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并没有多么自律,只是不愿停止跑我的世界

我们每做一件事,

需要检查它跟我们的生命状态是否相关,需要检查我们是否喜欢。

如果不喜欢,你可以做这件事。


和大象做朋友

这些天我翻看了一下自己在悦跑圈上的跑步数据。

从2016年11月第一次记录算起,到刚刚结束的2019年2月最后一周,2年3个月的时间,我累计跑了309次,2917多公里,最长连续跑了110周(这个数字目前还在继续),总时长279小时。

这并不是一个牛逼的数字,因为大致一算,平均下来,我每次跑10公里左右,每周花在跑步上的时间不到3小时。


也就是说,如果你把跑步换成看电影,每周花同样多的时间看2-3部电影,连续110周,那现在你起码也看了超过300部片子了。

更别说对于大部分人而言,比起跑步,看电影这件事更加简单轻松有趣。尽管跑步本身也不难。

可现实却不是这样。

你可以自己数数,也可以问问身边的小伙伴,有多少人2年看过的片子超过300部?有几个人可以连续跑步超过100周?

跑步和看电影,并不是一个恰当的类比。

但我之所以它们放在一起说的原因在于:我们常常说做一件事很难,可能不是说事情本身有多难,而是说重复持续将这件事做下去很难。

也就是难的是“坚持”。

我们认为自己在某些事上坚持不下来,缺乏意志力,不够自律,是因为需要自制自控自律的事情往往都是反人性的,比如跑步、学习,但其实对完全不需要使用意志力的事情,比如看电影,每天早上一杯养生枸杞茶,其实也依然容易半途而废。

反不反人性,貌似也不是重点。

坚持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为什么你需要克制忍耐的事情,在有些人那里自然而然,甚至轻而易举就可以达到停不下来的节奏?

1、

著名的心理学家海特在《象与骑象人》这本书里,对“自我”有一个精妙的隐喻。

作者把人的自我分成两部分,分别比作骑象人和大象。

骑象人掌管头脑,包括逻辑、语言等意识层面的东西,大象则负责理性之外的一切,包括直觉、情绪、本能反应等。

骑象人很理性,他善于诠释,会进行有意识的思考,会为自己的行为辩护。而大象则比较感性,行为处事完全依靠自动化。

骑象人与象的关系,不是国王与仆人,恰恰相反,大象才是真正的主人。

在大象面前,骑象人势单力薄,只能服从,一旦大象做出决定,骑象人就会开始搜索各种证据,让主人的决定和行为合理化,即便中间两者有所冲突,所有的抗争最后都会以骑象人失败而告终。

比如:骑象人觉得要早起跑步,但大象却想要在温暖的被窝中待着。

你的自我此时开始分裂,也许一开始还能成功的逼大象爬起来,但只要大象不愿意,那么在早起几次以后,你的早起努力又会以放弃而收尾。

俗语说的好:“饮马河边易,逼马饮水难”。

我们常常以为自己的决定和行为是理性的,但其实感性才是真正的决策者。

当骑象人与象意见不一致,理性对上感性时,骑象人以为手握一条理性的皮鞭,使用蛮力就能驯服大象乖乖听话,改变行为。

但真实的情况是,大象拥有更强的感性力量去控制缰绳,引导骑象人往自己想去的方向偏移。

2、

几年前,我的身体极其糟糕。

因为长期伏案,我整个人处于亚健康的状态。半夜经常惊醒,上下班之外稍微一点儿运动量,就能让我头晕目眩,浑身虚汗。

我头脑的骑象人虽然知道这样下去不行,但内心的大象却安于过往生活的惯性,心存侥幸的不想改变。

记得一个夏天的晚上,我路过地铁口,几个健身教练在招揽生意,出于礼貌我接过他们手上的传单。

单子最后一页有一个调查问卷,其中一道题问的是:你最近一次运动是多久以前?

四个选项依次是:1周前、1个月前、半年前、1年前。

看着几个选项,我愣了一下,大脑拼命搜索,完全想不起来上一次运动的画面。

自己打壁球?和朋友攀岩、或者打羽毛球?2年、3年,还是更为久远的以以以前?

卡顿的记忆如同电击,我头皮发麻,心脏快进的震动了几下,30多度的高温下手脚冰凉。

我强烈的感受到了身体在几秒之间的细微变化,那是人在感受到生存危机时的一种即时反应,是人嗅到死亡气味后,被莫名涌来的恐惧驱赶的一种本能表现。

那一瞬间,我的大脑完全不受控制,过劳死、医院消毒水、躺在床上虚弱无力的画面飞速闪过,之前有意识的搜索全都变为了自动播放。

就在那个时候,我真的意识到:我对自己身体忽略太久了,如果再不恢复运动,那么糟糕状态不仅不会自发好转,会越来越糟,还会把我拖向五环开外的八宝山。

第二天,没等买新跑鞋,我瞪着一双旧球鞋,就开始跑步了。

很多人只看到我现在乐此不疲的跑,却没看见最开始驱动我必须跑的原因是:我内心的大象被死亡恐惧触动到了。

大象害怕了,在求生的面前,跑个步又算什么呢?

因为不想死,所以心甘情愿。

3、

最初起跑的日子并不好受,肉体被撕裂的疼痛,原有舒适惯性会随时把你强力吸回。

但随着我突破5km、10km,半马,大概不到1年,稳定持续的奔跑带动了周边规律作息、饮食等好习惯,我的身体状态恢复到了一个良好状态。

我的死亡焦虑逐渐解除,内心恐惧的大象也平静下来。

按说我完全不再需要以之前的跑量来保持健康,也不必投注太多的时间在跑步这件事上。但我没停量也没减,在室外跑在健身房跑,丰和日丽跑吸着雾霾还是跑,依然按照之前的节奏,继续跑。

周围人说我好自律,因为看见我在不断重复着对他们来说枯燥单调的跑步,但他们没看懂,我之所以愿意坚持跑,愿意把本可以用来和朋友吃饭聚会、窝在沙发上看电影的279个小时花在这项大腿重复蹬拉的活动上,还有更为重要的原因。

跑步的时候,我从不戴耳机,只干一件事,就是:跑步。 

过程中,你会思绪万千,浮上脑门的闪念像天边的云朵,形状各异,大小不同,时而飘来,时而飘走;

你的腿抬起又落下,脚底每次触及地面的力度轻一脚,重一下;

有时刚过5公里呼吸已经非常急促,但常常也有刷完10km气都不怎么喘......  

看似我就只是在干跑步这一件事,但当你认真、专心的去做时,你会发现没有一次的体验是完全相同的。  

外面还是那个外面,但你的心时时刻刻都在变化;心不同了,你看到的外面也随之不一样。

4、  

在生活中,我们大部分时候都过着一种无意识的生活。

如同一台自动驾驶的汽车。

你对自己的念头、行为、思绪、情绪、感受几乎没有觉知,你只是重复着做已经习惯的事,认同你本已认同的念头。

你学更多的东西、尝试更多的事情,想要变得更好,把所有注意力投注在外,向外寻,但却很少转头看看自己的内部,向内求,探索和了解你可以做什么,到底想要什么,究竟能承受什么,让自己开心和愉悦又是什么。 

这些问题,不是你坐在书桌前看着天花板就能想明白的,也不是骑象人给你说几个理由就知道的,更不是某一瞬间就可以顿悟到的。

你必须去做一件事,持续的去做一件事,用和以前不同的方式持续的去做一件事,在行动中体验,在体验中觉察觉知,在过程中时刻关照自己的内心,这些东西才会慢慢浮现出来,你才能认识真正的自己。

有些朋友觉得跑步之后,我性情变了,从原来的社交达人变成爱独处的孤独骚年了。

其实不是我变了,而是跑步让我知道了:比起和簇拥的人群在一起,我更喜欢能够和热闹保持距离,更喜欢自己独处时获得的自由感觉。

跑步创造了一个属于我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我的身体由我掌控,跑步的节奏由我做主,起跑的时间由我安排,想不想跑都是我说的算。

至于别人说跑步是否会伤膝盖,我不在乎,是否会被朋友疏远,那是别人世界的事,我管不到,我只知道,我要继续跑。

我相信自己的感受,我相信自己每跑的一步都是正确的。  

跑步,是我内心的大象想要做的,也是骑象人希望我做的。

当你的大象和骑象人达成统一, 你内心自动会生出足够的力量,带你去到你想要抵达的地方。  

5、  

自律是什么?  

自律不是强逼自己去做不想做的事情,不是苦哈哈的做你其实并不认同的事情,是找到你内心认同而不是别人告诉你应该做的事,是在不断的行动体验中觉察觉知,确认自我,认识自我,知行合一的过程。

自律,不过是这个过程自然而然的结果,是行为最后达到自动化运行的默认模式。  

人类最底层的情感只有两种:爱和怕。其他一切情感都是这两种动机的派生物。

我们所有的行为,不是出于爱,就是由于怕;我们所有的改变,以情感为始,又会情感为止。

骑象人讲理性,他用趋利避害作为衡量行动与否的根据;而大象谈感情,它更在乎的是自己的感觉是不是快乐,自己的意愿是不是被尊重,自己真实的需求是不是被满足了。

所以,想要让自己心甘情愿的坚持,达到轻松的自律状态,不是靠骑象人变着花样的编理由,也不是用蛮力驯服大象。

而是要尊重你内心的大象,了解它,满足它,认识它,让它改变感情,重塑对事情的态度。

就像最初因为恐惧,我开始起跑,但现在因为热爱,所以继续。

圣经里有一句话:不要惊动我的爱人,等她自己情愿。

希望你也不要试图用理性征服你内心的大象,用认真的行动和真实的体验打动它,让它心甘情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