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你,我真是醉了!

艺术来源于生活,生活创作艺术,我想许扬便是生活创作出来的“艺术品”,虽说规格粗糙,却映衬出生活气息,不无透着现实的精明老道。


我从厕所出来,凡姐问我:“你刚刚听到许扬的话没?”

我摇摇头,这家伙一定又语出惊人了,绝不会是他公积金翻倍的事。

我出去发了邮件,回来凡姐就讲许扬算了下自己45年的工龄大概可以领53万的公积金,我叹息这辈子是没法自己买房子了。凡姐哈哈笑说自己太亏,“许扬这家伙管住还行,要是管吃管喝,老了还得给他们两公婆一人雇一个保姆,他公积金本子、工资本子交给我我还得各种倒贴,太不划算太不划算了!”

“养两个孩子教育费马马虎虎够。”我说。凡姐若有其事地点点头,“我家臭小子幼儿园到现在的学费, 都不止十万了。”凡姐儿子现在读五年级,上的是私立学校。

“姐姐,干一辈子还没办法在这五六线城市买房。我得跟许扬好好学习,尽早找个亲家。”银行利息不断下调,虽不至像欧美发达国家为负利率,但是通货膨胀,货币大大贬值,实体银行发展愈发艰难,怪不得大把同事兼职各种副业。

“美女,你哪学到种聪明。”许扬同志的语气抑扬顿挫。

“那是,学你一小小点啦。”

“对啦,跟我在一起,还不是跟我学诶!”真真是骄傲到爆棚,下一句又是“亲家姨!”

“我不要跟你做亲戚!”他要是我弟我儿子早被我修理八百遍了,我不要做一个不暴力的人。照凡姐的话说,殴打许扬是人生必须的课题,有益身心健康。

“我们做邻居,住我亲家母(即凡姐)家就好了,楼上楼下,手牵手去上班,手牵手下班。哪无,你们的班,我都代你们上,赁(你们)去抖脚、抽烟、吃茶。”

“让他去上班,咱去抖脚、吃茶,许扬啊,听着真是好,马上冲茶,冲严严(浓浓)哎。”

“亲家母,别客气。要冲也是我来才是。”

说到这,我跟凡姐又是哈哈大笑。下午一进内厅,许扬就煞有介事地说:“阿哥,苦到未说苦。”咋一听,我以为生哥一个中午又在打电话联系客户,或者处理投诉业务。

“不是,他给我灌了三泡茶。”

我直冒冷汗,炒茶哪是能用来海喝来的!我是不喜喝炒茶的,茶色如墨,味道浓重,要冲几次茶色渐褪,入口方见润、甘,需要循序的进程,特别能促进肠胃消化。“下午你一定给你泡碗浓浓的芝麻糊。把桌上、点钞机、清分机里的钱灰全部刮下来”

凡姐说鹏嫂好坏,鹏嫂太坏了。没办法,待久了能不被熏陶几分?我没排斥他们张口闭口“鹏嫂”,虽说“鹏哥”确实是居家必备好男人,我一定会帮鹏哥把关“鹏嫂”的,到时去凑一桌“鹏嫂”宴。

话说回我去厕所时候,许扬发布新公告,详情如下:

许扬:“姐,上帝是不是神。”

凡姐:“是吧。”

许扬:“客户是上帝,领导是魔鬼。于是,我骗神骗鬼。”

真真是再精准不过的概括了!“骗神骗鬼”四字足以概括了许扬的种种行径,再多描述再多言语都不如这四字凝练,我自愧不如。用许扬的话说,“不是靠技术吃饭,而是靠嘴巴吃饭”,他对领导的那一套得心的很合得来,磨合不来的真真是被呕死了不可。他说话不会带脏字,应话水平一流,速度不快,慢吞吞的,能把人梗死。“凡姐,千万别跟人说我是哪里毕业的。许扬,你——高!大师大师!”

“美女,”许扬趴着桌子摆摆手,“我幼儿园!幼儿园未毕业!”

我想说你妹的社会大学华丽毕业,这门学问我是再学几十年都不合格。“许扬话语集,人人学习。你说话的时候咳一下,我立马拿起手机给你录音,一字不差整理装订成册。”

“对对对,”凡姐甚是赞同,“许扬,等你去省城,把那些规则条例全部废除,改成学习许扬语录,还要考核,要是不及格狠狠扣罚。”

早上10点多的时刻电路突然中断,导致一段时间无法正常办理业务,电路、系统恢复正常时许扬仍跟来的客户解释说网络在维修之中,临近下班前的十几分钟他噼里啪啦结束了系统操作,客户过来他一句“系统又不正常了”把客户打发走来了,他说的话不动听,甚至听起来有些拖沓、扭捏,却让客户相信了,乖乖照做了。我跟凡姐两个大眼瞪小眼,“骗神骗鬼”说的不正是许扬他自己,我和凡姐真真是醉倒了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