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想起那句话

  无意中的话,有时也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小时,由于生性顽劣,父母为了“甩”开我这个让人头痛的“累赘”,在我刚满五岁时就早早地将我送到学校。当然因为年龄小,又似乎患有“儿童多动症”,所以上课容易开小差,所以基础并不扎实,就这样昏昏懂懂地过完小学六年。

人的性格是不容易改变的,就如我的自由散漫不会因为“仅”增添了四门必修课而改变。上课讲话,下课打闹,就这样过了半学期,随之而来的半期考试也没让我醒过来。我记得很清楚,那次我是班上的第十四名。当时,我竟还傻呼呼地以为我考得很不错,当我看到老师父母严厉的眼神,同学对我不屑的眼光。我似乎才有点苏醒的感觉……虽然后来比以往努力多了,可天生对“自由”的向往和以往对所谓的“副科”陈旧的想法,成绩仍不见长进。终于,妈失望了……

那天,似乎下着小雨,天灰灰的,仿佛要塌下来。妈妈把我拉进房里,小心意意地问了我一句让我现在都感到可怕的话:“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明年我们再读一次初一吧!”那时我蒙了,也彻底地醒了:我的成绩也不至于差到要留级的程度,偏激地认为只是妈妈习惯了当名列前茅的孩子的母亲,所以,为了她良好的感觉想破坏我的前途。哼!没门儿,我一定要努力,我不会就这样认命……我也不能让同学瞧不起!

现在翻开那时的日记,真的对那次的想法感到可笑,不过,两年前的我的确是那样想的。

我像是条刚冬眠苏醒的小蛇,对知识渴望犹如对食物的寻觅。兔子急了也会咬人,何况我是专吃兔子的蛇?一着急,便与优生较上了劲。

转眼,又到了进入考场的日子。

当我自信地准备提笔写第一门语文的作文时,看到那“我最感激”后的横线时,我脑袋中突然冒出了两个字,也是说那句话的主人――妈妈。虽然她那样说,可她并没有对我放弃,考试前的几周冲刺时间,一直是她陪我度过的,她一直……

我发自肺腑地写下那篇文章,也写下了她对我的激励。

现在回想起那句话我仍感到可怕:如果当时她只是一谓地教育我,为了我的自尊而没说出那句话,或许我早已坐在低一级的学弟学妹的教室里了。或许那只是她一时冲动无意说出的话,可真的激励了我,浇醒了我这棵小树,有时无意的话语会比刻意地更会让人震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