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哥

华哥是我隔壁叔叔家的儿子,比我大几岁,是本簇兄弟。

我们刘氏在当地属于大家簇,追溯历史,查看簇谱,也有许多官宦和富豪。

因为是大簇,所以人丁兴旺。在我懂事的时候,村里年龄不相上下的伙伴就特别多。那个时候国家还没有计划生育的国策,每家每户都有几个兄弟姐妹,不像现在的娃都是独生子女。

在那个清贫的年代里,人多了吃住都是问题,但那是大人们思考的事情,并不妨碍我们从生活里获得简单的快乐。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故事。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 也有属于自己的快乐,我们就在时光的温润陪伴下,快乐地将自己的故事讲给您听。

儿时的夏天特别的热,要么在晚饭后搬一张竹床到当风的地方去纳凉,看头顶上满天的繁星,听取身旁田野里的蛙声一片。要么和父亲一起去隔壁家的老学究那里坐坐,听他讲一些我从未听过的故事,心生许多敬意。

实在没事的时候,就取荷塘里去扳鱼。在我的记忆里,和华哥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的。

也记不清了那时候华哥成家了没有,反正我只是个跟班的。

那时候的塘啊堰啊港湾啊都是被村民们承包了养鱼,到年底时再干了分过年的鱼。可以说鱼塘那是养鱼的村民的一种幸福期盼和精神寄托。

鱼塘有主,白天不方便,唯有晚上悄悄去,有些像是做贼的。

捕鱼的工具叫“网筝子“,做起来也很简单,就是用两根细竹子弯成弓形,再用一块大纱布,将布的四个角对应地系牢在竹子的四个头上,最后在弓顶处系上一根比较结实的长竹篙和长绳子就大功告成了。

去捕鱼时,只需扛着网筝子去附近的鱼塘,在网里撒上一些粗糠或是剩饭什么的,再在岸边将网筝子放入水中即可。

在岸边等约半小时,这段等待的时间里,不能说话,要说也只能小声说,不然会吓着鱼。漫长的等待里,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华哥总是默默地抽着烟。在估计有鱼虾已经入网了时,就轻轻地将网筝子上的长绳拉起来,要轻到网里觅食的鱼感觉不到危险。若太快了,让鱼一下子就发现了危险,它们就会拔腿就跑,到时就前功尽弃了。

扳鱼也是一种技术活。选择的地点很重要,要从鱼的逻辑思维出发,需是它们觉得安全的那个地方,才可以放心地觅食。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把控好速度,知道什么时候该轻,什么时候该快。一般是在网筝子未出水面时动作要轻,速度要慢。因为这时候速度太快了,网筝子里的水渗透速度跟不上,会让网里的鱼明显感觉到危险,那鱼不跑才怪。当网筝子已经出水时应加快速度,不给网里的鱼反应后逃跑的时间,不然鱼感觉到了水面环境变了也会跑掉。

掌握了要领后,每次都有收获。扳鱼最激动的时候,就是看到网完全出水时,网里的鱼跳跃的样子。特别是逮到一条大鱼时,那心情别提多开心。

虽然我只是个跟班的,华哥扳到鱼后也会分我一些,算是对他陪伴的一种犒赏,而我也乐此不疲的。

长大以后的时光,华哥和嫂子一起去了外地打工了,我也城里做些小生意,想用自己的方式改变生活的状况。大家能聚的日子很少,也只在过年的那几天里能够相见。

华哥是个很不安分的人。也许是厌倦了长期在外打工的日子,也许是因为家里的父母年事已高,需要照顾,华哥选择了回家创业发展。

因为有想法,所以就有了创业的激情。

华哥开过洗车行,因车洗的干净,服务态度好,生意还 不错的。遇到下雨天,华哥比较清闲,就主动约上我们一些发小去他店里聚聚。亲自下厨做几个家常菜,整一杯小酒,边吃边聊,回忆一些陈年往事,让快乐回放,让情谊延绵。

洗车行经营几年后,因地处改造路段,被迫停业。为了让生活更充实,华哥又选择了创办了“肆伍陆“搬家公司,生意同样做的风生水起。

现在,华哥和“斗米乐”中式快餐连锁店合作,开了家分店。今天恰逢分店开张的日子,我们村里的几个发小一起买了一些“发财树,鸿运当头”等前去捧场,祝“斗米乐”开张大吉,生意兴隆。

来客了,华哥的故事就先讲到这里了,至于以后的故事,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