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晚餐》中耶稣喝的是什么酒?

96
吴新芳
2017.09.03 09:29* 字数 2384

历史上很少有晚餐比圣经中“最后的晚餐”更出名。我们都知道这顿晚餐的地点、出席人物以及餐桌上的食物,我们还知道在进餐过程中斟了酒,不过让我们好奇的是:耶稣到底喝了啥酒?

发现了《圣经》中的葡萄园

耶斯列考古(Jezreel Expedition)项目于2012年启动,旨在考察、挖掘和记录耶斯列(Jezreel)的历史。

耶斯列位于以色列的北部,那是一片美丽而又富饶的土地,是上帝许给犹太人的“流着奶与蜜”的迦南大地。

该项目的负责人之一诺尔玛·富兰克林博士(Dr. Norma Franklin)及其团队早已确认,在圣经时代,耶斯列谷是主要产酒区。近期,该团队认为他们已经发现了拿伯(Naboth)葡萄园存在的证据。在《圣经》(Bible)列王记(Kings)中,这座葡萄园正位于耶斯列谷。

在一篇发现报告中她谈到:“葡萄园虽没有留下考古遗迹,但旁证表明耶斯列很可能曾有葡萄园。耶兹列基布兹(Kibbutz Yizre’el,以色列的集体农场)曾对当地土壤展开独立调研,发现了一块适合种植葡萄的土地,而往西的区域则更适合种植橄榄。这块地就位于酿酒厂遗址的北部,这提醒了我们,因为在圣经时代,酿酒基本都在葡萄园附近进行。”

考古发现葡萄园

借助激光技术,富兰克林博士相信她发现了这座葡萄园曾经真实存在的证据。她们发现了数种压榨葡萄和橄榄的工具,包括迄今挖掘的以色列最大的古代葡萄榨汁工具。同时,她们还在基岩上发现了上百个酒瓶形状的凹坑,富兰克林博士认为这些曾用于储存葡萄酒。

耶稣喝的酒,可能是草本红酒

旧金山大学(Universtiy of San Francisco)神学与圣经系(Theology and Scripture)教授丹尼尔·肯德尔(Daniel Kendall)称:“最后的晚餐很可能发生在逾越节当天,福音书(Gospels)上记载的日子是公元30年中的一天。根据书中描述,这顿晚餐很可能是逾越节家宴,毕竟这是犹太人最重要的宴会,而葡萄酒又是欢宴中的一部分。”

最后的晚餐

葡萄酒会被用来搭配传统的逾越节家宴中的菜肴,如“Maror”或“Chazeret”(两种类型的苦菜)、“Charoset”(甜味、棕色、由水果和干果制成的碎泥状物)、“Karpas”(一种伞行花序的植物,如欧芹、芹菜,食用前一般浸入盐水中)、“Zeroa”(烤羊骨)和“Beitzah”(一个煮鸡蛋)。

知晓了最后的晚餐发生的地点、时间和原因后,你可能会好奇——当时的人们能酿造出什么类型的葡萄酒?他们使用什么葡萄酿酒?当时的酿酒技术又如何?

达尔豪斯大学(Dalhousie University)农业遗传多样性系(Agriculture Genetic Diversity)助理教授肖恩·迈尔斯(Sean Myles)说道:“在最后的晚餐发生的那个年代,我们对于当时流行的葡萄品种知之甚少,而且还不知道当时是否已经出现‘葡萄品种’这个概念。直至最近1000年左右才有葡萄品种命名的相关记载。”

在“最后的晚餐”发生之前,耶路撒冷(Jerusalem)已有很长的酿酒历史。学者们认为,早在公元前4,000年中东地区部分区域就已经有人酿酒。当时的酒商将葡萄树种植在多岩石的山坡上,也会在基岩上挖坑充当压榨机。有考古学证据表明,当时已经有多种陶瓷器皿可以用来盛酒。

在犹大王国(Kindom of Judah)内的一个内陆城市,考古学家发现了刻有铭文的罐子,上面刻着“由红葡萄干酿制而成葡萄酒”。酿酒师可能让葡萄在树上风干或在垫子上晒干,使葡萄的风味浓缩,酿成非常甜且厚重的葡萄酒。在这个地区以外的其他地方,考古学家也找到一些罐子,上面刻着类似“烟熏味葡萄酒”和“颜色非常深的葡萄酒”这样的铭文。

当时,将葡萄酒与香料、水果和树脂混合是很常见的。酿酒师认为像没药、乳香和松节油这样的树脂可以帮助保存葡萄酒、防止葡萄酒变质。此外,他们也会加入石榴、曼德拉草、藏红花和肉桂等来增加葡萄酒的风味。

曼德拉草

曼德拉草这种出现在《圣经》中的植物,和没药一样古老。是一种产于欧洲南部的植物,开有黄绿色花朵并生分叉的根。这种植物曾被认为具有魔力,是欧亚大陆的一种颇具象征意义的植物。

由上文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在“最后的晚餐”发生的年代以及在当时的耶路撒冷,人们已经掌握了熟练的酿酒技艺,当时的酒商酿造出混合了树脂、香料、植物和水果的强劲葡萄酒。

所以,耶稣很有可能是喝一种添加了本草植物的葡萄酒。

葡萄酒与植物,千年息息与共

古罗马时期,较为常见的作法是在葡萄酒中添加一些植物成份,这种添加是否单纯为了获得强劲的葡萄酒,不得而知。

世界葡萄酒发展历程中,借助植物(主要是橡木)的外源性酚类物质,己成为酿酒工艺的一部分,世界上很多酒庄以此而增强葡萄酒的陈年能力、复杂的陈年香气、酒体结构。而在中国,借助草本植物提取物中的酚类物质,以改变酒体状态的大胆尝试,被称为“本草红酒”。

百利生牌本草红酒是由北京百利生葡萄酒业首创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红酒新品类。它利用现代生物制药技术和红酒融酿工艺,依据传统中医药学的精髓,在干红葡萄酒中融合了植物活性成分,形成口味醇厚、酒体优雅并具有丰富营养价值的新一类产品。

图片发自简书App

毕业于北大社会学系的吴新芳成为植物配方“本草红酒”的创始人,他于2011年开始了这项工作,并获得了2016年北大创新创业榜样人物之一,多位欧洲的葡萄酒酿酒师认为,本草红酒的作法有些“复古罗马时代的葡萄酒”。

耶稣喝的酒也像“阿玛罗尼”

而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人类学助理教授帕特里克·麦戈文(Patrick McGovern)则认为:“耶稣在最后的晚餐中喝的酒的口味可能与当今的阿玛罗尼(Amarone)葡萄酒相似,不过我们也不是很确定。”

意大利东北部的威尼托(Veneto)产区,是意大利三大葡萄酒产区之一,其首府为鼎鼎有名的威尼斯(Venice)。

威尼托有三件大事闻名于世,最动人的爱情篇章《罗密欧与朱丽叶》、水城威尼斯和意大利顶级葡萄酒之一(阿玛罗尼Amarone)的天堂。

在这里,采收之后的葡萄须放在木箱中,置于通风良好的房间内风干3至4个月。直到葡萄干瘪掉40%的水分,糖分浓缩,才开始进行漫长的干红发酵。发酵结束之后,酒液又会在橡木桶中沉睡许久,约陈放3年以上,才会被装瓶。

图片发自简书App

葡萄皮、籽参与发酵的比重远远大于世界各地,酒精含量高达15%或更高,“美妙的苦感”成为这个产区酒的明显特征。

在过去,甜酒曾是消费主流,因此当时的人们并不喜欢这种苦味,于是直呼它为 Amarone。要知道在意大利,苦味的单词正是 Amaro。所以,人们将其叫做阿玛罗尼,那悠长、美妙而略带微苦的回味,令意大利侍酒师协会(AIS)的主席Antonello Maietta先生这样描述它:“这是一款时尚的酒,但是,它超越了所有时尚。”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