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教班三阶段课后(走过自己的故事)

这一次上课

在工作坊二阶段之后的第三天,工作坊二阶段之前的十天刚刚结束青少年课,青少年课与二阶段课之间参加过一次李尔纳二阶段。

今日刚刚共修。

回顾这期间我触发了什么?走过了什么?

今日共修感受自己内在的平和与宁静,对自己的允许和放松,不在外面寻求认同和理解,带领步行禅,及一小时的静心,很稳定的在自己这里感受自己的临在,觉知起心动念。放松而不松弛,进行中而不再去特意控制时间。有控制的念头升起时能去觉察并放下来。不再紧张自己是否符合谁的要求。陈老师也在场,我不再去关注是否做好符合老师的要求。允许自己做的状态,大家的支持和我自己没有区分。感受自己对自己接纳的地方。老师在为大家清晰时自己也在认真学习感受,读书时感受自己落入模式的表现自己,和自己脱节隔离时会回来。对其他型号认真的去体会。

这是我这段时间以来的收获和变化。

即接纳自己;活出自己是重要的,在当下表达自己,承认自己有目标有追求,承认自己怕表现不好不被喜欢,承认自己爱美和表现美,不再将自己掩藏在假装我和大家一样、同化自己和别人一样,担心自己不被接纳和另类看待。接纳自己不喜欢大众化,抗拒掩饰自己对美的追求和喜爱上。承认自己就是有不足,承认自己能做到的就是我、做不到的也是我,承认自己为了成长自己融入九型,承认自己分离的痛,抗拒自己的孤单。

助教班三阶段课程第一天每一个人的分享环节,我打开自己,这是在进入九型工作以来不容易的一次真实呈现。我在角色中不自觉的会维护自己的形象,掩藏阴暗面,呈现阳光面,即使是偶有暴露阴暗面也不会直来直去的表达,自问是什么阻碍我的打开?

回复自己:因为对自己的不自信,觉得自己能力不足,九型没学好,怕影响自己的形象,把自己陷在无能之中,对抗自己的无价值感,所以我在剖析自己之后打开自己的时候是在文字里,简书和觉察里。这样我不直面人群,便无需感受人群给我的感受,人群对我的抛弃。我便可以不被抛弃;还可以用做事来证明自己的有价值和能力。

这次我打开自己:连续两个月高运转我撑不住了,进入青少年课我体力精力透支,遭遇和祥宇振宇的冲突,结课后我落入拯救者模式坍塌,一个人一天不吃不喝,死一般的自我放逐,内在小孩闹的不亦乐乎,允许自己在助教班群里放纵的表达脆弱无力,正因这一次的表达垫定了自己后续的整合。那一日也在找老师的毛病,我感觉自己痛的难捱,挺着的活,放逐的死,感觉拯救者模式对孩子的自小到大的伤害,我痛的要死,只剩痛了。那一日放下了对抗。第二日看到了我的一对一模式小时候实实在在的伤痛,和外在的曾经的关系完全无关,只和自己童年伤痛有关,穿越了一次。

在上李尔纳时遭遇一次和振宇的功课,我不接她的投射,然我依然度过了难捱的一夜,第二天早上去上课时,突然体会到了当下我的存在,看世界是真实的,我和他们一样真实,内心喜悦,诉不尽的喜悦,叶子飘落只是飘落,喜悦充满我的整个生命,生命就是喜悦的。那种美好无以言表,连接倒内在本体的真实,坦然。也做了四个限制性信念的承认,在和人互动时自己进入当下我是寂静的感受,自然而然的爱的流动。

回来走入工作坊二阶段课程,把后续工作交给祥宇,自己不再担忧,允许他按照他的方式去做;无论怎么我没有标准和要求,他做与不做我不再评判,没做也没关系,看见时我当下就去做,没有任何评判和起心动念。我只真实的把自己放在了学员中,投入课堂,发觉自己在四天的课程中行走在穿越的无力和脆弱中,否定自己、抗拒,自己的人前笑容,人后哭泣不求助他人的自我隔离,触动我太深的伤,这应关联到青少年课之时连接到的伤痛,他们是掩藏的,我还没有发现,而二阶段课程中,与林老师互动,我对内在小孩的不接纳,不和解。林老师说做为内在小孩时她想夺门而出,我看不上她的无力无能软弱孤独,我想要她坚强勇敢担当,我让她走入人群不要自己孤绝与人群,我打掉她要爱的手告诉她世上没有无条件的爱,你要自己去挣的,靠你自己才可以。

呼吸练习中对于自己压抑深层的憎恨能量在被带出来,我已经扭曲变形,我的恨意深藏在潜意识中,这个深层的能量形成我三号模式的伤痛出现了,区别于之前的连接,是在三五岁期间形成的,而我第一次连接到这部分,这个伤痛击打我的痛,心撕裂了,我全盘否定了自己。不接纳自己。

结课后送完老师,我一个人回来的路上依然是痛;想调转车头出城;离开,可我能去哪里呢,三天后还要助教班课;我不能走啊,开回住宿楼下,一动也不想动了,责任感让我不能离开,又无法穿越痛,坐在车里,感受喷薄的愤怒和痛,像一座压抑已久的火山,突然间打开了缺口,能量自我宣泄出来,撕裂的生命呐喊,我恨,冲击我的心,毁灭自己的能量,感受自己对自己的不接纳,完全的否定了自己的存在和价值,我不够纯净就不该活着,我恨幼小的自己不被保护,我恨伤害我的人,哪怕是一个小孩子,对我形成的致命伤害让我无法存活下去,立即消失就不会碰触不够好不值得活的信念,不相信关系的爱是真实的,凭什么你接纳这样的我?凭什么二十几年你要来照顾我?凭什么我“欺骗了你,你还要为我买单?凭什么我要找一个老实的人来“欺负”?我是多么虚伪的人啊?凭什么你要来爱我?我凭什么值得被爱?凭什么相信爱的存在?

我相信只有纯净无暇的人才值得被爱和被接纳,我要有用才值得换取爱,爱是需要我有能力为你做什么,我才能允许自己接纳被爱,但我依然不相信爱是真实的,爱不是纯净无暇的,我不需要被保护和无条件的爱,我不值得。这样的无才无能无知的人怎么会得到爱呢?都是假的。自我否定折磨我两个小时,期间有觉知,有怒吼,有深深的呐喊,表达深深的恨意和愤怒,怒吼撕扯,临在感受这种能量在冲出我的身体,整个身体是抖动的,越临在越冲击着我,越觉知越进入故事的深处;它们被看见了,在从我的潜意识中释放,慢慢的内心静一些了。

我无力的走下车,上楼,回房间。痛又上来了,我感觉过不去了,这个坎,我不放过自己,认了内在小孩的伤痛,不够好,怎么都是不够好,不值得,️怎么都是不值得,我抗拒连接,抗拒交托和信任,我只在毁灭的能量了,我发现自己的死本能从我这里衍生出来的,从小,三五岁即在接纳死本能的力量,是妈妈的信念传递,她的毁灭感我接受并内化了,我抗拒自己的存在,无法接纳自己的不够好,演变了人格模式的要优秀要最好来对抗自己的不够好,终极恐惧驱使自己绕着圈的把自己活好,不够好的地方绕开,用自己的特长和优势去竞争,活着的意义在对抗自己的人生本没有存在的意义,用自己的拥有对抗空虚,用自己的吸引来证明自己的魅力,对男人的不屑和藐视来对抗自己的不值得活,用自己的征服来报复男人,被征服的人将是脚下的的轻视。

我不会投入一段关系,因为我不信,用报复男人和对抗自己的存在来抗拒痛的连接。用对物的占有装点自己;对抗自己的无用,外在的优雅对抗自己的自卑与不堪,用自己的独特对抗自己的平凡,平凡就会被人欺凌践踏,如若此生如此宁愿不要在这里。

关系的允许让自己触及这种深压的痛,与自己的关系卡住了自己,我不接纳我!如今触及了,躲不开,痛哭流涕,真实表达着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呢,凭什么接纳我?我凭什么呀?我不信,我为什么要信呀?原关系是我的痛;我找了一个老实听话的人来,我不告诉他,我自己一个人痛,痛到想半夜离家去奔走,痛苦不能解脱也不能对人言。自己把自己圈在一个牢笼中,愤怒和憎恨中,外在的自己是那么和柔美丽,善良幸福,才情与容颜具在,传递给他人的是我足够好和值得被羡慕,自己高高在上的虚假的活着,捂着自己的不够好。

像一个阴暗的脓包,小心的包裹着伤痛,夜晚的释放和看见真相让我疲惫的睡去,

第二日早晨洗漱间镜中的自己,真实的与自己对视,突然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回到当下了,内心平静安宁,这个镜子中的我是那么的祥和美丽,如出水莲花,我接纳了她,过去的故事曾经的我,那个幼儿,我接纳了,是的,在年幼无知时我被伤害过,如今的我不是她,她也不是我了,无常之间,当下是我,真实如此,我接纳了伤害我的人,那年幼无知的幼儿,内心体会了什么叫做放下。

白天工作,坦然,淡定,不争也不强,力量只是自己的实际状态。

助教班开课,我依然有卡点,不接纳又起,抗拒,第一天课晚间突然在自我挣扎中调频,我无处可逃之时一直感受着,离不开,不进入痛只能卡在里面做一个活死人,一段一段的卡住,走出,再显示,再走出,经历痛,突然我转变了,看见自己在对抗和转念之间的拉锯,力量的对决,看见他人开始接纳并费力的转念,内在拉扯的力量,一面是去向负面孤绝,一面是要接纳自己,看见真实的人。我卡着,隔离着,心念之处,突然费力的转身,允许自己,心松下来了。拥抱住我的生命,无比珍贵!安静的入睡,我真的接纳了自己。

第二天动态静心之后,感恩之心升起,对自己珍视,与人合十礼敬,慈悲之心升起,我泪流汩汩,清澈如水,没有任何情绪,遇见的人慢慢的遇见,走不动,每一步都是心的移动,慈悲的泪流淌不止,我对我的生命慈悲,没有念头;我忏悔,忏悔自己的傲慢,自大,无礼,藐视、高高在上,遇见林屹姐,流泪,拥抱,身体的柔软,只是柔软的,没有任何力量的支撑和强劲,我成了柔软的慈悲的身体,我和我的遇见相遇。遇见老师,感恩的泪,与自己相遇,灵魂的对视,合十礼敬,当下我是。和俊玲遇见,那份忏悔之心升起,身体想跪拜下去,为自己的傲慢自大忏悔,拥抱是真实的拥抱,拥抱我自己,走过她,遇见竹英,拜下去,忏悔,哭泣,允许自己的忏悔。那个当下真我显现,经历风雨巨浪的洗礼,我心平静如初,仿佛生命重新活过。

第三天静心之后,与自己在一起的感受是平静,安宁。

我穿越了,连续的动荡,连续的模式坍塌,连续的震惊点(拯救者;我不够好的伤)急促的成长,带来一系列的外在事情触动我、痛中逃避不开,面对自己,一次比一次更快的走出来了。接纳自己了,接纳自己如是的人生;我的人生便是这样的,我来,经历都是故事,但我要走入故事才能从故事中出来。

心下觉知自己走来的不容易:当我的成长意愿足够强时,会迎来一波又一波的考验,紧锣密鼓的推进着我,发现我的内在阴影面,发掘自己的伤痛都是自发的出现,验证了面对就是穿越,穿越了就有力量做出真实的为自己负责任的选择,

助教班三阶段结束后,回去面对原关系的真实分离,痛着过往,依然是要走过故事,面对面谈现实,谈曾经,谈差异,感受身体的无力,体验如死一样的感受,身体整个力量都消失了,只剩下一个躯壳,痛是什么?是自己不想割舍的需求,和面前的对方没有关系,只和曾经的努力和付出有关系,告别过去,不容易。谁能为过去负责?为由进入分离的痛从里面走出清醒的自己方可活好自己,每个人都如此、如此也真正接纳了分离,真实的表达了自己,真实的允许自己分离,越多的放下了很多,越多的接纳了自己,才发现之前有多少的不接纳。这些是真实的体验,区别于说出的语言。

不再对抗了,所以开始放松和活出自己的感觉在渐渐的踏实。

这时,什么样的未来也不再去担忧和演绎,只当下真实的互动和活着就可以了。

世界没那么苦大仇深,该放下的在一念之转中放下了,也就接纳了我是我,我的爱由我及你,不再寻求谁的看见和爱,而是我是活的,为自己在活着这就够了。

没有期盼和要求了,来则来,在则在。

不求不取,不拒不逃,

按照心意来活是我人生下半场的选择!

不为任何,只为我是我的选择和我对自己的信任!

感恩这一段时间的经历,被支持,感恩这一段时间的震荡冲击,相关的人和事都值得我深深的感恩。

从2016年至今,自己走过的路程,心中的蜕变,我真的收获很多!

感恩!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