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31

                                                 平淡的幸福

   黑夜,一切寂静。天空下着雪,无风。

   谢言走在回家的路上,一个人。他停在了路灯下面,注视着飘落的雪花。在灯光的照耀下,雪花覆上的一层温馨的黄色,还闪着星星般的光,很美。谢言目不转睛,着了迷。此刻,他不感到累了。他心中充满了愉快和轻松,很幸福。他

一直记得五年前,他和妻子就在这样的场景里,彼此爱慕倾心,许下了一世相依的誓言。谢言看了看时间,已夜半。很晚了,老婆要等着急了,他想。他看了看脚下,薄薄的一层雪,很白,很美,他不忍心踩下去。“大概雪是世界上最白的东西了。”他说,“真美。”他踩下去,发出轻微的声响,朝向家走去。

   他们住的那间卧室还有亮光。他推开院子的铁门,走了进去。穿过小院,径自上了二楼。他打开了卧室的门。

   “回来了。”他妻子柳雪说。。她没有入眠,等待着谢言。

   “很晚了,还不睡,明天起不来了。”谢言笑着说。

   “等你。”柳雪朝床的里面挪动了身体,“睡吧。”

   “好,我先洗洗澡。”他脸上的笑容一直在,’想我了没有,雪丫头?“

   “没有,想多了你。”柳雪给了谢言一个可爱的白眼。

   “不漂亮了,傻丫头。谢言边说边脱下脏衣服。

“去洗你的澡,别烦我。“柳雪装作生气的说。

“你真是不温柔。你的名字叫柳雪。丫头,让我看看你的温柔。”谢言温柔的说。

“我不温柔,天生的,就是有温柔也不给你。不洗澡别睡觉。“她笑着说。柳雪的身体又挪回了原来的地方。

“哎-----继续忍受你的折磨吧。傻丫头。“他一直亲昵地称呼柳雪为”丫头“,五年了。的确,他十分喜爱柳雪,未曾改变。

谢言洗过澡,躺在床上,两个人又嬉闹了一番,最后相拥而眠。

谢言是一名货车司机,时常赶夜路,也时常夜色中回家。他又一双儿女,女儿三岁,儿子一岁。他很是喜欢这一对小儿女,时刻想到他们。他的父母身体十分健康。

翌日清晨,谢言起床了。庭院里,他听到了女儿的声音。他下了楼,走到院子里。眼前一片洁白,很亮。他伸了伸腰腿,一阵轻松。

女儿看见了他,用小手指着雪,十分欢快的说:“爸爸,雪,雪,雪,很白。”

谢言朝女儿走去。这时,女儿抓起一把雪,洒向爸爸,然后又十分快乐的笑了起来。谢言蹲下来,望着女儿可爱的脸庞,说:“雪儿,雪凉不凉?”他女儿名叫谢依雪,他唤“雪儿”。

女儿:“凉——”

谢言:“好玩吗?”

女儿:“好玩——”女儿抓起一把雪,“爸爸,给你。”

谢言接过了雪。女儿又说:“爸爸,凉,雪凉。”女儿又用小手拂去了谢言手中的雪。

谢言抓起女儿的一双小手,揉搓着,又呵着热气。他说:“手热不热?”她脸上的笑容从起床起,一直在脸上。

女儿:”爸爸,热啦。“

谢言又陪女儿在雪地上玩雪。

谢言的母亲抱着一岁的小孙子从一楼房间走出来。母亲说:“小言,昨晚几点回来的?“母亲的脸是亲切的,谢言心里很温暖。

谢言:“妈,昨晚十二点就回来了。“

母亲:“现在累不累,要不再去睡一会?“

谢言:“妈,我不累。我爸呢?“

母亲:“他起的早,出去散步了。“

这时,雪儿手里抓了一把雪,走到奶奶身边,说:“奶奶,给你雪,白雪。“雪儿说话总是很活泼,一直在欢快的笑着。

谢言母亲:“奶奶不要,和弟弟一起玩吧。“她把小孙子放在雪地上。

雪儿另一只小手拉着弟弟在院子里疯跑着。“

“慢点,慢着点,小疯丫头。”谢言母亲说。

谢言:“雪儿,慢点,轩轩还小,跟不上你。慢点儿。”小家伙名叫谢轩,小名轩轩。谢言和母亲都注视着这一对小姐弟俩。

雪儿还没有拉上轩轩跑几步,轩轩就“嗯哼啊哈”的叫唤着,很不愿意姐姐拉着她。轩轩挣脱了姐姐的小手,便自己站在雪地里看雪。雪儿是一个疯丫头,又管自地在雪地里疯着滑雪玩了。轩轩十分开心,小小的手臂上下挥舞着,眼睛睁地很大,小嘴张着,露出小小地乳牙,欢快极了。他一直“啊啊啊”地在雪地里蹒跚走路,活像一只小小地企鹅。他蹲下来,一只小手向上扬着,另一只小手去抓雪,然后朝谢言走去。轩轩把雪放到了爸爸地手里,又开始“啊啊哈哈”地欢快叫着。小家伙又蹲下来,抓了一把雪,朝奶奶走去。小小的身体,在雪地上来回扭动着,举止蠢萌,逗笑了爸爸和奶奶。小家伙一步一步走着,突然滑倒了,仰面朝天躺在了雪地上。谢言母亲赶忙跑过去,抱起轩轩。轩轩很坚强,没有哭,一双黑亮地眼睛好奇地打量周围的一切,还有白色的天空。奶奶看着小家伙,面带慈爱的笑容,问他:“好玩不好玩?”轩轩咧着小嘴笑了起来。

雪儿仍在疯玩着,一会滑雪,一会掷雪球,又一会躺在雪地上滚着滚儿玩。

谢言对雪儿说:“累不累,雪儿?“

雪儿喘着气说:“不累。“

这时谢言的父亲散步回来了。父亲是一个严厉的人,却对两个小家伙十分温柔。

“爷爷,爷爷。“雪儿大叫。

“雪儿,地上凉,快起来。“谢言父亲看到雪儿在地上打滚儿,“你看爷爷带什么啦,糖,糖。”谢言父亲掏出了一把糖。

“糖,糖,爷爷,我吃糖。”雪儿一个激灵爬了起来,跑到了爷爷身边。

“啊啊——”在奶奶怀中的轩轩挣脱着,也要去抢糖果。

“慢点,慢点,轩轩。”奶奶朝着在雪地上奔向爷爷的轩轩说。

“哟哟,轩轩,你也要吃糖哦?”爷爷笑着说。

两个家伙得到了糖果更欢快了。

三个大人皆欢愉的望着这小小的姐弟俩——两个小小的人,给他们带来无穷的欢乐呵。

饭菜准备好了,两个小家伙围着桌子转来转去。雪儿伸出小手时而摸摸馒头,时而碰碰碗筷。轩轩也模仿姐姐,也伸出小手去碰触碗碟,但是他触不到,又大声叫唤了。

三个大人坐了下来。

“柳雪呢?她不吃饭?”谢言父亲问谢言。

“她还没有起来,昨晚睡得晚。”谢言说。

谢言父亲:“去叫她吃饭。我们吃完了她还吃什么。”

谢言母亲:“没事,锅里还有饭。让她再睡会儿吧。”

谢言父亲:“小言,你媳妇总是起很晚,好时光都浪费了。给她说说,早点起来。我总是起得早,人的精气神都不一样。“

其实,柳雪人很好,只是有一点赖床的小毛病。这一点,她总是和公公说不来,也有些厌烦公公管的多了。不过,柳雪并不以此而记恨公公。谢言母亲并不在意柳雪这一点,相反,她把柳雪看作亲闺女,两人关系很亲密融洽。

爷爷喂雪儿吃饭,奶奶喂轩轩吃饭。谢言父子谈论了跑车的情况。谢言跑货车,拉的是重物,河南生产的一种工厂里使用的“行车“,起重机。谢言父亲也是一名货车司机,现在退休了。

谢言父亲:“小言,现在跑行车的情形还不如前些年呢,什么都在涨,就是运费不涨。’

谢言:“现在的运费低,不过我看还可以继续跑。’

“现在和前几些年差太多了,不过这比打工强一些。“

“是啊,爸。我想在过几年看看行情,如果到时候挣不到钱了,再考虑换个行业。不过我还是喜欢跑车,自由,不拘束。”

这几年可以跑车,虽说行情不如以前,还不至于坏到哪里去,小言,我跑了一辈子货车,多少有点积蓄,压力不是很大,要是不想跑了,就歇歇脚。“

“爸,我知道了。“

“开车注意些,晚上累了就多睡会,别太拼命了。”

谢言母亲:“小言,你爸说的要记者,安全第一。“

谢言:“爸妈,我知道了,安全第一。“

这时雪儿手里拿了一颗鸡蛋,对谢言说:“爸爸,你吃,你吃。“

谢言:“爸爸不吃,给爷爷吧。”

雪儿:“爷爷,你吃,你吃。”

爷爷接过鸡蛋后雪儿又快乐的笑了起来。

谢言母亲:“雪儿,奶奶的呢?”

雪儿用小手指了指桌子上的鸡蛋,“奶奶,奶奶,鸡蛋。”

谢言母亲:“你不给奶奶拿过来吗,雪儿?”

雪儿拿起了一颗鸡蛋递给了奶奶,然后又出去玩雪了。

吃饭的时候,轩轩是很安静的,乖巧。

谢言母亲:“小言,给小雪带去一点饭,反快凉了。”

谢言上楼时,父亲又说,”让柳雪赶快起来。“


谢言来到卧室,柳雪就说:“你爸就在数落我了,就是不起来,气死他。“

谢言:“丫头,来,吃饭,快凉了。“谢言望着柳雪生气的样子,不禁笑出了声。

柳雪:“你笑什么?“

谢言:“我没笑什么,你真可爱。”

柳雪:“真讨厌,和你爸一样讨厌。”

谢言:“好了,吃饭。”

柳雪即使在生气,也不和自己的肚子开玩笑。柳雪咽下了嘴里的食物,又气鼓鼓的质问谢言:“你不说笑什么,我就不吃。”

谢言:“我一看到你和咱爸赌气地样子真是很可爱,你真是不讨人厌。”

柳雪:“你爷俩一个鼻孔出气,滚蛋,我不吃了。”

谢言:“好好好,你一边吃我一边往外滚。继续吃----”

柳雪扑哧笑了,“你快滚蛋,我看见你没有胃口了。“


柳雪走下楼,看到外面一片雪白,说:“真美啊,到处都是雪白的。“

奶奶正在领着小家伙们玩哩。

雪儿看见妈妈大喊:“妈妈,妈妈,雪,雪,凉,凉。“

柳雪走过去,捉住雪儿的小手,揉搓着,说:“小坏蛋,凉还玩雪。“

轩轩也向妈妈“啊---哈---“的叫着。

柳雪松开雪儿的小手,抱起轩轩,对谢言母亲说:“妈,我爸呢?”

谢言母亲:“吃过饭出去转悠了。小雪,吃饱了吗?妈再给你做点?”

柳雪:“妈,以后说说我爸,别让他总说我懒。他真讨厌。”

谢言母亲:“丫头,别管他。老头子闲了没事干,爱唠叨,他还总是唠叨我哩,嫌我起的没有他早。“

柳雪:“妈,别怕我爸,还有我呢。就气他。”

雪儿:“我,我,还有我,一共三人。”

柳雪和母亲皆笑了起来。这笑声,也引得轩轩一阵欢快。


雪又开始下了,一片,两片,三片-----一片比一片洁白晶莹。每一片雪花都是一个快乐的小仙子,在空中轻柔的飘舞着。

时间在雪花上跳动着,慢慢向上舞去。

柳雪站在卧室的窗前,欣赏着眼前的雪花。“雪真是美啊,那么白,那么干净。”柳雪沉迷了其中。

谢言领着轩轩玩。他说:“轩轩。你那个傻娘又在做白日梦了。你看,傻娘站在那儿一动也不动,是不是傻了?”

轩轩“啊啊”叫着,要朝妈妈走去。

谢言:“轩轩,妈妈不要你了,她不理你。”轩轩仍在叫唤着。

柳雪反应过来了。她说:“你爷俩真是讨厌,我安静看个雪都不成。”柳雪又对轩轩说:“小家伙,闭嘴,烦人。”

轩轩叫唤的更起劲儿了。

谢言:“轩轩,妈妈真不要你了,烦你了。”

柳雪:“真是一对坏蛋,大坏蛋领着小坏蛋。”她接过轩轩,抱在怀中。

过了片刻,柳雪说:“老公,你看这雪,真是挺美的,是不是?”

谢言说着反话:“不美,一点也不美。”

柳雪:“滚蛋,别烦我,给你的小坏蛋。”她又把轩轩给了谢言。

谢言:“美,这雪真美。真的,雪丫头,我的眼光不会错。”

柳雪:“滚——”

谢言:“轩轩,咱们走吧,你妈不要咱们了。”谢言一边往外走,轩轩一边叫唤着。

柳雪:“好了,好了,小坏蛋,和你爹一样讨人厌。”轩轩在妈妈怀里了开了花。

谢言:“老婆,我也不走了,小坏蛋在这里,大坏蛋也得在这里。轩轩,爸爸说的对不对?”

轩轩欢叫着,舞着小手。

柳雪给了谢言一个白眼,没有再理睬他。

窗外的雪纷纷扬扬,处处飘洒。凌乱的舞姿,甚是迷人。地上又积起了一层白雪。


夜幕降临,众人皆围饭桌而坐。

他们在吃火锅。火锅涌出了腾腾热气,在暖色橘灯的照耀下,似仙气缭绕的仙境。

柳雪:“妈,今年的第一场雪真大啊,往地上一看一片白,真美。”

谢言母亲:“是啊,第一场雪,是瑞雪。”

从她们来你上的笑容看来,足以说明是十分喜欢这场瑞雪的。

雪儿:“奶奶,妈妈,雪好,白,好玩。”

谢言父亲:“雪儿,吃肉肉。雪凉,不好玩。”

雪儿:“好玩——“

柳雪:“对,雪儿,雪很大,很白很好玩。吃过饭了妈妈带你去玩雪。’

谢言父亲:“雪儿,不好玩,凉,要打针。”

柳雪:“雪儿,快吃。”

谢言父亲:“雪儿,不去,要打针。”

谢言和母亲在一旁乐着,看这三人的一番热闹。轩轩呢,自不会保持沉默的,在一旁叫唤着,快乐极了。

柳雪不言语了。她网中人碗里夹菜,唯独没有给公公夹菜。

柳雪:“妈,多吃点肉,肉不多了。”她叫的十分嘴甜。

柳雪看到公公板着脸。她心中窃喜。

谢言:“爸,你爱吃肉,多吃点,还有。”

谢言父亲:“不吃。雪儿,你也爱吃肉,多吃肉,谁也不让他吃,好不好?”

雪儿:“好——”

柳雪忽然想到了什么,她跑到了楼上。几分钟过后于下来,还带着两件衣服。

柳雪:“妈,天冷了,这是我给你买的冬袄,很暖和。”她递给母亲一件红色的冬袄。

谢言母亲:“丫头,真好,这冬袄真不错,喜庆。”

柳雪;”爸,这是给你的衣服。“她脸上隐隐的一阵坏笑。

谢言父亲板着脸:“不要,穿不上。”

柳雪给公公的衣服是一件灰色的春秋上衣。这是她临下楼时顺手拿起了谢言一件衣服。其实,柳雪一起给公公婆婆的衣服买好了,这一次无非是气他。

柳雪:“爸,拿着吧,你不要可没人穿。”

谢言父亲:“不要!“

谢言母亲:“老头子,拿着吧,小雪买的,多漂亮。“母亲脸上也露着坏坏的笑。

谢言父亲:“不要!“

谢言:“爸,我要,我可以穿。雪儿,让爷爷吃肉肉。“

雪儿:“爷爷,吃肉肉。”

谢言父亲:“你吃,爷爷不吃。”

柳雪:“雪儿,爷爷不吃,你吃吧。妈,你再吃点菜,不要饿着了。”

谢言母亲:“好哩,丫头。你也吃。”

谢言父亲一直盯着柳雪母女俩。他真想大声吼喊几声。直到晚饭结束,他都没有吃多少东西;肚子里鼓鼓的。


雪还在下,没有减少。雪在灯火照耀下,闪着金黄的碎小光亮,甚是美丽。

柳雪:“雪在灯光下真美,就像眨眼睛,一闪一闪的。”

谢言:“丫头,你没有给咱爸买冬袄妈?”

“买了。’

:怎么不给咱爸?“

“不想给。”

“丫头,看你把咱爸气的。”

“我就气他,他老是说我。没办法,我爱记仇。“

“你这丫头,真是该揍你一顿。“谢言苦笑摇头。

“滚蛋,你打得过我吗?咱妈肯定不放过你。“

“不和你说了,你比我厉害。“

“你把冬袄给咱爸吧,在衣柜里面。要不然咱爸就睡不着了。’

“他不要,生气了。”

“那我给咱妈,让她穿。“

“你真有孝心,雪丫头。”

“滚蛋,别妨碍我看雪。”

谢言把冬袄拿下去给了父亲。


谢言走进卧室,柳雪说:“老公,陪我去外面走走吧。看看雪景,挺美的。”

谢言:“雪大,带把伞。“

谢言一手撑伞一手搂着柳雪的肩。柳雪一边走一边伸出手迎接雪花,感触雪的温度。

柳雪:“雪凉凉的,很舒服。“

“真是一场好雪,白白的,很纯洁,像仙女。“

“老公,我像不像仙女?“

“不——像——才怪呢。“

“讨厌。你还记得五年前的一个雪夜,你向我求婚的场景吗?”

“记得,一直记得。我向你求婚以后你哭得稀里哗啦的,感动极了。”

“坏蛋。都是你把我欺负哭的。”

“哈哈……丫头,你还记得,你问我的第一句话吗?”

“记得,我问的是’你会爱我多久‘。“

“我那时说,‘不会一辈子去爱你‘。”

“就是你这句话把我欺负哭的。”

“丫头,一辈子爱一个人,到地老天荒,我觉得不真实我更愿意实实在在的爱一个人。我不知道可以活多久,但是,我非常愿意用我生命中的每一个小时,每一分钟,甚至每一秒钟去爱你,想你。我的每一秒钟都是幸福的,因为,每一秒钟都有你的爱伴在我身边。丫头,以前是,现在是,将来更是如此。我人生中的每一秒中都与你共度,有你,我才心安。”

柳雪停下了,凝望着谢言。她踮起脚尖,亲吻着谢言的唇。二人的影子,紧密的靠在了一起,融为了一体。灯光下的雪花,闪着金色的光,更亮了,闪闪的,美丽极了,浪漫极了。

夜深了。他们二人轻轻走在雪地上,彼此依偎,回忆着五年前的那个求婚的雪夜。

他们走到了家中,躺在了床上,甜蜜的相拥而眠,一起梦回到了那个求婚的雪夜。

在他们的床头上方,挂着一副照片——结婚照片。他们着红色的衣装,头戴一顶圣诞老人那样的红帽子,彼此紧靠,站在一片洁白的雪地里,面带微笑,且他们的另一只手伸直,如一对翅膀,寓意飞翔——他们在爱的世界里欢快的飞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上午和爱人一起出去狂街,提起将要到来的清明假期,他说要出去玩,我说你准备到哪里玩,怎么打算的,他说准备去母校,...
    amber1975阅读 173评论 0 0
  • 【关于选书】 很多家长会问:如何选择适合孩子年龄的书籍? 以我的经验来看,就是孩子喜欢就行,昨天下午的高年级阅读班...
    团的花园阅读 116评论 0 0
  • 倘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亦无意义。
    一株行走的小草阅读 85评论 0 0
  • 雨打芭蕉,点苦,点涩,点痕。 风透窗沙,入微,入凉,入心。 云起山水,尽兴,尽情,尽趣。 人来涵虚,悟觉,悟道,悟...
    离离青青草阅读 168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