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3故事节丨你就在对岸走得好慢

图片发自简书App

原创申明:本文参加“423简书故事节”,本人承诺文章内容为原创。

蒲季第三次遇她,和前两次一样,都是在茶山街与荼靡巷的那个交叉路口。这一次她看起来不太一样,没有穿裙子,戴着个口罩。但是他还是第一眼就认出她来了,又黑又直的长发,纤细的身材,以及一双美丽的眼睛,全是暴露身份的证据。

天气很好,像往常一样,荼靡巷被那家最好吃的蛋糕店传出来的浓郁香甜包围。她从荼靡巷走过来,双手插在黑色棒球服的兜里。

第三次红灯亮起来的时候,蒲季佯装要过马路,和她并排站到了一起。她看起来很疲惫,飘逸的长发虽然遮住了两颊,但风吹过来的时候蒲季还是看到了她右眼眼眶处的淤青。

他的胸腔闷闷的,有些难受。他张了张口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好扭头看向了正前方。等红灯的人慢慢多起来,她朝他的方向挪了半步。蒲季有些紧张,手心冒出汗来,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很快绿灯亮了起来,她大步朝前走去,刚洗过的头发,还是蒲季熟悉的味道。

电话响起来的时候,刚好走到茶山路的尽头,蒲季摸摸口袋,原本放钱包的地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她好像很缺钱的样子,一千块应该勉强够她度过这个月了吧。蒲季接起电话,扭头朝反方向走去。

挂掉电话后的蒲季疯狂跑向警局。电话里上司告诉他,那个追查很久的杀人犯逃窜到这边来了,他必须马上回去。

看着匆匆闪过的树和商店,蒲季心里又想到了她。那个杀人犯无恶不作,专挑独自出行的女子下手,极其残忍。身为一个警察,伸张正义,保护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本就是他的责任。换掉便服时,蒲季想她什么时候会发现钱包里那张标签呢,等任务结束他也许就会收到她的消息,也许她会愿意和自己在一起,也许他的行为会把她吓走,也许此后音讯全无。但是他想,至少自己勇敢了一次。

仲夏知道她不能再呆在那个人身边了,否则她真的会死的。但是还是不自觉地走向了那片廉价的出租屋,唐言蹲在在门口,面前放一个塑料的小凳子,手里捏着半支铅笔,一笔一划认真的在本子抄写新学的生词。

“怎么又在这写了,不是说这样背会弯掉吗?”仲夏摸摸他刺刺的头发。

男孩手中的笔顿了顿,咬着嘴唇,没有说任何话。仲夏越过他,将钥匙插进门锁,发现门被反锁后,她很快了然,背过身,不拘小节席地而坐。

铅笔与本子发出摩擦声,仲夏盘着的腿有些发麻。

“我们今晚去外面吃饭吧?”仲夏偏过头对男孩小声地说道。她俏皮地笑着,眼睛不自觉地弯起来时,眉骨上的伤口扯得生疼。

猝不及防的一脚踢到了仲夏背上,双手勉强撑着地,胸口火辣辣地疼。一个二十六七的男子,穿着大裤衩裸着上身,一把抢过了仲夏的包。下一秒,那个男士的黑色钱包砸到了仲夏的脸上。

“就这么点钱,你还有脸回来。”男子骂骂咧咧将钱包里的几张百元大钞装进裤兜,又朝仲夏吐了口唾沫才转身进屋。

不到五分钟,男子搂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卷发女子出来了。仲夏慢慢站立起来,逆着光看着两人离去的方向。刺眼的不止是阳光。

“唐朝!”她用尽了所有力气,叫了一声男子的名字。明知道他不会回头,但心中还是留有那么一丝丝的期待。直到背影完全消失,她才用手背擦了擦脸上的泪。

仲夏走进那间狭小的出租屋,四处看了看,没有几件东西是她的。她走进卫生间,用手捧起一捧凉水洗了洗脸,然后又走出去,水珠顺着脖子流进胸口,看着橘色的像气球一样的太阳,自在又寒冷。

那天晚上,仲夏带唐言去吃了他一直想吃却没有吃上的KFC,接着又带他去了商场,给他买了一身新衣裳。

把唐言送到离出租屋不远的路口时天已经黑透了。

“仲夏,带我一起走吧。”

仲夏的腿被抱住,她的泪落了下来,不敢去看一个孩子的眼睛。

唐言是唐朝和别的女人的孩子,他四岁的时候被送到唐朝身边,仲夏记得当时那个女人走得很决绝。她从来没见过那么懂事的小孩,不哭不闹,也不粘着大人。那个时候仲夏和唐朝在一起快一年了,反倒是她像个小孩子一样又哭又闹,质问唐朝究竟是怎么回事。记得那年她十九,唐朝还是一副好脾气的模样,还愿意柔声细语地哄她。可是一晃神,一切都不同了。

坐在候车厅时,一个黑色的钱包从仲夏单薄的行李里掉了出来。她看着捡起地上的钱包,男士钱包不贵,几十块的样子,她见过无数个不同款式不同价位的钱包,换作平时这个钱包早该扔进垃圾桶了,钱包,银行卡,这些有可能成为证据的东西什么都不留,只拿走现金是行内的规矩。可能是走得太着急了,不小心又装进包里,仲夏看着那个钱包,脸上扯出一个笑来,是她自己和自己的对话。

一阵风吹进来,仲夏下意识地缩了缩肩膀,帆布包里没有什么厚衣服,但她还是提着包进了卫生间,多穿了两件T恤衫,最后套上一件薄外套。她看着镜子里,即将获得自由的自己,明明干了一件自己心心念念的事情却开心不起来。

再回去,之前自己坐的座位已经被一个中年男子占去了。仲夏看着整个候车厅黑压压的人头,退到了边上,找了一面墙,包扔到地上,坐到上面,尽量盘着腿,缩小自己的体积,避免被别人踩到。

晃动的光影中,口袋里破旧的手机突然铃声大作。


拿到了钱的唐朝,心情终于好了一点点,虽然不多,但是谁会跟钱过不去呢。他抽出了一张红色的钞票,往小姐的内衣里塞进去了,他对这些出卖肉体的女人向来大方,剩下的装进里裤兜。

“走,哥带你出去吃饭。”他朝她勾勾手指,女人就扭着柔软的腰肢贴过来了。

唐朝常去菖蒲路的一家小餐馆吃饭,虽然离他们的出租屋有些远,但是老板是仲夏老家那边的人,做得一手正宗可口的川菜还便宜,仲夏最喜欢他们家的辣子鸡丁。

“你有女朋友还乱搞,不怕把她气走啊?”

唐朝听着对面的女人的话,眉毛挑了挑,“打都打不走,别说气走了。”

他嘴上说得自己威风凛凛的样子,心里却虚得很,想想自己昨天下手实在太重了,心里竟然有些愧疚,他起身走向后厨,对正在炒菜的老板喊。

“老板再炒个辣子鸡丁,一个西红柿炒蛋,打包。”

说完又回到了座位上,墙上的钟时针与分针刚好形成一个直角,不知不觉已经九点了。唐朝迅速地扒拉完碗里的米饭,又喝完了最后一口啤酒。

“吃完了吗?吃完了先走吧,我去付钱。”

女子将手中的烟摁灭,拖拖拉拉地起身。对唐朝说,有需要记得给我打电话,一面说一面在耳朵边上比了个电话的手势,然后扭着腰出去了。

“老板娘,付钱。”唐朝掏出钱,走向柜台。

那张白色的便签就在那个时候顺势掉了出来。小小的一张纸,遒劲有力的字迹写着——仲夏,我喜欢你很久了。如果你看到,请联系我。末尾是一串数字,显然是电话号码。

唐朝的火一下子蹿了起来,他低骂了一声,接将便签撕得粉碎随手扔在了地上,接过老板娘找的零钱就转身出去了。

“你打包的饭菜还没拿!”老板娘的声音跟在他身后。

“不要了!”

中年妇女摇了摇头,肥胖的手指勾住塑料袋,将打包好的饭菜提进了后厨。

没过多久唐朝又回来了。

“我的菜呢?”

老板娘正在算账,头也没抬。

“后面,自己拿去。”

唐朝自己去了后厨,拿上饭菜又出了餐馆。走到转角的一个巷子的时候,他看到了那个刚刚还和自己一起吃饭的女人,名字叫小丽还是小兰来着,正和一个男的抱在一起。他看了一眼,马上收回视线来,在这也能做生意,真是不简单啊。

“大哥。”

还有 61% 的精彩内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1. 张浩天悄悄起床,从枕头下摸出火车票,取下墙上的吉他。弟弟张浩然一翻身坐起来,问他干什么。张浩天紧紧抱...
    文秋陈阅读 55,969评论 123 221
  • 晌午过后,酷热难耐,便在着空调下凉快一番 ,嘴里还留有着中午鱼丸鲜美的余味,摸摸肚子,还真是惬意,炎炎夏日此翻意...
    肥乔丹阅读 34评论 0 0
  • 城市在我眼中------ 青岛的风 下了火车的瞬间,青岛带给我的第一印象,是风,青岛的风。东站的风是空旷阴冷的,我...
    阿木嘎嘎阅读 2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