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杉版资治通鉴【1122】杜元懿饥荒。2021-03-02

六年(公元488年)

1、

春,正月十五日,北魏下诏:“犯死刑者,如果父母、祖父母年老,又没有其他成人子孙,也没有穿一年丧服的亲戚的,奏报朝廷。”

2、

当初,皇子、右卫将军萧子响过继给豫章王萧嶷为子;萧嶷后来自己又生了儿子,上表仍留萧子响为世子。萧子响每次入朝,因为他的车马衣服与其他兄弟不一样(他是亲王的世子,比皇子低一级),每每用拳头捶击车壁。皇上听闻,下诏命他的车服与皇子相同。于是有司上奏,萧子响应该还归本宗。三月二十日,立萧子响为巴东王。

3、

南齐角城戍将张蒲,在大雾掩护下,乘船到清水一带砍柴,秘密带入北魏兵。戍主皇甫仲贤察觉,率众拒战于城门中,仅能暂时击退。北魏步骑兵三千余人已杀到护城河外,淮阴军主王僧庆等引兵救援,北魏人才退走。

4、

夏,四月,桓天生再次引北魏兵占领隔城,皇帝萧赜下诏,命游击将军、下邳人曹虎督诸军进讨。辅国将军朱公恩率军在前方侦察敌军伏兵,与桓天生游军遭遇,接战,击破桓天生军,于是进军包围隔城。桓天生引北魏兵步骑兵一万余人来战,曹虎奋击,大破北魏军,俘虏斩首二千余人。第二天,攻克隔城,斩其襄城太守帛乌祝,又俘虏斩首二千余人。桓天生抛弃平氏城逃走。

5、

南齐雍州刺史陈显达入侵北魏。四月五日,北魏派豫州刺史拓跋斤率军拒战。

6、

四月十五日,北魏大赦。

7、

四月十六日,北魏主前往灵泉池;四月十八日,前往方山;四月二十日,还宫。

8、

北魏筑城于醴阳,被陈显达攻陷。

陈显达进攻沘阳,城中北魏将士皆欲出战,镇将韦珍说:“敌军初至,士气正锐,不可与之争锋,大家共同坚守,等敌人力攻疲弊,然后出击。”于是凭城拒战,十二天后,韦珍夜开门掩击,陈显达撤退。

9、

五月十五日,南齐朝廷任命宕昌王梁弥承为河州、凉州二州刺史。

10、

秋,七月十一日,北魏主前往灵泉池,再去方山;七月二十一日,还宫。

11、

九月二十五日,皇帝萧赜前往琅邪城阅兵。

12、

九月二十六日,北魏淮南靖王拓跋佗去世。北魏主拓跋宏正在皇家祖庙祭祀,刚呈献第一道祭品,接到消息,为之停止祭祀,前往临视,哀恸痛哭。

13、

冬,十月十四日,立冬,南齐皇帝萧赜登临太极殿,第一次宣读历书。

14、

闰十月十五日,南齐任命尚书仆射王奂为领军将军。

15、

十月二十五日,北魏主前往灵泉池;十月二十七日,还宫。

16、

十二月,柔然伊吾戍主高羔子率众三千人,献出伊吾城,投降北魏。

17、

皇帝萧赜认为全国各地谷米布帛的价格已经太低了,采纳尚书右丞江夏李珪的建议,动用国库钱五千万及各州州库钱款,大量购买。

西陵戍主杜元懿建言:“吴兴今年没有收成,而会稽五谷丰登,商旅往来,比常年增加一倍。西陵、牛埭(音dai,意思是堵水的土坝,在江河水流湍急、沿路险阻处设埭,用牛或人力助船过埭,借以收费。牛埭就是用牛挽船)的关税,按官府规定,每日三千五百;在我看来,每天可以增加一倍。再加上浦阳南北两个渡口、柳浦四个埭,请让我为官领摄一年,可以额外上缴四百余万。西陵就在我戍防营地前面,就由驻军检税,并不耽误正常军事戒备。另外三个埭,我自会派心腹可靠的人去。”

皇帝把这件事交给会稽郡研究,会稽行事、吴郡顾宪之认为:

“开始设立牛埭的本意,并不是为了逼迫商旅以取税,而是因为风浪凶险,为了救急,利于货物流通罢了。后来负责管理的人不能领悟其根本,各自要立功,甚至禁止其他道路通行,逼着人从牛埭经过,有的对没有货物的行人也强行收税。吴兴连年歉收,今年尤其严重,人民逃荒,前往丰收的地区就食,而埭司仍然向他们收税,甚至按照规定,不肯降低,旧有的标准,正在商议减少,还未公布,就要格外加倍,这是什么政策!皇帝仁慈,体恤人民痛苦,要打开仓库,赈济粮食;而杜元懿幸灾乐祸,乘机谋利,更加重人民的痛苦。人而不仁,古今所恨!如果事情不像他说的那么顺利,收不上来那么多税,他惧怕被谴责,必定想方设法的到处侵夺,为政府招来怨恨。杜元懿禀性苛刻,过去已有明显事例;如果把一块地方交给他,无益于把羊交给狼,他所要举用的所谓心腹,不过是一些带着人帽的饿虎罢了。《大学》说:‘与其有聚敛之臣,宁有盗臣。’意思是说,与其有搜刮人民的官员,不如有偷盗国家财产的官员,因为偷盗公家的,损盖轻微,而搜刮人民,为害巨大。又,我认为,所谓便宜之计,是既便于公,也宜于民。而我暗中观察,最近上疏中的所谓便宜之计,都没有在善用民力之外,能运用天道,竭尽地利;都是些现在不宜于民,将来不便于公的方案。名与实相反,有违政体。像这一类的事情,实在应该深刻留意省察。”

皇上采纳他的意见,停止这项动议。

华杉曰:

杜元懿的建议,他是想做“包税人”,既为皇上“立功”,又自己发财。顾宪之的奏折,则说出了饥荒的原因。饥荒往往并非天灾,而是人祸。农业看天吃饭,总有歉收,甚至连年歉收的时候,但是,如果政府有国家储备粮食,就像前面韩麒麟说的九年之积,荒年开仓赈济就解决了。丰年的时候呢,就由国库购买粮食储备起来,就像皇帝萧赜下令做的那样。如果没有那么多储备粮食,问题通常也不是很大,因为一般不会全国歉收,无非是有的地方有水灾旱灾,很难全国遭灾,受灾的地方百姓可以逃荒到丰收的地方就食,也能解决。

这一节就出现了一个怪现状,粮食丰收,价格跌倒了谷底,却还有吴兴郡遭灾闹饥荒。有饥荒可以逃荒啊,这时候,杜元懿之流就出现了,他们才是饥荒的真正原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