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类

图片发自简书App

秋暖和林杉分手的原因,是因为忙。

一开始秋暖有点犹豫,他俩都是极其理智的人,朋友们形容他们是不会因为恋爱冲昏头脑的人。可是那一刻,不知道哪里来的冲动,秋暖突然觉得,自己只想和他在一起,没有什么是比这个还要重要的,如果此刻不能和他在一起的话,她大概会后悔一辈子。

林杉说,他也是。

没有别的感受,只想到一句:“没遇到你之前,我没想过结婚,遇见你,结婚这事我没想过和别人。”  足以形容。

那时候不顾一切地在一起了,却导致了各种各样的问题。

李秋暖和林杉都很忙,她常常要赶稿甚至不能像别的情侣那样简单地看个电影吃个饭,最多的交流也只是几句问候。

“这样和普通朋友有什么区别?”那天秋暖终于忍不住了。

“没有区别就分手吧,我累了。”林杉重重地叹了口气。

“好啊。”秋暖强忍着眼泪回答道。

分手之后秋暖不止一次地后悔过,可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在别人看来,林杉那样的人根本不可能会得抑郁症,他是那种看上去活得很幸福的人。

长得也帅,成绩不错,是走到哪里都不会让人忽视的存在。

直到秋暖亲眼见到他孤独得近乎发狂的样子,她才知道,原来他也并不幸福。

是这样的吧,林杉。

五点半、出门晨跑

六点半回来洗澡吃早饭

七点十分乘公交车去上学

一个人上课

一个人吃午饭

一个人做实验

一个人去图书馆

一个人回家

有时还会一个人去医院

“他的生活比我想象得要单调得多。

我总以为,他那样的人,是根本不会孤独的。“

但每次他回来看到秋暖都会笑得很甜,然后给她准备晚饭,带她出去玩,忙前忙后的。

很快就要国庆了,林杉带秋暖去了滨江大道附近,那里有不少人,也有很多狗狗。只要附近有狗狗,不管大小,他都会立刻把她抱在怀里。

“你太小了,又是个女孩子,我怕你会被欺负。”他温柔地说道。

那天他带着我在江边待了很久,渐渐地,身边的人声都小了很多,只剩下风呼呼吹过的声音。

“其实,今天我和秋暖分开有一年了。想想也觉得好像有点可笑。连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原来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可是我还是放不下她。甚至,也是我提的分手。”

林杉低下头,重重叹了口气。

秋暖上次见他这样,还是我们分手的时候。

“其实,我那天捡到你之前,是想着去买安眠药的。”林杉看着秋暖,继续道,“那段时间,家里发生了点意外,申请的签证似乎也遇到了问题,各种各样的不顺心加上忙,已经很久没有吃抗抑郁的药了。立刻发作的时候,我根本没能意识到。直到看见了你,我看见你在寒风里努力地想要爬向温暖的地方的时候,我想,我也得努力活下去才行。”

“你和秋暖很像,都是很温暖的人。如果在得抑郁症之前,我就遇到你们那该多好。”

秋暖很想和他说说话,但她开不了口。

他却自顾自地说了下去:“那时候,我在咖啡馆里做着兼职,因为想要出国留学,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对我来说那是一件负担很重的事情,我也想过轻松愉快的大学生活。但又想着咬咬牙,也许之后就会好很多。”

——秋暖

“那时候常常去咖啡馆的原因,也是因为林杉。第一眼看见他,我就知道,他和我是一路人。”

开在大学里的咖啡馆总会带上一点浪漫的色彩,女生们去咖啡馆除了讲讲贴心话和八卦之外,还有就是去看帅气的服务生的。服务生们也总是会和女生们聊聊天,做些贴心的事。常常这之间,爱情就会萌芽。很多情侣也爱去咖啡馆,点一杯十几元的咖啡就能坐一下午,对男生们来说也能承受。

——秋暖

“一般来说,像林杉那样的人,应该会是女生们常常去咖啡馆的理由。可他除了做咖啡,就是躲在柜台后面看书,那一点,很吸引我。”

“她和我一样,喜欢看书,一坐就是一下午。她喜欢坐窗边的位置,点一杯去冰摩卡,对着电脑敲敲打打,她是很会给自己营造个人空间的人。那天我去送咖啡的时候,看到了她手边的《平凡的世界》,我就问她,你喜欢这本书吗?”

——秋暖

“我记得,那天拿着那本书是因为看网上的评价很好,所以才咬牙买了一套。没想到刚读没几页就觉得索然无味,那个年代和我相差太远了,我没有办法去和作者产生相互理解的想法。没想到,林杉居然主动走过来问我。我只好撇撇嘴,诚实地说:“看它的销量和评价都很好才去买的。没想到跟我一点也不适合,我还是喜欢看简单粗暴一点的心灵鸡汤。”

“我当时就觉得这个女孩很有趣。于是我问她,你喜欢看什么鸡汤文。”

“啊......鸡汤文的话,我也没有看过多少啦,我自己就是鸡汤本人啊。”

——秋暖

秋暖记得她当时那么回答了的,大概是因为咖啡因的缘故,突然变得健谈起来。

之后秋暖和林杉就变亲近了。

——秋暖

“我料想得没错,我们是一路人,做什么都比别人要默契,只要一个眼神就能懂得对方的想法。

可是现在想来真的有点讽刺。

我是有多不了解他,连他有抑郁症这件事都没看出来。”

“秋暖的出现让我真的有想过要去好好生活的,我无数次地想过和她的未来,我想和她有一间小屋子,然后生个孩子,我们躺在暖洋洋的阳光里,嗯……她很喜欢狗,我们可以养一条大金毛,让它和我们的孩子一起长大。那真是再好不过了。”林杉说起这些的时候,他的脸上带着自己难以察觉的微笑。

——秋暖

“要是我知道这些就好了,原来你的未来里一直都有我。”

“可是我不想拖累她。因为抑郁症这件事,实在是太可怕了。我有时候会觉得抑郁症什么的根本是自己的幻想而已,明明什么都好好的。可就算是好好的,心里面的某一处还是会坍塌,然后破裂出一块伤口来,那块伤口还会越来越大,根本止不血。我平常都会把危险的刀具玻璃杯之类的东西锁住,把窗子都关牢不透风。就是生怕自己发病失去意识的时候伤害自己,尽管那会让我感到舒服一点。”

——秋暖

“抑郁症不是开玩笑,我知道。我从小就见过很多次父亲发病的样子,那是我的阴影。

林杉知道这件事,我和他说过。

所以我不是能够在他发病的时候去帮助他的人,甚至那也可能触发我的机关,我也会奔溃的。”

“他们说,抑郁症就像是一条黑狗,我得和它和解,它才会变得足够驯服,在那个时候,我也就战胜它了。我想,我一定会努力的。”

林杉说这话的时候,秋暖仿佛见到了初识他的样子。

少年意气,锐不可当。

“谢谢你。”他把秋暖抱在怀里,低头亲吻了她的额头。

不知怎么,秋暖想起了之前苦苦挣扎的自己。

她知道自己是那种越挫越勇的人,一旦遇到挑战她会更加兴奋。

那是一年前的秋暖,为了得到一个出版的机会,连着一个月每天只有两三个小时的睡眠,每天都是不停地写写改改,脑子里只有稿子,就像魔怔了一样,熬到心脏狂跳不止,她一度以为自己会猝死。

然而没有,秋暖不仅得到了第一次出版的机会,甚至跟出版社达成了长期的合作。

秋暖看着镜子里一脸倦容的自己,她觉得这才是自己要的生活,简单到只要努力就会有收获的程度。

所以,既然以前可以,为什么现在就做不到了呢?

“我还没有死,我想,我一定还有翻盘的机会。

高考的时候,我是个失败者。

我以为我的人生就停在那儿了。不,我没有。上了大学之后我就开始准备留学,并且不断地进行针对性的写作训练。

考研的时候,我仍然是个失败者。

我以为我的人生确实结束了。不,我没有。只差一分一个名次的距离让我和理想的学校失之交臂,那是我进步的证明,尽管结果不太好。在那之后,我开始去各大出版社跑动,至少工作经验这一栏,我不能再出差错了。

我的人生还会更糟糕一点嘛?

会的。”

“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不要去做一个写故事的人,当个兴趣也就算了,如果作为职业,你的人生会非常沉重的。”一位前辈曾经这么和秋暖说过。

那位前辈是秋暖非常尊敬的人,当他也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她第一反应是绝望。

可紧接着,秋暖却回答道:“如果不成为一个写作者,我宁愿去死。那样的我的人生没有任何意义。这就是我的特别的理由。”

说完那句话,秋暖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了。

前辈看了秋暖很久,而后点了点头,说:“加油吧。”

没有写作的人生是没有意义的,这是她在经历这场变故之后第一反应想到的。

所以,如果秋暖能够进行写作,那么是人是狗对她来说就无所谓了。

在确定了这个想法之后,秋暖决定离开林杉。

她要去她所梦想的皮克斯工作室,去美国加州,那里是她的归宿。

皮克斯是所有动画爱好者梦想的三大殿堂。其他两大是宫崎骏的工作室和迪士尼工作室

秋暖现在就自己过去。无论多远。

美国遍地都是梦想,而哪朵能开花就不一定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