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刺激和一个小目标

去日用品超市买纱布,结账排队。我前面是一个中年妇女,很胖。穿件大概成本四五块人民币的化纤纱的黑色连衣裙。跨个没什么款式在街边小店卖个十来欧的仿皮包。一眼望去也就握在手里一只长款拉链皮夹好像还算有些质感。她买了很多喷雾,也不知道做什么用。一瓶一瓶的装进那只单肩包里。店员大妈问她带会员卡了么,她支吾着说没带,但是说记得卡号,然后报了一串数字。大妈停顿了一会儿说,没有,没用。大妈报了总价,她又磨磨蹭蹭地说要买什么什么礼物卡,觉得解释不清就指着旁边的iTunes卡说,就是那个最便宜的。大妈恍然大悟似得,哦~iTunes啊,15欧的?最便宜是15欧的吗?是的。来来回回拖了很长时间。店员大妈回仓库拿卡,她转身朝我们看了一眼,我后面的阿婆坐着电动轮椅跟他老伴儿讲着话。再后面还有几个姑娘窃窃私语。我看着她叉着腰站着,蓬松卷曲的金头发散成一堆,闪烁着一双无辜的蓝色大眼睛,无聊一样的自言自语着什么。她递出去一张五十的大票子,找回来一个红色的十欧和几个钢镚,又貌似很严谨的放在皮夹里。一切都没什么特别,就是在一个低效率的西方国家经常发生的浪费自己时间也浪费别人时间的小事件而已。

我对如此低效的结账速度产生一阵厌恶感。她的体型说着她的慵懒,她那双看似无辜的大眼睛里空洞无光,她讲话时软绵无力的语气透着赧然式的自卑。以以貌取人的角度来说,她身上没有哪一处是能够为之赏心悦目的。就这样,我看着她,想象她是如何住在瓦村的一间平房里,和她的家里人一起如何每天吃着高热量的食物,好像还有拥挤邋遢的客厅厨房,每天如何用着一堆喷雾努力地在腌臜的卧室里那面梳妆镜前尽可能把自己折腾地干净整洁......所有的一切好像都在暗示我她庸碌无为的生活常态。用当时不该如此武断想到的一个词来形容她就是loser。一个典型的西方散漫的世界里养出来的懒人。

人们说厌恶一个人是因为在别人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我想是的。我现在好像跟她一样,不运动,好吃懒做,无所事事,没有正经。想着想着的一瞬间惊觉害怕起来。突然觉得自己如果这样下去,恐怕自己40岁的时候就成了她这个样子。这种恐惧席卷全身,不战而栗。

以貌取人,不是没有道理。我反思自己,现在一脸的痘和痘印,头上轻轻一挠就下雪,肚子上的游泳圈越积越厚,家里满地的头发扫无止境,一池的锅碗瓢盆浸在水里,书桌堆满有用的没用的,床上被子没叠,穿过但还不必洗的衣服都堆在椅子上,鞋摊子乱七八糟,电扇片上落满灰尘,自行车结满蜘蛛网,论文还没改得完,工作也还没找得到。。。写出来才发觉,真是没有一个方面是有亮点的。活脱脱那个中年妇女的样子。自己都不喜欢自己。

想上周组长写评语。他年纪不大,说的一些建议与意见我也并不怎么认同。但各人有各人的想法,他这么评价我,我也不能指责他对或是不对。可唯独他说我比较lay back戳到了点。他说你不肯主动去表达。我说这个问题我也知道,自己性格使然。他说不,这不是问题。这是challenge。

一点儿没错。这不是问题。这不是人格或者生理缺陷,是敢不敢于面对,敢不敢于挑战。小小总结一下觉得自己长这么些年,最大改变大概就是lay back,能偷懒则偷懒,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只要不触犯我的底线和基本利益,改政策定规矩派任务悉听尊便。我也不喜欢跟别人去争些什么。你的意见我不能左右,我的想法你也别来干预。有道理的我会听,你哪儿有误我也不稀罕去纠正,都不是我的事。加上长辈们明哲保身的谆谆教诲,别事事冲前面主意颇多的样子。收敛收敛收敛。莫名地我从担得起责任的小干部退化成不思进取的普通群众。躲在人群中隐去自己的光芒大概是成长的岁月里做的最失败的一个地方。

记得嫌疑人里有句话说,有时候一个人只要好好活着就足以拯救某人。其实我想也就是一个人的存在必定会影响别人。只是恰好小说里上升到了生与死的哲学高度。生活,绝不是自己一个人的事,每天都在和这个世界联系。比如教授,比如组长,比如这个排队结账的中年妇女。我的存在也是去影响别人的。可能我今天就影响了几个小朋友,可能也有某个荷兰人在电脑前写了关于我的一串印象,可能几个打量我的中国女生觉得看上去不那么好说话…我的影响,出了这扇房门,时刻都在发生。然而我希望我的存在不是负面地影响周围的人,而是正面的;不是影响大到可能左右别人的人生,也不是小到微不足道。可看着自己散乱的宿舍,偏偏觉得若如此下去必是事与愿违的状态。

大概在能起到自己想要的影响状态前更多的是该进化好自我生存的能力。

(...(⊙o⊙)…不知道要说什么了,脑回路短路了。好像很多可以说,好像又说不出来。语死早的悲哀。但说白了,归根究底就是脑子不清楚,不爱思考透彻。坦白真是件好事,大概也就是因此一直觉得自己不适合写东西,话说不清楚,中心思想想不明白,论据不足导致论点weak,所以写出来的东西都是skeptical或者assumption的,想想注重逻辑的教授死拖着不给我过也是有道理的。╮(╯╰)╭...)

总之,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不要跟那个中年妇女一样做个颓废。工作,最重要的是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有价值有意义;生活,最重要的是要开心;做人,最重要的是自己要喜欢自己。

那就先定个小目标,做个喜欢自己的自己。

比如,可以从烧饭做起~今天散酒会,倒更像是一个盛大的celebration。认识的不认识的熟的不熟的聚在一起。我默默地看着他们抽烟聊天喝酒。默默地第一次看夜晚下的公司霓虹闪烁透着红尘的俗气。至晚,我要回家,荷兰姑娘和德国姑娘有些不舍。我说想我可以来瓦村,我做饭给你们吃呀~就这样,她们积极的定好了日子,一旁的荷兰小哥听到了表示也要来…好吧…来就来吧~我只是客气,既然你们当真,那我就不辞辛劳做这一次,虽然,我真的不喜欢招待客人。

不过,从小事改变起,说不定我就很喜欢做饭的招待客人的自己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