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已沉沦(十二)送我香水,你该不是想泡我吧?

字数 1683阅读 4086

目录(接上文)


33.

溜冰英勇负伤,Sandy当时就给我涂抹了红药水,原以为只是擦破点皮,伤口很快会好,不料两天后,伤口严重感染,不得不去医院治疗。

Sandy要陪着我去医院换药,我说:“没什么大碍,我自己去就行了。”Sandy说反正不忙,出去透下气也好。

Sandy陪我去了医院。无良医生看我的社保卡余额已经超过五位数,给我猛开药,差点连内分泌失调的药都给我开了。

换药的护士小MM倒是可爱至极,她手中的镊子还没有碰到我的伤口,我就杀猪般的嚎叫起来,把MM吓的嘴成了O型,“不会这么夸张吧,我还没有碰到呢?”

我笑了笑,“我怕痛,先调整下气氛嘛,别紧张,来,上(药)吧。”

咦,果然不痛,现在都流行无痛,什么无痛人流,无痛隆胸,无痛穿孔,无痛碎石等等。

末了,护士小MM不耐其烦的嘱咐了很多注意事项,感动的我,差点热泪盈眶了,忍不住要上前抱抱了。不过看到门口Sandy站着,赶紧闪人了。

回办公室的路上,Sandy问我,“你怎么不问人家那个护士要QQ号?”

我说,“我脸皮薄,不好意思要。”

“那我去帮你要吧。”

“咦!好啊!好啊!”

“好你个头,你个流氓!”Sandy说着,把装药的袋子递给我,朝着另外一个门走去。

“你干啥去,不回办公室了?”

“我去买复印纸!”Sandy头也不回的说道。

真是的,不帮就不帮嘛。生什么气嘛!切~

第三天上班,Sandy送了一瓶香水给我。我笑着问她,“香水?不是应该送男朋友的吗?你该不是想泡我吧?”

Sandy笑着捶了我一拳,“泡你个头!你身上男人味太足了,办公室的人都被你熏中毒了!”

喔,原来如此。

我的膝盖感染,医生告诫万万不可沾水。这三伏天可苦了我,愣是一个星期没办法洗澡,真恨不得倒挂金钩,把脑袋和身子伸到洗衣机里面去洗洗。

我看了看香水,「Sport Jil Sander for Men」好动男性淡香水,包装很精美,试着喷了点,结果弄多了,Peter走过来就大呼,“我靠,怎么一股死老鼠味?”鼻子还像狗一样不停的东嗅嗅,西嗅嗅。


34.

我的膝盖好了才一个星期,就和萝卜头、Peter一起又被发配到了新加坡,这次一待就是三个月。接待我们的是新加坡分公司那位性感马来西亚美女Jenny,个子高挑,身材火辣,一袭短裙,Peter偷偷吞咽口水的动作都被我看到了。

在我看来,Jenny最迷人的不是胸部,也不是大长腿,而是她抽烟时候的姿势。那是第一次来新加坡分公司,我上厕所,路过阳台,看到Jenny在阳台上吸烟,很唯美的画面,不过我还是有些诧异。不过,马上我就更诧异了,公司几乎一半以上的女性都抽烟,艾玛,而且都是美女。(不知怎的,我愈发的尿频了。)

此前,和Jenny吃过饭,聊过天,再次见面,算是老相识了。Jenny告诉我说,因为我们这次住的时间比较长,公司就安排了租的房子,一套三居室的组屋给我们。她带我们去住的地方。

说到这个组屋。这也算是这个国家的一大特色吧。新加坡在短短的几年内,建造了大量的庶民组屋,安置了很多贫民的住房问题,普通民众可以以很便宜的价格买到属于自己的房屋。直到今天,80%的民众都居住在组屋之中。

而我们这次也体验了新加坡人民组屋的生活。之前,一直概念里面,组屋是穷人住的地方,估计跟我们那里的工业区的宿舍差不多,(看楼道确实有点像)。

一进门,就给我们雷倒了,房间大到有回音,居然是复式的,Peter忘记还有美女在,忍不住暴了粗口,“我靠,他妈的,这也是贫民住的组屋,比我在深圳的狗窝好多了嘛!”


我们住的房间



房间随拍

楼上楼下看了看,感觉很不错,远远超出我们的预想,还给我们配了三个佣人!

我想起二锅头他们公司给长期外派员工的福利,在越南,公司以每月5000人民币给每个员工租一个越南女佣(未婚、年轻、靓丽),女佣同吃同住,负责屋子内的所有事务(你懂的)。

我靠,这不就是变相的租了个“老婆”嘛!每次二锅头说起这些福利,我们羡慕的口水直流,大赞这样的公司才是人性化管理。

嘿嘿,没想到我们公司也不错嘛!我自言自语:“要是换成三个年轻貌美的菲律宾女佣那就完美了,最好是全黑的那种,一口地道的美式英语。”

正在YY中,被Jenny耻笑了,“他们是给你们打扫卫生的清洁工,不是什么佣人喔。”

唉~白欢喜了一场,罢了。不过话说回来,Jenny不是说不怎么懂国语嘛,怎么还能听懂我说的话。

靠妖~早知道你会国语,前次来,我还SB似的用英语调情,害的我老处于下风(看来美女就是喜欢骗人!不分国籍,肤色和种族,多么痛的领悟!)


组屋随拍1


组屋随拍2

未完待续......

点击查看全文其它章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