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异想曲

     一年四季里,他的记忆大多是夏天。好像夏天的时间会变得格外绵长,空气里有凝固的潮热,手上的雪糕会用种缓慢的姿势,一滴滴融化在地上,树影稀疏地映进空旷的画室里,电扇铿锵有力地转动着,窗外的蝉鸣一浪高过一浪。这是他全部的生活空间,学校后面的画室,穿过操场,过了马路就是家,整个范围都不超过一个街口。

       后来他去了个没有春夏秋冬的地区,背着画具,拄着手杖独自走在旷野里。八月本该是酷暑,他穿着带夹绒的冲锋衣,天空下起没有预兆的大雨,他哼着歌走在带着凉意的风中,想起以前在学校天天穿过的那条浓荫石板路,走进砖红的爬满墨绿藤蔓的三层小楼,窗外是高大的落叶乔木,那些植物具有鲜亮饱和的色泽,叶片在仲夏溽热的微风中摇动,闪着匕首一般鲜亮的绿。

       此刻他走在风浪里,这里只有风季,干季和雨季,晴雨难测。浑身被淋湿了透,走了大半个小时,浓云又迅速消散而去,阳光覆盖大片的农田,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走到快天黑才到目的地,一座掩埋在山谷里的古村落。找了家民居式样的客栈落脚,换了干爽的衣裳。

       老板是个中年大叔,提议晚上带他去夜游。他穿着凉拖拿着手电就跟着出门,两个人说着若有若无的话题,前后走着。沿着村落底部走到村顶,穿过两座古旧的废弃庙宇,山顶的晒谷场席地而坐。抬头漫天繁星闪烁,以及一串银河垂悬在天空,他想上次看到这样的景,已经是很遥远的从前了。风里隐隐有古木的陈旧辛味,月光和星点把所见的一切都照射出青芒光,他感觉眼角有些湿润,在整片闪耀地穹苍下,孤独又决绝的心被天空的明珠点亮。

       他一个人走了很远的路。

       远到不记得欣赏路边的景,看一朵花盛开,远到忘记记忆里还有这样璀璨到遮天蔽日的世界。

       但他灵魂内里,最深处的尽头。他依然是那个自己,站在画架林立的画室,到处扔着废弃的颜料。地面上是比以前更加厚的一层铅灰和刷不掉的颜料,墙壁上也是有意无意的杂色污迹。巨大的落地玻璃窗,窗帘非常陈旧,褪色的绒布,厚重且沾满灰尘。他提起笔,笔下却是星辰大海,高山流水,广袤无边的世界。还带着无限期许,以及热泪盈眶。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