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对话创作大赛丨古墓迷局

图片来自百度

(一)

城北,洛家。

卢达:“洛大小姐,这可是笔难得一遇的好生意,真的不再考虑一下?”

洛青:“能力有限,两位还是另请高明吧。”

卢达:“洛家可是这片地界最牛逼的阴阳风水世家,生意都做到国外去了,若说这地底下的事,还有洛家办不成的……呵呵,怕是看哥们灰头土脸的,瞧不上咱们吧。”

辰枫:“卢爷话糙理不糙,还请洛大小姐再斟酌一下。”

洛青:“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老爷子过世后,洛家已经很久没接过生意了,况且,你们要进的是天机墓,凭我的水平的确帮不上什么忙,不过……”

辰枫:“洛大小姐若是能替我们指条明路,辰枫必有重谢。”

洛青:“呵,你们的重谢,我未必瞧得上。这样吧,我和她说说,三天后城南桑梓路口,若她肯去,你们再谢不迟。韩妈,送客。”

归途中。

卢达:“阿枫,天机墓这么机密的地方,近千年都没被人找到过,你的消息可靠吗?”

辰枫:“古氏财团的人已经开始行动了,应该错不了。”

卢达:“那就好,就是不知道这洛大小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辰枫:“静观其变。”

洛家。

洛青:“阿紫,爹爹过世也有近十年了,洛家的状况一天不如一天,这次下天机墓是个好机会,若是……”

洛青:“算了,当我没说。你好好歇息吧。”

洛紫:“我去。这么多年是你撑起的这个家,现在就交给我吧。”

洛青:“阿紫……”

三天后,桑梓路口。

洛紫:“卢达,辰枫?”

辰枫:“正是,不知小姐贵姓?”

洛紫:“城北洛家,阿紫。”

卢达:“阿紫?莫不是洛家那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二小姐?怎么跟洛青长得一点也不像?”

辰枫:“卢爷……”

卢达:“哈哈,我话太多,洛小姐别介意。”

辰枫:“东西都备齐了,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洛紫:“今晚子时。”

辰枫、卢达:“啊?半夜赶路,怕不太妥吧?”

洛紫:“怕死还下什么天机墓!”

卢达:“听你的,听你的行了吧。(小声嘀咕)这都什么脾气,一句话不顺耳就炸毛。”

丑时,城郊五指村。

辰枫:“地图上显示的应该就是这个地方了。”

卢达:“阿枫,不对劲啊,这里虽然在城郊,却并不偏僻,你看这大型超市,还有那小区,高楼,怎么看都不像有古墓入口啊。”

辰枫:“洛小姐,您看接下来怎么办?”

洛紫:“等。”

卢达:“又等?为什么啊,哎呦我的姑奶奶,你就不能多说几句话?”

洛紫:“你省点力气,多活一会吧。”

卢达:“诶,你……”

鸡鸣三声,晨夜交替。

洛紫:“快,跟着我的脚步走,一步都不许错。”

卢达:“这是要去哪儿啊,刚梦见娶媳妇,就被你吓醒了,能不能等我清醒会再走。”

洛紫:“想死,随便你。”

辰枫:“卢爷,别废话,跟上。”

卢达:“哎,这小丫头,真是个刺头。”

卢达:“我去,这是什么地方?刚才不是还在五指村吗?那楼,那超市去哪儿了?飞走了?”

洛紫:“往生门。”

辰枫:“往生门?那不是死人还魂的地方吗?”

洛紫:“阴间和阳间的连接处。”

卢达:“这古代人也忒牛了吧,居然把墓建到阴间来了,我说怎么一千多年都没人能找到呢。”

洛紫:“这里不是阴间,属于两不管地带。能把墓建在这里,必有贯通阴阳的高人相助,我们要万分小心。”

卢达:“不怕,看到我手里这把大刀了吗?这可是绝煞白刃,鬼来斩鬼,妖来杀妖,一会你们都躲到我身后,我来保护你们。魑魅魍魉尽管放马过来吧,我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了!”

洛紫:“真有事,你那把破刀能撑上三分钟算你赢。”

卢达:“得,我就壮壮胆。”

洛紫:“跟紧点。”

(二)

洛紫:“奇怪。”

辰枫:“怎么了?”

洛紫:“这里有人来过。”

卢达:“废话,墓建了不得找人埋啊,难不成尸体会自己跑进去。”

洛紫:“最近三年,一定有人来过。”

辰枫:“不会吧,地图现世也就一个月时间,这份复印件还是托了几层关系才搞到的,以前的人怎么进来的?”

洛紫:“不知道,但这绝对是人类的气息,而且,不属于我们中任何一个。生气属阳,在阴阳交界的往生门最长可以存留三年。”

卢达:“我说丫头,你这鼻子咋长的,怎么比狗鼻子还灵?”

洛紫:“……”

卢达:“额,既然已经被人捷足先登了,那里面的宝贝估计也泡汤了,咱是打道回府,还是勇往直前?”

辰枫:“来都来了,不进去看看我不死心。”

洛紫:“那还不快走。”

往生门,断念路上。

卢达:“丫头,你有没有镇宅符一类的东西,我家经常招贼,想贴几张镇镇。”

卢达:“丫头,你会不会看阴宅啊,我爷爷癌症晚期了,想给他选个好点的坟地。”

卢达:“丫头……”

洛紫:“嘘,小心。”

卢达:“我去,这一排排蠕动的是什么?怎么还发绿光?”

洛紫:“阴灵,还魂归来的阴灵。”

卢达:“那我们要不要闭气?”

洛紫:“不用,小声点,别惊动他们。”

一刻钟后。

洛紫:“这下面就是天机墓,一会不管发生什么,你们都要绝对服从我的命令。否则,永远别想出去。”

辰枫:“好,洛小姐,带路吧。”

卢达:“啧,好冷,这阴间的墓果然不一般,跟冰窟似的,还好来的时候多穿了几件。你说,这墓主人的尸体会不会没有腐烂?”

辰枫:“啊!我的腿。”

卢达:“阿枫,你没事吧。这蓝色的光团是……”

洛紫:“不好,是噬魂火。”

卢达:“这么湿冷的地方怎么会有火?”

洛紫:“快,扶他坐下。”

洛紫:“悲夫长夜苦,热恼三涂中,猛火出咽喉,常思饥渴念,一洒甘露水,如热得清凉,二洒法界水,魂神生大罗,三洒慈悲水润及于一切……急急如律令,啪!”

卢达:“阿枫,你怎么样了。”

辰枫:“我没事,刚才是……”

洛紫:“噬魂火,饿鬼口中炽火所化,没想到这里能有这种东西,现在只能帮你压制一下,七日之内必须到洛家拿解药。”

洛紫:“好厉害的阴阳师,居然能操控噬魂火。若是普通的人进来,恐怕会魂飞魄散。”

卢达:“你家怎么会有这玩意儿的解药?”

洛紫:“不知道,从小就有。还能动的话就快走,此地不宜久留。”

半个时辰后。

卢达:“这里就是主墓室了吧,怎么空空如也,宝藏呢?那口棺材里是墓主人?”

辰枫:“这应该是一个北宋王爷的墓,藏的这么隐蔽,究竟埋了什么东西?”

洛紫:“杏黄旗没动静,打开看看。”

卢达:“嗯,咦?怎么是空的,尸体呢?被人盗走了?”

洛紫:“不会。或许,修建这个天机墓就不是为了埋人。你们看这里,这块玉应该就是外界传言的圣物。”

卢达:“兴师动众建这么大的墓,就为了埋个玉?什么破玉这么值钱?”

辰枫:“给我看看……好像也没什么特别。”

轰隆……

卢达:“什,什么声音?”

洛紫:“完了,阴阳逆行,乾坤颠倒,这间墓室要塌了。”

卢达:“那还杵在这做什么,快逃啊?”

洛紫:“回来!生门已经易位,来时的路回不去了。”

卢达:“啊?出师不利,哥们今天要葬身此地吗?”

洛紫:“……一会我会重新算出生门位置,我喊‘出’,你们立即往那个方向走,千万不要回头。”

辰枫:“我们?那你呢?”

洛紫苦笑:“这是生死局,必须有人守在死门,生门才能打开,我,出不去了。”

卢达:“不行,哪有让你一个姑娘家留下的道理,死门我来守。”

洛紫:“别废话,你懂吗?再说,洛家祖上有规矩,接了生意,不管事情能不能成,都要誓死保卫雇主的安全。”

辰枫:“阿紫姑娘……”

洛紫:“生门在东北艮位,快走!”

轰隆,轰隆……

卢达:“不,阿紫!不要拉我!她才二十几岁啊,阿紫……”


图片来自百度

(三)

卢达:“阿枫,阿紫死了,她死了……”

辰枫:“我知道。”

卢达:“你他妈为什么拉我?我认识的辰少绝不会贪生怕死,说,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会是这样?”

辰枫:“我说不知道,你信吗?”

卢达:“我他妈不信!老子早就看你小子不对劲,说是来找宝藏,看到空荡的墓室却一点反应也没有。你手里的这块玉,才是你下天机墓的最终目标吧?”

辰枫:“卢爷,我有苦衷……”

卢达:“去他妈的苦衷,阿紫那丫头可救过你的命,你就这样恩将仇报?算老子看走眼了,从今往后,我卢达不认识你姓辰的这号人。”

辰枫:“卢爷……”

一天后,城北洛家。

洛青:“阿枫,你真是命大,从古至今,被噬魂火灼伤还能活下来的不超过十人。”

辰枫:“是阿紫救的我,她,死了……”

洛青:“……”

辰枫:“能告诉我为什么吗?阿紫是你妹妹,你怎么忍心杀她?”

洛青:“呵,妹妹?既然她已经死在天机墓里,那我也不需要隐瞒什么了。”

洛青:“其实,我并不是洛家的女儿,而洛老爷子从一开始就觉察到了。”

辰枫:“什么?这怎么可能?”

洛青:“我也是在半年前才知道这件事的。我的亲生父母都是文物商人,她们曾希望和洛家联手倒斗,却被阿紫给拒绝了,这让他们非常生气。”

辰枫:“那你就要害死她?”

洛青:“阿枫,你听我说。”

洛青:“起初,他们劝我杀了阿紫,坐上洛家家主的位子,再以家主的身份召集散落在外的洛家子弟一起成事。虽然阿紫不是我亲妹妹,洛老爷子也始终提防着我,阴阳风水秘术只让我学了个皮毛,可这些都不能成为我杀她的原因。”

洛青:“可是最后,他们却给了我一个无法拒绝的理由。”

辰枫:“什么理由?”

洛青:“他们说,可以帮我怀上孩子。阿枫,你知道我多想给你生个孩子吗?”

辰枫:“孩子?”

洛青:“……一直没敢告诉你,我其实是个绝户命局。入了这一行才知道,人命都是天定的,我也曾经抗争过,大小医院都看了个遍,中药已经喝吐了,可是有什么用呢?我依然生不出孩子。”

辰枫:“青儿,你……既然如此,他们又能有什么办法?”

洛青:“绝户命局若想有子嗣,必须有高人甘愿折寿三十年为其做法结胎。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找到这个人的,可的确是找到了。”

辰枫:“条件是杀了阿紫?”

洛青:“嗯……你知道,我没法拒绝的。只要能生下你的孩子,哪怕要死的人是我,我也愿意接受。”

辰枫:“没想到你对孩子的执念那么深,其实我们可以不要孩子的。”

洛青:“算我自私吧,我想看着他一点点长大,想看他像我还是像你,想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有他陪着我……”

辰枫:“青儿……”

洛青:“你会怪我心狠吗?”

辰枫:“……不,阿紫的死,罪魁祸首在我。事已至此,一切由我来承担。”

(四)

古氏财团。

下人:“老爷,辰少爷回来了。”

古笠:“让他进来。”

辰枫:“舅舅。”

古笠:“几天没见,怎么沧桑了许多?你母亲又找你闹了?”

辰枫:“没有。刚从墓下回来,有些疲累而已。”

古笠:“嗯,辛苦了。阿裴,给少爷沏杯茶。”

古笠:“怎么样,东西到手了吗?”

辰枫:“应该就是这块玉了,洛氏的人也认为它就是外界传言的圣物。”

古笠:“很好,你办事,我放心。”

辰枫:“舅舅,我有个问题。”

古笠:“今天我心情好,想问就问吧。”

辰枫:“为什么不直接以古氏财团的名义去找洛二小姐,而要我假扮雇主?我妈跟这块玉有什么关系?还有,这块玉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值得你这样煞费苦心地布局?”

古笠:“哈哈,小子,做人不要太贪,我现在只能回答你第一个问题。多年前我以古氏财团的名义找过洛老爷子,可惜,他不识时务,还用阴招伤了我好几个人。洛家对我们古家有天生的敌意,至于为什么,我想你该去问问你母亲。”

辰枫:“我妈?”

古笠:“没错。”

古笠:“人老了,就是容易没精神。我先去休息了,不要急,有些事你慢慢会知道的。”

辰枫:“等等,舅舅。青儿……你能不能放过她,她根本就不是洛家人。”

古笠:“哦?是吗?连这都告诉你了,她倒是对你知无不言嘛。”

辰枫:“她是我最重要的人,求你……”

古笠:“留她一命又有何难,但我劝你最好离那妮子远一点,否则……呵呵,天下可没有后悔药吃。阿裴,扶我上楼。”

东来市,辰家。

古箩:“逆子,我早就说过,不许你和古氏财团往来,你居然背着我下了天机墓,好大的胆子!”

辰枫:“舅舅一直待我们不薄,你在他面前装疯卖傻也就算了,我不想再陪着你演戏了!”

古箩:“你觉得他好,那是因为没看到他的狼子野心!”

辰枫:“够了!爸爸死后,要不是你口中的‘狼子’找到我,我早就饿死在老家了。那时候你又在哪里?”

古箩:“枫儿,我……对不起。”

辰枫:“算了,我回来不是为了和你吵架的。”

古箩:“枫儿,听妈一句劝,别再与虎谋皮了行吗?”

辰枫:“我是他外甥,他会害我吗?”

古箩:“呵呵,他连自己的亲身骨肉都下得去手,会在意你一个外姓人?”

辰枫:“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亲生骨肉?舅舅不是无儿无女吗?”

古箩:“事已至此,我也不瞒你了。二十七年前,你舅舅无意中得到一个天大的秘密,事关天机墓里的一件宝贝。天机墓建于北宋年间,是当时的顶级阴阳师行(hang)衍主持修建的,不仅墓里机关重重,凶险异常,近千年来更是没人能找到进去的路。”

古箩:“听说天机墓的消息后,你舅舅整个人都魔怔了,一门心思想要那件宝贝。只是要想下墓谈何容易?所以他把目光瞄向了当时最有名气的阴阳世家洛家。”

辰枫:“舅舅说他以古氏财团的名义找过洛老爷子,难道就是那时候?”

古箩:“也许是吧。”

古箩:“也怪我当时年少无知,被他当了诱饵。二十七年前,洛云峰(洛老爷子)才刚过而立之年,又是单身,而我也是青春正好,在你舅舅的撮合下,我们很快结成了恋爱关系。云峰对我很好,不仅替我置办了一套宅子,还带我去了他老家,那时候,我并不知道你舅舅的阴谋,一心只想着早点和云峰结为夫妻。”

古箩:“就在我们谈婚论嫁的时候,你舅舅他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一开始,他让我先探探云峰的口风,可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到‘天机墓’几个字,云峰就变得极为沉默。后来,他又以我为要挟,想逼云峰就范,云峰就带了一帮洛家子弟打进了古家(当时还没有古氏财团)。可惜,洛家出了叛徒,他不仅没能就出我,还差点丢了性命。”

辰枫:“洛老爷子也算是个重情重义的人。”

古箩:“是啊,但再怎么情深意重,也挡不住奸人的祸害。那件事后,你舅舅就变成了一个魔鬼,他把所有的怒火都撒在我身上,说我吃里扒外,胳膊肘往外拐,是个白眼狼,打骂都是家常便饭。我默默忍受着他的怒火,想着有一天这个被我称为‘哥哥’的人能幡然醒悟,但没想到那一时的忍让,会让我后半生生不如死!”

辰枫:“他做了什么?”

古箩:“当时,你父亲辰安是他最得力的助手,对我也一直有心思。发现我没了利用价值后,那个魔鬼居然下迷药,让辰安强暴了我。”

辰枫:“不,不可能。你是他亲妹妹啊!”

古箩:“枫儿,二十多年了,这些话我没对任何人说过,包括你。我不想让你知道自己的身世是如此肮脏龌龊。”

辰枫:“不可能,不可能……(声音越来越小)”

古箩:“一年后,我在老家生下了你。辰安倒是对我不错,可是一想到当时他的暴行,此刻貌似平静的生活就像一把利刃穿过喉咙,让我痛苦到窒息。”

辰枫:“所以你才会离开?”

古箩:“嗯,我没办法面对他,更没办法面对你。在他们放松警惕的时候,我悄悄溜了出来。离开后,我曾偷偷去过洛家,得知云峰已经娶了徐家小姐……”

辰枫:“他娶亲了?”

古箩:“我以为是他变心了,男人不都喜新厌旧的吗?我离开一年多,他爱上别人这也没什么新鲜的。就在我收拾心情,准备回老家和你们一起好好生活时,无意中得到一个惊人的消息,也是这个消息让我下定决心,今生今世一定要手刃古笠这个畜生。”

辰枫:“舅舅他,不,古……古笠,他……做了什么?”

古箩:“他做的是禽兽不如的事!那个畜生竟然,竟然把辰安和我睡在一起的照片发给了云峰。我发誓,辰安只碰过我一次,就那一次他居然偷拍了照片!”

辰枫:“洛老爷子误会了?”

古箩:“他当时身受重伤,人已经去了半条命。躺在病床上收到那样的照片,会是什么心情?他一定以为我和那畜生是一伙的,为了天机墓才接近他的。他娶亲不是因为移情别恋,而是被我‘伤到了’,他恨我!”

辰枫:“这怎么能怪你呢?你没跟他解释?”

古箩:“那种情形,我解释了有用吗?我只是恨,恨不得把那个畜生碎尸万段,喝他的血,吃他的肉!枫儿,你说我对他有敌意,难道不该有吗?”

辰枫:“我……妈,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有这么多恩怨。早知道他这么丧心病狂,我就替你杀了那个混蛋!”

古箩:“不,枫儿,你别冲动。我装疯卖傻这么多年就是为了有一天手刃仇人,但我也清楚,以我们母子现在的实力想要对抗古笠,无异于以卵击石。你现在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然后等待时机。”

辰枫:“妈,你受委屈了……”

古箩:“有你,妈什么都不怕。”

辰枫:“……对了妈,你刚才说舅舅有个孩子?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古箩:“哎,此事说来话长。年轻的时候,那畜生也算一表人才,每天打扮地光鲜亮丽,又愿意豪掷千金,很是得姑娘们欢心。二十五年前,有个叫雨禾的姑娘给他生了个女娃,他却看都没看一下眼,就命令手下人做掉,那可是他的亲生女儿!后来那畜生得知云峰的夫人即将临产,这才留下那丫头的命,暗地里和洛家小姐掉了包。他想……”

辰枫:“什么?你说什么?那女娃是洛家小姐?”

古箩:“是的,那畜生想在洛家安插个眼线……”

辰枫:“她叫什么?那女娃叫什么名字?”

古箩:“啊……!好……好像叫洛青。”

辰枫:“不!不会的!”

古氏财团。

辰枫:“古笠,你给我出来!”

阿裴:“辰少爷,你怎么可以直呼老爷名讳?!”

辰枫:“少废话,告诉我那个王八蛋在哪里,别耍花招,我手里这把枪可不是吃素的。”

阿裴:“辰少爷,有话好好说,老爷他……”

古笠:“在我家里发什么疯?没大没小的。”

辰枫:“你……青儿真的是你女儿?!”

古笠:“呵,这么快就知道了,说,是谁告诉你的。”

辰枫:“哼!”

古笠:“你不说我也知道。当年知晓这件事的人差不多都死光了,就剩你那个疯疯癫癫的娘了。果真小瞧了她,玩了一辈子鹰,倒被鹰给啄了眼。”

辰枫:“为什么要这样做?你知不知道我和青儿已经……已经……”

古笠:“已经有了肌肤之亲?哈哈,没关系,我找人看过,那妮子是个绝户命局,生不出孩子。”

辰枫:“她是我表妹,这是乱伦!”

古笠:“古代帝王哪个没有娶自己的堂姐妹、表姐妹,怎么到你这就成乱伦了?”

辰枫:“禽兽,你这个禽兽……”

古笠:“我把她送去洛家是为了让她学习阴阳风水术,没想到洛云峰那个老家伙一直在跟我演戏。不过无所谓了,古玉已经在我手里了,从此以后,你们这些人的命运就要由我来决定了!哈哈……”

辰枫:“你这话什么意思?”

古笠:“哈哈……死到临头了还有心思问这问那,也罢,那就让你死个明白。”

古笠:“这块玉名为双龙通灵玉佩,是北宋阴阳师行衍在通灵玉石的基础上,利用五行阴阳学说发明的。”

辰枫:“双龙玉佩,双鱼玉佩?”

古笠:“哼,双鱼玉佩不过是开启另一个空间的钥匙,而双龙玉佩则可以让人起死回生,长生不老。”

辰枫:“若真如此,那位北宋王爷还会死吗?”

古笠:“你母亲没教过你,大人说话小孩不要插嘴吗?”

古笠:“行衍本想把这块宝玉献给王爷,谁知那个孙子是个佛教教徒,信奉三世因果,对行衍的阴阳学说根本不感冒,还说他妖言惑众,准备将其发配充军。若不是他师哥向皇上求情,这个人早就死在充军路上了。”

辰枫:“那他怎么会让行衍替他修天机墓?”

古笠:“修天机墓的不是王爷,是世子。行衍也是个人才,不仅精通五行八卦阴阳命理,更有一身好功夫,据书上说,他是上天遁地无所不能。王爷爱才,发现此人非同寻常后,只是象征性地打了几板子,私下里让他做了世子的老师。”

古笠:“十几年的耳濡目染,世子对行衍的话深信不疑,甚至破天荒地让他修了天机墓。其实,王爷生前已经替自己建好了陵冢,也是块藏风纳水的风水宝地,只可惜生了个坑爹的儿子,才让自己有‘家’不能回。”

辰枫:“他没用双龙玉佩救王爷?”

古笠:“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就目前的情形看,玉佩在天机墓里被找到,大概是给那个糊涂王爷做了陪葬品吧!”

辰枫:“可是我们在天机墓里并没有发现王爷的尸体。”

古笠:“哦?是吗?这倒奇怪了……我会继续探寻这个秘密,不过事情的真相你没机会知道了。阿裴。”

阿裴:“老爷。”

古笠:“把辰少爷绑起来。”

阿裴:“是。”

辰枫:“你,你们想干嘛?别过来,我,我手里有枪……啊……啊……”

古笠:“割破他的中指,让血滴在玉佩上。好,现在把玉佩拿给我,嘶~”

阿裴:“老,老爷,你的头发……变黑了。”

古笠:“太神奇了,这个玉佩在两个人的血液之间架起了一座阴阳循环的桥梁,现在他的阳寿正源源不断输送到我身上……哈哈……哈哈……”

啪,啪,啪(拍手声)

女人:“古爷果然是成大事的人,第一个夺的竟然是侄子的阳寿。”

古笠:“梅姑,还要多谢你的帮忙。要不是你的地图,他们也找不到天机墓。”

梅姑:“我说过我是在帮你吗?”

古笠:“什,什么意思?”

梅姑:“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古笠:“啊……啊……快停下来,我的头快炸了,啊,眼睛,快……快……停下来……”

啪!(玉佩落地声)

梅姑:“扔了也没用,通灵玉石坚硬如铁,刀劈剑砍,雷劈火烧,一样奈何不了它。”

古笠:“为……为什么要害我,你……你是……洛家人?”

梅姑:“嗯,还不算太糊涂。”

古笠:“不……不……我不甘心……噗。”

阿裴:“老爷,老爷你醒醒。”

梅姑:“哼,多行不义必自毙,玉佩我拿走了,谁敢拦着他就是下场。”

梅姑:“小子,当时你若存有一丝善念,兴许不会落得这步田地。”

辰枫:“我……我错了。”

(五)

天悦市,梅家古宅,地下室。

卢达(蒙着眼睛):“妈的,到底是谁绑架老子?给我滚出来,有能耐咱们单打独斗,背后耍阴招算什么英雄好汉。”

梅姑:“你还是省省力气吧,我家主人不想伤你性命,我可没那么好的脾气,惹急了姑奶奶把你剁了喂狗。”

卢达:“你家主人是谁?躲躲藏藏,跟个娘们似的。”

吱……吱……。

洛紫:“卢爷,别来无恙啊。”

卢达:“你,你是阿紫,你没死?”

洛紫:“卢爷是希望我死呢,还是不希望我死呢?”

卢达:“我……当然不想你死。”

洛紫:“……要委屈卢爷在这呆一阵子了,梅姑姑,好好招待他。”

卢达:“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梅姑:“该你知道的会让你知道,不该你知道的最好别问。”

梅家客厅。

洛紫:“梅姑姑,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不是我想瞒你,只是不知道从何说起。”

梅姑:“阿紫,虽然姑姑这几年一直在国外,但洛家的事我还是知道一点。表哥(洛老爷子)和古氏财团的恩恩怨怨都是上辈人的事,你年纪轻轻的是,为什么也要趟这趟浑水?”

洛紫:“为了救弟弟。”

梅姑:“阿紫,你在说什么?难道你想用双龙玉佩救活湛儿?别傻了,湛儿已经死了十年,尸体早就腐烂了,你怎么救,救一堆白骨?还有,这块玉佩透着邪气,能不能救人先放一边,你要怎么操控它?古笠就是最好的例子,弄不好可会爆体而亡的。”

洛紫:“梅姑姑,你先别急,听我慢慢说。”

洛紫:“这块玉佩的事,我是在洛家祖传的一本明朝古籍中看到的。当初行衍的确想把它献给那位北宋的王爷,王爷笃信佛教也不假,但每个人都会有私心,每个人都会有那么一刻意志不坚,贪生怕死。所以王爷表面上对行衍的所作所为极为痛恨,背地里却默认他为自己谋划后半生。”

梅姑:“夺人寿元这种丧尽天良的事,他一个佛教徒也干得出来?”

洛紫:“不然呢?你以为单凭一个小小的世子,能神不知鬼不觉地修好天机墓?”

梅姑:“真是佛门不幸。”

洛紫:“据说王爷一共活了145岁,他入殓的时候,世子早就死了。这个数字现在来看倒是没什么,可在那个七十古来稀的年代,除了方外道人,能活过一百岁就是神仙了。”

梅姑:“那为什么最后他还是死了。”

洛紫:“因为行衍撑不住了。做我们这一行的,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不能替人预测寿命,因为人的寿命是天机中的天机,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你算不准,也不能算。可行衍不仅算了,还在逆天改命,每改一次,王爷增寿十年,他就要折寿十年,算上被借寿的那个倒霉蛋,就相当于用二十年换了十年。”

梅姑:“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洛紫:“这类人都有些执念,特别在意后世对他的评价,或许行衍只是想通过这件事名垂青史,在道教祖庭之外求得一席之地。”

梅姑:“他有多少寿元能撑到王爷145岁?”

洛紫:“我算不出来。古代方外之人擅长炼丹,体魄也比现代人健硕地多,可即便如此,他的阳寿也不可能撑到王爷死。所以我怀疑,背后有人在帮他。”

梅姑:“他师哥?”

洛紫:“不知道,关于这个人,明朝那本书上只出现过一次,就是向皇上求情的时候。皇上都要给他三分薄面,想必也是个手眼通天的人物。”

梅姑:“后来呢?”

洛紫:“王爷死后,这块玉就随他一起埋在了天机墓。行衍行事非常小心,他把天机墓建在了阴阳交界的往生门,一来可以防止被盗墓贼盯上,二来还可以用那里川流不息的阴阳之气滋养玉佩,使其不至于‘枯死’。若不是洛家祖传的这本古书中有零星的记载,恐怕没人能找到那个地方去。”

梅姑:“那你怎么知道古笠会死?”

洛紫:“呵呵,他把事情想得太过简单了。我之前说过,双龙玉佩使用时必须有高人在旁护法,以控制玉中阴阳之气的流动,使其达到平衡状态,否则很可能因为瞬间剧烈的阴阳变化而冲破血管,爆体而亡。而且事后护法者也会折损等量的阳寿。”

梅姑:“他是因为没人护法才死的?”

洛紫:“这只是原因之一。还有被借寿之人的命局必须和借寿人的命局互补,否则借寿之人不仅要死,还会魂飞魄散,无法投胎。换句话说,古笠(借寿人)若想成功吸取辰枫(被借寿人)的寿元,那么他们俩人的命局必须是相生状态,很显然,他们没有这层关系。北宋王爷之所以能借得寿元,也得益于他至高无上的地位,全国命局互补的人也不会超过十个。”

梅姑:“好复杂。”

洛紫:“古笠是咎由自取,至于辰枫,他和姐姐合谋害我,夺他几年阳寿也算扯平了。”

梅姑:“阿紫,不要再掺合这件事了好吗?我总感觉哪里不太对,我不想你去冒险……”

洛紫:“姑姑,有些事我不得不做。湛儿不能白死。”

梅姑:“湛儿他不是得病死的吗?”

洛紫(哽咽):“他是被古笠给害死的。”

梅姑:“你说什么?”

洛紫:“那时湛儿只有7岁,正是天真浪漫的年纪,有一次,他一个人跑出去玩,说好只玩半个时,却半天都没回家。爹爹和我们找遍了方圆几公里的每一寸土地,却连他一点影子也看不到。第二天,古笠派人过来传话,说湛儿在他手上,只要爹爹愿意和他一起寻找天机墓,弟弟就不会有危险。”

梅姑:“表哥没同意?哎,我太了解他了。”

洛紫:“当时我劝爹爹,先假意和他合作,救出弟弟再说。可古笠也不是那么好骗的,他要下了天机墓,取出宝物才肯放湛儿。”

梅姑:“老狐狸。”

洛紫:“爹爹又一次打进了古氏集团,只是,这一次他没能活着回来。”

梅姑:“哎……我应该早点回国的。”

洛紫:“后来……后来,湛儿被放回来了,可是却被古笠那个畜生注射了过量的毒品,那么小的孩子啊,看着他苍白的脸和瑟瑟发抖的嘴唇,我的心就像被人凌迟了一般,那时我只有一个念头,古笠必须死,他为了双龙玉佩害死湛儿,我就让他死在双龙玉佩上,而且永世不得超生!!!”

梅姑:“这个畜生,对那么小的孩子也下得去手,我当时真应该把他碎尸万段!”

洛紫:“爹爹死后,洛家就交给姐姐打理,而我则把所有精力投在寻找天机墓上。之所以耗费十年时间,一是为了让古家人主动找我,二是为了等一个人。”

梅姑:“谁?”

洛紫:“那个和湛儿命局互补的人?”

梅姑:“就是地下室那小子?”

洛紫:“嗯。按我的预定计划,辰枫带着玉佩回到古氏财团,古笠横死,我再把玉佩拿回来,借用卢达十年阳寿,救活湛儿。在这十年里,我会想尽办法让湛儿留下子嗣,洛家不能绝后,我也不能没有弟弟。等这一切都结束后,我会陪着湛儿一起去另一个世界……”

梅姑:“湛儿的尸体……”

洛紫:“在地下室,十年前我已经把他冷冻起来了,为的就是这一天。只是,我没料到会在天机墓里遇上噬魂火和生死局。”

梅姑:“生死局?就是那个一人入地,鸡犬升天的生死局?”

洛紫:“对。”

梅姑:“为什么不让别人去守死门?如果你死了,之前所做的一切不都白费了吗?”

洛紫:“卢达在这件事上是无辜的,而且救活湛儿需要借他阳寿,他不能死;至于辰枫,我需要他把双龙玉佩交给古笠,他也不能死。”

洛紫:“而且,生死局本就是我们洛家祖先所创,虽然几经改良,但也并非毫无破绽。只要结合一些法器和阵法,是可以破局甚至全身而退的。”

梅姑:“可是,你的腿……”

洛紫:“墓里的生死局被人动了手脚,威力大增,若不是我反应快,失去的何止一条腿?”

梅姑:“哎,虽然知道做这一切都是迫不得已,可还是忍不住替你心疼。”

洛紫:“姑姑,不用替我难过,现在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不是吗?很快我就可以和湛儿重逢了。”

梅姑:“嗯,卢达那边你准备怎么办?”

洛紫:“实话实说。”

梅姑:“也好,说起来这小子也算有情有义,为了你都和辰枫绝交了。”

洛紫:“……”(微微一笑)

地下室。

梅姑:“果然没心没肺,这种情况下还能吃得饱,睡得香。”

卢达(眼布已摘):“浪费食物是可耻的,既然有人好吃好喝伺候着,怎能不好好享受一番?”

梅姑:“你就不怕我们下毒?”

卢达:“阿紫不会害我的。”

洛紫:“卢爷,我……”

卢达:“丫头,不想说的就别说,想做的就大胆去做,今天我卢达把这条命放这了,要杀要剐都随你。”

洛紫:“我,我想……”

梅姑:“还是我来说吧,这位好汉,我们想借你十年阳寿救一个人,不知好汉肯不肯帮忙?”

卢达:“借?”

梅姑:“对,而且估计还不了。”

卢达:“呵,照眼前的情形来看,我是借也得借,不借也得借了?”

洛紫:“卢爷,弟弟我必须救,你可以提任何条件来交换,只要我能办到,就算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会帮你达成愿望。”

卢达:“我想让你嫁给我。”

洛紫:“卢爷,我没跟你开玩笑……”

卢达:“我也没开玩笑。”(目光灼灼)

洛紫:“……”

梅姑:(暗想)啧啧,现在的孩子是怎么回事?生死关头还不忘撩妹。

洛紫:“……好。”

(六)

卢达:“哈哈,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丫头,我准备好了,你可以开始了。”

洛紫:“嗯,我不会让你出事的。姑姑,麻烦你把湛儿从冷柜里拿出来,放到这个石台上。”

梅姑:“好的,阿紫,你一定要小心。”

洛紫:“嗯。卢爷,一会不论发生什么都不要慌,很多东西只是障眼法而已。”

卢达:“好的,来吧。”

洛紫:“刺破中指,把血滴在玉中间。”

洛紫:“青龙在吾左,白虎在吾右。朱雀在吾前,玄武在吾后。黄龙镇吾肺,七星在吾手。吾在玉座中,太乙为吾耦……噗(吐血)……”

卢达:“丫头,你怎么了?”

梅姑:“阿紫,你的手心怎么黑了?”

洛紫:“是万聻(jiàn)毒。”

梅姑:“鬼死为聻,聻毒至阴,你怎么会染上它?”

洛紫:“有……有人比我们先一步下了天机墓,这毒是……是他下的。”

卢达:“王八蛋,这个人是谁?我非杀了他不可。”

梅姑:“阿紫,放弃吧,我不想救了湛儿却失去你。”

洛紫:“姑姑,我……我没办法回头了。这个毒……是专门针对施法者的,看……看来,那人不……不想我们开启双龙玉佩。”

梅姑:“那咱们不开了,跟姑姑走,姑姑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的。”

洛紫:“就差一……一步,湛儿马上……就可以……复……复活了,我……不能放弃。”

卢达:“丫头,我不许你继续,不许你死,听到没有!”

洛紫:“达……达哥哥,我恐怕要食言了。下……下辈子好吗?下辈子让我做……做你的新娘。咳咳……”

卢达:“丫头……”

坐地,掐决,黑雾弥漫。

卢达,梅姑:“不,丫头(阿紫),不要啊……”

男人:“紫儿,住手!”

梅姑:“表……表哥?

洛紫:“爹……?”

洛云峰:“傻孩子,我不是告诫过你,不要打天机墓的主意吗?”

洛紫:“爹……你没死,太……太好了,湛儿他……马上……就可以醒了。”

洛云峰:“他……他醒不了了,十年前我已经给他超度了。”

洛紫:“什么?”

洛云峰:“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先帮你把毒解了。”

洛云峰:“小子,还是童子之身吗?”

卢达:“嗯。”

洛云峰:“那就好,咬破舌尖,把血吐在碗里。紫儿,把你的手伸过来……”

洛云峰:“茫茫酆都中,重重金刚山,灵宝无量光,洞照炎池烦……急急如律令!”

半个时辰后。

卢达:“丫头,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洛紫:“咳咳……我没事,别担心。(微笑)”

梅姑:“表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死了吗?”

洛紫:“是啊,我可是亲眼看见爹爹下葬的啊。”

洛云峰:“此事说来话长,紫儿,你不该一意孤行,我差点害死你。”

梅姑:“万聻毒是你下的?”

洛云峰:“没错。你们下墓时遇到的噬魂火和生死局也是我布的。”

梅姑:“为什么啊?”

洛云峰:“因为我们洛家是天机墓的守护者,我有我的使命。”

洛紫:“守护者?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洛云峰:“这个秘密本该随我一起埋葬的。其实,行衍的俗家名字叫洛天一,我们都是洛氏后人,陵冢守护者。守护者有两大职责,第一,确保真正的天机墓不被盗,第二,不能让双龙玉佩重现于世。”

卢达:“真正的天机墓?”

洛云峰:“你们下的那个是地玄墓,真正的天机墓在它西北五里的地方。”

卢达:“我说里面怎么没有尸体呢。”

洛云峰:“这一切还要从行衍的身世说起。行衍出身于书香门第,但从小就对道术极为喜爱,后来又吸收了阴阳术的相关理论,也算是集大成者了。他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恋人,名叫蔷薇,本来两人已经私定了终身,行衍也备好了聘礼求娶娇妻,蔷薇却突然被皇上强行抢进宫做了秀女。”

洛云峰:“行衍为了救出心爱之人,求遍了他能求到的每一个人,可是君威难犯,谁都不想为了一个女人得罪高高在上的真龙天子。”

卢达:“哎,这么厉害的人,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

洛云峰:“他终究不是神仙啊……”

洛云峰:“以前行衍暗地里替王爷做过法事,他知道这个人虽然嘴上念着阿弥陀佛,却对那些神神鬼鬼的事极为笃信,最重要的是贪生怕死。为了让王爷帮他救出蔷薇,行衍耗费三年时间,没日没夜地研究长生不老的方法,最后终于发明了双龙通灵玉佩。”

洛紫:“原来他不是为了名垂青史。”

洛云峰:“双龙玉佩的确令行衍在业内声名大噪,王爷得了好处,便把蔷薇从宫中带了出来。但这个人十分阴险,他知道一次做法只能让其多活十年,若是把蔷薇放回去,行衍肯定不会再冒着折寿的风险帮他续命,所以他把蔷薇囚禁在王府,留住了她,也就留住了行衍。”

梅姑:“好阴险的人。表哥,之前我和阿紫讨论过这个问题,单凭行衍一个人的寿命,根本不足以支撑王爷活到145岁,莫不是有人在帮他?”

洛云峰:“是他师哥,行浔。这个人曾与行衍拜在同一师门下修习阴阳风水秘术,只不过他中途下山,说是去寻访仙踪,从此便杳无音讯,后来竟出现在皇宫里。”

卢达:“师弟有难,他不该出手相助吗?”

洛云峰:“行衍找过他,但他之前做法时不小心害死了一个妃子,根本就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不过,是他建议行衍去找王爷的,后来还亲自参与到护法过程中。”

梅姑:“行衍是为了心爱的女人才甘愿折寿,那他师哥是为了什么呢?”

洛云峰:“同门多年,大概不想看到师弟搭上性命吧。行衍死的前三年,蔷薇仙逝,他就秘密将她埋进了天机墓,而双龙玉佩也被埋在了地玄墓,……”

卢达:“等等,老爷子你是说天机墓里埋的不是王爷而是蔷薇?”

洛云峰:“王爷害的他们有情人难成眷属,还平白折了几十年寿,行衍会大方到把他埋在往生门这种风水宝地?那个倒霉蛋指不定被扔在哪个荒郊野岭了,真正留在天机墓的是行衍、蔷薇这对神仙眷侣。”

梅姑:“活该。”

洛云峰:“行衍死前留下一脉神秘传人——守护一族。我们的职责就是看守天机墓,让亡灵不被打扰。更重要的是,不能让双龙玉佩再次开启,否则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洛紫:“什么后果?”

洛云峰:“目前还不清楚,但行衍在遗言中写道:双龙一出日月暝,九九登极鬼王生。想必这个后果不是你我可以承担的。当年,我之所以会封闭七脉,选择诈死,就是为了全心全意看守天机墓和地玄墓。古笠那般丧心病狂的人,若是让他得到双龙玉,会造成什么灾祸实在不敢想象。倒是紫儿,没想到你也会跟着下墓,要不是我及时卸掉生死局的大半力道,你这条小命就没了。”

洛紫:“我……太想念湛儿了……”

洛云峰:“哎,我又何尝不是。(抬头望天)只是双龙玉佩真的不能用,这是一个定时炸弹,一旦开启后患无穷。”

梅姑:“不对,古笠用过玉佩,除了他自己爆体而亡,似乎没有发生其它灾难。会不会是行衍有私心,才故意把事情说的这么严重?

洛云峰:“阿梅,不许你诋毁洛家先人,他的话一定在暗示什么,只是目前我们还猜不透其中的玄机。而且,古笠死时我也在附近,你不觉得他死的很蹊跷吗?”

梅姑:“蹊跷?面目狰狞,凶神恶煞,……爆体而亡的人不都是这样的吗?”

洛云峰:“不,他的魂魄没了。”

梅姑:“对了,阿紫说过,命局不对,借寿之人会魂飞魄散,无法投胎。”

洛云峰:“他的魂魄没有散,而是被这块玉吸收了。”

梅姑、洛紫:“什么?”

洛云峰:“再联想一下行衍的遗言,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

卢达:“老爷子,这么说,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在你的眼皮子底下了。”

洛云峰:“没错。当时我正在天机墓闭关,隐约感觉地玄墓那边有动静,要知道一般人,哪怕是阴阳师传人也不可能找到这里,所以我肯定是洛家人来了。一开始,我以为是青儿,这丫头怕是已经知道自己身世,被人给利用了。”

洛紫:“姐姐的身世?”

洛云峰:“她是古笠的女儿。”

洛紫、梅姑、卢达:“什么?”

洛云峰:“其实我和你娘早就知道了真相,自己的孩子还能认不出来吗?只不过古氏财团势力太大,古笠更是没一点人性,等我们查出幕后黑手,你亲姐姐已经被他害死了。”

洛云峰:“我们对青儿还是有偏见的,毕竟是她爹害死了我们的女儿。可有时候想想,她也挺无辜,当年被送到你娘怀里时,饿的小脸惨白惨白的。只可惜,二十多年的养育之情抵不过亲生父母的一句话,青儿到底还是背叛了洛家。”

洛紫:“爹爹,你别难过了,姐姐为洛家也做了不少贡献,她可能只是一时的鬼迷心窍……”

梅姑:“阿紫,你还是太善良了,她骗你下天机墓时,怎么就不顾念一下姐妹情?”

洛紫:“我也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心选择利用别人,说到底,我们都是一路人……”

洛紫:“爹爹,湛儿真的无法复活吗?”

洛云峰(摇头):“古笠害死湛儿,目的就是让我动用双龙玉佩,为了不给他可乘之机,也为了不让行衍遗言中的灾难应验,我只能把湛儿超度了……”

洛紫(趴着湛儿尸体上):“湛儿……”

梅姑:“表哥,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洛云峰:“殉墓。”

梅姑:“什么?你疯了?殉墓之人是以自己的灵魂布局,来守护墓主人及其财产,但其魂魄也会被困在墓里,无法转世投胎。你还有洛家,还有阿紫,怎么可以对自己的生命这么不负责任?”

洛云峰:“你以为死了一个古笠,事情就结束了吗?还会有千千万万的人,为了不同的目的,挖空心思盗取双龙玉佩,我必须永绝后患。”

洛紫:“爹,不要,洛家不能没有你。”

洛云峰:“紫儿,这几年看到你的成长,爹爹真的很欣慰,以后洛家要交给你了,我的女儿……(哽咽)”

卢达:“老爷子,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洛云峰(摇头):“小子,我把紫儿交给你了,别忘了你在地玄墓前说过的话。”

卢达:“嗯,老爷子你放心,我会用我的生命守护丫头的。”

洛云峰:“还叫老爷子,该改口了……”

卢达:“爹……”

洛紫:“爹……”

三日后,洛云峰以身殉墓,化为墓灵,于往生门内镇守双龙玉佩。一腔热血,换人间太平百年,后世之事,福祸皆在一念间。

(七)

一千年前。

行衍:“师哥?”

行浔:“呵呵,师弟啊,你不去好好陪伴蔷薇姑娘,回来做什么?”

行衍:“把双龙玉佩还给我……”

行浔:“……好,给你。”

行衍:“……玉皇锁魂阵?”

行浔:“好眼力,不愧是师傅的关门弟子。”

行衍:“双龙玉佩、玉皇锁魂阵……你想在后世重生,你想做鬼王?”

行浔:“不然呢?师弟,别太紧张,我不惜折寿几十年陪你玩深情,你不该报答我吗?”

行衍:“这是师门禁术,你怎么可以这样做,你忘记师父他老人家的教诲了吗?”

行浔:“别跟我提师父,他什么时候把我当过徒弟?掌门之位给了你,修习秘籍也也给了你,害的我连布个锁魂阵都没有合适的法器。要不是骗你造出了双龙玉佩,还真没办法实现我的计划呢。”

行衍:“蔷薇是你派人抓进宫的?”

行浔:“……”

行衍:“原来我一直被人玩弄于股掌中。”

行浔:“玉皇锁魂阵只要能吸取九九八十一个人的魂魂,并将其锻造重组,镇主就会获得永恒的生命。锁魂阵配上双龙玉佩简直天衣无缝……师弟,你若能放下执念,或许我们可以合作。”

行衍:“呵呵,永恒的生命……鬼王之身,不死不灭,却需要每天吸取九个人的魂魄,才能维持鬼王之气。重生后,你还是人吗?”

行浔:“那也比投胎转世,再受轮回之苦要好。”

行衍:“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行浔:“呵,那就走着瞧吧”。”

后记:打开地狱的大门,不请自来贪欲念,无常路上买命钱,是生是畜黄泉见。(摘自歌曲还魂门)


图片来自百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