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自驾游杂感

鸭绿江(图片来自网络)

我和朋友在天津塘沽顺利取到车,美滋滋地开启了东北自驾游的旅程。

取车时我就发现,我在托运时满满的一箱油,现在只剩下五格大半箱。原本干干净净的车厢内,也像被老鼠啃过一样,乱糟糟脏兮兮,果皮果核到处都是。

我想找物流工作人员问个究竟,朋友宽宏大度地息事宁人,算了算了,别影响我们出行的心情。

我的心里虽然浮上了一点阴霾,但还是很高兴,和朋友驾车向东北驶去。

离开塘沽不久,路边就有服务区,可惜荒草丛生,门窗破烂,看样子早被废弃了。

又向前走出没多远,出现了有车进出,有人活动的服务区。

朋友开车去加油,我去洗手间,可是走到门前,气味熏得人不敢呼吸,睁不开眼,地上也脏得下不去脚,我没进去就折了回来,这时,加油站的工作人员对我朋友说已经加满油了,收了他120元钱。

朋友开上车,我们又踏上了快乐的旅程。

过了一会儿,朋友有点诧异地问我,你这车怎么加满油了还显示五格?

不对吧,难道我的车油表显示器坏了?筹划了多日的自驾游,难道出行伊始就给我们添乱?

服务区(图片来自网络)

终于又到了服务区,我们迫不及待地下去加油,就想验证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我心情紧张地望着不断跳动变化的加油表,我的爱车似渴急了,咕噜咕噜地一口气吞下了半箱汽油。

随着工作人员锁紧油箱盖的咔咔声,朋友连忙发动了汽车,我俩都紧盯着油表指示,刷地跳到了八格,这才是真加满了。

毫无疑问,我的车没毛病,上个服务区加油的人是骗子。朋友懊悔不迭,加油时没在那看着,已致最简单的骗术都让我们着了道。我宽慰朋友,吃一堑长一智,以你的善良,怎会想到江湖如此险恶?


过了山海关,进入东北境内。在兴城古城,我们逗留了许久。这是一座保存比较完好的古城。过去的老电影《三进山城》就是在这里拍的。

兴城古城牌楼(图片来自网络)

可惜,挺好的一座古城,不大会宣传包装,游览的人不多。维护得也有些不够,或许是经费不足。

我们刚去过西南的一座古城,进城就要买门票,说是经费要用于古城的维护。兴城的管理几乎看不出有什么商业营销手段,我们去那天,停车没人管,也不收费。

我们从丹东的鸭绿江入海口,顺着沿江公路一直走到了长白山脚下的鸭绿江发源地。

这一路风光旖旎,景色犹如长长的山水画廊,秀美惊艳得令人窒息。沿江的民居红瓦碧墙,生活富足美好溢于其外。

在一处江岸民居前的几棵大树下,有两个中年男人和妇女坐在树下,无所事事地望着鸭绿江对岸破旧的民居和江边劳作的人发呆。

鸭绿江对岸(图片来自网络)

看到不断有车停下休憩,观望对面的风景,我们也靠路边停下车。

与这几位当地人闲聊中得知,房上清一色的红瓦都是政府给的。现在农村有的困难户住房也由政府无偿给建。

临行前,朋友建议他们在这里摆个茶水摊,还可以卖点当地的水果,既方便过往的行人,也能多一点收入。可是那位中年男人不屑一顾:那能卖几个钱。

鸭绿江两岸对比的巨大反差,南北方思维的明显差异,让人感慨颇多。

江岸民居(图片来自网络)

晚上,我们在民俗村的一家民居小旅店住下。店老板夫妇服务周到,非常热情。

他们对现在的生活很满足,主动与我们攀谈说,现在的农村生活很好了,他们村里也有了自来水和下水道,自来水是使用山泉水,而且用水不花钱。上水和下水完全是政府出资给建的。

言谈中,这对夫妇还喜滋滋地告诉我们,他的儿子考上了政府的公务员。

其实,他的儿子前几年就考过,当时考试的成绩还是那个局的第一名,可是面试给刷下来了,后来得知,无非是没有送钱。现在又考了第一名,一分钱没送就被录取了。

他们感慨地说,现在办事不靠关系了,不用送钱了,老百姓好活了。

反腐败正风气的效果,由此可见一斑。

这一路上,无论是在酒店餐厅,还是在高速公路的服务区餐厅吃饭,都让人别有一番滋味,再次感受到久违的计划经济的味道。

在一家高速公路的服务区餐厅吃饭,我们发现每个菜的量都很大,是一小盆,足够我们两人吃一顿的。

东北杀猪菜(图片来自网络)

我们跟工作人员商量,你们的菜不错,我们想多吃几样,能不能把每个菜量减半或减三分之二,我们每个菜也以一半或1/3的价钱买单。

可是无论我们怎么说,工作人都不同意。他们的理由很简单,菜是多大的量,收多少钱,这是固定的,不能变。

没办法,我们只好买了三样菜,告诉他们,我们都交一整份的菜钱,但那么多的菜我们肯定吃不了,我们过路又不好打包,你干脆每份菜按原来的量上1/3即可,物尽其用,避免浪费就好。

可是,东北人淳朴得可爱。餐厅照样按量上菜,他们说,既然收了你一整份的菜钱,就不能短斤少两,吃剩了就扔掉。

我们感到这样太浪费,却又无可奈何。他们很不以为然,声称历来这样,这些菜也不值几个钱。

我们中午在酒店的餐厅吃饭,有次1:20才到餐厅,想点菜,餐厅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厨师下班了,不卖了。我们到街里的其它餐馆,也大抵如此。不仅餐厅如此,洗车过了上班时间都没人干,这在深圳是不可想象的。

在餐厅吃饭时,我朋友开始还是按照在深圳的习惯,点完菜后,主食要一小碗饭。工作人员茫然不解,少顷,他向我们解释,卖饭是论两,你说是要二两还是四两?

自驾游中,让我心里五味杂陈的,还有高速公路的限速和莫名其妙的查车。

高速公路的车流状况,往往是当地经济的晴雨表。东北的高速公路,路况都很好,车却出奇的少。

笔直寂寥的公路(图片来自网络)

我很奇怪,同一条高速公路,路况相同,车也很少,可途经不同的地区,限速相差却很大。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好端端的路况,突然大幅降低限速,标志又不明显,让人猝不及防,很难不超速。我观察了一下,越是经济不发达地区这样的设置越多。

在进入S市前的收费站时,两名交警看到了我的外地车牌,围过来大动干戈,要去了我的驾驶证和车辆行驶证,让我把车靠边在前面停下,摆出很大的谱,招手让我过去。

一个警察皮笑肉不笑地说,你的车牌原来不是这款车的,好像是后装的。

我很诧异,这是三年前买车时新申领的车牌,都是正规渠道正规程序,而且按期年审,临行前刚年审过,绝无问题。

出发前,我特意详细检查了车,报规定贴好了相关资料,怕到外地被人找麻烦。可防不胜防,好端端的车牌还能有什么说法?

我问他这么说有什么根据?我们有什么违反规定的地方?他语焉不详,支支吾吾,说这款车安的牌似乎应该凹进去一块,我让他说具体一点,可他既说不清楚,也不让我们走。

这时,我的朋友说出了自己的单位,拿出了工作证。似乎大水冲了龙王庙,他满脸堆笑,热情地让我们走,并且很亲近地怪我们:早说嘛!

我仍想问清楚我这车究竟有什么问题,有没有违反规定的地方?可他一迭声地说没问题,没问题,你们早点拿出工作证早就没事了。

我还是想让他说清楚,朋友阻止,拽着我走了。

离开了这两个警察,我一直耿耿于怀,心里很不舒服。这是摆明了没事找事,要找外地车的茬儿。执法人员如此思维做法,对振兴东北何益?如果我的朋友不在车里,最后又会是什么结局呢?

一个人没有博大的心胸,他注定成不了大器;如果一个地区只看自己头顶那一片天,不能放开眼界,心存高远,敞不开胸怀,就不可能有很好的发展。公路是连接外部世界的网络,执法和各类服务人员就是一个窗口,观念不转变,谈何东北振兴。

美丽肥沃的东北大地(图片来自网络)

东北这块肥沃的黑土地,一直是我梦牵魂绕的地方。几十年里,虽然我一直漂泊在外,内心却有着极深的故乡情怀。

在我看来,家乡的山美,水美,人更美。可这会儿,在我心里这幅美好的画卷中,出现了一个疵点,一张皮笑肉不笑的脸。

鹏城辰风/原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