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令之鱼目混珠|梦回大唐,我是李白?

我是李白?

01  顾家九子陌白

我叫顾陌白,今年十七岁,顾家九子。顾家世代行医,到我这一辈,已经祖传十八代了。本来我是不相信的,不过发生了一个怪事儿,让我重新思考它的合理性。

“小白,快来帮我收草药,天要下雨了。”七姐又开始使唤我了,本来我就不喜欢药草,尤其是它那浓郁的草药味,让我闻着总是百般不舒服,可是谁让我是药草世家之人,只能整日里和那些能治病救人的花花草草打交道。

“来了,来了。”抱怨总归只能在心里对自己说说,七姐吩咐的活儿还是得麻利的干好,不然等待我的将是爹爹的家法——被毒蛇浸泡的皮鞭抽打。皮鞭打着虽然不是太疼,但是加了爹爹的独门秘药,那百爪挠心犹如蜕皮的体验,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

一阵进进出出的忙碌过后,天幕上厚重的云朵终于泄气般的化为重重雨幕,倾泻而下。今年的夏天,雨水尤其的多,这一下便是三天三夜。

百草阁是顾家存放医书的地方,我的大半个少年时光都泡在这里。看着外面细密的雨幕,我又爬上了百草阁的二楼,那里藏着古老的医书,传说最早可追述至八百年前的唐朝。

我翻遍了所有的二楼,没有看到所谓的唐朝医书,不过却觅得一本《太白集》。太白,谁呀?翻开扉页便是《静夜思》: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原来是这个太白,李白李太白。我叫顾陌白,那便是李二白。当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到这些,只是揣了本子便回屋睡觉去了。

大雨还在滂沱,窗外都是雨打芭蕉声,没有明月,也无秋霜。又看了一遍诗集,百无聊赖的睡去。

我是李二白

02  初遇李白

“醒醒,醒醒。”梦里我感觉有人在摇我,我只觉浑身疲乏,不想起床,遂换了个方向继续蒙头大睡。睡梦中似听到一个声音在感叹:“真是的,睡了别人的床,主人回来还不起。不过念你初犯,又这么自觉的给我让了一个位置,我便也就与你同床共枕吧。”太困了,后面的话语已然听不真切,却总觉莫名其妙,这人有病哇,且病得不轻。

“醒醒,醒醒。”又有人在摇我,这一次,疲乏退散,我施舍般的掀开了一丝眼帘。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庞引入眼帘,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微光。

“哇!你是谁?我在哪里?你想干嘛?”惊吓过度的我,冒出一连串的问题。却只听得一阵爽朗的笑声。

“你睡在我的床上,我不问你,你却反倒问起我来了,这便是所谓的反客为主吧。”温润的声音响起。

“你胡说,这明明是我的房间,你是想吓死我,好敲诈勒索我爹娘。”我愤慨道。

“要敲诈勒索,怎么能把你弄死呢?生命才是最宝贵的财富,死人不过是一副皮囊罢了,再美也值不了几个银子。快点起来,我今天就走?”

“你现在就走吧。慢走不送。”

“我走了,银子你给?”

“我睡自己的房间,还要什么银子?”

“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这是客栈,这是客栈!”李白用手使劲点了点我的脑袋,好不容易清晰一点脑袋又更迷糊了。不过在迷糊的脑海中将这里迅速的看了一遍,果然不是我的房间。

“啊,这是哪里!”我鬼哭狼嚎的声音消失在李白的指尖。他用双手捂住了我的口鼻,我拼命的拳打脚踢却仍没有获得自由。在我频频翻白眼之际,李白在我耳边说了很多,诸如“不许再叫”,“听他把话说完”之类的,严重的呼吸不畅,让我来不及思考话语的具体内容,只知道一个劲的点头称是。

在他放开的一瞬间,我弹出三尺远,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劫后余生般的庆幸感油然而生,拍着胸口感慨:“差一点死了,差一点死了。差一点死在你的魔爪之下。”说完不忘怒瞪李白那双修长的双手,明明美得不可方物,却带着致命的杀伤力,从此我很怕他的双手,那双可以写出烂漫诗篇的双手,同样也能瞬间结果我的生命。


黑或白

03  李白&李黑

走出大唐的客栈,我明显感觉到人们看我们的眼光充满探究,我忍不住拽住走在前面的李白,问发生了什么。李白不语,只是拉着我快速的穿过人海,来到一处小桥流水边,甩手说道:“自己看吧。”

“什么?”我莫名其妙的看向那弯弯的小河,想要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妖魔鬼怪。没有什么妖魔鬼怪,却看到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影,一个着白衣,一个着黑衣,连样式腰带都一样。

“这......你是谁?我是谁?”

“我是李白,你嘛,往后便叫李黑吧。”

“哎,为什么叫我李黑呀?”

“因为我是李白,你便叫李黑。”

“凭什么?”

“就凭着一身衣服。”

我看着穿着白衣的李白和穿着黑衣的自己,无语的只想扶额,坚决抗议道:“我不!我有名字,我叫顾陌白!”

“顾墨白?”李白貌似认真的想了想,后很不客气的摇头道:“不认识。”

我努力的回想我看到的和听到的,唐朝时顾家居于何处?大隐隐于市,唐朝中后期的顾家貌似隐居都城长安,便想象着向他描述了当时的长安。

“长安?未曾到过。五岁时,举家迁入剑南道绵州彰明县,至今壹拾贰年,不曾出川。我也想起......”

“你是不是也想离家出走。放心吧,你会的,你终其一生都将浪迹天涯。”看着李白眸中希冀的光,我不负众望的说道。可他却不甚领情:“我知道,不用你说。”

自此,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大唐,我和李白成了形影不离的两个人,对外他总向大家说,我是他孪生弟弟李黑,还取字为二白。从此彰明县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李白的胞弟李黑,李太白的胞弟李二白,甚至连他的父母都默许了这样的存在。

我与他有着相似的容貌,却没有他的渊博学识,也不会舞刀弄剑,我不过是凭借着我在明朝所知晓的李白的生平,却也仍能忽悠过去一些大唐之人。这样的发展让我很意外,却也满足了我空怀抱负却庸碌无为虚度年华的十七载岁月。

李白似乎也乐见其成,面对他不喜于面对的各种应酬,他都会和我换衣服,换完衣服的我就成了赝品李白,却也莫名充满了自信。

在这悠闲的岁月,我在绵州彰明县度过了我来大唐的前三年时光。

静夜思

04  浪迹天涯

二十岁那年,我与李白出川,开始了广泛的漫游生涯。南到洞庭湘江,东至吴、越,寓居在安陆。

唐玄宗开元之治十四年,旧历九月十五夜,李白二十六岁。

那一年,我们游到了扬州,在扬州的客栈里,望着那轮天空高悬的明月,这个离家六年的游子,终于忍不住思乡之情,口中喃喃自语道:“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太白。”我很快的接上。

“嗯,太白?你思的是我吗,我近在眼前。我想的却是故乡。“

“对了,二白,你的故乡在哪里?”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流浪,流浪远方......”

“也对。流浪远方,不问来处,不寻归期。”

李白,作为唐朝伟大的烂漫主义诗人,素有远大的抱负,立志要“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奋其智能,愿为辅弼,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却在很长的时间里没有实现的机会,我亦只能和随他周游名山大川。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他的诗篇一首首在流传,而我亦感同身受一般,见惯了他的洒脱不羁,也学会了几分恣意潇洒,看多了踌躇满志,也想一展宏图。只是我终究不是你,我不是李白,我是顾陌白。你在唐朝,而我来自八百年后的大明王朝。


黑白分明

05  梦醒时分

和李白朝夕与共快十年,见证了一个少年诗人的蜕变,在他的影响之下,我也能够出口成章,舞刀弄剑,越来越像他,我们唯一的区别,或许就是他习惯于串一身白衣,而我只能着一袭黑衣。

我其实讨厌黑色,尤其是看到了白色的耀眼,就更加讨厌犹如暗黑般的黑色。所以我总是早他一刻醒来,将他的白衣穿在我身上,仰天大笑出门去。

他总是纵容我的胡闹,乖乖的穿了我的黑衣,这样就更没人分清谁是谁了。不过很多细节,还是能够出卖我的,只是李白都装作不在意的帮我处理了,原来烂漫的大诗人也有如此善解人意的一面。不过鱼目混珠终究不是长计,我也还想回到我的大明,离家十载,越来越想念当初无比厌烦的生活……

还有最让我在意的一件事情是,我感觉我的体力越来越差,我睡觉的时间越来越长。曾经都是骑马的生活,如今却只能坐在马车里,李白虽然不说,可是他也看出我的异常。

“李白,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了,你会想我吗?”我很期待的问李白。他想也不想的答道:“不会。”末了看我那泫然欲泣的脸庞,终是憋住笑道:“你告诉我,你去哪里,我找你去便是。”

“等我走的那一天,我再告诉你。”

“好。”

但是直到我离开之时,也未曾告诉他我去了哪里。也许正因为如此,他此后的许多岁月都在浪迹天涯,会不会是在找我?

“醒了醒了!”

“小白醒了!”

我又一次睁开眼之时,已经躺在大明王朝的顾家,我又变成了顾陌白,顾家的九子。

听爹娘说来,那一场暴雨过后,我就陷入了沉睡,睡了整整三百六十五日,无知无解的睡了一年整。

大明王朝的一年,原来我已在大唐游历了十年。回来之后,我就像换了一个人般,摒弃了曾经的一切恶习,我在努力过好一个顾家传人应该做的事情,只有做好了必须做的事情,我才有时间去追寻我想要做的事情,我知道那一天一定会到来,因为有一个人亦和我一般在努力,许是明天,许是下一个晴天。


【武侠江湖专题每周精品活动】琅琊令第三十四期:鱼目混珠

武侠江湖专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