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箫声咽(一)

字数 6797阅读 260

楔子

蝶恋花·百里泠泉

翩翩风流诩年少,玉笛吹彻,踪迹谁更晓?纵使前尘万事潦,锋芒不改气更嚣。

三尺青锋懒相对,把酒当歌,笑把愁绪醉。从来潇洒莫言悔,今生不见离人泪。

若问起中原近两年谁的风头最盛,那么老一辈的江湖元老们绝对会叹息着摇头道:百里泠泉,那个祸害!若是问一个刚出江湖的毛头楞青,他一定会一脸崇拜地说:“当然是百里公子了!”若回答这个问题的是有着江南第一才女之称的姑苏江家二小姐江莲雨的话,那回答便是上面那首词了。

作为男人,财富和权力也许不是必须的,武艺和名声也许并不重要,但女人绝对是必不可少的,当然,如果是绝色美女的话就更好了,再如果,能多几个不同风情的绝色美女的话,那就更更好了——而百里泠泉,就是达到了这个目标的人。

百里泠泉的来历无从得知,一身武艺在江湖年轻一辈之中鲜有敌手,但除了他成名那太湖一战,鲜有人再谈论过他的武艺,这倒不是说他低调还是怎么的,主要是相比于他的一身武艺而言,他那一副风流成性的德行更加惹人注目罢了。

太湖一战,百里泠泉最后凭借一路微雨掌法和一套落红飞刀术挫败了崆峒派年轻一代第一高手孔俊温和杭州莫家镖行的新任掌门莫南月,夺得头筹,让人大跌眼镜。原因有二,第一,太湖论剑是中原各大门派帮会的一次内部切磋,参加比赛的人都是事先选好的,而百里泠泉却是在最后一场决赛中突然冒出来打断了孔俊温和莫南月的比试,遭到两人联手对付,最终一举胜出;这第二,说出来让擅长掌法的崆峒派和擅长暗器的莫家镖行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因为这百里泠泉对外宣称他是使剑的,但是那一战打到最后也没见到剑的影子。若说他托大,可结果摆在那儿,众目睽睽,无可厚非,不过自那一战之后,这百里公子的狂傲名声也算是在中原扎下了根。

不过事情还没完,这位百里公子英俊潇洒,生性不羁,引得无数女子竞折腰,这其中包括了当日恰在太湖游玩的江南第一美女苏西洛。苏西洛出生豪商之家,其父好结交江湖豪侠,她自幼便习得一身武艺,成为无数世家公子仰慕的对象,但就是这样一个尤物,却对百里泠泉一见倾心,两人关系暧昧不清数月之后,百里泠泉不知所踪,苏西洛却对上门示好的豪门公子宣称自己已是百里泠泉的妻,竟是自毁了贞洁的名声。再之后,不知所踪的百里泠泉再次在扬州露面,恰赶上了扬州八大花魁之首的芷兰花魁杨潇潇遴选入幕之宾,琴棋书画,文争武斗,他又是当仁不让。事后有人曾问起苏西洛对此事的看法,谁料这位美女竟然只是淡淡一笑:百里公子人中龙凤,得此红颜知己亦是不足为怪。

事情到此,这位百里公子在中原的名头可以说已经是一时无二了,可他仍旧一如既往,到处拈花惹草,无论是大家闺秀小家碧玉,还是青楼名妓江湖侠女,只要被他遇上了,总会发生那么点风流韵事,不过好在百里公子还算知道分寸,发乎情止乎礼,倒也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除了苏西洛承认了与他关系不寻常之外,其余女子说起来都顶了个冠冕堂皇的名头——红颜知己。

第一章涉水

今年的秋天来得早了些,天气早早地凉了下来,每每清晨时分,便见薄薄的寒霜清灵灵铺了一地,湿湿的凉风裹着落叶纷纷扬扬。桂花还未开,但在这南方的小城里,合欢却是开得盛了,浅红的花朵团团簇簇挤在枝头,像是少女娇俏的笑脸,风一吹,清冷的香气带着金秋的凉意弥散了满街。

一连几天的秋雨总算是停了,青石板的街道上还带着潮潮的湿气,商铺门庭冷落,偶有匆匆赶路的行人驻足,却又匆匆离去。还未到晚饭时分,客栈饭庄里还是人丁寥落,店小二无精打采地坐在角落里打瞌睡。

待到黄昏时分,这份静谧忽然被打破了,一阵锣鼓喧天,便见一行数十人抬着一顶华丽的花轿走了过来,为首是一位胖乎乎的总管模样的中年男人,一张圆脸上满是笑容,但那双小眼睛却是黑亮冷厉,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四周。在他的身后则是清一色的精壮汉子,穿着迎亲的喜服,冷着脸大步向前。

这一闹腾带来的震撼可不小,小城里一年到头喜事也不少,可如此排场的,还真是少见,光看那八抬花轿,纹理细腻,雕琢精美,上等的锦缎做成帘帷,更有水晶珠串成的流苏随风而动,一路清音泠泠,引得路人啧啧称赞不已。待那花轿走远了,忽然有人如梦初醒一般大叫了一声:“那是明府的总管!”

那为首的胖子确实是明府的总管明汝安,明府是当朝尚书明霍大人的一处府邸,平时只有明家老夫人居住,但半年前明尚书告老还乡,独子明清霜也随之一同回来,偌大的府邸一下子热闹了起来。而这回娶亲的,正是这明清霜大少爷。

众人各自猜测了一通,随后又各自散去,街上重新恢复了宁静,但此刻的明府,却是热闹一片。

花轿稳稳停在了明府的门前,媒婆扭着肥硕的屁股喜滋滋地走过来准备背新娘子进门,一掀轿帘,众人顿时纷纷夸赞,瞧新娘子那身段,那可真叫一个玲珑有致,风情万种,虽然蒙着盖头无法窥其容颜,但想必有这身段,又得到明家大少爷如此厚爱,容貌绝对差不到哪儿去。

新娘子慢慢走出来,顺势伏在媒婆的背上,那胖胖的媒婆顿时一个踉跄,幸好旁边人多,一下子扶住了。“哈哈,不好意思,人老了,腿脚不太利索了……”她朝胖总管赔着笑脸道,心里却直犯嘀咕:这新娘子怎么这么重?但嘀咕归嘀咕,总还是没办法说出来的,她咬咬牙,将手帕塞进怀中,小心翼翼地迈出了几步。

“王妈您真是老了,来,我抱我的新娘子进去!”一阵爽朗的大笑,身着大红喜服的新郎官从门内大步走了出来,他约莫二十来岁年纪,身材英挺,剑眉星目,长发束在脑后,只别了一根青色的玉簪,整个人如一棵劲挺的青松一般,让人眼前一亮。

他走到王妈面前,也不等王妈放下,便将新娘子打横抱起,向着院内走去,众人又是一阵欢呼。

“吉时已到,新郎新娘拜天地!”

“礼成——送入洞房——”

“慢!”新郎官行过礼,闻得喜官这一句话,却不慌不忙地摆了摆手,刚硬的唇线倏地弯出了一抹若有若无的弧度。

他对着满堂宾客一抱拳,道:“我明清霜虽说自幼读儒家经典长大,但在江湖中做生意也有七八年了,也算半个江湖人,江湖儿女讲究豪放不拘小节,今日我大婚,可江湖中众兄弟还不知道我所娶之人的样貌如何,不如我请夫人掀开盖头,与我一同给众位宾客敬酒一杯,如何?”

堂内顿时一片叫好之声,就连年迈的明尚书夫妇也是笑逐颜开,儿子素来豪放,在座宾客也大多是江湖中人,他们倒也并不反对如此做法。

“夫人,我想,你不会介意吧?”明清霜凑近新娘子,含笑道。新娘子低头不语,明清霜只当她默认了,眉梢一挑,便将盖头掀了下来。

哗——满堂宾客顿时静默!

红烛摇曳下,新娘肤若凝脂,眉若远山,一双秋水剪瞳低垂着,衬着不经意的腮红,当真可算是倾城之貌。她盈盈一拜,开口道:“不知夫君对贱妾可还满意?”

众人又是一阵倒吸冷气,这新娘如此样貌,先前举止也无一不是大家风范,怎么此时竟然问出如此大胆的话来?明霍已经皱起了眉,他毕竟是个文人。明清霜却是勾起唇角,冷笑一声道:“当然满意,百里公子倾城之貌,便是女子也少有能及,我又怎么会不满意呢?”

满座宾客此时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表达此刻的心情了,只一个个瞪大了眼睛仔细去瞧那美艳不可方物的新娘,半晌,总算有人喊出一句:“不错,他的确是百里泠泉那小子!”这一声恰如一道火药引子,厅内顿时炸开了锅!

那“新娘”懒懒地抬起眼睛,一双凤目流光溢彩,当真是倾绝天下,但下一刻,他却大喇喇地伸手从案几上随手拿了个苹果,擦了擦张嘴就啃!边啃还边含糊不清道:“当这新娘子真是辛苦,我早饭还没吃呢,饿死了!”

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三口两口啃完了苹果,又上前一步拿起明霍的茶杯,吹了吹开始喝茶。明霍早已气得浑身发抖,此时拍案而起:“大胆狂徒!你、你——“

话未说完,却听明清霜道:“扶柳慕蕊,扶老爷夫人回内室休息,汝安,带众宾客去偏厅开宴,好生伺候着。”交代完复又对这老爷子恭敬道:“父亲大人放心,这里的事我会处理妥当的。”当即有两个丫鬟上来将明家老爷子老夫人劝回了内室,老爷子对独子素来放心,既然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自己也就不再多问。各宾客虽然心有好奇,但却碍着明家的声望不便多留,只好随着胖总管去了偏厅吃吃喝喝,不过片刻,偌大的厅堂之内就只剩下明清霜和百里泠泉以及明清霜的两个至交好友。

这边百里泠泉茶还未喝完,又伸手抓过一块芙蓉糕往嘴里塞,明清霜玩味地看着他大嚼大咽,也不说话,倒是身旁的两个年轻公子哥儿杀气腾腾的盯着百里泠泉,一副想要把他生吞活剥了的模样。这两位说来对百里泠泉也不陌生,因为他们一个是莫家镖行的二当家,莫南月的弟弟莫南星,另一个则是扬州有名的少年剑侠,同时也是杨潇潇的资深仰慕者,仲舒望。

“百里公子,吃饱了么?”明清霜漫不经心道,此时天已全黑,他解下胸前的大红绢花,又自顾自地将新郎礼服脱下来搭在一边,露出了一袭月白长衫,只袖口点缀着几点翠色的纹饰,衬得他愈发地清俊如松,而在他的腰间,赫然是一把轻巧的短剑。谁都知道,明清霜行商于江湖,靠的可不仅仅是过人的生意头脑和良好的信誉,他腰间这柄一尺七分的短剑,正是有着“不见冷霜回,但见晓云坠”之美誉的“冷霜剑”。早些年,明清霜凭着这一柄冷霜短剑不知挫败了多少江湖恶霸,赢得声誉的同时也为自己铺平了行商道路,但他本性宽厚,最近一两年,几乎没有人见过冷霜剑再次出鞘。莫南星和仲舒望看见明清霜换了这身打扮,杀气顿时敛了几分,他们一向敬明清霜为兄长,却也同时知道这位看似宽厚温润的翩翩公子有着怎样可怕的实力,冷霜剑不出则已,出则见血。

百里泠泉恍若未闻,又连赞两声好茶,这才抬起头来,笑道:“饱啦饱啦,谢谢款待,我就不打扰了!”说完竟是抬脚就欲离开。“慢着!”莫南星一步上前,将百里泠泉堵在了门口,他这一步用上了莫家的独门步法月步,不过一瞬而已,身形以不可思议地角度晃到了百里泠泉的面前。他有意露出这一招,本来当初莫南月败在百里手上他就很不服气,如今被他见到,又怎肯轻易放过他。

“阿星!”明清霜一把拉过他,自己上前一步,挡在了他的身前。百里心里一动,心道自己就是再不讲理也不见得一出手就伤人吧!明清霜一向稳重,怎么会突然间如此紧张?抬头看向莫南星,却见他看了明清霜一眼,低着头有些不安地退后几步。

“百里公子,梅姑娘可安好?”明清霜对一脸平静地看向百里泠泉。百里一愣,天知道他是为什么替那个女子来当新娘的,怎么此刻情形跟想象中不太一样?

“百里公子,你我也算故识,我相信你的为人。”明清霜也不等百里回答,忽然笑道。百里一愣,自己与他怎么就算得上“故识”了?却听明清霜又道:“事情也许跟你想象的有些不同,不过无所谓了,我只请你护梅姑娘安全。”他忽然顿了顿,复又叹息道:“但愿,你不要让我失望。”

但百里泠泉没能听到这最后一句,早在明清霜将莫南星拉开的时候他就觉察出了不对劲,那种被人监视的感觉,自院子阴影中透出来,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对于危险的预知力却是极强,在明清霜还在不慌不忙地说话的时候,他已经将一把铁蒺藜扣在了掌心,此时他但觉一股劲风自暗处掠来,一把铁蒺藜脱手而出,还未见人影,便听噗通一声闷响,想是有人已经中了招。

他一动手,院子里四面八方顿时纷纷传来动静,明汝安从偏厅跑过来,对着明清霜使了个眼色,明清霜一笑,慨然道:“不好意思,百里公子,让你蹚这趟浑水了!”百里不明就里,但是有一点肯定了,那就是院子里的那些人绝对跟明清霜不是一路的,而明清霜这场婚礼,恐怕也不是别人看到的那样……

但那不是他百里公子的事儿啊!百里心里暗暗叫苦,他一向怕惹麻烦,虽然在别人看来他就是个人形麻烦制造机,但那也是被逼无奈的啊——谁让他见不得女子受苦呢!

“百里兄,我再次恳请你,护梅姑娘周全!”明清霜话一说完,一道银光闪过,冷霜剑如同一道闪电划过,散发出冷冽的气息,下一刻,明清霜已经冲进了院落中,与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黑衣人厮杀在一处。

“你还真是罗嗦!”对于明清霜忽然把称呼由“百里公子”变成了“百里兄”,百里泠泉心里忽然有种想大笑的感觉,不及细想,他紧随其后冲进了院内,手中寒光闪烁,细看,铁蒺藜,三星镖,峨嵋刺……各式暗器自他掌心激射而出!他身形快如影魅,莫南星自忖就连月步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不过眨眼之间,已有数十人中了他的暗器倒地,仔细看,那暗器上绿芒闪烁分明是淬了毒的,明清霜冷汗涔涔,真不知道把这位百里公子搅进来是福是祸。

再说百里这一番奇袭纯属借了天时地利的关系,此时略一停顿,他顿觉头大如斗,原来方才那些宾客纷纷自偏厅冲出来,几个大汉嘴上油光闪亮,显然前一刻还在大吃大嚼,此刻却是扛着各式兵器杀气腾腾地和院子中的黑衣人对峙着。

“妈的,总算等来了这帮孙子,兄弟们冲啊!”一个满脸横肉的富商打扮的中年人浑身一震,肌肉暴起,一身锦缎长袍早不知去向,穿着短衣扛着两把巨斧就砍了过去。百里闪身躲过黑衣人一击,想起来那大汉乃是无锡太湖边上斧头帮的二当家人称胖头霸王的沙耶正,另一边,一个先前还一副弱柳扶风姿态的中年美妇则是挥斩着两把半月弯刀矫捷无比地冲了出去,那是山西双刀颜三娘,就连最后出来的几个身着官服的家伙也不知从哪儿抽出了几把长剑围住了三名黑衣人——老天,那是华山派的绞魔剑阵!

仅仅一瞥之间,百里就认出了一众江湖上声名赫赫的人物,他心里已经开始发毛了,这位明清霜公子到底在搞什么鬼啊!这帮祖宗怎么一下子都聚到了一起,还有那帮黑衣人,无论是近战还是暗战,每一个都是一流的高手,这帮煞星从哪儿冒出来的?

“快走,这里的事与你无关!”明清霜抽空对百里低语了一句,百里当然求之不得,他是出了名的怕打架,一身内力十之八九都是用来逃跑的,此时闻得这话,当即二话不说,几个纵跃便向着黑衣人较少的后院奔去,还不忘顺手再招呼几把奇形怪状的暗器,末了甚至还掏出了两枚唐门有名的雷火弹,“轰轰”两声巨响,至少四五名没来得及躲开的黑衣人被炸得浑身焦黑。明清霜心中叹息,真不知道这家伙身上怎么藏得下那许多暗器的……

相对于杀的热火朝天的前院,后院则要冷清得许多,几株合欢花树洒下浓重的树影,透着清冽的香气,但百里一来到这里就觉得不对劲。

绝对不对劲!这里安静得出奇,没有杀气,也没有生气,就好像——好像坟场一般!虽然这个比喻很让人难以接受,但是此刻百里确实是这种感觉。他小心翼翼地走了几步,顿时先前那股被人监视的感觉又出现了,而且,这一次简直就是如芒在背,最糟糕的是他竟然感觉不出任何的杀气!

这太诡异,就百里而言,他所能想到的可能性也只有一个:这人是个顶级的暗战高手,拥有将自己完全融入黑暗的能力,在没有动手之前,绝对不会动任何的杀心。这样的敌人,已经不仅仅是用可怕能够形容的了。

百里深吸一口气,轻功全力展开,此刻他只想赶紧离开这里,什么狗屁混战,去他大爷的!但是——

该死的!百里心中暗骂,但身形却是迅速慢了下来,最后他紧贴在一株巨大的梧桐树的枝干上静静观察。

不是他不想走,也不是他走不了,而是就在这片诡异的地方,居然出现了一个不知好歹的女人!百里公子对于女人是绝对没有免疫力的,这点毋庸置疑,如果让他独自逃走而放任一个哪怕并不弱小的女人留在危险之中的话,那还不如直接给他把刀抹脖子算了。

那女人身着夜行衣,轻手轻脚地从一间厢房中走出来,悄无声息地带上门,便向着后门方向走去。她一路四顾,很是机警,但这样的程度也只限于一个不会武功的普通人而已,再看她的步伐,不用怀疑了,这人不会武功。

百里原想等她安全离开自己再走,但那女人刚走出没几步,便有破空之声传来,百里毫不迟疑地射出两枚峨嵋刺一时周围杀气大盛!

好家伙,藏到现在,真不容易!百里心里暗道一声好,雪亮的峨嵋刺已经贴上了凌空飞跃的那道黑影,谁知黑影灵活无比,身子以一个诡异的姿势生生避开了那两枚峨嵋刺,“铿”一声,两枚峨嵋刺同时深深地扎进了树干。百里当然不会将希望寄予这唯一的一击,在峨嵋刺发出的同时,他如疾风一般掠出,直奔女子而去,待得那黑影避开峨嵋刺,他已经抱着女子跑得远了。

虽然没有感觉到杀气追来,但他丝毫不敢懈怠,咬牙一路狂奔,遇到狭隘的巷陌他更是展开轻功纵跃而过,好歹百里公子逃命的本事不是盖的,半个时辰狂奔下来,他居然还留有余力地对着来时的方向破口大骂自己时运不济,怎么净招惹煞星。

“那个——”女子一开口百里顿时吓得跳了起来,原来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他李代桃僵的正牌新娘子,梅香姑娘。

“我不是——你怎么——那谁——”百里结结巴巴半天也没说完整一句话,倒是梅香“扑哧”一声笑了,百里心道这女人真是胆大包天,刚才那么惊险,换做旁人早就吓得说不出话了,她居然还无事一般笑着——她什么来头?

此时他们正站在一处渡口边,几艘小舟拴在岸边,主人不知去向。梅香当即解开一艘小舟道:“这件事我以后再跟公子解释,现在还请公子护我去杭州。”明明是出口相求,但她却说得理所当然,好像这百里根本就是个免费的保镖一般,百里倒也不介意,便是梅香不开口,他也会这么做。一来他这趟浑水本就是因为眼前的女子,二来明清霜啰里啰嗦说了好几遍……

这条水道可以直通西湖,此时已接近酉时,如果一路顺利,次日上午便可到达杭州,但——真的会顺利么?

百里不觉得。


后续请戳:第二章&第三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前文请点击:楔子&第一章 第二章 夜斗 百里坐在船尾晃悠悠地摇着船桨,梅香在舱中休息,夜已深,眼前的水面逐渐开阔...
  • 前文请点击: 第二章&第三章 第四章圈套 落日熔金,漫天的金色云霞给这片荒草坡镀上一层华服,荒草坡上,没膝的枯草随...
  • 前文请点击:第四章 第五章朋友 燕京,郊外。 枯黄的野草齐膝深,风里都带上了深秋的气息,芦花顺着秋风飘飘荡荡,似乎...
  • 前文请点击:第六章 第七章 箫咽 连江忽然笑了,熊熊烈火将他们几人与外围的厮杀隔绝开来,也映衬得他的笑容分外狰狞。...
  • 文 /王雷之 2012年9月28日(农历八月十三日)高先生慕名来笔者演易中心,要求笔者为其前几天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