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君》廿二:端倪

朱阙说根据他的同僚所描叙的,送玉佩的人眉间有一块很小的褐色胎记,我听到这一点的时候颇有些吃惊,不,确切地说是觉得真他娘的走运——因为当日还在墙外时,我溜到马车底下的过程中,正好注意到那位车夫眉间似乎就有一块很小的胎记。

不过我并不十分确定,因为那位车夫的眼睛一开始是被黑布蒙住的,我只是在他解开黑布的过程中匆匆扫过一眼。说到这里朱阙解释说根据他们在九道山庄庄外多日的观察,凡是托运货物的人回到九道山庄,都要先发出信号,不多时就会有一个黑衣人从里面出来,然后用黑布蒙住他们的眼睛,再领着他们进去。

这个做法的用意我倒是当时就想到了,虽然安全性很高,不过总觉得这样安排过于麻烦了点。对此朱阙发表了他的观点:对于能保证安全性而言,所有的麻烦都是值当的,除非能想到更好的办法。

眼下既然有了一条新的线索,不管是不是我眼花,朱阙都决定先试一试,于是我们接着去了第八面墙里。

说老实话,虽然江湖传闻九道山庄是虎穴狼巢之地,但其实呆在这里的日子并不太难过,最起码这里有堪比皇宫的山珍海味,而且想吃想吃。当然我们在这里磨了这么多天的原因可不是因为这些美味佳肴,事实上,我们在第二天就找到了那个眉间有褐色胎记的人,但朱阙并没有急着去找他,他又硬拉着我在躲在暗中观察了这里两天,根据他的说法,这么做是为了熟悉守卫对这里的人的态度以及交流方式,这样我们冒充守卫才能万无一失。

虽然我觉得这样行事过于谨慎了些,但我得承认,朱阙的考虑是对的。我并不在意要在这里待多少天,只要能找出我身世的真相。

两天后,朱阙对这里的状况终于了解的差不多了,他有自信不会被任何人看出破绽。于是我们不再藏匿,找了处无人的地方现身出来,然后大摇大摆地出入各厨房。

这两天的观察没有白费,我们假冒得非常成功,没有任何人怀疑,如此,我们才终于开始放手干正事。那个眉间有褐色胎记的人叫做全叔,主要负责三号厨房,我们以调查一些事情为由将全叔带到一处隐蔽的地方,全叔虽然疑惑,但全程都很配合,厨子在任何地方地位都比较低,在九道山庄当里,估摸只比奴隶好上些许。

朱阙环视四周,确定没人后才从衣襟中摸出一块玉佩,一脸严肃地对全叔说:“这块玉佩是不是你送出去的?”

全叔在见到玉佩的时候脸色就变得煞白,听得朱阙这么一说,慌忙跪了下来不住地磕头,“大……大人,这不关我的事啊,是岚小姐让我这么做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大人……”

我一愣,“你刚刚……说是谁让你这么做的?”

“是……是岚小姐啊大人……”

“你说谁?”我犹自难以置信,以为自己听错了,重复追问。

全叔见我神态不对,惶恐地看着我,“是……是岚……岚小姐……”

我很想问他口中的岚小姐是谁,但我现在不能问。

朱阙有听我说过岚的事情,他甚至还一度怀疑岚就是他要找的公主,后来听说岚死了才放弃了这个想法,他始终认为,让全叔送玉佩的,应该就是公主本人。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先保持镇定,然后对全叔说:“你先起来,慢慢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如果真是岚小姐让你做的,那就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

全叔一听“不会有事”登时喜形于色,人也镇定了许多,“大人,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啊,就是几个月前岚小姐忽然来找我,让我出去采购食材的时候,把这块玉佩送到京城的一家绸缎庄,如今岚小姐是庄主身边的大红人,小人哪敢不照办啊。”

“嗯。”朱阙点点头,说:“我去问问岚小姐,如果你所言属实,那就没你的事了。”

全叔忙说:“小人所说千真万确,句句属实。”

朱阙心知再问也问不出什么来,便将全叔打发走了。

我一时有些茫然,岚还活着,还是蓝天翔身边的大红人,她还活着?为什么?

朱阙并不打算让我一个人沉浸在思绪里,他开口说:“其实我也早有怀疑,根据你之前的描叙,你所说的岚能多次看穿九道山庄的防卫规律,这样的人才,应该没有哪个霸主会直接杀掉,他们应该会想法设法收为己用。”

我说:“但我亲眼所见,她确确实实是被蓝天翔杀死了。”

朱阙笑了一下,说:“要伪造一个人的死亡何其容易,无论多惨不忍睹的死状,都可以通过化妆达到效果,就算你确定那是真实的死状,那也不排除另外一种可能——他们找了找了具别的尸体易容成那个人的样子。”

我怔怔地听着,朱阙身为锦衣卫,必然有这方面的知识储备,所以他这番话应该不是无的放矢,不,只有这样整件事情才会显得更加合理。

朱阙接着说:“如果全叔口中的岚小姐就是你所说的那个岚,那么很多事情就能说得通了,蓝天翔让你亲眼看到岚的死亡,为的就是让你了无牵挂地离开,换句话说,蓝天翔的确与你有着不一般的关系,所以才如此大费周章,你之前的猜想是对的。”

“当然,最终结论要见到那位岚小姐才能确定。”朱阙补充说。

我基本认同朱阙所言,于是说:“所以,我们现在去第五面墙里吗?全叔既然说岚小姐是蓝天翔身边的大红人,想必应该也在第五面墙里吧。”

朱阙神秘一笑,“不,在这之前还有一件事情要做,我们还没有充分利用全叔的价值。”

大约半个时辰过后,我们再一次去找全叔。

全叔非常意外,大概是没想到我们还会再来找他,一路上都战战兢兢的,朱阙见状笑说:“不用担心,我们已经问过岚小姐了,玉佩确实是她让你送了。”

全叔顿时松了口气,说:“那大人找我出来是有何要事?”

朱阙说:“是这样的,岚小姐说这块玉佩与庄主的兄长蓝天傲有关,这件事不能让庄主知晓,所以才秘密让你去做,同时也嘱咐你万万不可声张。”

全叔闻言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想来他确实不知道岚小姐为什么让他去送玉佩,忙说:“两位大人放心,小人一定会管好自己的嘴巴,一个字都不会说出去。”

朱阙点点头,说:“其实这次我们来找你,主要是想了解蓝天傲的事情,我们两人进来九道山庄不久,对这里的事情不太了解,又不敢直接问岚小姐,全叔你在这里这么多年了,想必知道吧?”

全叔犹豫了一会,又环视了下四周后才支支吾吾地说:“不瞒二位,庄主曾下有禁令,庄内任何人都不能谈论大公子傲的事情……”

我赶紧说:“这里只有我们三个人,不会有人知道的。”

全叔还在犹豫,他看着朱阙,我猜他希望朱阙没我这么大胆,要是朱阙也胆敢无视蓝天翔的禁令,在我们两个人的逼迫之下,他就没法不说了。

朱阙到底还是让他失望了,“蓝天傲既然是庄主的兄长,庄主为什么禁止庄内说起?”

全叔叹了口气,说:“其实关于这些事我知道的也不多,虽然我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多年,但我一直都住在这第八面墙里,知道的事情实在有限。”

我于是说:“你就说你知道的吧。”

或许是我的期待太高,全叔说的竟然是实话,他知道的事情确实不多,但这不是重点,他没怎么去过别的墙里,所知道的事情几乎都是来自庄内传闻,也正因为是传闻,我听得半信半疑,从师父的经历可以看出,传闻是不可尽信的。

根据他的叙述,九道山庄上一代庄主蓝长风生有二子一女,长公子傲从小天资聪颖,能文善武,老庄主非常喜爱,还未成人便已将庄内大小事物交给他处理,可见一般。

但是这位长公子生性宽厚仁慈,在处理庄内事物上常常感情用事,老庄主觉得长公子太过妇人之仁,这很让老庄主很不喜。相比之下,二公子翔狠辣果决,行事作风更像老庄主,老庄主每次看到二公子,都仿佛能看到年轻时的自己,但综合评价,智慧和本领二公子都不及长公子,对于选谁做继承人的问题,老庄主颇为苦恼。

直到有一天,长公子忽然对老庄主提出改革,他认为九道山庄太过残暴不仁,如此下去不出多久必然覆灭,因此必须做出改变,首当其冲就是要释放第九面墙里的奴隶,还他们自由。老庄主勃然大怒,将长公子狠狠批了一顿,但长公子依然坚持己见,拒不认错,这让老庄主终于下定决心,选二公子做继承人。

全叔在讲叙这段过往的时候脸带疑惑,而且讲叙不太连贯,显然他并不知其中深意,长公子傲为何会因此而触怒老庄主。老实说,虽然听完全叔的讲叙我对这长公子好感大增,但站在九道山庄的立场上而言,他的理念确实不可行。九道山庄之所以能强盛百年之久,所凭借就是奴隶,他们无底线的买进奴隶,从中挑出天赋出色的人加以培养和训练,然后根据朝廷权贵的需求,或卖获赠,同时参与武林中各项杀人越货的买卖,由此才在朝野中屹立至今。

若是依长公子所言,把奴隶全放了,那九道山庄基本也就玩完了,也难怪老庄主发这么大火气,这哪是什么天资聪颖,这简直就是愚不可及啊。老庄主最终的决定无疑是正确的,选二公子虽不能让九道山庄更上一层楼,但起码能维持现状,而选长公子很有可能不出几年家底就被败光,能力总是伴随着风险,历史的长河中,最愚蠢的事情往往都是聪明人干的。

不过这继承人的问题最终还是没能落下来。

在三个儿女中,要说老庄主最疼爱的,还是蓝三小姐,不巧的是,三小姐偏偏与长公子关系极好。

长公子在庄内极得人心,他为人随和,平易近人,相比之下二公子太过阴沉,且戾气太重,可想而知,三小姐自然是与长公子关系更为亲近。他们兄妹二人自小亲密无间,在庄内同行同坐,觑耍顽皮,长大后长公子对这妹妹也依然疼爱有加,千依百顺,可见一般。

长公子与三小姐的关系影响了老庄主的决定,三小姐自小就非常崇拜才华出众的长公子,在她的心目中,早已认定长公子就是下一任庄主,从立场上来说,她一直站在长公子那一边。曾经有一次,长公子因处理庄内事物感情用事被老庄主责骂,后来便由二公子代替处理庄内要务,也是由此老庄主才发现原来二公子更像他自己,对长公子的看重和喜爱便渐渐转移到了二公子身上。这时候庄内自然也就有了风声,说老庄主有意立二公子为继承人,三小姐听闻后,整整一个月茶饭不思,郁郁寡欢,那段时间对老庄主的态度也是爱答不理。

老庄主对三小姐非常溺爱,实在不想让父女间的关系变得不愉快,这让他非常为难。

而就在这个时候,三小姐突发恶疾,庄内大夫诊治过后均无对策,长公子不知为何对二公子大为震怒,似乎他认为是二公子暗害了三小姐,两兄弟就此反目,每天争吵不休,就连老庄主都压不住。三小姐的病情当然不会因此而好转,且恶化的速度非常快,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老庄主心急如焚,但又苦无对策。

长公子并没有坐等着三小姐的病情一天天恶化下去,经过多日的努力,他终于打听到江湖第一神医叶星士的下落,长公子认为这是唯一的希望,便匆匆出庄找寻叶神医去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长公子这一去便杳无音信,从此再没回来。

不久后,三小姐病逝。

听完全叔的讲叙,我跟朱阙对视一眼,都觉这故事有些不太合理,这个故事所讲叙的意思非常明了,似乎就是蓝天翔暗害三小姐长公子谋得庄主之位,但作为一个传闻故事而言,它的意图过于明显,就像是刻意编出来让人们这么去认为似的。

想到这里我问全叔长公子是否有子嗣,得到的回答是蓝氏三兄妹均未婚配。

收获甚微,我望向朱阙,期待他能有新的计策。当他想到将岚与蓝天傲联系在一起第二次去找全叔时,我内心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我得承认,这个人足智多谋,与他合作,是我赚到了。

不过看来从全叔身上确实探听不到什么了,朱阙向全叔道谢过后便将其打发走了。

全叔走后,我对朱阙说:“可惜了你的妙计,似乎有价值的讯息并不多。”

朱阙沉思片刻,说:“但还是有一些的。”

“虽然我认为这个故事更像是人为编造故意传出来的,不过考虑到就是山庄内发生的事情,故事中的事件应该基本属实,只是其中真实的意图被掩盖掉了。”朱阙说。

我点头,深以为然,“如果去掉故事中意图非常明显的地方,只看事情发生的过程,三小姐首先染病,然后长公子离开山庄,最后三小姐去世……所以这件事情的关键人物恐怕不是长公子,而是三小姐。”

朱阙说:“光猜也没用,走吧,去第五面墙里,不管是长公子还是三小姐,我想答案应该都在那里。”

“同意。”我说。

下一章:《东君》廿三:身世

回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其实我很好奇九道山庄这九面墙的安排,通常的思维,庄主的府邸定然应该是在最后一面墙里,为什么偏偏九道山庄要安排在第五...
    公子秦川阅读 80评论 0 1
  • 蓝三小姐从小就被呵护备至,在一个相对两位兄长而言完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长大,自是天真无邪,纯洁无比,所以当她亲眼见到...
    公子秦川阅读 92评论 0 1
  • 传闻在很多年以前,九道山庄里有人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他要释放山庄内所有的奴隶。据说做这个决定的人,正是当时被誉为九...
    公子秦川阅读 87评论 0 1
  • “书荒了,求推。” “《乌克兰拖拉机简史》,挺好看的,刚配晚饭看完。” “……我是不是得先看一下机械制造才配看这本...
    刺身爱好者阅读 175评论 5 0
  • 流浪的夜 游荡在风的樱唇 浸没我心的荒原 你是那里唯一的玫瑰 秋天的枯叶 俯视黄昏 拐向你消瘦的寂寞 我所有的伤心...
    爱佛僧阅读 68评论 9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