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身边的灵异

作为在东北长大的男孩,和多数的男孩成长轨迹差不多,一路血雨腥风过来,那时打输了回家,家长会揍一顿说打不过人就老实点,打赢了回家,家长会揍一顿说少欺负人,好好玩。

其实,本人亲身经历过特灵异的事,本人七岁上学,一定发生在上学前,具体几岁不清了。那时东北的农村房顶都是平的,秋天时,家长喜欢往房顶上晒豆子之类的,家养的鸡就会飞到房顶上吃。有时候别人家的鸡也会进院子,这就需要往出撵,通常让我们小孩干这活。一次也是正常把鸡撵出大门,往东看,能有七八家的样子,那家姓杨,房后有一颗歪歪扭扭的老树,不是农村常见的杨树柳树。样子和央视版水浒传野猪林的树差不多,我眼看着从树里出来个老太太,头发白中有灰,脸和那棵树一样褶皱。好像拄着拐棍,她也看见我了,就一直盯着我,我当时吓的都不会动了,大概几分钟,她不见了,我飞奔回家,哭着和我妈说看见妖怪了,我妈和来家串门的邻居更本不信,说我就是完犊子,编瞎话呢。我现在都记得她们当时的表情,这事就算过去了,但我经常会梦见那天的事,经常会吓醒,快三十年了。

第二件是我上班经历的事,由于工作性质,我们单位需要值班,晚上一个人在单位还是有点发瘆的。好几个人都说单位晚上不肃静,我原以为是他们吓唬新同事呢,轮到我值班,锁好门窗,玩会电脑,十点多困了就趟窗睡觉了。在睡梦中就感觉有东西,一挣眼睛一个脸盆大的蜘蛛正往脸上落,下意识的一挥手,蜘蛛不见了。需要说明一下,我是近视眼,睡觉的时候不戴眼镜。由于是从睡眠直接醒,可能看花了。但是绝对看的是一只大蜘蛛。第二天,我红着眼睛和同事说大家都不信。别人值班也没发生特别的事,又过了几天,新来个同事,他值班,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对大家说,大概情节和我一样,不过他看见的是黑蝴蝶。后来我们找领导去了,安排值班时,我俩一起值。在后来有同事值班鬼压床了,后来就改为两个人值班了。我的同事,给我和他求了两张符,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俩人值班胆大了,很少发生灵异的事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