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5《鼠疫》在读之一:作家与医生

     我从2月5日开始读《鼠疫》,一边读一边随手记一点东西。但我是一个懒散的读书者,直到今天,读了不过三分之一。正因此我想到用公众号这种方式来督促自己,同时跟大家分享读书的收获,也期待大家的指导。

     “报纸和当局在报告疫情时已极尽婉转之能事。他们认为这样可以把鼠疫的可怕形象减轻些,因为每天一百三十人的数字比每周九百十个人要小一些。”

   这是塔鲁的记录之一。塔鲁是一个作家,他不属于奥兰城,瘟疫发生后,城被封了,很多人想尽一切办法离开奥兰而不得,但塔鲁是一个冷静的人,他继续用自己的眼睛去观察,用自己的笔去记录。他让我想到武汉作家方方,想到方方的《封城日记》。作家的职责往往是以民间的立场记录当下的生活细节,反映真实;一个真正的作家,不应该回避当下发生的苦难。正因此,我敬重方方。

   塔鲁和里厄医生的对话,让我想到当年大学上《文艺理论》课时老师提到的一个论断“文学即人学”,而医学的本质也是“人学”。作家和医生都关注人的生死,关注人间苦难,并且都具有某种牺牲精神。这样的作家和医生,理应得到我们的尊重。

   塔鲁想要组织并参加志愿者行动来。里厄医生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塔鲁回答说:“理解。”这是我们的翻译,我不知道原文是什么,即便知道,我也不懂法语;可我自以为翻译成“感同身受”更好些,那是同理心,是看到苦难之后的于心不忍。“医者仁心”,作家不也是如此吗?

   塔鲁问医生对帕纳卢神父的布道怎么看。帕纳卢神父认为鼠疫是天主对不爱他的人的集体惩罚,医生也认可鼠疫或许可以使有些人思想得到提高,但他的回答中有两句深深击中了我:

   “……但是,任何一个地位低微的乡村教士,只要他为他管辖的教区里的教徒施行圣事,听见过垂死者的呼吸声,那他就会和我有相同的想法。他首先会去照顾受苦的人,然后才会想证明苦难是一件好事。”

​    这意味着,当我们主张“多难兴邦”的时候,我们应该首先看见苦难,直面苦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恐惧与勇敢近在咫尺,而且互相共存。向敌阵突进的人,最晓得个中实情。”——棱罗 鼠疫是什么? 鼠疫,是由鼠疫杆菌引...
    李杨手记阅读 3,312评论 6 45
  • 前些日子,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产生,使我又重新打开了早已在书架上搁置很久的《鼠疫》。1957年,法国作...
    一片乡音阅读 1,005评论 2 7
  • 网站关键词就是一个网站给首页设定的以便用户通过搜索引擎能搜到本网站的词汇,网站关键词代表了网站的市场定位。...
    树树finger阅读 467评论 0 0
  • 今天周六,大宝不上学,我也没时间陪大宝出去玩玩。我还要上班。大宝经常对我说,妈妈你怎么天天上班?我对大宝说,妈妈天...
    郑欣蕊阅读 31评论 0 0
  • 风卷残荷木叶黄, 疏影横斜漏蟾光。 漫山红紫送春去, 独遗西风半点香。
    海灵岛主阅读 129评论 0 5
  • 这本书名听着就特别鸡汤,看着也是。 亚瑟·叔本华(德语:Arthur Schopenhauer,1788年2月22...
    佐撰阅读 871评论 6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