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汐的心事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正当小汐闭眼全情投入到这个句子中时,她的死党兼闺蜜冷不丁从背后冒出来一把夺过她摊在桌上的书:“哟,看《牡丹亭》,小汐你终于思春了啊!”

      “别瞎说,我哪有!”仿佛心底的秘密第一次被人戳穿,小汐的脸顿时羞的通红,手足无措,不自觉的慌张起来,“不和你这讨厌鬼说了,我上厕所去。”

     最近也不知道为什么,小汐老是会不经意地想起他。想起他那件整洁的白格子衬衫,想起他在阳光下嘴角弯成的可爱帅气的弧度,想起他在田野里骑单车时身旁带动的依稀若现的清风……。这算是思春吗?小汐笑了笑,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只知道自从上次见到了他,她的心就开始纠纠缠缠,就好像原本平静的湖面里突然扔进了一颗不明所以的石头。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汐想起第一次见他其实还是在那条古朴的小巷子里,那是她每次上学必经的一条路,而那个他,他的家也就在那个小巷子里。有一次上学,小汐无意间透过他家半掩的大门看到他正在他家走廊里给他奶奶洗头。老奶奶花白的头发在阳光和温水的折射下熠熠生辉,而他动作轻柔,一边洗着一边和奶奶笑着聊天。

     “他笑起来酒窝真好看,”小汐心里想着,“还有现在能想起给家里老人洗头的应该很少了吧!”小汐不认识他,但却因为这个小小的举动对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不知是因为有缘还是刻意留心,后来小汐发现原来他竟是和自己在同一所高中念书,而且更巧合的是他的班级就在她班上隔壁的隔壁。他的学习成绩似乎很好,听别人说他今年高考是打算考到北京一所名牌大学去的。小汐还发现他似乎酷爱骑单车,经常看到他穿着一件白格子衬衫在校园旁的田野上兜风。一个学期下来,找各种理由到田野上散步看他已经成了一种习惯,每当他骑车经过她,小汐总感觉听到了泉水叮咚,鸟儿欢鸣的声音。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个秘密小汐没有和任何人说,包括她那之前无所不谈的闺蜜。“我太平庸太渺小了,长得不好看,学习成绩也不好。”小汐在心里默默叹气着。她不敢将自己心里这份小悸动表达出来,只能每次远远地看着他渐渐地,近近的,从身旁经过……

     其实,小汐还做过许多其他的事,这些事很碎很小,碎小到很多连她自己都不自知,直到逐渐变成习惯。比如说她总是喜欢在放学后从班级门口看到他的身影再匆忙收拾东西偷偷跟在他后面,假装不经意跟着人潮回家,再比如偶然间知道他喜欢收集奇形怪状的石头,她就事先花上好几个星期去石艺市场精挑细选,然后在某个时刻经过他家那条巷子时“不经意”地落下……

     可是最明显的应该还是她的成绩吧。就连她的闺蜜都惊讶从前对数学英语那么反感的小汐最近居然着了魔般狂刷数学题,走哪都带着英语词汇书。高考还剩最后三个月,她的成绩居然从班级二十多名不知什么时候慢慢爬到前十,最后稳定到前五。

      “我要好好努力,无论如何,我一定要考到北京和他一起。”小汐在心里默默给自己打气。在书桌上埋头奋战了许久,小汐伸了个懒腰,蓦然看到窗外经雨水冲刷过后,一朵小花似乎正在奋力舒展绽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