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大尺度的《延禧攻略》,竟然成了奥斯卡的最大赢家

去年的大火的电视剧《延禧攻略》,不但引爆了超高的流量和话题度,还开辟了一个宫斗戏的新纪元。

那就是——不争皇上争皇后

要怪就怪 wuli 容音小天使太温柔太善良,以致于宫里传得沸沸扬扬,说她和纯妃之间有点什么「百合」情。

                                                                      (图片来自网络)

当然后面证明是乌龙啦。

不过,在性别和恋爱关系非常 Open 的腐国,不但拍了部以「姬情」为主题的宫斗戏。

还拍出了艺术,拍出了高度,拍成了奥斯卡的大热门——

宠儿

它讲述了发生在 18 世纪初英国宫廷中,安妮女王和她两个情人的「三角恋」。

影片上映后,就在威尼斯电影节、金球奖、英国电影学院奖、美国演员工会奖上斩获了多个奖项。

在最新出炉的 2019 奥斯卡入围名单上,占据了 10 席。

不出意外,将是最大赢家之一。

是不是迫不及待地想看,不过蒂姐要特别提醒下,这部片子的尺度很大。

在有电影分级制的国家,它应是最高级别。

为防引起不适,就不截图了,估计小伙伴们已经暗戳戳地飘(下)过(载)了。

大家可能安妮女王对不太熟悉,但她的姐夫姐姐知名度很高。

他们就是中学历史书上,发动英国「光荣革命」的夫妻——威廉和玛丽。

                                                                         (图片来自网络)

威廉和玛丽无后。

威廉死后,安妮即位,成了英国女王。

(图片来自网络)

她是一国之君,同时也是一个非常悲惨的女人。

她曾怀孕 17 次,但没有一个孩子能长大成人,丈夫也先于她而去。

她丑陋(本人和画像有出入)、肥胖,身体很差,痛风发作时哭天喊地。

公爵夫人莎拉和她有着「青梅竹马」的情谊,而且有种坚毅果敢的男性特质。

安妮很依赖莎拉,当然不只是精神上。

但莎拉这样具有双性人格的女人,最感兴趣的不是柔情,而是权力。

通过对安妮的影响而施加对这个国家的影响,才是她最大的事业。

而安妮却想要时时刻刻的陪伴,莎拉分身乏术,安妮甚至用跳楼来博关注。

直到有一天,莎拉的远房表妹阿比盖尔前来投奔。

她本是贵族出身,但因为父亲的嗜赌陷入困境,沦落到要卖身的地步。

成为了宫中女仆后,她目睹了安妮对莎拉卑微的爱。

在求生欲和攀爬欲的刺激下,她决定用一种和莎拉截然相反的姿态来接近女王。

根据历史的记载,公爵夫人莎拉的确和安妮女王的关系非同一般的亲密。

但这些私生活的花边轶事,不影响历史对她总体的正面评价。

她在外交和军事方面均有建树,为英国君主立宪制的巩固也做了一定贡献。

不过,电影中的安妮女王,是个朝令夕改的感情傀儡。

什么路线,什么决策,并不取决于国家利益的考量,而是取决于谁睡在她的枕侧。

所以,千万别把《宠儿》当成什么历史正剧。

它只是借用绯闻野史,来揭露封建王权的荒诞,以及在这种极致的权力催生下出的畸形关系。

也许因为我们是个宫斗戏大国兼强国,「低眉浅笑、算计人心」的弯弯绕看得太多了。

所以,《宠儿》那点争风吃醋桥段,看着着实不过瘾。

两个的美艳情人,一言不合就射击场见,当面锣对面鼓地互相质问。

不耍阴谋来阳谋,很刚很爷们!

莎拉想把阿比盖尔撵走,阿比盖尔就下毒害她,总结一下就是:

目标纯粹,方法粗暴。

主题算不上深刻,情节也算不上跌宕,《宠儿》为什么会受到追捧?

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演员的表演,「女王和她的两个情人」齐齐入围了奥斯卡。(一人最佳女主,二人最佳女配)

                                                                 (图片来自网络)

这三个人来头都不小,都有影后光环加持。

莎拉的扮演者蕾切尔·薇姿,曾凭借在《不朽的园丁》获得第 78 届奥斯卡最佳女配。

                                                                        (图片来自网络)

阿比盖尔的扮演者艾玛·斯通,也就是我们说的石头姐,曾凭借《爱乐之城》获得第 89 届奥斯卡最佳女主。

                                                                      (图片来自网络)

这三人中安妮女王扮演者奥利维娅·科尔曼,在国内的名气相对小些。

可能只有一些资深的英剧迷看过她主演的《小镇疑云》和《夜班经理》。

可蒂姐今天必须要狠狠地夸一下她。

她成就了《宠儿》,是这部片子的灵魂。

电影的第一个镜头就是安妮女王的背影,仆人们在叠她裙摆,那层层交叠的裙摆象征着她身上的重重枷锁。

接着,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一张苍老又疲惫的面庞,眼神里尽是失落。

这种形象和气质的代入感实在太强大。

谁都会相信,她是一个被皇冠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女人,是一个饱受丧子之痛的母亲。

好的演员眼睛会说话,科尔曼这方面的功力相当了得。

安妮准备接见外宾时,被莎拉不留情面地指责像一只獾,她的眼中流露出委屈和自卑。

她养了 17 只兔子,代表失去的 17 个孩子,在给阿比盖尔介绍这些「孩子」时,她的眼神中散发着母性的光辉。

到了后期,病势沉重,与情人决裂,目光已是空洞和麻木。

承受过太多厄运的人,内心通常极度脆弱。

科尔曼在戏中有几场堪称「教科书」级别的喜怒无常。

蒂姐就不一一列举了,相信你去看过之后,也会被惊艳到。

最后,再给大家看看她曾经的照片。

(图片来自网络)

天晓得,她为这部戏增重了多少。

一句话,这样的好演员,配得上一座奥斯卡最佳女主的小金人。

科尔曼精湛的演技,让女王的悲剧深入人心。

但其实在《宠儿》中,悲剧是个轮回,每个人都身处其中。

阿比盖尔做下等仆役时,干粗活被碱水烫伤了手,她很疼。

安妮痛风发作时,脚肿得像发面馒头,她也很疼。

尽管身份相差如此悬殊,但痛苦能饶得过谁。

影片用画面叠加的手法,让观众同时看到两个人痛苦的画面,听到两个人痛苦的呻吟。

这暗示着这两个「同命相怜」的人未来将会发生交集:

他们都不惜用扭曲自我的方式,来缓解和治愈这种痛。

影片的最后,也是一个意味深长的画面叠加。

安妮站着,让阿比盖尔给她揉腿。

同样是被病痛折磨,和莎拉在一起时,她是个撒娇的孩子;     

和阿比盖尔在一起时,她是高高在上的女王。

阿比盖尔「做小伏低」,温顺地伺候。

可就在女王醒来之前,她偷偷地用脚踩女王养的乖萌宠物兔。

在阿比盖尔和一堆兔子交叠的光影中,你会领悟到:

没有人会长期地忍受一种不平衡和不对等的关系,大家都在寻求一种释放和宣泄。

影片的英文原名是《The Favourite》,直译过来是「最爱」。

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在宠与被宠的关系中,有取悦,有操控,有攀附,但就是没有爱。

因为爱这种美妙的化学反应,只能发生在两个平等而又独立的灵魂之间。

被宠很危险;

相爱才安全。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小岛电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