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25每个人都在宣泄

一个月前的我是个好孩子。五点下班,六点半到家,洗米煮饭,摘菜做菜,四菜不少。因为其他人没有时间。做好要到七点半,吃完八点上楼。压抑压抑压抑,从上半个月的积极,到下半个月的压抑。我重来不是一个耐心的人,也不是一个有着奉献精神的人。为什么是我,工作是不累,但我心累,下班的一个多小时公交让我全身无力,我通过不停反复刷剧来让时间流逝。可我害怕时间的速度,它快到我还没找到自我前,就老了。料理不是我的喜好,我只想每天回家有饭吃。“鸡怎么没煮?”这是一根稻草,让我心中的海市蜃楼崩塌,我在做什么,我的生活是什么,为什么我要花时间去做这些事情。爱吃不吃,我不会再做饭了。

回家我早早的回房,叫我吃饭,有时吃有时不吃,好像什么都不重要了。我不做,自有人顶上去。只是这个裂痕满满的玻璃球,有了最后一根稻草,随时分崩离析。争吵在增加,因为人会抱怨,而我不想说话。

我不是好孩子,也不是个坏孩子,却有个奔溃的家。每个人都在宣泄,这个家没有一点抗压能力,我等着它的崩塌。

其实我都不好意思称自己是孩子,我是个成年多年的成人,却长不大,学不会责任,保护不了家人,互相伤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