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地的等待

字数 6212阅读 54

九月你告诉我,昨夜从星河中滴入的酒,终又将被谁饮去。

也许世界就是这样奇怪,有的事情看起来是那么不合理,可是当明白过往的时候,又显得那么合理。

夜晚,杨洛走在这条街上,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来点燃,慢慢走,慢慢吸。应该说,夏天里的夜晚,最为舒适,可以让人沉浸在整个静谧的夜里。

在大二的这个暑假里,杨洛已放假三十三天,而他在这个暑假里到这条街上已经第三十二次。这是他和李曦走得最多的街,也是他曾最不愿再来的地方。

杨洛耳机里放着那首安和桥。

“我知道那些夏天像青春一样回不来,代替梦想的也只能是勉为其难。”

“你也曾是我的梦想啊,李曦”杨洛默默地想着,可是现在还有什么用啊,我在这里一遍又一遍的漫步,到底想要干什么,过去那么久了,为什么还是会念念不忘。

杨洛找了一个台阶坐下,望着这条街上那些灯光后面藏匿的黑夜。

“杨洛!!”

杨洛突然身体颤了一下,这大半夜的,突然被人喊还真吓人,杨洛回头,是小何。

小何是他的高中的同学,杨洛差点忘了,她就住在这条街上。

“何璐?”杨洛说

“你在这干啥呢?”小何对杨洛说

“呃。。。。。闲逛。”杨洛回答说

“大晚上闲逛,这么有闲情逸致啊”小何笑着看着杨洛。

“没有,在家待着太无聊了。”杨洛愣了一愣

“是吗?我都在我家楼上看见你三次了,就这几天里。”小何依旧笑着。

“我……呃……这里离家近嘛”杨洛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啊?你家在这附近啊!那你知不知道李曦家也在这附近,你和她还联系着吗?”

杨洛突然转过头看了一眼正在说话的何璐,然后停顿了一下,才缓缓说‘‘我没再和她说过话。’’

“唉~,是这样,其实都一年多了,说说话也没啥关系了,反正都过去了,毕竟同学嘛。”小何对杨洛说着,只是没在看杨洛,低头眼睛看着马路。

“随意,反正都没有联系了,我还主动去找她说话,我闲的?!!”杨洛一边站起来,一边说,他看着远处的路灯,好像在跟自己说话一样。

还没等到何璐回应他,就听见一阵手机的铃声,何璐的电话响了,杨洛转过身,何璐一手接着电话,一手给杨洛打着手势,“我先接个电话”

杨洛点点头。

“呃,,,,,是,,,,,原来是你啊?在哪呢,,,哦。。。。。。聚会?。。。。啥时候,,,,,在哪。。。。。好的,一定,一定,,,明天见。”杨洛听着何璐打电话的声音,何璐挂掉电话,对杨洛说“明天聚会,在西湖酒店那块”

杨洛听到这个消息也很兴奋,问道“谁组织的?几点啊?”

“是王博啊,明天中午的时候,具体你看微信群吧,刚雪峰说,都微信通知了,好像来的人还挺多。”何璐回答说

“那行,咱们都多久没聚了”杨洛看起来还挺兴奋,

“是呢,是该聚一聚了”何璐看着杨洛

杨洛又和何璐唠了一回在高中时候的事,就各自道别,回家去了。

回家的路,大约半个小时的路程,走在空旷的街上,杨洛还在回味的高中时的种种趣事,突然杨洛停了下来,“那,明天,李曦会不会去呢?”

杨洛又慢慢走了起来,只是他还在猜测着答案。

夏日的中午是炎热的,那个所谓的西湖酒店就在商业街附近,杨洛在穿过商业街的时候,看到这整个天空都亮的刺眼,忽然间,杨洛有了一种超然的感觉,仿佛自己不是自己,是整个世界,又感觉自己牢固地陷入这个世界里而又不能挣脱。

昨日回到家里,看到微信上的消息,讨论热烈,可是热烈中又透出一种生疏感,他们以前有这么熟么?好像没有吧。可是,我怎么感觉,和我没多大关系呢?杨洛心中想着。

这次聚会,据王博说,这是来的人最全的一次,人们要么是没开始忙,或者已经忙完了,往年里,要么这一堆去工作,那一堆要准备考试,一直协调不好,就只有今年,大多数人都有空。

杨洛已然走在西湖酒店的门口,正要往台阶上走,突然眼前晃过一个肉球,大大的一团。

这肉球噌的一下从杨洛的后面窜出来,着实把杨洛吓了一跳。

肉球在杨洛前面走了几步,突然间停了下来,猛的回过头

“杨洛!”

杨洛盯着这个胖子,

“二猛?”

那胖子哈哈大笑,“你还这么瘦,这是一点没变。”

是二猛,“二猛,你这,,”说着杨洛用手摸着二猛凸起的肚腩来,

“没办法,每天在宿舍里窝着,就成这样了,不像你,还是这样瘦。”

杨洛看着二猛的身材,觉得二猛被硬充了几公斤的气到身体里,活活把一个中等身材的人变成一个大胖子。

杨洛跟着二猛走了进去。

找到房间才发现,他们来的已经晚了。

房间里大多数的人已经到了,只是当再次看见这些熟悉的面庞,却恍惚有一种陌生的感觉。

大家好像都变了。

这时,坐在靠门口的一桌上的王博首先站了起来,把杨洛和二猛拉在他们桌上,还没做下前,杨洛扫了一眼,这个桌子上坐着的人还算熟悉,又没有因为过去交集太多而产生矛盾的人,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杨洛对于这类社交一直有一种不安全感。杨洛刚一落座,发现他正对面是李曦。

当杨洛目光触到李曦的一瞬间,杨洛下意识的移开了视线,桌上的其他人并没注意到杨洛的慌张,于是就开始和杨洛搭话,一阵玩笑过后,气氛开始欢快起来,陆续人差不多到齐了,何璐也过来坐在了这一桌上。

一阵胡侃后,杨洛的刚才突兀的紧张已经缓和过来,此时,大多数人 已经来全。

王博吆喝着一伙人先喝了一杯,然后他作为原来的班长,又和几个原来混的熟的来了一圈,面色稍稍有些泛红,杨洛知道,王博这家伙,无论喝多少酒,脸色永远都是这样的。

而杨洛的流量就不及他,他往往喝上一两杯,就满脸通红,可是今天,杨洛却没有把这种薄弱的酒力表现出来,他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12点45分,嗯都喝了有一会了,杨洛暗暗想着。

“小洛,我进你一杯。”何璐现在他面前。

杨洛有些诧异,他还是拿起酒杯,看着何璐,突然失语,何璐说我干了你随意,然后何璐自顾自的把一杯啤酒一饮而尽。

杨洛一见何璐这样,也不能真随意,也把一杯酒全部喝掉,然后正想说话,何璐已经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杨洛有些尴尬的站着,正想找个理由坐下,突然,二猛起哄说,“唉唉唉,你干嘛呀,你还没和该喝的人喝呢!还敢做?”

二猛一边说,一边把一个酒杯倒满白酒,递给杨洛,杨洛眯了一下眼,然后望向李曦,李曦竟然也站了起来,端着一杯啤酒,笑着对杨洛说

“咱两也好长时间没见了吧,来,喝一个。”

杨洛正想说话,突然发现,说什么都不太得体,几乎是下意识的碰了杯,然后楞住,看着李曦一下子把酒喝完,然后,吐了吐舌头,做出很辣很辣的表情。

“你愣着干嘛,赶紧喝呀”二猛看着杨洛在那里发呆,对他嚷嚷着

“啊,哦哦哦”杨洛像是刚反应过来一样,才把酒喝了,一桌的人看见杨洛的呆呆表情,不禁大笑,然后杨洛看到李璐没有像往常一样脸上挂着她那标志性的微笑。

“我不会在李曦面前和别的女生有一点接触”三年前,高二的杨洛心里暗暗做下决定。

那次英语话剧比赛,表演的是《海的女儿》,而杨洛英语不佳被分到一个小虾米兵的角色,他的任务只是扶着表演美人鱼何璐的手,走一个过场,可这也会使那时的他忐忑,使他不安,尤其当他在场上偶然间看到李曦的目光的时候。

有时想想,那时候的自己心思还真是多,有点好笑,可是又无比怀念,只有那一个独一无二的人,独一无二的脾气,独一无二的爱好,以及爱你时那些独一无二的感觉。

杨洛从回忆里醒来,看看周围,二猛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何璐的旁别,和何璐谈了起来,杨洛站起来,起身想要去厕所,他站在厕所前洗手间的镜子前,看着自己微红的脸,被自己口中吐出的烟气慢慢包围。

“杨洛,”二猛出现在门口,

“额,什么事?”杨洛问道

“没什么,你怎么跑这来了。”二猛回答道

“出来醒醒酒”杨洛边笑边回答说

“怎么?你醉了?”二猛走过来,

“我喝酒么,上脸时候多,醉的时候少,你知道,”杨洛挠了挠头。

“感觉就你没变,好多人都变的我有点不认识了,该打扮的也都会打扮了。”二猛没有看杨洛,而是盯着镜子里的自己。

“小何也没有变”杨洛看了看二猛又回过头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对,何璐,还是挺漂亮”二猛回过身来,面朝着杨洛微笑着说。

“那感情人还能这个年纪还能越长越丑啊?!”杨洛也面朝着他,开玩笑着对他说。

二猛和杨洛相视一笑,杨洛突然想起来,何璐和二猛在高中时候还传过一会绯闻,就想要调侃一下二猛说“怎么? 还惦记呢?”

二猛呆了一下,然后笑了“惦记啥啊,都多久了,再说,一开始她还惦记你呢,你知道么?”

“我知道”杨洛把烟头扔在地上,用脚踩灭,“其实也不知道。”

二猛注视着杨洛,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你当然不会注意到,你心里只有李曦。二猛拿起手机,解了锁,却不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又锁上,然后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又打开,可就是打开的一瞬间,又忘记了自己打算干什么。

二猛终于把手机放在了口袋里,手机跌入口袋的那一刻,一个场景浮现在二猛的眼前。

那是燥热的天气,晚上11点的操场,刚下了夜自习的学生们有的去了商店,有的去了水房,二猛为了抽根烟,就跑在学校对面的小区里溜达,要是溜达太晚了就翻墙进学校。

学校对面是个比较旧的小区,晚上小区里的黑暗中总能见到点点的星光,大多是男生在那里抽烟,但是却没有像二猛这样,11点多下了住校生夜自习还要跑出来抽烟的。他往里走了三栋,想找个他原来的窝点坐一会,可是当他一转身,却发现,那个地已经有一个人坐在那里,二猛转身走,刚走了两步,突然觉得自己刚那人身影怎么这么熟悉,二猛又倒回去,想去再瞅瞅,还没到转口,突然一个人影闪了出来,二猛惊了一下,往后一退,而那人,更恐慌,连退了好几步,二猛定睛一看,原来是何璐。

突然间何璐的面庞被月光照亮,本来就是张娃娃脸,一脸惊异的表情,就像一个行从洞中爬出的小兔受到了过道行人的惊扰,有趣而又耐人寻味。

“你,,,,,,在这,呃,你干嘛呢?”何璐说话时有点小心翼翼的感觉,

“我,抽烟啊”二猛看了看手里的烟,才勉强说出这句话,

“哦,我回去了,你也早点回舍,一会学校大门可就要关了”还没等二猛问话,何璐就逃也似得走掉了。

二猛心里直纳闷,这大半夜的,他手中的烟已经燃掉一半,他走到那个拐角,蹲下,心想

如果在我的世界里,有一个像何璐一样的女子,陪伴着我多好。

二猛心中飘过这样的想法,而二猛意识到这个想法的时候,又不觉一惊。

那是他们第一次相遇,也是他们熟识的开始,这总让他难以忘怀,本来疲倦的心被夜风吹拂,在寂静里悄然出现的惊艳与莫名其妙的孤独,在以后的一段日子里,二猛无数次的怀念着,这突然,而又难以忘怀的相遇。

但这终究也停在了念想里,也许这遗憾只是因为人情不如所愿,不如她所愿的,希望有你相伴。

“回去吧”杨洛走了出去。

杨洛回到原来的桌子上,拿起一杯酒来喝了一点,湿润一下刚抽完烟干燥的嗓子。

刚才晴朗的天空突然变得暗淡起来,而室内则更加闷热,光线也变得晦暗,当杨洛抬起头的时候,仿佛已然置身梦中。

他突然看到了,李曦和何璐正在聊天,好像还很开心的样子,或许她们都变了,就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

几年前,何璐与李曦似乎从来没有说过话,起码杨洛自己没有见到过,可是如今她们交谈起来如此熟络,而曾经的杨洛与何璐相处总是想小心翼翼,想拼命的守住李曦可还是没守住。

一起度过每个挣扎的早晨,一起应对每一天忙碌的学习生活,一起感受每一天晚上难得的片刻闲暇,在假期里走过的每一条街,在自习室里做过的每一道题,都忘了怎么相恋,却忘不掉这些点点滴滴,这些平日里都意识不到的感觉,还夹杂着的争吵,冷战,在某些时刻想起来,却感动到眼泪打湿被子,却毫无察觉。

可是走着走着,却散了。当我们都获得了想要的自由,见到了更大的世界后,彼此却忘记了还有一个人在身后等候。之后,相处变成折磨,琐事纠缠不休,莫名其妙的恼怒,和那些

幼稚的怄气,冲动愤怒,是什么让我们分开,是过分的爱,还是对于时间的厌倦。

李曦,不知道你是否后悔过,我曾无限失落,在我失去方向的时候,再无人在我身旁伴我左右。

杨洛时常在想,如若我们再相遇,是否还能回到过去。在大学的时光里,慢慢磨灭了一些记忆,这使杨洛一度认为,他自己已经彻底忘记,可是当他坐在回家的列车上时,那一幕幕熟悉的场景不自觉地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杨洛用手摸了一下额头,头有些发热,看来真是喝多了,都胡思乱想些什么,他抬起头,看到桌上的人们基本都停了下来,女生们都在聊天,杨洛扫视一圈,却没有看见李曦,杨洛下意识的挺了一下腰,认真的看了一下,还是没看到。

杨洛回头又看了周围一圈,还是没看见,杨洛皱了一下眉,站了起来,二猛抬头看了看他,

“你看什么呢?”二猛问,

“哦,没有”杨洛又低下了头,好像在盯着什么,

“找李曦呢吧?”二猛继续说,“都多久了,算了吧”

“我没”杨洛很快的回了一句,然后迅速坐下,拿起杯来一饮而尽。

二猛说“你就是心思重,那么多事情,哪是你想想出来的,你和李曦分开那么久了,就别想了,人家没准在大学混得生龙活虎呢”

“好了,你别说了”杨洛打断二猛“说了我没那心思了都你怎么还唠叨”

杨洛转身出去,去到走廊里。

也许二猛说的对,我这样空想简直是在折磨自己,我是永远的执行力不够,我应该去勇敢一点告诉她,不能让这个面子,让我把本该珍惜的东西再次丢掉。

杨洛打算回去,可是李曦还不见踪影,他感觉脸上发烫,头还有些昏沉,杨洛想先去洗手间洗把脸,清醒一下,于是便向洗手间走去。

快到洗手间门口,却看见了,李曦。

还有何璐,准确的说是,李曦扶着何璐,此时的何璐,脸颊泛红,步子软的简直要倒,李曦扶着她很费劲,一看就是喝多了,杨洛刚快上去帮李曦扶着何璐,这使李曦那一侧瞬间轻松不少。

“她怎么了?”杨洛问

“喝多了,我想带她洗洗脸,可是她老是乱动。”李曦抬起头对他说

“怎么喝成这样?”杨洛把何璐的手搭在洗手池的台子上。

李曦撅着嘴摇了摇头,她拧开了水龙头,拍了拍何璐说“来来来,先洗洗。”

李曦用腾出来的一只手,沾了点水,帮何璐清洗着脸颊。

过后,他们把何璐扶在走廊的椅子上坐着,而此时屋子里的人,渐渐有人离开,准备回家,只是外面的天色更加阴沉,现在离开,不知道会不会遇到下雨。

而杨洛的心更是忐忑,他刚才的决心,不知道消失去到了哪里。

“呃,大学过得还好么?”李曦突然对杨洛说,

杨洛一愣,“还好,你呢?”

“就那样,刚开始新鲜,现在觉着很无聊,而且那个专业,唉,我真是学的太烂了。”李曦回答说。

‘‘我那专业也是,一大男生学会计,我从小手工就废,简直要命。’’杨洛接上话说,

“是吗?会计这个专业还挺有趣的么”李曦被杨洛逗笑了。

“有什么趣呀?”杨洛说着

“杨洛”不知从哪发出的声音,杨洛和李曦同时一愣,然后往身边一看,是何璐的声音。

“杨洛”何璐喃喃着

李曦看着何璐,脸上泛起一丝微笑,杨洛却有些疑惑。

何璐口中念叨着杨洛的名字,李曦笑着看着杨洛,对杨洛说“她其实很喜欢你”

杨洛突然心里一空,过了一会才说

“我知道,只是我们不可能。”

李曦刚想说什么,突然她的包里响起来,李曦打开包,拿出手机,屏幕上的名字是“亲爱的”,李曦拿起电话,说着什么,温柔应答,杨洛突然间像是失聪一般,想听见什么,可是什么都没听到。

李曦挂掉手机,“我得走了,有事。”李曦笑着说,又指指手机,杨洛明白她的意思,杨洛当年也是所谓的“亲爱的”。杨洛点点头,脑子里空白,

“再见”李曦说,

“再见”杨洛有些不知说什么好。

李曦快走到走廊拐角处,突然又转过身来“何璐是个不错的女孩。”然后消失在走廊里。

李曦走掉了,杨洛的身旁只剩下还在昏睡的何璐,他看着何璐微红色的脸。杨洛盯着外边的窗口,然后缓缓闭上眼睛,他好像也睡着了一般,就这样。

第三幕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一声雷响惊起了杨洛,何璐还睡在旁别,杨洛起身,向周围看了看,窗口上发出被雨点击打的声音,玻璃上泛起一层层的雨点,外面下雨了。

“杨洛!”

何璐醒了,杨洛转过身去,看了看她,“你坐着,我给你倒杯茶”杨洛说,

“呃,不用了,我好多了,陪我说会话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喜欢简书,我看的不用很在意,写的也不用很押韵。我要多随意有多随意,自由的像你想离开我时的快乐吧? 你离开的时候我...
  • (三) 一听到通过试炼的几人回到了蜀山,玉书就借故推了棋局,回了自己的天权宫。果然没过多久,几个人吵吵闹闹的就进了...
  • 世有深海,崮礁而居, 鲛人之鱼,生生相兮, 夜有孤烛流憩, 古香儒家,玉浮轻...
  • 小树旁耳语轻诉 绿水中倒影相依 如今 烈酒做陪 蓑衣为伴 戎马一生 苍穹龙骑 谁扰了一生 念念不忘 谁惊了波澜 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