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第45天】你可知道,你改变了我(13)

这天对子琪来说,过得很快,也很酷!她觉得自己像一只紧闭的贝壳,以前不知是害怕柔软的内心受伤害,还是原本就不习惯打开,所以总是循规蹈矩地把自己合上。而最近她被一些人和事,轻轻敲开。她从贝壳的裂口间,张望这大千的世界。发现自己身边,原来有这么多精彩可爱的同类。他们如此随性、洒脱,有着自己明确的意志,他们都是自己的主人。子琪终于意识到,自己也对世界充满着向往,她对自己说,我也要成为这样的人。

周日,子琪到人民大学上课,准备律考的冲刺。所不同的是,今天她精神抖擞,脸上总是挂着微笑,这微笑似乎源源不断地为她输送力量。

听了一上午的案例解析,她午间照例来到人大东门附近的红房子餐厅。由于周末基本都是来上课的社会在职人员,所以红房子既有大学里浓浓的学术氛围,同时也有商业化的社交氛围。比星巴克安静,比自习室热闹。子琪找了个离门稍远的位子,因为怕门开开关关总是进风。她坐下来要了一杯咖啡和一份儿三明治,边看书边听音乐等着。十几分钟还没等到三明治,就在她直起身想催服务员时,竟远远看到张律师和一位中年男子前后脚进来。正想打招呼,就看他们拐到相反的方向去坐了。她想起来张律师是人大的高材生,周末来会会师兄师弟也是有可能的。就自己顾自己了,毕竟下午还有课,她可没多少时间跟人家聊天。

这边张律师两位坐定,见那男子与张律师年纪相仿,四十岁上下。衣着不凡,目光干练。看两人熟络的样子,就知道是很近的哥们儿或同学,两人很随意也很快就点完了东西。

“老毕,有日子没聚了吧!”张律师笑问。

“都是瞎忙,您这张大律师也不好约啊。”男子原来是张律师的同学,他接着道,“所以我就说嘛,择日不如撞日。我正好办事路过人大,就想着给你和老于都发条信息。谁在算谁,都不在,我就自己进学校看看老师。结果你立刻就回信儿了。”

“也是巧了,几周没陪老婆逛街,今儿非要逛当代。那我还能怎么着,当代就当代吧,幸亏你这信息及时,帮我脱身了。她去逛她的,完事儿我让她来这接我。”

“行啊,你小子,还能陪老婆逛街,难得!”老毕朝张律师竖起大拇指。“老于就没这福分喽,还以为他肯定能来呢,离了婚还不出来多散散心?你说是不?”

“哎,别提了,他那案子还真不容易,不过好在帮他把孩子抚养权拿到了。”

“行,哥们儿,有你的!有好姑娘给老于看着点儿。以他的身价,黄花闺女都得上赶着。”

“可不嘛,咱铁三角,就老于最有魄力,最近正忙着路演呢,估计明年上半年就上市了。到时候,说啥也让他给咱俩留点原始股。”

“没错。不过这人啊,总不能完美了。无论男女,事业就是婚姻杀手。对了,程娟找你咨询啥事儿啊?”

“离婚财产分割之类的。”

“什么?这孩子,哎,又当真了?”

“啥意思?看样子你知道?”

“这姑娘做过我助理,工作能力很强,公关是把好手。不过,这回要玩儿真的,可是第二次搅和有妇之夫了。她想结婚的那位,人家老婆乳腺癌晚期,正接受治疗呢。这不胡闹嘛。”

“啥情况,那你把我电话给她,还让我帮她。”

“嗨,真是没辙。这程娟在我们公司时候啊,虽然学历不高,但办事利落,有眼色,情商高。模样身材都极好,若能深造,可堪重用。谁知因为跟我们公司副总裁搞暧昧,人家老婆来公司闹事儿。最后硬是逼着董事长把她辞退了。我念旧情,帮她找了个画廊的事,还苦口婆心劝她读个书,凭她的聪明,拿个学位不难。然后找个外企,做个正经白领,不是挺好吗?她满口答应,还说谢谢我。最近让我帮她介绍个律师,说朋友有事儿咨询,我也没多问,就把你电话给她了。

谁知,程娟在画廊,认识了何帆。就是那著名画家何争宜的独子。何帆的妻子现在是乳腺癌晚期,正在接受治疗,医生说她最多还有两年的生命。我那画廊朋友跟我说这事儿,我还不信呢,觉得她怎么可能这时候想拆散人家的婚姻?结果,听你这么说,还岂不是又认真了?竟然都问到财产分割了,这是要咒人家啊!你说,现在女孩子年纪轻轻,都怎么想的?”

“怎么想?不劳而获呗,我助理给她咨询的,回来跟我说这程娟通身大牌,估计她一年的薪水全穿戴到身上,也没法跟她比。你听听,年轻人嘴里眼里就只有大牌。”张律师长叹一口气道,“还是咱们那一代女人好,经济适用,善良体贴。”

“可不是嘛,还真怀念’白衣飘飘的年代’。”

俩人聊得热闹间,两盘意面已经摆上桌半天。老毕和张律师,三两口爬啦着吃了,聊了些他们其他同学的动向,又相互调侃了对方几句,无非分享些人到中年要善待自己,危机将临要谨慎努力之类的。

到下午五点多,张律师的太太打来电话说逛完街了,二十分钟就到人大门口。两人起身结账,老毕跟张律师走出红房子,分手时跟他说:“要不别给程娟咨询了,找个借口拖拖。我了解了解情况,这不是儿戏。我是真不忍心看她这么滑下深渊,把自己毁了。”

“听你的,不过你自己可小心,毕竟咱们跟程娟这种姑娘是两代人。别妄图拿我们那套世界观引导新新人类。”

“放心,我有底。关键是,有良心。仁至义尽,我也就没有遗憾了。这姑娘从小没有父亲,是跟她母亲独自把她带大的,说起来,也是没有机会学习如何与异性相处。算了,我最后努力一次,也是积德了。”

“行,明白了,我周一让助理给她回电话吧。咱们再聚!代我问嫂子好,你也保重身体!”

两个男人边朝相反的方向走去,边回头告别个没完。同时两人又都暗暗地想:真是上年纪了,怎么开始婆婆妈妈还不觉得好笑?

太阳已开始西沉,北京的冬季天黑得很早。子琪下了课,走出人大时。城市已经完全换上霓虹的晚装。与白天的喧嚣相比,子琪更喜欢现在的北京,她瑰丽,迷人。每个人的心思,都在夜色的掩护下,开放着只有自己看得见的希望之花。

(未完待续)

无戒365极限挑战日更营 第45天

下一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