但貌似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棺材;经常问自己想要的生活:可以有美食、可以有时间满世界玩。仔细回想了一下,这里面总有珺珺的影子存在,珺珺是我学妹,喜欢以英文名称呼她,第一次听到从别人口中喊出她的名字我竟然有一些懵逼,努力回忆这个名字是谁,朋友搞得好尴尬。

相识

作为一枚长跑爱好者,经常参加各种马拉松活动;我跟珺珺的相识是在一次长跑活动中,她玩长跑不多,所以跑步的速度有些慢,为了安全我陪她跑了一路,剧情烂到俗套,跑完步就直接互留了QQ,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相知

知道她与我一样来自北方,但喜欢南方的饮食与气候,因此选择到南方上大学;熟络之后,我几乎从她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缺乏安全感、害怕孤独、讨厌背叛。这种性格的人不熟悉的人会认为其很冷淡,在熟悉的人中会很热情,而且会玩的很嗨。我们经常一起去城市的各个角落玩,周末一起上课、一起训练,偶尔也出去旅游,彼此熟悉饮食以及生活习惯,知道彼此过去的生活。陪她跑过了半程马拉松,也是她的首马,安全完赛;也一起参加过团队的比赛。

陌生

总认为她是属于我,担心有一天失去她;我知道失去她是一定的,因为彼此之间已经太熟悉了,已经越过了普通友情的那根界限,线崩的太紧终究会断的。那天要离开去外地学习,我知道下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是线断的时候,三个月的时间聊天记录从翻不过来到只剩下晚安,没有人能说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没有人做错什么,只是变得陌生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