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离子体科技知识寻求者第49次教学

口译:漫步环宇

录音:漫步环宇

打字:KESHE_HUMAN、超前科技

复制:KESHE_HUMAN、超前科技

统合:KESHE_HUMAN

RICK:欢迎大家参加收听49次网络教学,今天我们会讨论有关新的co2套包的问题,现在已经对外释放了,现在大家可以在视频上看到图片,今天我们可以和来自太空学院的凯史先生谈论关于最新的进展,还要谈论一些将要形成的大学的情况,在其中的一些进展,然后我们还会谈论一些新消息和新闻在太空学院的实验室里出现的情况,还有一些现场的实时转播的情况。好的,凯史先生,你现在准备好上来说几句话吗?

KESHE:是的,像以前一样,大家早上好,中午好,晚上好,无论你在哪里都祝你度过愉快的一天。我们现在就开始了第49次的网络教学,针对我们的知识寻求者,我非常高兴看到星体组合的悬挂的一个运行,现在它在那里已经运行了6到8周时间,我们的耐心最终有了一个回报,就像各位能够看到的那样,这个装置它运行了6到7厘米。就像各位看到在这个图片的靠右的方向移动了6到7厘米的位置,然后还向回移动了差不多1厘米的位置,在过去的24到48小时时间里,它是逆时针方向的运行,如果你能够很贴近观察它的话,会看到我们在地上有2个标记,在昨天的时候和它最初启动的时候能看到它的标记,它有一个黑色的标志,是ARMEN在他左腿的地方给设置的,这个装置的重量有11公斤,所以它并不是一个很轻的装置,现在一共有4个反应器,其中共有2到3克甘斯在里面来运行了,来移动它。你可以看到它有黑色的标志或旗帜在地面上,实际上像我们说的在桌子上的蜡烛的光亮一样,我们在上面放了一个弹簧和黑色的胶带,在它的上面你可以看到有一个标尺,还有一个红色的箭头,现在看不到了,可能因为推得太远的缘故,我们让它以一种自由的方式表现,这也你可以从中了解多远的距离,在它的右上方的角的地方有大约1厘米左右的距离,和上面悬挂的标尺的距离,这样的话你就可以知道它移动了多远,所以整个过程已经开始了,我们也有耐心等待看它到底能够走多远,我们有一个参数在这个实验室当中,可能是要最多要3周的时间,所以我们也希望我们能够完成这也一个定位的过程,或者来决定在各种情况下我们能够达到什么效果。如果你还不了解这也的结构的话,我们实际有6个反应器在桌子上运行,有3个在基座,最上面有一个,然后你可以看到有一个白色的在它那个板面上面还有一个,在上面还悬挂了一个,然后在它的上面你会看到一个银白色的,那个就是第6个反应器。所以这些设置是为了去控制,其中一个反应器设置成顺时针旋转的方向的原因是,就是因为有这2个的设置,它实际是希望能够找到它的一个平衡,在地球和它自己的系统之间,所以它就需要这样的一个方式来运行,这也是在事先设置的一个条件,就是让它能够在特定的方向上移动。现在我们就设置成了这种方式,它就以这种方式运行,这个装置不会一次性就出现飞升的情况,就像我们看到的它的下降,或以原来的这种方式下降,也就是说它会以同样的很缓慢的方式上升,也有可能出现快速的跳跃,这取决于它的磁场是如何来应对来反应的,这里面有一个参数是非常重要的,不能忽视的一个参数,就是各位现在能够看到的在它上面有一股橘黄色的绳子状的东西,它实际是一个有弹性的装置,所以这里有一个可能性,就是这个装置在某一个阶段或者时候它会和自己的重量产生冲突的时候,但是当它的重量从地面被释放之后,有这种可能性就是这种悬挂的弹性的小装置,会很快地把它重新拽起来,所以,所有这些都需要事先考虑进来。这个装置会有一个磁力的推动,它实际是非常强大的推力,因为我之前试图推它上面的板材,就是上面的平板,在昨天的时候试了几次,它实际就好像在它的表面漂浮的一片叶子,它没有11公斤的重量,有没有任何关于这个设置的问题?

VINCE:那这4个腿是否还都坐落在地面上?

KESHE:哦,是的,4个腿还在地面上,腿是由橡胶做成的,会在地面留下痕迹,能看到一些黑色的痕迹,所以我们能够看到它移动的模式,就是说它会在它的像瓷砖上会留下一些痕迹,它在上面还会留下其它痕迹,我们也是昨天注意到这个情况的,但是这些痕迹是否之前出现的呢?因为当时我们之前更换了它的电动机,所以我们要观察它留出的痕迹的模式是什么样的?但是我们看到的这种痕迹模式和它降落留下的痕迹很相似的。

VINCE:我也注意到了您提到的橘黄色的具有弹性的装置悬挂在那里,我看到这个装置有向右拉动的效果,它是否会有更近一步的拉动呢?我们知不知道它的一个最大的弹性的拉动就是多少呢?

KESHE:不是.这个弹性装置实际是在运动器材能够买到的普通的装置。我最大的担心就是说,一旦引力场出现所谓的或创建之后后再去释放自身,然后我们就可以看到所谓的,就是它的绳子会出现一种被拉断的那样效果,这是我能够想到的最大的一个问题,那样的话会把整个的结构搞坏。另外一个方面,整个装置都在和弹性的装置在冲突,最开始的时候就有这种冲突,相当于引力的一种冲突,我们可能会是否有一个平稳的启动,就是飞升。在这方面,我们还不是很确定的,所以我们需要去等候,然后来观察最终出现一个什么样的结果,还有没有其他问题?

VINCE:是否就是说,它如果真的动了的话,它的弹性装置是否起拉伸的作用?

KESHE:是的,它会去拉动它,把它拉回来或拉住它,因为这个弹性装置会是一个很坚韧的装置,有拉伸的强度,并不是简单的弹性的装置,实际是有很强的拉力的,所以我们要等候了解它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到现在可能等一等才能知道结果。

VINCE:我们在现场有个问题,在之前我们注意到,有一个保护罩之类的东西在它的装置的下面,但是现在好像没有了,那个保护罩或着保护装置是用来防止它出现逆转的情况吗?是用来逆转场体的吗?

KESHE:哦。那是一个有磁力的板材,是用来试图抵消它的引力的,或者说是任何多余的来自下面的多余的力量,来抵消它,让它去实现这些等离子体的聚集,由于它没有任何的差别,我们只有把它给撤掉了,你需要去观察它的装置在这个位置上的状态,已经有大约8周的时间了,现在如果你打开这个图片,就是实验室的图片,你可以看到有个探测器在它们之间悬挂在那里,和那个SSI1号的装置悬挂在那里,昨天下午的时候,ARMEN就引用了他引用了所谓的SSI II型装置,他就做了一个,我们可以看到在它上面有了场体的增加,如果你打开图片就会看到图片右边就有一个新的装置,它有一个探测器,现在有2个探测器在实验室里,这2个探测器是相互面对面对着的设置,它可以用来测量SSIII型的装置,如果你在进一步向右看,而不是向图片左看的话,就是离SSII比较远的地方去看,就是在ARMEN的装置的方向去看的话,你去看墙边的东西就是你要看的在图片上的东西,在图片就是说上面有一个ARMEN做的装置,上面有一个像头盔的东西,上面有个第四个装置,那个是MARKO的水下的装置,还是昨天才设置放在那里,我们也需要找到一个方式来设置它,不然它是否会影响到场体是否会有挤压的出现?然后去测试它的潜水和提升的情况,你可能会看到位置上的改变,所以我们也会观察这方面的情况,实际上一共有4个装置在星体组合当中。其中一个是在SSI I的下面,现在处于运行的状态中,MARKO的悬浮装置,很可能各位在今天晚些时候看到。我们也要把它放在整个的设置当中,他重新的进行了整体设计,到时候我会把麦克交给他,让他解释所做的改动,我们现在来观察能够飞升的装置,MARKO的装置可以实现潜水这种一个动作,它有一个大球体,MARKO是这样来制作的,前2-3天前一直在制作这个装置,这是一个全新的装置。这也是第一个用来在等离子体的状态下工作的,我到时候会让他解释这个情况,因为之前没有人像他这样去做这个事情,我认为是他自己的一个发明,就像我们所说的那样,现在大家在做那个事情的时候是在物质和甘斯之间在做这个事情,首先有在纳米的这个层之间,MARKO的做法就改变了所有的这一切。所以,他会来解释如何设计的这个装置的以及它的工作原理,过几分钟我们会听他来讲这些事情,MARKO还没到场,等他来到的时候,我们会请他讲这件事情,他在这个装置上是费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来完成像头盔的装置,现在这个装置就放在地上,看上去像太空舱,会太空飞船,我们希望达到的一个效果就是,一旦我们把这4个装置放在一条线上后,我们就有了一种有条件的有强制力的一个场体,如果你能够想到或想起我们几周前谈到金字塔的事情的话,我们谈到了(14::22某词)在一条线上,我让他这样设置的原因就是,让这样悬挂的装置放在实验室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装置之前是在其他的实验室中的,我这也做的一个目的就是要展示金字塔的工作原理,但是我们需要设计并重新组织它,然后以更加详细的状态来展示金字塔的工作原理,就是当我们在巴里这边把一切都设置好之后我们再做这个展示,所以在那个地方我们设置出的结构将会是不同的一个结构,这个时候各位就会看到等离子体的场体的一个结构,就像是金字塔被设置出来之后要做的事情,就是利用第4个装置,它会设置一种悬浮的状态,它会在中心的一个特定的位置上边悬挂,它的位置将会决定它的磁场压力,针对其它3个的磁场的压力,还有它的放大,这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们把这样一个装置设置出来,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我们能够去进行这个实验的话,如果在SENSANO这个地方能够去实现的话,但是现在总的一个目标就是不要过多干涉和影响它的运行,直到我们在悬挂的装置上实现了飞升的情况,昨天我们也在这里进行了一次讨论,主要是谈论为什么这个悬挂的装置,这个悬挂装置它没有罩这样的一个设置,但是它还能够正常的运行,然后我就解释说,SSI型的装置就给它创建了一个防护罩,然后我创建了一个场体的力,这样能够让它能够保持它自己的一个状态,这样的话它能够实现一种容纳,把它们给包含在里面,因为我们在里面设置了SSI I这个装置,它的附近设置了SSI I这个装置,实际相当于我们执行或强制它执行了这个事情,那个悬挂的篮子没有正常工作按照预计工作的原因就是,就是有几周的时间没有正常工作,原因就是在后台工作的反应器坏掉了,失灵了。所以说它没有聚集出足够的磁场压力。

RICK:就是先生我们也有一个比较有趣的巧合,在昨天的时候出现了一个新闻,一片文章,这个文章的标题是美国NASA对外释放了巨人潜艇概念的一些详细细节这篇文章,他们想到土卫六泰坦星上(连接:

http://news.163.com/15/0217/12/AILH5OFF00014JB6.html)然后在那里去启动一个潜水艇,在碳、氢的海洋当中去运行,去进行一些科学考察的事情,所以我把这些图片和实验室的装置的图片放在了一起,只是想让大家的想法概念和MARKO的想法是差很远的。

KESHE:我想MARKO会在他们之前就完成下潜的实验,哦,MARKO回来了,我把麦克交给他,让他介绍下这个潜艇装置如何设计的,请大家稍后一下。

MARKO:实际我们之前讨论过这个反应器的一个配置,就是在之前的网络教学当中介绍过,就是当时还没有放假,星体组合在一个比较密闭的球体当中,它也会有3个基座的反应器,就是放在底部的反应器,还会有一个悬挂在里面,在中间的地方,一共就4个反应器,会一起来旋转,在一个轴心上旋转,所以整个球体都在一起旋转,我们从放完假回来之后就做了些改进,改变就是我对整个球体进行了纳米涂层的处理,在球体的表面就会有纳米涂层处理的铜箔,我就连接这些纳米涂层处理的片,和纳米涂层处理的导线连在一起,和每个反应器都连在了一起,这样每个反应器就会有一个链接,通过纳米涂层处理的导线,就是从反应器的中心,和表面的具有保护作用的结构有了一个连接,这个就是一个主要的变化,和一个月之前是最重要的变化,这种用纳米涂层处理的铜线的做法呢,也是把中间的反应器和保护罩连接在一起的做法,这样就使得它可能把等离子体的场体进行转移或传送,这样能够在每个反应器之间实现平衡的效果,同样的,它也有点类似相当于给它返回一些场体,这个场体本身是向外释放的,这样就把场体返还回来一些,它释放的时候就是从自由等离子体当中释放出去的,可以在球体的边缘上重新被收集回来,然后把它传导给这些反应器,这些反应器之前也是给自由等离子体提供这些能量,基本上就是这些情况,有没有任何的问题呢?

RICK:可否请你解释中心销的问题,你刚才提到说它的中心的地方进行了纳米涂层的处理,并用纳米涂层的导线和防护罩进行了连接,防护罩也是经过纳米涂层处理了的,你的设想就是说等离子体可以从纳米处理的铜箔上面,传导到纳米涂层处理的导线,铜线上面,是这样的吗?

MARKO:是的,是这样的想法,

RICK:哦,好的明白了。还有个问题,在这个地方提出来。有关斐波那契数列,这个金三角,不是,是四边形,相当于黄金四边形,它实际上是在自然界中普遍存在的现象,它在比例上来说的话,有人就想知道在太空实验室中做的计算是否用到了斐波那契数列呢?在一些事情的比例上是否用到,比如在反应器上面?反应器的配置,还有在一些事情的不同的长度上面,还有在容量上,它和比例上有没有联系?和斐波那契还有黄金分割比有没有联系呢?

MARKO:我们现在能够看到的第一个星体组合装置,在视频里的这个悬挂的装置,它实际上,它的比例就是参考了黄金分割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ARMEN和凯史先生当时设置的时候,他们设置的上面的反应器,当时设置和现在的位置会有变化,现在就是离底部的这些距离就更近一些,现在来看已经不是最初的比例了,可能凯史先生会解释这个问题。

RICK:噢。那看来这是一个总指引,但不一定非要严格遵照这个指引。可以说在太空学院对这方面的要求看来不是十分严格的。

MARKO:这要取决于你要实现什么了,就是说不要忘记这个设置在其它的实验室也是有过的,在其它的实验室,几个月之前我们用这套设备实现了很强的场体,在埃及的金字塔也是按照这样的黄金比例制作的,所以我想它在这方面应该是有一定的关系,这也是我们目前有的观察,可能是这样的,我不知道凯史先生是否会回答关于这个的看法呢?

KESHE:我们没有去测量任何东西,只是在最初的悬挂的装置的时候,我们做了些测量,但是当我们重新设置的时候整个比例就完全改变了,这样的话它这个比例就变得比较随机了,这样的话就没有你刚才提到的黄金比率在里面了,所以其他的也是能够运行就可以,没有特别的设置,特别来说,SSI II或者说是头盔那个装置,或SSI I那个装置都没有,他们都是我们觉得是一个比较合适的时机做的这个装置,就制作出来这样相应的结构,这个SSI I下面的基座呢,它上面的那个反应器,实际是它的容器的形状就决定了反应器的位置,它现在是很紧凑的,应该只有几厘米高度的间距,来为自由等离子体预留了空间,这个也很可能,我认为就是我们在上面的反应器遇到问题的一个原因,也是就像各位看到的这也是各位看到的今天我们还在对它进行设置和调整的一个原因,我们没有按照特定的比率进行设置这些装置,所设置的高度都是随机去设置的,就是比较合适就可以了,这样做的原因就是那些电动机是预先做好的,还有头盔也是预先做好的,还有那个碗状的结构也是预先做好的,所以我们没办法决定那些事情,也只能是尽量做适合它的结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没办法去决定这些比例的问题。我还注意到有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说这个球体的结构它里面装满了甘斯还是空的?现在是空的就是说当你在设置形体组合的时候,但是它的内核里面是装满了2种甘斯,但是在装在里面的球体的里面是空的处于正常的压力条件之下的,就是正常的空气,我也注意到在核心团队发出的消息,它提到了乌克兰的和平谈判后出现了一个和平的转机,你们的工作做的很好,整个团队的工作做得很好。我们也会来去观察它最终的结果是什么样的,非常感谢你们的努力,有没有任何其他的问题?

RICK:是的,我们现在确实还有其他几个问题,VINCE你那边有问题吗?如果的话。

VINCE:哦,现场有个问题,提到的就是就是说其它装置对另外的装置有没有产生影响?对那个测量磁性或者磁力的仪表有没有任何影响?或者它的磁场仪会不会产生任何的变化?如果其中有一个仪表出现了数值上升,其它仪表是否出现相同的情况呢?它会去跟进这种平衡,会有一个相应的变化,在目前来看,SSII装置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这样的原因就是在其内部有7个运行的反应器,我不知道各位是否知道和清楚SSII型反应器内部的结构?这种装置或多或少由于其质量,因为里面有co2甘斯在里面,还有氧化铜甘斯,就是决定了有更大的质量,它里面有7个反应器,所以它的总质量决定了它的强度,所以我们测量的就像各位看到的数值是2.667,实际测量的SSII型反应器对悬挂的装置所产生的数值,这个是非常弱的,所以他是在这两者之间达成了一个平衡,因为现在我们没办法去改变任何事情,如果那样的话,如果悬挂的装置出现上升的话,这个数字也会跟着变化,会看到场体间的相互作用,它是作为SSI I型装置的平台,SSI I型的反应器,平台上有6个反应器,还有一个是悬挂的反应器的设置,它的总的质量呢,在其中的co2甘斯的质量是很少的,你可以看到它的内核在它上面悬挂着,这个就是7个反应器内核组成的设置,这个装置是非常非常强大的,我们所看到的这个装置在里面形成的场体是非常令人惊叹的强大。

VINCE:从我的角度来看这些反应器里面装的都是cuo甘斯。这些甘斯是混合而成的吗?KESHE:是的,是混合的甘斯,SSIII型就是那个头盔的装置,它那里买就放置了3种甘斯的混合,里面放了氧化铜,还有co2,还有ch3的甘斯,就是三种甘斯。它上面那个悬挂的篮子当中,就是我们所说的这种悬挂的装置当中,那里面有3种甘斯的组合。

RICK:它们之间的比例就是哪一种甘斯放多少的比例上下都是一样的吧?

KESHE:哦,我想是一样的,因为ARMEN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从未做过记录,所以呢很多的事情都得去猜才知道,这些是非常先进的,或非常复杂的装置。

VINCE:arman~你要对所有的这一切都做好记录,这样会避免我们重复。(笑)

KESHE:是,我们实际是做NASA系统的反向工作,我们做的这一切都按照宇宙的方式来做的,就都没有记录,就是说把这些东西混合在一起然后看会发生什么事情,自然就是这样运行的,不是吗?ok,你继续。刚才说什么?

VINCE:今天我和BRETT谈这件事情,所以在制作这些装置时我们要按照某些特定的比率设置一些东西,比如在反应器中放入这些甘斯的时候,要给它设定在纳米级别的克的数量,比如多少多少克的状态上,所以这一切都需要非常的精确,但是我就不这样认为,至少目前不是这样认为的,因为现在我们知道,宇宙的运行它只是在某种条件的状态下来运行的,所以说任何的条件都会产生某一种效应,如果要把精度确定到克或毫克的级别上,我们首先要知道它将会出现什么效应效果才能做到,只有这样的话才能去测量这样的一个比率的级别上,因为我们还没有这些信息,也就是没办法考量这些事情,所以在反应器里甘斯的比率的问题,只能说是随机巧合的状态处理了,或者说是否我们能有某种方式让我们获得某种概念,能够让我们知道能够处理它们之间的比率或比率的关系,比如说我们这个时候该放2个单位的co2甘斯而不是3个单位的co2甘斯,放入1个单位的cuo甘斯,而不是2个单位的cuo甘斯,可否请你谈一下这种确切的比例和比例间的关系问题?我们知道cuo,实际上不仅仅是要更多于物质方面的,就是在大脑的物质方面和沟通方面,而co2甘斯是用在情感这方面的,同时也是整个星球环境中存在的一个元素,CH3是这两者能量的提供者,可否请你来谈谈有关这方面的一些情况,会有什么样的状态呢?它们之间有什么比率,我们如何遵照它们间的这种比率来制作这些装置呢?

KESHE:如果你回到我之前的网络教学的话,我经常会提到说,当时造物者在创造这个宇宙或地球的时候没说放多少钚或铀还有其他元素才创造了这个星球,这里是没有这个比例的,这些星系包括星体组合,包括这些宇宙在出现的时候都是根据它拥有的场体进行来去进行相互的作用,就是这些星系的出现都是根据当时的具体的情况能够用哪些元素就去用哪些元素,在这个过程中是没有比例的,所以在这个过程是没有测量的,在你做这些事情的时候都是没有测量的,重要的是你怎么把整个装置聚集在一起,这个才是最重要的一个事情,你是如何把这些场体聚集在一起,让它去相互作用,如果你回到之前上周我们的网络教学的话,我当时也试着打开这扇大门,我们当时要求有更多的信息,过去的1天时间当中,在旧式飞行的系统当中是不需要有氧化铜的甘斯的,也没有co2甘斯,对于这些飞行装置,你会有标准的燃料,为喷气式飞机做好准备,我们在里面都注入了氢气的甘斯,说到的是甘斯,就是H2的甘斯,在反应器上的这个压力,还有反应器中的电流呢,在反应器当中的还有甘斯就会决定它的反应器运行的属性,它的含义就是你在1号内核中创建了一种特定的等离子体的压力,它展示的这些属性就是有cuo的属性,它可以即刻转换成co2甘斯的属性,或者比如说是zn或cu,或者说是钻石的结构的甘斯的,或者说是CO2的甘斯,各位还没有完全掌握整个维度的概念,在甘斯的状态下你可以创建出某种属性,它就和物质是一样的,在gans的状态下,你可以创建出这种同位素,就像我们知道的可以作为基础,你可以创建出一种斥引力场的状态,产生的一种压力在你的内核当中,通过等离子体的流动,这样的话就可以给你所需要的材料,这个就非常类似我们在医疗领域中的情况,我们非常柔和地去碰它,这些物质比如就像得到的血液,当情感的这种压力来自身体情感方面的压力出现的时候,你就会出现胆固醇,它实际是情感的能量的斥引力场在血液当中的,是由它产生了胆固醇,在你的反应器当中实际是完成了同样的事情,会创建出一种等离子体斥引力场的压力,所以它就会表现出一种材料的属性,就是你想要的这些材料的属性,在现实当中,人体当中这种癌症也是一这样的方式出现的,昨天我们就是收到了一个包裹,从Soheil发来的一包针,就是要通过ARMEN处理一下后给ELIYA,做成纳米涂层处理的,然后我当时就解释说,这种针灸的结构是如何,在人体中的工作原理是什么,如果说你接受了针灸治疗的话,然后把它的能量给转换成等离子体的斥引力场,比如铁或镍或者铜的斥引力场的话,这个时候这种斥引力场就会创建更强的场体在那个地方,所以它就会吸引或决定它的定位,或者说是位置,这也就是针灸的工作原理,当你去摆放或用针灸放在你身体某个位置的时候就很像你反应器它里面的某种状态,就是去摆放或用针灸放在身体某个位置的时候相当于你把能量引向了更高的质量上,因为这个时候你可以决定它的一个状态,当你在里面放一个更大更高能量的能量的一个T线的话,因为这里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点,同样这个问题从未被人们注意到或者考虑到,就像我们在医疗方面说的那样,当你把脚放在大地上的时候,比如当你吃东西的时候,你吃食物到嘴里的时候,(空气?土?)当这些食物穿过了你咽喉的某一个位置的时候,它们就会成为一种癌症的物质的状态,而不再是物质的状态了。它们的表现形式就是一种斥引力场的实体,而不再是以物质的状态表现出来了,同样的情况也会发生在当你把针灸插入你的身体后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或者说医生把针灸插入到你的身体之后,由于我们的身体具有真空的状态,那么插入点,就是针灸的针尖,就是插入点,它就会在那个地方出现一种具有甘斯状态的具有传导性的效果,这个金属,就是针尖它会具有甘斯的传导性的状态,这个就是需要我们注意到的一个问题,这样当你插入一种坚硬的金属状态的东西,就是这种针尖,你就需要加入这种完全的所谓的身体氨基酸的强度,你会发现金属会有一个更高的聚合的效果,这样它会有提取或者说是吸引,从环境当中吸引到能量,这种能量就会像天线一样释放出来,通过它的中心释放出来,就像我们去推挤纳米层的时候就会看到有能量释放出来一样,针灸实际上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运行或它的工作原理就是这样的,实际并不是说把金属插到身体上它在那里释放能量,它的一个整个的工作原理就是以这样的一个状态,它的基础就是当针尖进入身体后,从他的皮肤位置开始向下,和你插入多深没有多少关系,这个针尖就在纳米涂层处理的甘斯状态下表现出来,因为那个时候已经进入到了真空的状态,所以你去决定他的压力点,在你的反应器内核中也是完成同样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针灸实很活跃积极的,就是说它对疼痛是非常有效的,因为疼痛本身是来自于情感方面的,疼痛的来源实际是由情感表现出来的,就像之前我们说的来自于情感的大脑这部分,所以通过释放情感这部分的等离子体的斥引力场,就会丢失它所能吸收到的这个能量,这个肉体部分就丢失了它的这个,这样你就不会再感受到疼痛,在未来的时候我们会释放出一些新的设备,这样的话各位就能很方便看到它的工作状况,在这个过程当中就会展示出来,希望在未来几个月当中就可以完成,当我们在巴里那边工作,能够正常运行的话,这样的话就可以利用我们制作的这些装置或设备,可以在很短时间就可以取出身体上的疼痛,目前来看我们所做的这个方式就是我们要去服用一些药物,它实际也是在身体里以同样的方式来工作。而现在你可以很精确地针对某个部位来影响它的斥引力场,在未来的时候,我们在治疗癌症的时候只需要几分钟就可治愈,这就是一些新的技术上的突破将要表现的地方,在目前来看,大家对甘斯和纳米涂层的理解,在下一个学习的结构,就会集中在斥引力场的压力上,引力磁场或者我们所说的比如说B12这些它是转换结构的核心,它把淋巴的场体转换成物质,在某一个地方它的斥引力场是什么样就会决定淋巴会转换成什么,实际这个情况就是当今的科学和医学界没有理解的地方,淋巴会携带一定水平的完整的能量,这就是为什么它是完整的能量,为什么它是透明的,在等离子体斥引力场状态下的能量,当就像我们回到医疗教学的时候,当它抵达器官的表皮的时候,它会达成某种状态,在这个地方它的斥引力场的压力,它会具有某种特定的强度,它就会以这种元素的形状表现或展示出来,所以这里就不需要有必要去记住那些地方,就是说它是否应该是碳或者应该是锌,或者是铁或其他元素,我们的身体就会创建出这些斥引力场,或者是铁或其他元素,通过神经系统创建出某种特定强度的斥引力场,就是通过神经创建出它所需要的这些场体,它的血液和淋巴,血液在这样一个位置的淋巴由于它的内核,就是说它的表层,我们所说的内核,这样它的元素就会出现一个变化,我们身体当中的转换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进行的,所以这个知识我们需要把它带过来,让它把知识放到我们来学习反应器的这方面来,用到我们对太空反应器的控制上,在很多程度上,你实际上就不需要有很多材料的光谱,因为你有淋巴。

(第一翻译截止00:45:55)

KESHE:在很多程度上来说你就不需要有很多光谱上面的这些物质,因为你已经有了淋巴,有淋巴之后你可以决定你想要的太空的位置或空间的位置,在这个地方创建出它的斥引力场,在双连体的基础上,你就可以被吸引或被排斥,从你创建的位置来说是被吸引或被排斥,这取决于你创建的是斥引力场还是磁场还是引力场,相对于这个位置来说会有这样的一种关系,太空舱的结构在未来的时候就都是由一种材料制成的,由一种甘斯材料制作的,这些结构的基础,也是第一次也是由MARKO在本周所作的装置的工作就开始了,也就是他刚才给各给位解释的这些内容,他今天所做的解释,就是在中心有纳米的这些材料放在中心的地方,放上了co2甘斯,还有就是cuo甘斯作为内核,可否请你把你的反应器放在摄像头能够看到的地方?如果可以的话,我知道它会滴下来水,不过没关系,你只要把那个放在我们能够看到的地方就好了,那么这样的话你就能看到这也是第一次整个的能量装换从不同的内核从环境当中,它实际是从等离子体的状态,之前还没有人能够实现这样的效果,这个是MARKO第一次做到的,MARKO在这方面付出了很大的努力,他做了这种球体,然后用到了铜箔,就是我们说的像箔纸铜这样的材料,然后把它包裹在球体的四周,在它作这个球体之前,他已经做好了导线的链接,这些导线的位置和中心内核连接的工作都做好了,他也是一次性地把所有的这些材料进行了纳米涂层的处理,这样他就制作了了一个很匀质的涂层,这样所创作出来的场体就会分享很平均的份额,就是在同一时间他们会去承担相同的能量。在它的首要或首源的层上面,这样的一种强度,因为一旦它转动的时候,它的液体就会被分离出来,就像各位看到的它是一个自由的球体,就会来决定它,这就是我们希望能够看到的球体的运行方式,我们也期待着去看到球体运行时的效果,如果它能够实现自我的平衡的话,或者能够实现潜水,或者说能够有任何的变化,这是MARKO做的装置时我们第一次能够实现这样的工作,我们之前做的所有这些反应器,它们各自之间都是没有连接的,这样一种方式下,MARKO把所有的这些事情聚合到了一起,你应该把它放到比较靠近探测器的地方,这样我们能够看清楚一些。MARKO。没关系,在中间的地方我们有足够的空间可以放置这个球体,我就放在这个地方,靠近这里。对,就是这里。好现在各位可以看到了,因为现在在这边可以看到了,你在往这边挪一下,能够看到更加清楚一些,我们没有看到中间的内核,如果你能够再靠近摄像机的地方放好我们能够看得更加清楚一些,可以在里面放一个椅子,然后放在椅子上面,这个是没有关系的,那边有个透明的盒子,那是空的盒子,你可以放在它的上面,这个是没有关系的,没有太大的影响,因为这里面还没有装入这些材料,还没有旋转,所以没关系,因为这样的话大家看到的是球形的球体,在它下面有配重,在这个球体内部有另外一个球体,我们看到了是银灰色的颜色,这个球体内部帖好了很多经过纳米涂层处理的铜箔,这是由2半组成的,上、下半部分组成的,MARKO制作这个球体有点像环形围绕在中间像是赤道的位置上,它放置了3个小的像圣诞球的东西在它的边上,然后在另外一边放了另外一个,在它的板上,就形成了一个星体组合,这样中心的球就在中心环就是赤道的上面,他把这些导线就连接在了纳米层上面,然后把它们和内核里面的内核都分别连线上了,各位看到的就是第一次,一旦他开始旋转这个装置之后,会形成这种装置时非常完美的,MARKO你放得非常好,它就会整个的球体非常完美,非常好,这个位置很好,整个的球体将会一次性的转动,它的意思就是说斥引力场被创建出来后在所有4个内核之间创造出来后将都是一样的,我们就可以去把所有的结构在一种方式下,比如说是地球的这种状态,在外面的玻璃和内核之间就是我们所说的融化的这个金属或什么材料,比如说是地球的状态,或者说在它的中间就是融化的金属或岩浆,内部的内核就来决定它,决定它自己的斥引力场,它的这些装载的状态将会决定它在水里的位置,在后台有个装水的容器,这个装置就可以在它上面漂浮,事实上这个内部的内核就是我们看见的就是凯若琳内核的一种属性,无论什么在这个凯若琳内核发生的这些情况,都会决定我们所说整个装置在水里面的位置,无论潜入水里还是在水里升起来。你看到了黄色的线是能量的供给线,MARKO也做了一个框架,这样的话这个装置可以在水里悬挂起来,这些就是我们将要看到的,它会如何潜入水里,一旦它漂浮在水里或下潜,或从水里漂浮出来,无论会在这样的环境里出现什么状态,这里面都包括了密封的外面的大的球体,在这里面都会有1g的引力,我们能看到在这个球体就是外部的球体能看到光亮的话,在这个球体内部的任何的这些东西会处于1g的状态,它意味着你可以向下运行1万米,或者向上1万米,比如你在里面放个老鼠的话,你不会看到这个老鼠处于漂浮的状态。那是不可能的,它们会有很正常的表现,这就是我们未来的太空科技,MARKO制作了这样一个非常完美的小装置,我们就会去展示它的定位是如何实现的,之后它的赤道就是中心这一带就相当于是更大的球体,它就会或多或少接近大球体的中心环带的地方,如果它的场体穿过这个地方的时候我们应该能够看到这种效果,我们可以在里面放一个小动物,或气球,我们都看到它不会漂浮在里面,就会像在这个星球上拥有自己的斥引力场。这就是在未来的太空当中我们旅行的时候不会在太空舱里面处于漂浮的状态,那种状态我们之前提到过就是NASA的游戏方式,你有完全的控制,也有自己完整的斥引力场,同时你也可以控制这种压力会是多大,你可以创造出2G、或者-3G,然后你做的就是增加它斥引力场的强度,或者你增加它的引力场或者增加它的斥力场的强度在这个区域当中。

VINCE:我有个简单的问题想快速问下。

KESHE:ok请讲。,你说的1G是在外面的球体表现的还是在里面的球体表现的呢?

KESHE:这要取决于磁场和引力场的扩展。

VINCE:你要在里面放只老鼠的话,它不会在内核里面行走,会在外壳里面行走。

KESHE:噢。不是的,你说的老鼠它要行走的话会在内核、外壳中间的区域行走。就像你能看到的透明玻璃外壳和里面的那个内核间的空间。哦,我们的美国代表团来了,凯若琳告诉我这些人来了。Arman也去了。所以说在太空当中,你自己会去去决定,你实际都可以在球体表面创造出1G的引力,1G被创建出来是通过磁场和引力场的一个平衡,磁场是有外面的界限就是边界决定的,而引力场是由内部的反应器的界限创建出的,由于它们没用对齐就会有一个分散,就会有一个带,在这里你可以行动、运行,这样就适合个体实体的运动,作为我们人类来说,我们称之为1G,但是如果你从另外星球放上去1个生物的话,对于我们来说的1G,而他们而言就是10万G或1万G,反过来也是这样。所以即使在太空旅行中,在星体组合当中,这些装置都是有不同的环境中的生物制造出来的,他们都可以在同样的太空舱当中生活,但是他们都会有各自的环境,这就非常类似海洋的情况,如果你在海洋深处有那些动物,他们可以在里面呼吸,如果你把这些动物放在海水表面,尽管它仍然还可以呼吸,但它们还是会死去。因为他们处于不同的压力上面。在太空当中我们作为一个社区的形式来旅行,但是我们创建出一个环境,这样可以允许这个社区的智慧生命拥有每个个别适合生存的环境,尽管说你它们之间可以有信息的沟通,意思就是说你有10层,其中一层给人类,比如,第一层给人类住的,因为里面是1个G的引力环境,但是在另外一层我们需要创建20G或100G的环境,因为其它生物没办法承受其它G的状态,所以人类如果想在宇宙大家庭当中生活的话还有许多需要学习的地方,尽管说在每层楼上这些智慧生命都可以进行相互的信息沟通,所有的都会在同样的过程当中参与,你也是第一次就是我所说的那样,太空船学院成为我们思维的海洋,同时在以这种全新的方式做事方面也成了先驱,我们在MARKO今天所设置的装置,我们实际上就向各位展示了它第一阶段的状态,这也是第一次我们从物质的环境还有物质和甘斯的环境进入到完全的磁场环境当中,尽管说它的内核是部分没有进行纳米涂层的处理,一旦我们启动了这个装置我们就会看到这些效果,尽管我们还有的地方无法探测到,在物质之间没有这个界面,因为所有的一切实际上都是在等离子体的状态,这是第一次能够做到这点,在物质之间和等离子体中就不会有交界面,我看到一个潜水员的画面,你是否想让我们了解我们看到什么东西呢?RICK?哦,是这个鸡蛋,好我们看看这个鸡蛋,

你可以在这个画面中了解到我们并不是世界上唯一疯狂的科学家。

RICK:我想这个画面,因为你刚才谈到了在不同环境中生存的问题,我想这个画面在这个时候放出来是比较合适的。因为在不同环境里有不同的生物在里面生存。这个鸡蛋它在这个环境里可以很好地得到完整的保存或生存,它相当于处于在水面下方30米的位置上,当然在你的厨房餐桌上就不会做的这么好,就会是扁平的散开了,(KESHE笑了)在这个伙计双手间也不会做的太好,总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KESHE:是的。要么你被吃了,或它们被你吃了。你还在吗?哦。刚才都黑了

RICK:我再放一遍。

KESHE:如回到前面停下来,就是鸡蛋刚出来的时候,如果你仔细观察的话,你会发现蛋黄就非常类似像我们的地球,蛋清很像我们的大气层,是同样的一回事,如果你观察它的方式,比如蛋清被拉长的效果,实际就是你创建的斥引力场它在你飞行的方向上被拉长的效果,继续观察,如果你仔细观察的话,你就会看到他移动他手指的方式,然后去观察蛋清会朝他的这个方向去移动,他创建了一个磁场的漩涡,但是在水里你可以相应的放到太空当中,你去观察它的话,它是一种物质,是很像类似甘斯状态的效果,可以看到这个鸡蛋的蛋清形成的尾巴。如果你。

VINCE:抱歉我有个问题。

KESHE:回到前面那个地方,可否重新把视频回退?再往前一点,我要给你展示一个地方,就是它的蛋清向下漂浮的地方,当它从水中出来的时候,你的磁场的流动就会呈现那样的形状,某种方式上你会看到磁场漩涡的效果,它会有很亮的白色光在它的底部,或者说在水中锥形的上面,其中一个最美妙的地方能看的状态就是NASA它们希望在水下的潜艇能够有这样的状态,太空的这种装置它从水里出来的时候实际你就会有一个完全一样的形态,就好像你刚才看到的形态,就是蛋黄在它的下面,就是说它的蛋黄在下面的效果、形状,在整个蛋清的最下面,会是同样的一种漩涡的状态,但是水会向上移动,这就是你会看到的同样的效果,它会非常亮,是银白色的光亮,当它从水里出来的时候,然后你不会看到波浪,也就是说你不会看到有船在水上经过的那些波浪效果,它将会是非常微妙的一种形态出现,因为是有磁场的效果,所以就好像是一滴水一样掉在水里,但是在这样的状态里,它像鸡蛋周围的这些水实际也是处于甘斯的状态,也就是磁场的状态下,这也是为什么你不会看到波浪的一个原因,因为它实际是出于完全不同的物理的吸引力当中,相当于磁场的吸引力造成的,你可以看到你创建了它的运行方向就是向上的一个方向,然后它就会体现出场体的运行方向,它出来的时候就会有逆反的一个效果,因为这样它会处于不同的物质的状态,就是和甘斯分离的时候,就会再次成为物质的状态,太空学院新制作的装置,就是MARKO新做的这个,我们需要把这个装置完成能够潜水实验的动作,如果我们能够在它潜水的时候可以进行拍摄录像的话,各位就可以看到同样的效果,我们在这整个实验过程可以看到很多新知识,这里面有很多的水,我们要把它做成防水的,希望在实验时水不会渗入其中,我们就会去观察它整个的潜水过程,我们在这里面有完整的设备来完成这个实验,我们现在还有3周时间做这个实验,如果没时间做就只能在大学里面做这个实验了,就是我们后面会设立一个太空船学院的水下部门,由这个部门完成这项实验,我们需要一个潜水员。

VINCE:那对地球是否有同样的效果呢?就是太阳风,后面有一个尾巴,能够通过不同的仪表可以看到它们,这些漩涡也在我们的星球的后面它也会成为我们大气的一部分,是否也会出现同样的效果呢?在某种方式来说,太阳风后面有一个推动力,它是有推动力来推动太阳风,把它推动到地球的后面,这样它们就是不同的事情了,因为它是斥引力场,或者太阳的磁场是很强大的,所以就好像是在由这边吹过来的风,比如说吹很长的头发,它就会被吹到背风处,和风向相反的位置上,这样的话就是不同的现象就会和飞行的方向相反,在太空科技当中就像我之前说的,一旦你看到这些装置飞行的时候,在今天的航班飞行器当中,可以看到他的轨迹在它飞行的方向上面,就是在它的发动机的后面会有它飞行的轨迹,它的尾气是在发动机后面出现的,你可以看到在它前面是飞行器,而尾气在后面出现,在太空科技当中由于是斥引力场,你会创建它的飞行方向,会创建一个完整的没有障碍的通道,因为你已经决定了飞行的航线,你会发现你的飞行器实际是在整个飞行的后面的地方,也就是说方向是在前面,你在整个的后面,这样你不是在前面飞,如果你看到非常详细的飞行的这些装置的话呢,你经常看到这个装置会在整个飞行的形成锥体状态的最后面出现,就是说在它飞行的方向来说在它后面出现,所以你创建了一个场体,在你的前面,它就是你的飞行方向,第二,你通过反应器你创建了扫除前方障碍的通道,是通过斥引力场创建出来的,这样你的飞行器能够飞入这样的通道,所以飞行的方式与目前的飞行器是完全不同的,你可以看到鸡蛋在水下漂浮的状态,通过这样的实例可以清楚看到这种现象的实际效果,这就是你所说的当我们第一次观察甘斯的时候你说的那些话,就是说当时提到那些磁场线,就是磁力线,我们说这里没有甘斯,那是我们将要飞行进入的地方,那就是磁场或磁引力的通道,那是我们将要飞入的地方,就是当时你说到的事情,是这样的吗?

KESHE:实际从某种程度来说是这些斥引力场的信封、环境或者通道,你就飞行到这个环境通道当中,它们的基本原理是一样的,也就是说它创造出来这样的一个强度,你的飞行器不必和它有任何的冲突,就是说它们之间没有任何摩擦的,也就是说太空舱是在没有摩擦力的情况下飞行的,在物理接触的点上是没有摩擦的,是的,你在整个场体边缘会得到它,它是很危险的,有些时候这些漩涡在某种程度,你观察这些漩涡的边缘,它会给你展示出一个场体的强度,就是你飞行进入的场体的强度是多少,你就会知道它是在你的位置上比你这个位置上的场体是强还是弱,到时候我们会传授这方面的知识,MIKE展示的带有3个翼或环形的装置实际是非常的对于这种类型的漩涡是非常有创造性的,这是由于它们内在固有的属性,你会发现在长远的角度看,我对知识寻求者谈过这个问题,从结果来看你创建了一种流动在同样的方向上,所有的环形当中,在它外部的环的地方创建出铜的斥引力场的话,然后如果说比如你创建了一个等离子体场,就是铜的斥引力场,然后比如说CH3或CH4在其内部的环里面,然后你在它们之间放上co2甘斯,在这样的创建斥引力场流动的过程当中,在3个环之间,每个环之间创建出来的压力就会去逆转其中一个的流动的方向,这意味着,比如说co2管道在中间的地方,会以顺时针方向运行或者以逆时针方向运行,这个是没办法避免的,你无法做其它事情改变这个状态,因为你的中心内核就是已经被创建出来,创建出了这样的场体的状态,者3个当中的一个,由于它的场体强度将会变换它自己的旋转方向,金星就是以这样的方式运行的,或者金星就是这样的情况,达成这样的状态的时候,它就会反映在我们的防护罩的装置上面,所以就会出现这种叫做波动或紊流的情况,在场体的边缘上会出现这样的波动的状态,它实际就好像一个磨轮机的效果,打磨机的效果。但是你需要它作为一种保护,你可以看到在很多程度通过很多科学家的努力,还有在这个领域从事各方面工作的努力呢,我们已经能够把所有的一切聚合到一起,就是说从不同方向上把不同的事情聚合到一起,完成这个事情,能够实现不同的应用,我们需要来了解MIKE对这个知识增加所做的努力,在本周这段时间做的,如果他还有更多信息的话我们可以学到更多东西。

VINCE:我想MIKE可能睡过头了。

RICK:哦,MIKE今天做的比较有意思的事情就是,发布了乐透的彩票,看来是中奖了,奖金大约50万美元,能够鼓励人们把他们的感觉引向这方面。会把他赢得的这笔钱的一半来资助凯史基金会的研发,另外一部分就是创建一些企业,主要是来推广应用这些技术的企业上,凯史基金会或和凯史技术有关的企业上。

KESHE:可否请你到现场实时频道说这个事情?因为我们没办法在上面说,要等会儿。应该是发生什么了,我们听到电动机声音变了。RICK:是的。我这边也听到声音大了一些。

KESHE:在其中一个反应器的地方可能发生了问题,这个声音很大,你可以清楚听到它声音的变化,这就是我们能够听到的各种问题出现的噪音。

RICK:这不该是MARKO的反应器,因为还没有正式运行,哦,它是安装好但是还没有旋转。哦,我说,MARKO你可以把它放在那里,让它悬浮,它是非常合适的位置。你就把它放在那条线下面,它就处于金字塔的线上,如果你能够稍微向右移动一下,我们就可以看到它后面的SSI I型的装置了,我们还仍然可以看到Arman做的装置。这样我们可以看到整个这4个装置了,然后你再给它提供能量,然后我们去看最终会有何种效果,它应该放在比较安全的架子上面,就是稳定的架子上,

RICK:很抱歉刚才这个事情打断了你的说话,请继续说吧。刚才我们听到了后台电动机发出了巨大的声音需要处理,你刚才谈到他的乐透彩票,这是MIKE的想法,他就把这个想法发到啦facebook的账号去了,来鼓励人们把正能量投入的到彩票当中,他在这些彩票上没有个人的利益所求,包括他个人和自己的家人,因为他现在的生活已经很富足,没有其他的金融或金钱方面的需求。但是现在他想把这些钱奉献给世界和世界的和平。能够推动这项技术的普及,我个人认为这至少是非常好的姿态,我就把他的这些说法在很多不同的论坛进行了转发,然后让其他人也转发,我就在想这是很有趣的事情,就像说你给人们以希望,就是说能够让他以这样一种方式去传递下去。

VINCE:这听起来是非常特殊的情况,这也是为什么MIKE没到我们现场的原因吧?可能他赢了(大家在笑)这样,他要是一下中了将近50万美金,那就够他忙的了,我想人们对这样的想法都会比较兴奋的,(01:17:00)它实际就相当于对某个事情注入正能量,这样的话,很有可能所谓的见证奇迹的时刻就真的能够发生了,上帝可能在今天的时候真的会眷顾我们。

KESHE:哦,可能我们并不需要这一切。

RICK:可能还会有其他的因素。

KESHE:这样做可能对我们来说会有很大的破坏性,有很大的一个坏处的,就有害的,这项技术,就是我们传播的技术,这次实际应该由普通民众间的传播的方式进行,而不是通过彩票的方式传播,或者说是通过其他的一些有影响力的这些方面或集团来传播。

RICK:哦。这样可能就没办法做这么多的教育了,就是在整个世界范围内做这么多的知识的传播。

KESHE:你需要意识到一个问题,就是灵魂需要准备去接受这一知识,如果你把这件事情和金钱联系起来的话,这件事情就没有办法发生了,本周的时候也向我们的知识寻求者解释了这样的情况,这种方式来传播这项技术,去把整个人类的知识带到一个全新的水平上,就像我之前说的,实际我们之前做过3次努力,之前2次,这是第3次,之前有很多问题,就是相关人类的知识,关于太空和太空科技方面,比如说金字塔方面,让我们来揭开这些奥秘吧,各位可以看到这些金字塔世界各地都有的,它是如何创建出来的?对人们来说一直都是一个秘密,在太空的知识还有如果人类认为自己是第一个种族,然后能够在地球外面观察地球的一切的话,那我要对你说你还是醒醒吧,你们想错了,那些所谓的人工遗迹需要被重新评估和重新理解,你会发现人类在几千年前就被给予了地球整个的图片,我们的祖先就在太空当中,就已经看到了我们今天看到的地球整体的外貌和轮廓,是从地球的外面看到的,地球的地图已经在那些资料当中,比如埃及的资料中,却没人能够理解它是什么意思,在太空中就像各位看到的像地球发生地震的地理现象,地址现象,还有比如火山爆发,还有我们在其他行星恒星上看到的,它们实际都是非常正常的情况和现象,当看到人类已经有了这种智慧生命出现的时候,第一次接触的时候,当人类从非洲东部的地方开始活动的时候,向它的中心去移动,比如移动到埃及的地方,就是尼罗河开始的地方,人类在那个时候就被展示了金字塔的结构,还有就是能量的制作和信息的传递技术,然后为了保护这些种族不会被一次的饥荒或地震毁灭,还有其他自然灾害,人类被放在了地球不同的位置上,并且给予了不同的知识,某种程度上哥伦布不是第一个跨越大西洋的人,人类跨越它实际上是通过了一些帮助,我们说了友好的接触,把人类放在了不同的地方,这样就可以保证这些种族和智慧的延续,这也是为什么在地球的不同的位置上都有金字塔的原因,他们创建的时间都基本是一样的,人类是如何在几千年前,当他们能够跨越大西洋在世界不同的地方建筑出不同的金字塔呢?包括在亚洲建造同样的金字塔呢?同样的结构,同样的这些知识都被给予了这些种族,然后人类被放在了不同的地方,主要是为了保证能够让不同的人类能够得到正常的繁衍生息,不至于被毁灭,因为我们之前看到过这种毁灭的情况,整个人类的毁灭,由于这种物理的破坏造成的,这种整体的毁灭情况我们是看到过的,所以如果说总是有人谈论到母体基因这个事情,这些知识就已经给予当时时代的这些科学家,那些时代的人理解这些事情的人们就被展示了从地球外面观看地球的效果,所以,在很大程度上说到时候,这些知识一直被保存下来成为一种秘密,被一些人作为特权保存起来,然后这些知识最终就丢失了,因为拥有这些特权的人也最终随着这些秘密死去了,很多这些有特权的人,他们破坏了所有的这些科学和被给予的知识,这样的话就没有其他人获得这些知识和技术,这样一来,很可能我们能够看到另外的秘密,就是为什么你还可以看到这些金字塔以同样的形式在地球不同的位置得以建造,基本在同样的一个时间建造的,根本就不是埃及人到非洲的中部,或者到了亚洲制作这些金字塔的。为了保证这些人类的延续,人类在同样的时间得到了同样的知识传播,然后做为这些部落去传播这些知识,以便能够保证他们的生存和生命的延续。

VINCE:实际地球上就没有什么地方没有金字塔的?对吗?

KESHE:我们在那些放置了不同种族的地方,我们都会见到金字塔,这个情况在很大程度上把我们带回到了诺亚方舟的故事上,包括各种各样的知识,包括对动物的驯养、农作物的种植,所有的这些都是在同时进行传播和扩散的,这样能够保障,比如在亚洲出现地震,这样亚洲的所有的种族会因此都消亡,就不会在有这些生命的存在了,这样就比如说任何一个父亲都不会以这样的方式看护他们自己的孩子,因为父亲都会去尽心尽力保护照顾自己的孩子,给他买更好最好的居住的场所,比如说是酒店或房子,能够让他们在里面舒适地生活,所以说这些种族就有了一个传播,在不同的地方放置了不同的种族,这些知识就同时传授给了他们,来创造这样的一些结构建造这样一些结构,实际并不是说这些知识给了某一个人,然后他在同一时间建造出这些金字塔,你需要去允许它的数字上的增加,这样的话才能保证建造的实现,然后同时在那些工具和那些古代留下来的文字上,这些科学家也能够理解现在我们对人类释放了等离子体的技术和知识,还有斥引力场,这样的话,各位就能够理解如何去移动如此重量的石头,然后把它们放到相应的位置当中。这些工具,实际并不是到目前为止想象的那种方式完成的。就像我之前说的,我为人类打开了他们整个发展史的一个电影让他们收看,所以说这些知识就传播给了这些人类,然后不同的种族就可以在地球不同的地方得以繁衍生息,这样能够保证人类种族的延续生存,因为这是由那些考虑到对人类在这个星球生存,可能遭受自然灾害而遭到种族灭亡发生可能性的人做的,这就是为什么,像我之前说的,你可以看到不同的种族,因为那个时候因为有这些可用的知识,就是那些保护者,他们实际上是很著名的,就利用我们拥有的这些知识,在其它星球上拥有的这些知识,如果你去观察,在这些金字塔所处的这些地方,只要是有金字塔的地方,就不会有我们之前说的自然灾害发生情况,这样的话,他们就因此而生存下来,这也是为什么今天我们能够看到它们的原因,你并没有看到在地震带的地方有很多金字塔的存在,因为在那个时候,这些知识对那些人来说都是非常清楚和了解的,就是我们所说的那些保护者,对他们来说,这些知识是很清楚的。也就是说,在这些地带上面是不能够修建金字塔的。这些事情,这些金字塔都是在距今差不多1万2万甚至10万年前就被建造出来了,这样的话,这些种族就拥有这些知识,一旦他们成熟后以便能够加入到智慧宇宙大家庭当中,因为当时没有互联网电话视频或摄像头,然后让大家都知道如何制造金字塔,金字塔实际上并不是由那些工具,就是到目前为止我们想象的那些工具建造出来或组合出来的。各位所看到的就是像悬挂的这个盒子的效果一样,实际它对于那些之前的这些古老时代的人,就有这样的知识,可以把那些笨重的大石头悬浮起来然后精确放到该放置的位置上。有一些宗教的仪式他们去把这些知识隐藏,仍然可以看到在这个星球的不同的结构中可以看到,在同一时间,就像我们对知识寻求者在过去几天解释的那样,上帝对这些人类的爱还有给他们传递这些信息,去指引这些人类都是同一个时间给予的,在这些金字塔附件的这些种族同一时间给予他们的,所以,你也看到耶路撒冷,南美洲,他们有自己的先知,中亚有他们自己的先知,一旦我们把它们隔离开来,主要是为了保证他们的生存,同样就是也给他们各自的先知提供这样的机会,给他们传递同样的信息,也就是说在未来的时候,其中任何一个人类的种族都不会比其他种族更加优越,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可以看到这些信仰的传播,传播同样的这些理念,现在如果那些阅读了这些经典的这些人,就是在这些金字塔附近能够找到看到过这些经典的人,重新去解释,重新去翻译,他们会解释星体组合它的含义,你就会发现这种工具,你发现这个星球的第一张地图,是在2万3万年前就有了这个星球的地图,这些地图都是当时就给予了人类,我们的祖先就可以飞跃大西洋,这样的话他们就能够看到这一切,就能够理解这一切,它实际上并不是那种基于盲目的基础上的,我来说你去做这样的方式。

VINCE:是的,我最近也看到了相关的信息。就是说在过去几个月时间里,有这种出土的地图,它很精确地描述出了南极的形状。因为实际我们在很久之后才知道南极洲的存在,这就是说我们当时有了卫星,然后可以穿过这些冰川之后才知道南极洲的存在,他们画的非常精确,因为只有通过卫星的探测才能用那样精确的效果。

KESHE:我们允许人类以整体的方式去观察地球,就这个星球,然后让人类理解为什么我们无法加入到宇宙大家庭当中。

VINCE:现在呢,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来问这个问题。

KESHE:你的意思是什么?

VINCE:今天很多人问为什么我们现在没办法加入到宇宙大家庭当中。

KESHE:你如果能够在乌克兰实现和平的话,就已经发现了加入到宇宙大家庭的种子了。像你知道的在昨天我好像突然被吸引到电脑旁边,然后我看到我们的和平团队他们正忙着处理乌克兰和平的问题,我当时没有任何想法走到电脑的面前,对我来说,这一天都已经结束了,但是和平团队他们给予了这些人灵魂,是需要你的,所以,我就来到电脑的面前,我本身自己并不知道这个情况,实际上你们各位对这个事情实际上都非常辛苦,在忙碌着处理这个事情,从整体的这个局面上去支持这个事情,整个的概念就是,和平是进入宇宙大家庭的基石,在未来的时候,一旦我们到巴里后我们就会了解这一切,很大程度上我不会讨论这件事情,但到时候我会解释这个问题,就像昨晚我们所看的的,在SENSANO这里看到的国王体制的结束,战争的结束,有一天我会讲这个事情,来解释它。那些认为他们受到保护的人,他们可以在他们的君主的名义下可以做任何事情的那些人,他们最终会被带到正义的审判庭面前,就是在过去48小时当中被带到了正义的审判庭面前,这是由于他们自己的所作所为,而不是由于外界压力实现的,整个的过程已经启动了,不会再停止,同时呢,你不能只是针对其中一个或二个做这些事情,我们的这些拥有这些知识的普通民众,通过我们这种大规模的传播,这样的普通民众越来越多了。(第二次翻译截止01:33:22)

我们的这些知识是通过民众来不断的向外传播,通过大学的建立这种传播的速度会更加迅速,然后我们就会进入到下一个阶段,最初我们的知识寻求者来到我们这里的那种方式,我们当时这种传授知识的方式,他们是通过他们的灵魂来传输知识,直到他们被终止之后,这种阻止实际上是非常美妙的,因为尽管说在当时对于我们来说不是很好的事情,但是整体上来看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我们并没有停止向人类传授知识,但是某种程度上,人类通过他们自己的贪婪使得自己被隔绝开来,人类通过他们自己的贪婪使得自己被隔绝开来了,在很多程度上来说,你知道就好像你在不同地方设置很多间谍,然后在各地都了解发生了什么事情,实际上我们也了解到现在人类已经做好了准备来加入到宇宙大家庭当中,人类智慧以及他的情感水平,他对环境的理解已经达到一个程度,就是能够理解宇宙的运行原理,所以我们来到这里就是完成这个使命和工作。

VINCE:ARMEN来了吧。刚才听到声音。这也是当然的一部分。并不是要把知识快速的传播到民众当中,这样会造成很多的问题,比如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比如说这些知识它们会保持在自己的手中,就是说到底由谁来定。

KESHE:决定什么呢?

VINCE:就是由谁决定谁拥有这些知识?是我们还是宇宙大家庭呢?

KESHE:是那些在人类当中开悟的人来决定。

RICK:知识一直在那里,只是人们还没有选择去观察它们,只是非常少的人了解到这些知识的存在。

KESHE:到成熟的时候呢,各位就会了解到人类的情感这部分的大脑,你会发现在那里所有需要的信息。比如说金字塔是如何建造出来的,那是因为在我们的祖先那边我们都一直在那样的一个位置上,当一个或者其他另外的金字塔被建立起来的时候,噢。进来的原来是美国的代表团,这伙人看上去就很像是那些CIA的谍报人员,他们都带着黑色的大墨镜,还有黑色夹克,就像前苏联的克格勃那伙人。(大家笑了)早上好,如果你有摄像头你会看到他们的形象,看起来非常像克格勃和CIA的那些人,他们穿着黑色的衣服带着黑色眼镜走到我们这里来,所以我们已经在一个人类的物理身体中,就是有关人类的情感这部分所有的知识都是了解的,就像我之前所说的那样,凯史基金会的这些教学并不仅仅去教学制造一个飞行装置,或者获取到能源,实际上它是一个整体性的事情,先知的目的是为了来传授有关去控制情感的一些知识,但是他们并没有掌握这些科学的知识,这就是为什么一旦我们理解了这些科学后,我们就会总使远离这些宗教,这是第一次我们把科学和宗教,还有对整个宇宙的运行原理组合在了一起,这样人类已经足够的成熟可以理解这一切了,这也就是我们这样做的一个原因,就像我所说的那样这些知识从技术上来说,还有情感上对于人类来说已经做好了准备,已经成熟了,可以让人类来获得使用了。所以这也是我们在这里也相当于是最后一次机会把这些知识和技术传授给人类,来帮助人类,在把所有这一切以和谐的方式一次性的传递给人类的过程中,我们也希望人类从一个整体的层面来理解这一切,实际上你们已经有了拼图当中的每个小部件,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要把所有这些小部件组合在一起成为一个完整的拼图,在某种方式上我们实际上相比2-3万年前我们没有传输任何新的知识,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有了这对普通民众传播的工具,当人类第一次接受这些知识的时候,并不是以他们能够理解的语言来接受的时候,它实际上是以能够从情感上理解的语言来传授的,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一些非语言性的沟通。

VINCE:我们现在也在试图保持现场通讯的流畅。

RICK:我这边没有问题,你是不是应该把MIKE也带上来,我们现在有他之前做的一个金字塔的图片,他用的是氧化铜处理的金字塔,所以如果你能够把它带上来,谈论一些这些方面的问题应该是不错的事情,我想他应该会和凯史先生有一些不错的交流。

MIKE:早上好。

KESHE:早上好。

MIKE:我制作了这个金字塔,差不多半年前的时候,当我半年前找到凯史基金会的时候制作的,我制作的这个金字塔用到了一些金属还有木头,也用到了一些铜箔,主要是为了我自己的一个小的项目,我需要把它外面的表面用这些铜箔给缠绕起来,我把它放到烧碱中,然后指向北方,然后我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差不多有12小时的时间,经过了这个烧碱的过程,然后它把整个金字塔变成了黑色,让我感到很惊奇,你可以看到我的没有被处理之前的金字塔就放在了桌子上面,那就是我的反应器,这就是我做的金字塔。

KESHE:你的实验通过其他方式做的实验怎么样了呢?

MIKE:实际上我做了很多实验,实际上我也是一个很疯狂的科学家。(KESHE笑了)

RICK:MIKE之前被什么东西咬了一下,他什么东西都去做实验,能够想象到的时候他都会去做,在上周的时候出现了一个情况,就是说比如制作甘斯还有安全方面的一些说法,就是这方面的情况。MIKE在向其他人来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方面的事情他做的非常好。比如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有什么样的一些安全方面的问题需要注意,他在这方面做的非常好,它实际上有非常好的教育作用,人们了解到这样一些想法的时候都会很容易着迷,他们就会忘掉一切只是来做,全身心投入到这些实验当中,所以说能够看到他们的实验有一些反馈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

MIKE:实际上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兴奋的时期。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有的时候也是非常让人害怕的。

KESHE:我想时间不会太久。就会出现比如之前我们就听说过有电脑游戏的寡妇,我们也听说过其他类型的运动的寡妇,就比如她的丈夫把所有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体育运动方面就忘掉自己的妻子,还有些人沉迷于电脑游戏当中,忘掉了自己的爱人,不久我相信就会有凯史基金会这种类型的寡妇了。(笑了)

MIKE:我就是这种类型的。

KESHE:他们会花所有时间在这些实验上。

MIKE:我之前也是忙别的事情。

KESHE:那看来我们需要设立一个收容这些寡妇的避难所,把那些孤独的人聚集在一起。

MIKE:我知道她在听我在说话。因为所有人都能够理解这些事情,并且给我发来一些信息,对我叫喊,要多注意一下家庭,早点起床,我的大脑最终还是让我起来了。

RICK:看来那些有关于你的传言看来都是真的了。

MIKE:我现在也很累。

RICK:是不是因为你之前中了彩票,现在变得非常兴奋呢?

MIKE:噢。我现在我不知道这个情况,我知道它和凯史基金会有很大的一个联系,我想它是一个觉悟的一部分是这整个学习的过程,所有关于这些自然的这些事情你都会从中有一个体验,它会有很大的能量在里面,也会付出很多的能量,把开关关闭,我要去睡觉,差不多4个小时起床后继续实验,这个时候我会继续充满活力,再去做一些新的让我感兴趣的实验,所以这个就是我的一个学习历程。

KESHE:抱歉。你的实验有什么样的一个效果呢?

MIKE:还在进行着。我当时也跟RICK说了,现在还不知道他这些实验到底发展到什么状态,所有的蔬菜还有相关的这些东西,都在正常的生长,就是在2周之前做的实验,现在它们还在生长的过程中,我们这边的气候在过去几天中是非常好的,土壤也都翻过了,这些植物都做好了准备开始茁壮生长了,它们对气候环境的要求是很有依赖的,所以说包括其他的那些种子都是一样的,这些种子都是在自然的生长,它们的生长没有终止的迹象,对玉米成长的观察,经过第二天它们涨了4英寸,倒没有长太多,但是长起来有点像藤蔓的长法,我今天下午没有去给它拍照,但是它们确实比较高比较长一些。

KESHE:那你有没有碰巧去把那些种子去切开一个看看里面的情况呢?就是说经过在甘斯里浸泡之后,有没有任何可见的改变在它的结构上。

MIKE:实际上我还没有了解更多有关这些种子处理方面问题的一个情况,没有注意到任何的变化。

KESHE:那你有没有保存一些最初的种子,然后没有去种这些种子,有没有保存呢?MIKE:我有很多不同种子,但是我用到了所有种子,我的意思是我用到了大部分的这些种子,当我们把他种植的时候,我们种植了很多这些不同的种子。

KESHE:我建议你还是保留一些种子,不去把它种在土壤中,因为最终它可以在后期被用作一个参考,就是在做打包的时候,因为这样它可以给我们后期做一个参考的作用,在未来的时候可以做一些研究的事情。

MIKE:我想说的是我们实际上我的妻子她对这些植物的种植,对我的这种做法感到非常的厌倦,非常烦躁,我们自己也有一个自己的花园,或者说一块菜地,但是它的土壤并不是很好,所以我们就决定重新整理一下,这些植物在生长的时候需要一些CO2,我们之前还拍了几张照片。

RICK:哦。它也被那些虫子给咬了?

KESHE:你的妻子也被虫子咬了是吗?

MIKE:是的。她就觉得这个东西是很奇怪的。

KESHE:那我们来等等看它会有如何的奇妙吧。你的甘斯实验做的怎么样?有没有任何的进展呢?MIKE:我在和Kairang这个人合作。还有很多其他的几个人。Kairang告诉我黑色的这个黑色的蚂蚁是非常重要的,它们被制造出来,我不知道哪次网络教学提到用放大镜来看它,它会改变颜色,他说这个是没有问题,我也做过这个实验,然后它变成了黑,现在没办法再去做它,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在这方面还是一个新手,还没做好这方面的准备,但是我想这应该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我不能100%确定,是否它是纯正意义的co2,就是我的实验。RICK:你刚才说那个黑色的是纯正意义上的co2的甘斯吗?刚才是这个意思吗?MIKE:我是这样认为的。但是我没有办法100%地确认,因为我没有在彩虹上看到这样一种状态,就是我观察了,就是看到了这种状态,但是我用了一个放大镜,在这个里面观察,就是盐水和co2,可以很明显看到它变成了黑色,它应该是输出了很多的能量,但是我也不知道该用它来做什么,我也现在正在试图再现这样的一个现象,然后和kairang一起重现这个效果,他说这是技术上的一个突破,我也不知道是否有人知道这个黑色的材料或物质是什么东西?我想我应该也是试着赶快追上大家实验的步伐,大家都在看着我,所以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到底处于什么样的状态。

RICK:哦,是啊,这也是一个问题。

VINCE::实际上我们都处于一个水平上面,重要的是你在做什么。RICK你来说。(RICK要打断VINCE)

RICK:我是想说,这个时候,老师也变成了学生,学生变成了老师。所以说他们直接都是可以相互转换的,VINCE你继续说。

VINCE:是的,这就是关键的地方,我想凯史先生想描述的问题就是这些知识是存在的,我们拥有的知识能够被大家接受,因为这些是一个人生命里经历的这些事情,你可能会比我知道的更多,因为你可能在你的生命当中某些方面的经验比我更多一些,这样的话就可以提供一些知识,能让你有更好的理解,就是理解在前面发生的事情,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当你说你是学生的时候,实际上每个人都是学生,因为就好像你展示的一样,仅仅通过你的一个经历你就和别人做出了不太一样的事情,因为你知道很多人想看你能够做什么事情,效果如何,所以这并不是一种只需要或只要我们去听老师说什么的问题,它实际上是一个试图分享这些你能够理解的知识的问题,可能和其他人了解的不一样,但是呢可能理解并不是正确的。MIKE:非常感谢你的说法,我只是有一个想法,我有很多的反应器的想法,应该是更加有效率一些的,你知道的。很明显,比如说乒乓球的反应器,我这种原型的反应器,我只是在不断地思考这些问题,然后使其让人做起来感觉有美感,尽可能地做到这点,这样可以让人们喜欢它,更去欣赏这些东西,这样这个过程他们都会从中学会新东西,我也在尽量这样做,我也在尽可能解答我能回答的问题,如果我这样做唐突的话,我要先道歉了,就好像我是一个万事通一样,如果这样做给大家带来不便的话,我要先表示歉意了,我的妻子就总是这样来提醒我,我实际并没有刻意这样做,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可能需要认识到这方面的情况。

VINCE:我知道你在说什么,非常清楚你想说什么,就是上就是你有很多的信息,你想把它表示出来,用我的这种理解来说。你想把这些知识、信息传递出去,让其他人也可以了解,有时候这种做法会让其他人感到难以接受,但是因为这些知识和信息在你的头脑当中,你没办法把它保留住,所以你总是想释放出去,这样你就可以获得更多信息到你的大脑当中。我也开始写博客,就是那种宇宙呢,它有这种教学的方式,这是在传播凯史基金会的这些知识,然后我开始做一些事情,其他人还不太知道我在做什么,所以我不想在我能够得到确认之前就发布出去,或者得到允许之前就发布出去,因为人们开始谈论互联网上的一些人的事情或情况很快就会传开的,他们都喜欢寻找其他人的秘密或相关的这些东西,尤其是那些其他人所谓的秘密,我对这些事情也是厌倦了,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今天的社会能够发展到今天的状态,都是这些秘密搞的,所以我也因为这个原因开始了我自己的博客,就看到各种类型的“半径”?,比如在屏幕上白色的东西。艾丽娅有个问题,她想提一个关于LED方面的问题。就是你在facebook向艾丽娅提问,就是发光二极管吗?

MIKE:对。就是这个问题。

VINCE:哦,好吧。我的大脑告诉我,我需要想出如何传递这些,或者说是一种物体,从A点到B点,用一种比如个体,比如说电子,它们能够,(话锋一转)血液的甘斯能够被制造出来,能制造出成为人类整个的身体,都是由甘斯在里面,当它处于甘斯的状态时电子是很独特的,就像它的一个指纹,这就是我脑海里的状态,每个电子都是一种“血液”相当于人类的gans,它包含了人类所有的事,都储存在那个,那么这个电子它是从A点到B点就是我们创建出来的,这样的理解是正确的吗?凯史先生?因为这些问题一直在我脑海里萦绕。

KESHE:你可以继续多解释一下。

VINCE:对于这些甘斯,但我们创建出甘斯的时候,我们创建出了,在我的脑海里我可以看到它可以获得一个比较大的物体,然后再把它缩小,缩小到一个原子的大小上,然后所有的一切都缩小到原子的大小状态上,所有就出现了比如质子、中子、电子,而在甘斯当中呢,我的问题就是,这个电子,人类的电子在人类的甘斯当中是否像人的指纹一样独一无二呢?或者想他的大脑的里面的matoufuls?(?)或眼睛虹膜一样呢?独一无二呢?是不是说这个电子对个人来说都是很独一无二呢?

KESHE:这些信息中RNA当中的信息是独一无二的,DNA的结构就不是了,如果你拿着RNA的话,然后打开它所有的能量,比如在一个质子当中的,在一次性的打开,你可以创建一个人的结构,利用在RNA当中的智慧,这个意思就是说,一个质子能在这水平上面它能够创建自己的斥引力场的球体,来存在于上亿年的周期中,实际意味着它需要在恒定的速度和强度上释放能量,这样能让它在物理上在那个点上被发现,所以比如你有一个斥引力场能量,其中一个电子可以展示自我或质子可以展示自我,已经有上百亿、上百万亿年的话,你可以一次性地把它释放出来,把它在人体当中的一个氨基酸当中锁住,它就可以在上面建立起所有其它的能量,你可以给把RNA加在一起,那也是瞬间把RNA跟它加在一起,你可以制造出从一个质子到整个的一个人体,从一个整体的物理形态上,比如说在一天的时间当中。

MIKE:哦。好的。所有说它是一个量子的纠缠吗?

KESHE:哦,不是。它实际是斥引力场的一个裂变或分裂。比如说有一天你能够加入到它的当中,RNA是整个结构的顺序,在里面然后你会发现所有的结构都会有一个自我的定位的做法,它就会形成比如我们眼睛的一部分,但是,然后你就会在某一天获得这样的一个事物。因为这是它所拥有的能量,ok。

MIKE:从质子。

KESHE:你不需要把整个人都带着,因为整个这个人的信息都在RNA当中,ok?也就是你不需要把整个人都带着,你只需要带上他的RNA就可以,因为这个人的整个信息都在他的RNA当中了,就好像说你带着CD,然后在里面录制上所有的东西,你把这个CD带到什么地方,这个关系就不大了,你可以在地球上播放它,也可以在月亮上播放它。然后你可以把这些信息加进去,这样的话你就可以重新建造人类的身体,这也是我们经常说的它是情感部分会决定人的实体部分,这是我们一直解释的:有一滴血就可以携带人体整体信息,而不用带这个人,因为血液就带着人的情感和实体这部分,这就是你所需要来创建那个生命的,在这个意义上来说呢,在这样的状态上,可以决定一个人长成什么样,看上去是什么样,在这个环境当中,我们有2条腿和一双手,但是如果在另外的环境里我们可能会长出20条腿或手臂出来,因为在那个环境里我们要成为一个优秀的赛跑的人,以便能够生存下来,还能够保持完整性吗?

RICK:凯史先生,RNA能够穿越太空?

KESHE:是的。可以完整的。在很多情况下,在太空里就像你现在保存基因库的方式,对于那些种子来说防止发生不测,有很大数量的实体都是以这样的形式保存的,那是因为环境对他们来说去发展,根据他们DNA的结构还没有被发现到适合他们的,时间成熟的时候,比如我们可以看到整体人类的毁灭,我们早就已经有了足够的信息库,在RNA,在这个地方,以便能够在其他地方重建人类,如果我们能找到合适的环境的话。

RICK:凯史先生,所有的这些智慧生命都有RNA吗?还是只是我们人类有RNA呢?KESHE:你有个?(与RICK同时讲话,听不清),是的。我们都有这些东西,它就是一旦你发现一种繁殖的方式,你就会拥有这个RNA,这就是你是如何做事情的,这是我们在实验室当中启动的这个过程,RNA实际就意味着去记住如何去实现自我复制,增加它的数量,但它实际是一种对一种顺序的记忆,你不需要带着人的肉身,这就是我很长时间就谈论过的问题,如果你对创造物的科学了解的越来越深入的时候就会了解这个问题,理解如何和为什么需要这样做,由很多人发出了这样一些的呼吁,就是我们需要拯救这个星球,实际没有任何一个实体可以永恒的保存下去,那些人叫嚷着说我是外星人,我需要做这样那样事情的人,然后这些人在后台总说我是外星人或类似的说法,这是他们的问题,因为他们实际并没有理解我们在这里的目的是为了去拯救,这是对这些人,他们是短视的,如果没有我们的话,甚至都不会这样智慧水平的人类的存在,任何类型的这个种族都需要有他们生存的环境,如果你去破坏他的环境,这个种族就没办法生存了,你可以看到之前在这个星球所有动物的结果,地球对于宇宙大家庭来说也没有任何的不同,它本身也具有自己的生命的周期,也不会始终处于在这个位置上,他们总是说想去保护地球不被外星人的侵袭,或者需要其他人的帮助,他们实际上展示出来的就是没有理解造物的基本原理,然后,他们说都应该是人类的一部分,但实际上他们是这个种族就是人类灭亡的一个原因,没有任何的星球,如果你能够理解的话,就是中子裂解成质子电子的话,你就会理解,即使最小的东西都没有能力去一直存在下去,因为在宇宙大家庭当中生命都是出于给予和接受的状态,当它达到一个时间的时候,当他给予过多的时候,就没有足够的来保持自己的存在,就是再去获得的话,这个时候你会去产生裂解分裂,你就会分裂了,如果说一个中子都没办法都永久存在,它都会分裂,就像地球这样一个卑微的行星,它为什么不会裂解呢?或者说太阳系为什么不会裂解呢?因为只是只有通过裂解才有新的循环得以开始,那些去为这样一个事情去为地球斗争的那些人呢,他们只是没理解造物的一个现实而已。因为如果没有这种干预的话,或者把人类带到这里保存他们种族的存在的话,就是说这样的每一个星球都会遇到的状态,事实上实际就不会有地球了.实际上这些人是人类的敌人,而不是人类的支持者,但我们能够去理解去呼吸这些现实的时候,去和现实去争斗的时候,实际是对我们表现我们对这个现实的不理解而已,你没办法携带你的肉身,但是你可以携带你肉身的信息,当时间地点合适的时候,这些信息可以重新生长出来,人,或者说,人被以这样的方式传递到这个星球上,是否已这样的方式做到的呢?人类是本身自有的一个种族,它实际是通过这个星球上的环境自我创造出来的,

RICK:在这个星球上有没有和这个星球不一样来源的那样的一些人呢?KESHE:哦,是的,因为,他们在这个地方发现了适合他们生存的环境,和我们生存在了一起。还有没有其他问题?

RICK:有一个关于电子的问题,还有他其中一部分,就是有关它特俗性的问题,技术独一性的问题,每个生物都有DNA,是否意味着所有的恒星都不同呢?

KESHE:哦,当然是的了。刚才说什么?继续说。

RICK:如果这样说,恒星如果是独一无二的,它的那种日冕的大规模质量的一个喷射,是否是一种类似像是男性的生殖类型的这种产生宇宙的效果呢?这是否它也不断膨胀扩展的原因呢?

KESHE:宇宙呢,非常类似一个新星的状态,条件就非常类似中子衰变成质子和电子的过程,就是分解成质子和电子的过程,整个宇宙在一种我们所称的“核子”的环境当中扩展膨胀,只要有足够的空间让其扩展的话,只要有其他宇宙能够有空间接受这个空间的扩展的话呢,这个宇宙去给予的话,当它的这种平衡,就是我们说的斥引力场,这其中他们2个当中的一个穿越到另外一个当中,这样的话,当磁场降低到一定的程度,低于引力场的强度的时候,你会有一个平衡的表面,由于他们处于液体或等离子体的状态,它的表面就会低于物理的表面,就是说它的引力场的强度允许它这样的话,也就是它的斥引力场的强度能够允许它,所以呢,这些额外的部分就会被释放出来,进入到环境当中,然后你就会发现由于你丢失了一部分的质量,然后你就会发现在斥引力场强度的降低或减弱,然后一种新的大气的环境就被创建出来,这种我们所说的从日冕的释放导致了恒星的质量的斥引力场的降低,就会达到一个状态,就是这个状态没有办法持续下去,就会出现一直所说的完整的开放,就是引力场进入到很深的就是中心的地方,变得非常的重,这样这个磁场就没办法在这个地方得以持续,然后就会达到一个平衡点,在上面的多余的部分,就会被释放出来非常类似于你去剥离橘子皮的状态,上面的表层的皮被拨开后,然后它可以作为这些恒星的等离子体释放出来,其中的一部分就会释放到行星宇宙的等离子体,或者说额外的部分,(2:11:04?某词?),然后你就会有新的平衡状态,就是我们所称的这个多余的部分,这个比较小的版本,就是说在这样一个状态,一个新的平衡,它的磁场和引力场就达到了,这种多余的部分就是被释放出来的,就是我们所说的超新星,它都处于等离子体,而且非常类似于我们身体的淋巴状态,它实际上并不是一个物质实体的状态,一直到它达到某一点在等离子体斥引力场的强度,在恒星的外壳内它可以展示出自己,作为一个物质展示出来,这些都是那些所谓的热融合,就是这个宇宙的形成,它实际也是人类的科学界的一个错误的地方,一个错误的看法。在你的身体当中,当你的淋巴达到某个地方,就是当它的斥引力场达到心脏的状态的时候,它就成了心脏的一部分,然后同样的淋巴,当它达到了人体腿部肌肉组织的斥引力场的时候,就会成为腿的肌肉,所以同样的事情就发生在新星上面,当斥引力场被释放出来的时候,在这个点上取决于它的斥引力场在这个太阳的等离子体的这个?(某词?CROSS WAY)当中呢,然后这些材料就会被根据这个区域的强度斥引力场的强度被制造出来,所以现在斥引力场新的条件下的斥引力场在这个星系当中,还有这个星系的位置在宇宙当中就允许一种新的状态,就是新材料没办法被制造出来,在太阳系当中表现出来,然后同时那些之前能够被制造出来的呢,现在由于它改变了它的位置强度,就没办法再次被制造出来了,很可能你就没办法再去找到任何更多的黄金,就在我们所谓的这个恒星进入到它的斥引力场的平衡当中的时候,尽管我们可以看到黄金的结构在宇宙的其他地方可以看到的话,这种他们所说的热融合,就是所有原子的热融合就变成了各种金属,比如铁,这类的说法就是他们都没有完全理解这个原理,最终转换还有甘斯的这种工作的方式,还有等离子体在宇宙中的工作方式都没有搞懂,实际上是环境斥引力场的环境决定在这个地方产生什么材料,还有它的电流的流动速度决定了它的强度,就是固体的硬度,你可以有压力,而现在又有了扩展,然后你可以创建一个电流,它实际上是磁场的流动,在等离子体当中,然后它会决定另外一种因素,就是相对于什么样的材料在什么样的位置相对于什么样的压力,还有在这些等离子体之间的信息的传递。

MIKE:哦。凯史先生,可否稍微停一下?我之所以提问这个有关星体的问题,是因为有很多人都去想一种完美的部分就是说去测量这个原子,我知道这种做法实际是不重要,因为每种恒星的组成都是不一样的,他们的创建都是不一样的,都是独一无二的,像那些星星一样,所以你们没办法用一刀切的方式来理解它,都追求完美,然后去实现那种完全一致的重现,那么这种完全一致的呈现实际是在复印纸张的时候才可以出现的效果,但是说,这种创造性的表达,就是我们了解到学到的一种去传达、表达的方法。

KESHE:这种独特性是由于它的大小、形状、它的传导性(就是导电性),还有几个不同的因素,其中一个是斥引力场的平衡,就是我们说的质量,还有一种来自等离子体,就是由这个质量创建出来的,还有一个就是环境的斥引力场,就是恒星的斥引力场本身所拥有的,然后同时每个实体,即使是中子,或者说距离宇宙更远的地方,相对于它的中心来说的话,还有它的释放都是由中心的质量决定的,还有宇宙的中心决定的,尽管我们认为它只是宇宙的边缘上的恒星或一个星星,就是它就是由我所说的黑带的一个起源,这个恒星实际是一个完整的运行,通过斥引力场,因为它实际上是或者说是宇宙的“黑洞”这个中心,它们都有一个联系,但是因为他们有一个连接,这样就决定了它的大小、强度和它的位置,还有他们之间是如何相互作用的,所以这并没有关系,就是说你是何等的独一无二,你的位置形状,大小是在某种程度上是有中心的质量,就是在中心的黑洞的线上来控制的,然后一旦你成为能扩展增加它的数量的话,就是复制的话,你能够去做出决定的话你可以接受到它的情感,你就有了智慧,同样的一种方式,作为宇宙中心的黑洞决定并影响并能碰到它的质子、电子,在同样的宇宙边缘上的质子或电子,所以它就处于造物者的水平上,它会通过同样的一个渠道。然后,如果你是处于一种集体的状态时,你就能够理解造物的原理。

MIKE:非常感谢,我想说的快些,这样我们可以谈论另外一个问题,可能会更重要的问题,KESHE:ok,你也可以继续说。

(第三次翻译截止02:18:00)

我们也是从你那里获得一些新的知识,你所做的那些实验是非常好的。MIKE:下一个就是ELIYA医生,你所做的实验都是非常好非常棒的,实际大家都在帮助我。

KESHE:RICK不断给我们做图片,图片上有问号,他想去画些图片,我们没有看到这些图片。

MIKE:一会儿你会看到。但是在亚马逊花35美元买了一个小的一个盒子的玩具。KESHE:我想我知道你在说什么了,我们昨天还看过那个图片,这种想法最初让我想到一种想法是因为对这种东西有好奇心,对我有的这些东西的运作原理有好奇心,我就来玩这些小的玩具,大约在5分钟后艾丽雅给我发来一个视频的链接,这个视频应该是保加利亚的一个先生,他提到了这样一个概念就是,比如说类似视频上展示的环形的配置,它上面有一些轮子,它们都会在一起旋转一起运行,如果你从上面观察它的话,它会形成等离子体流动的漩涡效果,我已经记不住它的名字了,因为里面用了一些外语,这里面的概念就是把GANS放在管子的底部然后旋转它,是否有可能得到同样的结果,去运用这些设备提高它压力的效果。

KESHE:旋转它,磁力的压力是可以的,但却不是空气的压力,

MIKE:去改变,利用纳米涂层。

KESHE:是的,如果你在铜上创建纳米涂层,就是用塑料,在塑料上镀铜的纳米涂层,你在它们两者中间放上强度介于两者之间的材料,就可以创建出非常类似磁场的压力,你创建出来由于纳米涂层创建的磁场压力。

MIKE:ok

KESHE:我们可否看看你刚才提到的小的玩具?相当于万能工匠,这说明这个玩具可以摆出各种各样的造型。

MIKE:抱歉,你说什么?

KESHE:我们看到你说的装置上面有点类似旋转的装置,这是给他的吗?好的。继续说吧。

VINCE:你说的是那个视频吗?凯史先生?

KESHE:是的。

VINCE:哦。这个视频是stannie parkel发来的。就是MIKE我说的这个人,在youtube也该有这个视频,或者在facebook账号上也应该有,因为你已经分享过,RICK也应该有这个链接,MIKE你有那个链接吗?

MIKE:没有。

RICK:是的,在我的facebook账号上,艾丽雅医生给我做了标签的设置。

MIKE:这个的概念就是它有8个轮子,这是根据制作这个视频的先生制作的,这8个轮子有8个不同的方向,每个轮子会做出旋转的运动,然后会指向中心,这就好像是非常迅速和高效的旅行,这种螺旋的方式,而不是以波浪的方式,所以在我头脑当中能够看到的图片,我做了一个连接,我能看到在这样的一种运行的效果下能够产生漩涡的感觉,所以我把它称之为“万能工匠”的玩具,如果你把它们摞在一起的话,基本上来说会创建出8个环和一个圆,我不知道如何解释这个事情,就是这个红色的东西它有向外支出的结构。(视频:里面支出了许多类似管道的东西,管道里面放入一些甘斯,视频开始播放了,上面就是有中间有一个圆环,上面套了一些小圆环,小环上有很长的管子,伸到外面的大框架上,它在里面装,管道里面有很多甘斯,或者不同甘斯的组合,)当它们落到下面的时候有一种叠加的效果,有一些就会被锁定一个特定的位置就会创造出星体组合的状态在它的下面,对。就是这个视频,这个是否和等离子体的运行方式是一样的呢?这只是我自己在头脑当中去想象,不知道是否是一样的。现在大家是否都看到这个视频了呢?

RICK:哦是的,现在已经在实时频道上了。对是的,我们能够看到,看它的漩涡的形状,还有等离子体的运行方式,你看到的这些运行的效果,都是你自己的理解,它看上去就在一个方向观察的时候就好像螺旋的形状,或者像环形的流动方式,在不同的方向上看上去像是垂直的运动,侧面看起来很有意思。

MIKE:侧面看上去就非常复杂,也是很难以理解的,但是比较简单的状态就是看上去非常美妙,也比较有意思。

KESHE:可否打扰一下,我现在需要离开,我要过会儿解释原因。就像各位所了解的那样,和平团队一直在努力在乌克兰和谈的事情,我昨天也向他们建议说就像他们在做他们会议的时候给普京总统去祈祷,在刚才1分钟里面,普京总统宣布乌克兰和谈已得到各方认同,会在15号宣布生效,也就是说停火将将在15号开始执行,所以,我也要感谢各位的努力,和你们所做的这些工作,在过去2分钟左右的时间里面,普京宣布了他们的这项合约,

XX:哦。祝贺你,我也要,由BBC转播的,非常棒的消息,继续。

RICK:非常感谢你的消息,任何时间都可以达成和平。

KESHE:这就是我们的目的,实际上我们昨晚就在忙着这件事情,现在你们就看到了这条消息,继续吧,抱歉打断你们。可能事情就是如此了。(笑了)

MIKE:我们会把所有这些事情都忘掉。钱在这里并不是真正最重要的东西。这种叠加三个在一起的反应器呢,它们可能是如果等离子体能被创建的话,在每个管道里可以实现一种匹配,就是由不同的甘斯组成,可以出现某种反应,如果它把他们都叠加在一起的话,我想人们可以给它在不同方向上旋转它,这样会创建出更好看更好玩的一种现象,如果我们从底部去看,你能够看到3个点,就是这种平行三角形方式的星体组合,就是这张图片,如果说有多个这种动态反应器,每个都是本身自我相互作用的,你可以让它们处于一种静态的,也可以在某水平上处于动态的,但是,它的等离子体的相互作用会在很多层上实现,它现在已经超出我的脑力范围了,即使只有3个摞在一起的情况的时候,当然,这里面有很多信息,在这个“万能工匠”的玩具当中,非常感谢各位!有没有任何其他问题?然我来回答?RICK:我看到我们发布在儿童网络教学的图片,这些事情可以让孩子理解一些问题,有时候可以有一些更加深刻的想法和概念,应该是比较有趣的。

KESHE:哦是的,这些东西对于孩子理解一些东西是非常有帮助的。

MIKE:这样的一些想法在我的脑海里只需要5分钟就可以想出一些事情,还要花另外的5分钟做出来,如果它是那种静态的话,你可以在里面放入一些材料,以某种方式加入其中,它可以在里面长时间的运行,就像你在其它的任何一种静态反应器里面所做的,所以它也并不一定要去旋转,可以利用等离子体的压力去把这些甘斯约束在一起,那么实际,就是说,我想可以创建一种环境,它可以因为这样一种做法而产生它的运行,也就是说当你知道了它的环境能够被创建出来的话,就好像你在厨房做饭的时候你就已经知道菜谱是怎么做的了一样,你可以根据这个菜谱做出一个比如烤饼或者一个蛋糕。

RICK:那种神奇的地方在于事情本身。所以如果说做一个类似于这个图片的模型,实际上就是,在某种程度上对这件事情本身就是有一种思想的活化,而且是非常动态活跃的事情,我只是向提醒一下这个概念。

MIKE:我想做的就是把这个球体最好的这一部分,就是这个赤道这个地方,就是产生奇妙的地方,然后把它放到一个盘子当中。

KESHE:ARMEN检查一下,

RICK:抱歉,你说什么?

KESHE:抱歉,我的麦克风打开了,这时候不该插话的,我只是想展示一下电话当中就是刚才还是去说普京宣布达成和解的消息,只是麦克忘记关闭了。关于停火的事情,就好像这个新闻是国际新闻的一个消息,我们会知道正在发生的事情,还有它下一步会做什么,BBC世界频道刚刚宣布了这个消息。

MIKE:凯史先生可否请你把我发给你的email的最后部分发出来?我就要走了,所以这点事很重要的,你们需要这个证明,就是一种可以做出证明的概念,这样人们可以从视觉角度观察到,就是说星体被创建的一个过程,它的这个创建,我想这个概念来自欧洲粒子研究所,就是CERN这个研究机构,我之前看过他们的视频,他们用到的方法是氢气,还有一个球形的磁铁,采用了高电压产生一个持续的球状的等离子体,在中心的地方,有点类似闪电一样,它实际就代表了好像一些电线,他们做的实验中出现了类似闪电一样的等离子体球,我没有这方面更多相关的资料来做这个实验,所以做出我所画的图片上面的效果,在它的碗状的里面也进行纳米涂层的处理,就是说给这个球形的磁铁进行纳米涂层处理,每个极性就像你能看到的上面是北极,下面是南极,它是通过一些绳子做了悬浮的配置,然后有氢气的流动,从负极到正极,就是有电的流动,所以我把北极放在了上面,这种流动就会经过中心的地方产生一种聚集,然后会出现等离子体,这个等离子体就会出现浓缩或者聚集,然后会代替在中间产生的带磁性的漩涡,在中心的磁力的漩涡,这些碗在自身中心的底部都有一个开口就是通孔充满电荷,随着磁场受到了电荷的影响,氢气就被激活,这样就会出现一种持续运行的等离子体球,如果我们对其进行纳米涂层的处理,就是对钕铁硼的磁铁进行纳米涂层的处理,我就相信这个装置很快可以实现飞升。然后也可以进行控制和调整。

KESHE:抱歉。请等一等,停下来,请你回到最开始的地方,从最开始的地方来解释你的图片,我们有所有的这些相关材料,可以在48小时之内测试你刚才提到所有的这些效果或者说这个实验,好的。我们有氢气,有这种环境,有磁铁,你可以解释一下我们就可以对它测试,你回到最开始的状态解释一下。

MIKE:整个的容器是真空的,有氢气在里面流动,磁铁是通过金属线悬挂在中间的地方。

KESHE:你说的磁铁在什么地方?

MIKE:磁铁就是在中间,你看到的中间的圆球就是磁球,每一半的球都有极性,它是一个双极性的磁球,有北极和南极。

KESHE:你有多少磁铁?是一个还是几个?

MIKE:哦,这个是实际并不是磁铁的北极和南极的这个定义,所以当你完成了这个管道的话实际上你就完成了它整个的电路,就是用一个北极和南极的磁铁。

KESHE:我们想能做的,让我们来扩展一下这个问题,现在我们有些环形的磁铁,还有一些线圈,它实际是一些特斯拉的线圈,我们可以把这些特斯拉线圈相对应地放在一起,(22:14)因为它们可以安装在那里,然后我们有装备把它的真空抽到负的10到12次方帕斯卡的真空,我们可以感应出电流到这些环形当中,然后创建出斥引力场,这样一个到北极,一个到南极,我想其中一个会是5到6个环形的,其中有一个是50个环的板材,其中一个我们的特斯拉线圈应该是从mairal教授得到的,所以我们可以得到很多磁场的光谱,可以把它限制到这种材料,比如铁或其它磁性的材料,你觉得这样怎么样?

MIKE:我不100%地肯定这个磁铁,我知道钕铁硼的磁性威力很强。

Kehse?:还以为所有的磁铁都是钕铁硼的。

MIKE?:就是为了达到我们要实现的目的,我想这些磁球是钕铁硼镀层的,设计出应该承受高温,因为我看他们的视频呢,他们把磁球拉开的时候,我看到了里面的结构,它们有被烧坏或者被烧了的痕迹,它实际没有被包容住,我相信纳米涂层的处理就会(没声了,2:38:00)保护防止磁铁被烧坏。

RICK:抱歉我这边的问题是艾丽娅那边的操作,连接时候就粗线一些状况就掉线了。大家好,再重新做链接。后面背景出现了很大的音乐声,从哪里来的?好的,回来了,大家好。(02:41:56有声)

RICK:我刚没有按哪个案件,有个窗口挡住了,就点到按钮了。所以除了一些问题,我们也是希望让在现场实时频道的网友知道这个事情,现在又把麦克打开了,这样让大家知道我们又重新上线了,刚才断在什么地方了呢?我想MIKE正在描述他的装置,我们需要从凯史那里知道断开在哪里了。对,我们刚才在讨论钕铁硼的磁铁。就是谈到了线圈的事情,大家可否到youtube查一个在上面有一个视频,就是讲到欧洲粒子研究所的《初子场域》,当时叫primefield,哦,不是初子场域的那个视频,它的名字叫CERN星体组合,就是说它的视频的名字叫这个名,它的时间比较短,只有1分多钟的时间,1到2分钟,你可以很视觉地看到星体形成的效果,很逼真,如果去对它的磁铁进行纳米涂层的处理的话会有更加好的效果。

VINCE:我看到一个视频,我看到一个来自太空船学院的视频。

KESHE:在你看到图片之前,我和大家说我们看到了什么,这个是板材的结构,如果你能够看到的话,它里面有不同间距的环状的结构。

VINCE:好的,我们把它放在现场实时频道上。等一下。

KESHE:好的。现在大家看到了。

MIKE:我看到中间的环状了,这些是铜结构的环形,我们有不同的尺寸,有的比较稠密,有的稀疏些,还有一个,我想我们一共有4个这种不同的环形结构,这些结构它让我们能够我们能够面对面放着的话,能让我们够创建出斥引力场,就好像等离子体在这两个的中间创建等离子体的斥引力场,我们可以单独给这两个线圈去提供能量,然后我们可以把它放到一种真空的状态当中,还有些氢气在里面。所以说这个你这是一个无线的装置,你可以利用感应电。是这样吗?

KESHE:我们可以把它安装,难度我们不能吗?

VINCE:通过磁力的安装,那些磁铁是固定的,那些线圈铜线圈经过纳米涂层的处理没有呢?凯史先生?

KESHE:抱歉,你刚才说什么?

VINCE:那些导线是否经过纳米涂层处理?

KESHE:没有,这是普通的铜线,这实际就是特斯拉线圈的系统,我们是从梅尔先生那里在30年前买到的,我们也做了一些复制,ARMEN就用磁铁做了一些控制这些小的装置,你可以去展示一下,你现在那个地方可以被摄像头摄到了,这2个小东西是ARMEN经常用到的电动机里面自动的小元件,我们可以把它们放到线圈里面在真空的状态下,然后里面让气体穿过,然后来测试你刚才提到的这种说法的一个真实或着有效性。可以在几个小时时间就完成你说的小实验,因为我们有所有相关的这些材料和环境,它是一个单级的磁场,叫单级的场体,所以下周四就可以做完你的实验,然后告诉你你的想法是否正确。

MIKE:它应该能够创造出紧密的控制等离子体的球体,它会像太阳一样光亮,就像等离子体一样,它的等离子体就像我们之前了解的那样,是等离子体的状态,看上去就是什么颜色呢?KESHE:我们之前看到过他的效果。我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再重新再现一下它的效果。MIKE:在这个实验里CRRN欧洲粒子实验研究所,他们说已经申请了专利,但是我知道,你知道呢,它们说它实际上受专利保护,所以我不会做一个与专利完全一样的设置,因为我是把它进行了纳米涂层的处理,这样就改变了它的一个形式,这个CERN是不了解这些事情的,我只是想帮助更多的人这样做。是的。我们很可能有另外一种可以在2者间达成妥协,就是放一个纳米板材在它们2个之前,你可以给所有的装置进行纳米涂层处理,对。把所有这一切都进行纳米涂层处理,包括导线、球体在这个舱室的内部都进行纳米涂层的处理。

KESHE:哦是的,我们有对所有这些东西进行纳米涂层处理的设备,我们在这里有这样的设施,可以把这个工作交给非常热心做纳米涂层处理的人,就是我们的ARMEN先生。ARMEN他刚刚收到了铜箔,就是大家现在看到的这些铜箔

ARMEN:这些铜箔是一周前收到的。

KESHE:如果你这样做的话呢,所以你可以这样做,如果想arman说的的那样我们可以把磁铁放在铜箔里,然后进行纳米涂层的处理,然后把这2个都用同样方式处理,然后把它放在一个氧气?,然后把它放在一种真空的环境当中,然后我们有做做这种连接的导线,它可以感应出很微弱的电能,然后可以去测试它的有效性,如果我们需要这样做的话,你觉得这样做会好用吗?

VINCE:刚才你提到的电需要很高的电压吗?

KESHE:哦,是的。它就像一个电动机,我们把电感应出去,然后通过磁铁启动这个电动机,然后当我们把这个电引入其中的时候就会创建出磁场,然后就会终止这个电动机。VINCE:如果你引入的这个电流是这种等离子体的一种方式去引出电能,会是什么效果呢?KEKSHE:我想是一种能够制造gans的外壳当中,或者是任何其他的方式,而不是通过电子的方式。你看到和我看的方向和感觉是不一样的,它实际会来的很快。稍微等下。我们都找到他的电话了,ok,你来展示一下,大家都给在等着呢。拿过来展示一下,正在展示。(里面是一个小的等离子体反应器,里面放了一个小的环形的电动机的自动用的转子铁芯)

MIKE:那是否这个实验室做好和人们进行合作了呢?

KESHE:实际你去观察我们这里面做的一些东西,实际你的梦想家就在你的面前,如果你的梦是正确的话,ARMEN所做的可以去纳米涂层处理这个在这个磁铁的一面进行纳米涂层的处理,然后我们可以把它放在磁铁的另外一面,这里面最终会成为真空的舱体,我们可以把反应器密闭,然后抽真空,然后再往里面注入一些氢气,就是你总想去做的那种,但是唯一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看不到它的阳光了。

MIKE:哦,我的装置不是这样的,你需要把他的碗状结构给反过来,它是一个球体,从中间切开然后把两半反过来放的效果。KESHE:你是说吧球体反过来放吗?对,他说需要把球体反过来。

KESHE:哦不是这样,他说的是要以这样的方式来设置,对是这样的,这里面的场体已经被创建出来了,这里面有2个场体,这个半球会放大磁场,它的极性呢,MIKE,arman你来解释吧,你一直在做这件事情,应该更加好些。

MIKE:这个球体是由磁体制作的,然后把它切一半,然后它们2个以碗状的方式背对背地放在一起,它的底部会有一个孔洞,这是一个环形的磁铁,

ARMEN:如果用这个磁铁的话,实际你还是受到了限制,电子的磁铁,你能做到就是降低或增加你的磁体,你可以是一面北极一面是南极。

MIKE:好的,这就是你在这个地方所需要的,实际上它不需要那么大,我想说为了能够实现星体的效果,你需要把它放置成逆反的配置才可以。这样你可以集中聚集它的磁场。这样就可以去利用已经被激活了的氢气。

KESHE:你去观察它的话,就是你的磁铁,ARMEN:然后在他们之间创建的场体呢,我想应该是在它们的场体我想应该在2个球体中间一半的地方应该创建出来。

VINCE:ARMEN你的麦克设置是否有问题?

RICK:是MIKE,是否你的麦克出问题了?应该是麦克离的太近了,所以我们听到他的呼吸声,所以需要有人停下呼吸,ARMEN你把那个呼吸声关一下。

KESHE:这是比较困难的做法,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MIKE:你看到的是一个磁性的穹体,对的。对这里面有一个间隙,磁体间的间隙,氢气就在这个环境当中,绿色的就是这个环境当中,对。这里面有一个间隙,我们可以决定这个间隙。KESHE:不是这样的,我们可以决定它的电能,你说什么?你刚才画的这种效果并不是,我决定你该把这2个球体间留下一定的间隙,这个球体是由场体本身所决定的,中间的地方本身就是场体而不是半球了,就是物理的半球了。

RICK:因为这些球体会聚集这些等离子体,是这样的吗?

KESHE:对,这个球体是很重要的。

RICK:这个就是倒着放的球体结构就非常利于等离子体的产生或出现。这个事情当时在初子场域的视频里面它们也出现了这个效果,很明显,这就是他们欧洲粒子研究所的那个结构能够做到的效果。

MIKE:我之前没看到过初子场域的视频,所以对你刚才说的不是很熟悉。在它们的之间,因为这里面还会用到氢气,但是它们这里确实需要一个间隙,这样它就可以感应出一定的电流,你把它聚集在一起。这就是相当于一个火花器。

KESHE:是的,还是让我解释一些,可能是对这些知识的扩展,我们可能是对的也可能是错的。如果我们像ARMEN的做法那样,在这个地方放些纳米涂层的处理的话在每个的边上对磁场进行纳米涂层处理,磁场会创建出自己的流动,就会实现这样的一种效果,就是在中间的地方出现一种零点的效果,然后另外一方面,就像我们看到的,欧洲粒子研究所用到了几十千千瓦(实际应该是伏特,7万伏特即70千伏)的电压实现这样的效果,就是只用了几瓦的能量,我们做的等离子体的效果和甘斯呢,我们就是用了极小的就是几瓦的电能,就创造出了129特斯拉的强磁场,我想去使用ARMEN建议的纳米涂层的处理就会有同样的效果,很可能它会是一种做法,就是在它的中心地方放入一些甘斯在里面,是磁铁的甘斯,这样,氢气会在这里面出现火花。然后去使用这些甘斯和氢气,因为这样一来,这些纳米涂层会允许这种能量的释放,从等离子体的甘斯当中释放出来,这实际就是你如何快速地创建出这种快速地离开一个场所在太空科技当中,这就是我们之前已经解释过的一个问题,如果我们可以这样展示的话,实际上SSIII型的反应器,还是SSII型,我有点忘记了,有导线在里面,ARMEN设置的,里面有导线,可以使用半球的实体,还有这些板材,来创建出这种场体来产生压力,挤压这些等离子体让其产生火花,或者说去激活这些等离子体,在这种方式下,能量就会被注入到这些自由的等离子体当中,它会出现突然的扩张,通过等离子体的斥引力场,这是由于在它们上面之前所做纳米涂层的等离子体磁场突然扩张造成的,在这种相反方向来做的话呢,ARMEN之前实际做过这方面的。好的,你实际上在做这个实验的时候并不需要太高的电流。

KESHE:你说什么?

MIKE:我想我们都不需要外面那个真空的容器。

KESHE:哦。不是,我们已经有这种设施了。中心打火的地方,就是自由等离子体了,就是你创建出来的,这个过程事实上是在地面上就当你去观察SSII型还有头盔型反应器的时候,我们可否看看那个反应器呢?RICK可否切换图片?如果你去那个图片放大去看的话。对,就是这些等离子体在太空学院的实验室里我们有实时转播,我们之前作出过这种效果,它一直在运行,你重新刷新下,就在这个图里面。我想我们会获得最有效的方式,如果我们使用连体的方式做实验的话,可能你是正确的,我们现在有这种设施做这种实验,它实际并不是不可能的,对。就是那个小家伙,底下有轮子的那个,你刷新一下,在最右面的那个,对,如果你观察地面的话,哦,不是,在它的下面,你看到的是MARKO,对是这个,我们对它取了个名字。

ARMEN:不要说。(笑了)

KESHE:如果你去观察它的地面的话,我们有4条导线,一个是给电动机供电,另外一个是给下面3个反应器电动机供电,还有一个导线是从整个半球体里提取能量的以及打开等离子体用的,最后一个导线是用来压缩等离子体的,就像你刚才谈论的那样一种做法那样,这些等离子体我们一直谈论的中心那些自由等离子体,所以我们可以去压缩它,就是你们说的激活它,就可以实现快速的飞升,可以创建斥引力场的压缩,这是因为我们通过电子去输入了电能在地板上面,通过电子的方式输入能量,在它的上面和下面,这些能量会经过这些板材通过纳米涂层会压缩或打开这些甘斯达到中心去达到自由等离子体,你需要这些等离子体在半球结构里,需要2到3天才能实现这些等离子体的出现,因为这个小装置是昨天的时候才放在这里的。所以呢,通过我们的实验,我们需要一些时间就是这些甘斯的场体释放能量,它是一个完整的星体组合,这个装置下面有一些轮子,是MARKO安装的。这些轮子是在地面上都做了位置标记,如果有任何移动的话,同时我们会测试你的理论的有效性。好的,但是我们已经有了这些装置了,已经在我们实验室的地板上了。这是一种新想法,但它实际不是新的想法,是从现有想法当中引申出来的想法,就是说把它倒置过来,然后放入一些甘斯。

MIKE:可能更有效一些,对人类来说,对我们来说可能更有实用价值。KESHE:哦,这实际是我们太空远行的一项科技。是通过电压来控制的吗?它只需要非常小的电压。

VINCE:RICK我有个问题,是等离子体的压缩的问题,

RICK:对是这样的。你的图画是很好,可以把它拿出来,给我们一个视觉角度了解SSI II型反应器的效果,你有没有把那个图片找出来,然后我来说这件事情?是在email里面,我之前转发到你那里的。

KESHE:你说什么?

RICK:我是说GEOFF有一个灵感,应该是从第48次网络教学获得的灵感,GEOFF就是那个人做了令人惊叹的动画,都是他做的。至少是其中的一些动画是他做的,他有一个关于纳米涂层处理的塑料管的问题。可不可以。

KESHE:抱歉,我只是看到了实时频道里面看到一个问题,我们可不可以再去成立荷兰的凯史基金会,凯史基金会本来就是荷兰的实体,没办法再成立一个凯史基金会,我们基金会本身就是在荷兰创立的,荷兰的凯史基金会是最初的基金会,是整个的基金会的母体,所以我们在荷兰就不需要另外的一个凯史基金会了。请你再谈你的事情吧。可能需要一些信息让他们加入,或能够成为凯史基金会的一部分。

VINCE:成为凯史基金会团体的一部分,凯史先生,可以吗?

KESHE:这个事情可能需要我们到了巴里之后才能考虑,这里面需要有一部分设置的手续的问题,他可以和我们接触,通过我们的站长,我们会告诉他如何做相关的事情,整个的世界的凯史基金会,实际上就是在荷兰的凯史基金会名下的,是整个的凯史基金会的母体。他所说的事情实际就是进入到了塑料管的纳米涂层的问题。抱歉,请你继续说吧。VICNE: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图片是来自GEOFF先生,他用到了纳米涂层的塑料管,这里面实际是用到了co2的生成的问题,通过改变进入到这些电极的电压,通过改变它场体的强度,能改变甘斯的颜色,它实际就会处于一种不同的斥引力场,如果我们能够基本上能够快速地去,这些塑料的,就是纳米涂层的塑料管的话,上面有纳米涂层处理的铜线,我们实际上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来改变它的等离子体的场体强度,通过改变它的电极来改变,没有改变电极,就是改变它的磁等离子体场体的强度,通过改变它的电流,然后能够改变甘斯的颜色,因为它是处于库伦壁垒当中,这样就会出现不同的斥引力场的强度。

KESHE:在比利时的GEERT之前就做过类似的实验,在他的反应器上缠绕了一些线圈,但是这些线圈是一些导线缠绕在纳米涂层处理的塑料管上面了,塑料管里面装上了甘斯。哦,好的。

MIKE:凯史先生,这是我的旋转反应器的效果。

VINCE:对,是一样的。但这次不同的是我们在上面缠绕了一些导线的线圈,也是做纳米涂层处理的线圈。你从图片上看不出来,但是如果你给纳米涂层处理的导线输入一些非常微小的电压的话,它就会去累加到你输入的电压上面,这样的话对我来说,他说的是纳米涂层就改变了电量的输入,就是不同类型的斥引力场的场体,而不是那种电磁场了,我这样说有没有道理呢?凯史先生?(59:00)

KESHE:这实际是一部分的过程,就是和MIKE做的事情,但是你实际上限制在了物质的状态了上。

VINCE:尽管我们进行了纳米涂层的处理也是这样吗?也还在这个塑料管理放了甘斯,仍然在物质层面做这个实验吗?仍然还是被限制在物质的层面吗?

KESHE:在很多的情况下是这样的。

VINCE:所以他应该是一种等离子体的这种场体然后把它施加到纳米涂层处理的导线上面吗?

KESHE:是。你可以去试一下。

RICK:我们几年前进行过这个测试,我想在我们的工具室是或中心?在我们的工具核里面还会有这些小的装置,我们用到了额外的等离子体压缩的说法。

VINCE:哦是的,它改变了co2甘斯的斥引力场,这个是装载了塑料管道当中的,co2甘斯是装在塑料管理面了。把这些甘斯改变成了不同的斥引力场的强度,所以说除了co2之外,还可以是不同的。

KESHE:哦,对你要做的事情呢。

VINCE:是暂时的还是永恒的呢?

RICK:暂时的临时的。

MIKE:可否问一个问题?

KESHE:你来问吧。

MIKE:如果你改变它的导线的话,把它给转变成甘斯,把它放到管道当中,作为比如说是外层的一部分。

KESHE:这个是提取能量的一个办法。如果你没办法去把所有的导线进行纳米涂层的处理,当你把它进行纳米涂层处理然后把它放到管道当中,通过提取和这些压力,在甘斯上的这些压力,就会创造出巨大的能量。

VINCE:你提到的和GEOFF的说法是否相反呢?而不是去增加能量,而是从那些导线当中把它去除掉?这样就会允许它的被打开?

KESHE:OK,让我解释一下,我们之前从未公开做这种做法,现在我来给各位介绍这个情况,我们之前也是做过的,如果你记得的话,之前就是M博士之前在这里的时候我们做过的一个实验,当他挤压这个纳米涂层的时候呢,就在这个导线里面感觉到了一些电流的存在,现在当你去纳米涂层处理这些导线,然后放进入甘斯的环境当中,也就是这些管道的中心的话,你就会创建出斥引力场的压力在它的上面,但实际上不是物理的压力,实际是一种转换,就是甘斯的等离子体的斥引力场会给纳米涂层造成一种压力,转换成巨大能量,你可以通过这样的技术做法中获得上百兆的能量,并不是几个纳瓦或几毫瓦,而是上百兆瓦的,它是你的导线的一个物理的部分,它会决定能从中提取的电流的强度,当伊万医生去挤压这些纳米涂层的时候实际它实际就跨越了这些层,在这些层之间就会释放能量,当你创建出了斥引力场场体的压力在这些甘斯上的时候,在这些导线和纳米涂层上的压力实际就没办法被摧毁掉的,它们没办法去摧毁这些纳米涂层,你所做的就是压缩这些场体,你关闭掉了你制作了所谓的库伦壁垒,使它变得更加的紧凑了,随着你把它变得更加紧凑,实际上会释放出更高的能量,这样实际就会使它变得更加紧凑,这种能量就通过这些导线被提取出来,你可以制作出10亿瓦的能量,我和你说,你把门打开,然后我给你解释里面的东西,你只要谈到了,我就把门给你打开,如果你能够理解的话,如果任何人能够重现这样一个过程的话,它实际是一种组合,就是我们能够在屏幕上能看到的效果,如果在里面放入纳米材料的话,比如你在里面输入了10瓦,然后创建出来自外面的斥引力场,实际你就可以从里面获得完全不同量的能量,就非常类似于,或一种组合,就是ARMEN在那个半球体当中所做的状态,实际也就是一种自由的能量,或自由能源。

MIKE:那是否这种能量是一种被放大了的能量呢?

KESHE:是的。

MIKE:这些管道也被纳米涂层处理了吗?

KESHE:所有的都要进行纳米涂层的处理。

MIKE:我想说的是像那个无限环,我脑海里能够看到的就是,如果说这个管道进行了纳米涂层的处理,导线也进行了纳米涂层的处理的话,我们对其分别进行纳米涂层处理,然后把它缠绕在管道上,然后再去进行一次纳米涂层处理,会不会增强能量的输出呢?

KESHE:哦,不会的。你纳米涂层处理的这个需要从线圈的那个导线,如果管道进行了纳米涂层的处理,然后你需要对管道进行纳米涂层的处理,还要去纳米涂层处理管道内部的导线,然后你就可以从中提取能量了,就是提取电能。如果这样做的话,

MIKE:那这个塑料本身内部对于里面来说有障碍,那外部也应该是一种障碍,在它内部的导线也有自己的障碍,这样会不会给你制造出相互切换的极性呢?

KESHE:让我再给你解释一些事情,我想你有些地方没有搞懂。我们看到有一个视频。

MIKE:中间这个环是否需要距离很远?还是说需要离反应器内核很近呢?因为我想它很快速的转换呢。

KESHE:是的,看看视频是否打开了?好了,视频打开了。看看这个视频,如果你有这个管道的话,你需要做的就是在这个管道上放一个纳米涂层处理的导线在它的内壁上,然后把里面装入甘斯,在整个管道里面,这个时候,你在中心的地方再放一个经过纳米涂层处理的铜线,就是这样一个配置,这样就可以从中提取能量了,相应来说从它的靠近内壁的地方输入一个能量,这实际就是ARMEN在做的事情,但通过这个过程你输入的是毫瓦级别,输出的是兆瓦级别的能量,但是需要你理解的一个问题就是,这个等离子体的流动是来自于,你说什么?问题是如果你能够纳米涂层处理你内部的这些管道的话,然后在外部像ARMEN所做的那样感应出一些电流的话,它可以在中间的地方放一个纳米涂层处理的导线,实际你做的是同样的事情,好的。这种结构呢,它们来自于整个的四面八方扩散的压力,是从整体角度上来说,你能理解我在说什么吗?这实际就是你能制造出,ARMEN现在正在运行的这个东西,他加入了他说这个是不是非常危险呢?所以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你创造出这种压力,它是斥引力场的,如果你能够在几周前向我们展示你做的装置的时候,你当时放了一个在你的液体的容器下面放了一个锡板,给它做纳米涂层处理,在这个过程里你做的是同样的事情,但是你做的纳米涂层处理,这个能量会从内部挤压或释放纳米涂层,让它实现一种自由的移动,但是它没办法实现这种自由的移动,因为它在管道里放入很多甘斯,这样一来这些整体的压力就会去向中心经过纳米涂层处理的导线传导这个压力,是一种整体上的传导,纳米涂层处理就会通过整体获得的能量再把它整体地释放出去,就是从这些导线当中释放出去,这个就相当于从直流电就即可转换成了交流电,因为它需要穿过纳米涂层的障碍,然后变成物质的状态,它实际就非常类似于当你把手指使劲挤压的时候,用另外一个手挤压这个手指的时候的感觉,你给它施加一个压力,这个压力需要在某个地方被释放出去,但是这种都是等离子体的压力,然后你需要输入一些非常小的压力,在所有的方向上,在这个反应器当中,你实际运行的是另外一种状态,我们在我们的小反应器当中也有同样情况的发生,当我们在反应器中间放一个小球体的时候,最开始我们对那个小球进行了纳米涂层的处理,这些小的反应器就是为了我们在将来做实验而准备的,当所有的这些知识都做好了准备之后,我们要做这些。

VINCE:有个简短的问题,我要问凯史先生。有没有任何能量的限制?就是对它的外部施加的能量,去给他的外部施加的能量的大小会不会出现比较危险的状况呢?

KESHE:你不需要输入很大的能量,你需要的只是一些非常小的能量就可以了。你是通过你个能够从中提取出的能量来控制它,你不是通过你能够输入多少的方式来控制它,你控制这些能量的输入是通过你的输出来控制的,你并不是以相反的方式去运行它的,如果你想从中获得上千瓦的能量,就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获得上千瓦的能量,这些是新的一种等离子体的反应器,这种反应器我想只需要10美分就可以做好吧,你用1美元估计就能做成这种反应器,ARMEN已经做好一个了。

MIKE:是不是说它的等离子体的压力对中心环状结构有一定影响呢?

KESHE:并不是完全是这样,这个要看具体情况而定。你将会面临的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现在就在这里面,ARMEN手里面就有一个,你可以展示一下。现在就有一个就在你的面前,我们刚才提到的一个小的装置,你看到它的中心了吗?你看到它的球体了吧。这个是它的球体,在这个地方是它的中心,你把它进行纳米涂层的处理,然后在整个球体当中装入纳米甘斯的这些材料,然后在这边也对他的内壁也进行纳米涂层的处理,然后你如果在它的外壁输入电流的话,然后你从中心的位置能够提取出来的就是你需要的能量了,但是你所要感到的是完全的能量释放,就是通过所有的甘斯材料释放出来的,这样结构的一个问题就是在它的内核当中去输入和一些同质的量的甘斯,这就回到了之前所说的你还没有做好准备的这个问题,因为我们需要的这种同质的这种甘斯呢,只有在这样的条件下才能够被制造出来,就是我们需要同伊朗政府合作才能制造出来,是跟日本政府的处理福岛的核污染合作的时候才能制造这种同质的甘斯,因为只有这个时候你才能够得到这些自由的这个氘,用这些co2的甘斯,或者cuo甘斯,它会出现一些沉淀物在它的底部,需要去有一个流动,这个原子级别甘斯的氢,它本身就会有非常快速的流动的单元,这样一来,当你把它填入到这个空间当中的时候,填入数量多少关系不大,就是说你在里面放入的cuo,你放了多少铜甘斯在里面关系不大,你总会出现一些额外的情况,这样的话,这些额外的里面就会出现水,里面有水的成分,如果你能够填满类似这样大小的半球的结构的话,然后去对它进行纳米涂层的处理,然后就就可以从它的中心提取出能量,这个就可以给你提供千瓦的能量,因为你实际是从上兆亿的这些甘斯的等离子体当中提取能量,你们还没有对这个技术准备好。但是你们已经看到了它的结构。

MIKE:那这个反应器需要旋转吗?

KESHE:哎,绝对不需要旋转的。为什么要旋转呢?因为如果说。

MIKE:我只是想和其他人说这个问题。

KESHE:哦,不是,但问题是,co2或cuo的gans最后会沉到底部,当你旋转的时候会到边缘上去,唯一的方法你能够完成这个事情就是需要同我们伊朗或日本政府合作来获得这些材料,那是因为当你给这样的一种装置填满这些甘斯的话,它实际只需要几分钱的成本,但是当你把氢气放在里面的时候,把甘斯状态的氢气的放在里面的话,这就会成为你的能量的来源了,由你自己决定要从中获取是千瓦还是兆瓦,就是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就是我们的能量反应器做的事情,这也是你在太空当中如何实现快速地移动,就是通过对自由等离子体的压缩来完成,就是我之前向各位解释的,就是我们在教学当中提到的,我们是一步一步地给各位传递这些知识,现在从这些图片当中,各位可以看到我们是一步一步地学习这些知识,第一步是纳米涂层的处理,然后就可以制造出甘斯,然后就可以创建出这些装置进行测试,现在我们就进入到了平衡的控制,之后我们就进入到了飞升,然后我们就看到了能量的创造,都是通过同样的一个等离子体中实现的,你所压缩的等离子体去实现这样的一种状态,实际去对它的恒定的压力,就是对等离子体磁场实施恒定的的压力,这样它会给你持续不断的能量的输出,能完成你在太空旅行需要的能量供给,这样你就不再需要另外的能量的装置了。所以,整个的进程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方向给各位展示出来,但是现在这里面有一个需要,相当于一个差距在里面,我们需要明天就需要制造出原子级别的氢甘斯。实际就是在氢气的这些装置里面做出来的,这种氢气是一种单个的氢,HC,是单个的质子,它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用处,利用这个设置,你可以决定你可以从中提取多少能量,你保持等离子体的斥引力场的压力,为你的飞行系统来保持这种压力,就像ARMEN所做的那样,时机成熟的时候我们会提取能量,像我们给各位展示的那样,在太空学院的反应器当中我们已经为这样的目的提供了必要的准备。实际上都已经不在物质的状态了,所有的这一切都在甘斯状态的压力下了,当你在这样的条件下制造出这些材料的话,从这样的状态当中制造出所需要的能量的话,实际上就相当于允许类似地球创建的状态的出现,在每个行星的中心或每个星体都会创建出它本身大部分的能量。都是通过这样一种过程创造出来的,(01:26:10)在这些线圈绕制的过程中,你所做的这些事情就是创建出一个等离子体的斥引力场过程,我之前向各位所说的就像ARMEN所做的那样,当我们到巴里的时候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我们会打开这个内核,然后我们都已经谈论过这个问题,这里面会放入3个环形在它的上面,那么同样的一种结构就像MIKE跟我们展示的那样,因为我们之前也和各位谈论过这个问题,就是当你做好准备的时候,我们就回去扩展这个知识,就是在内部的每一个管道都会进行内部和外部的纳米涂层的处理,纳米涂层在外部的处理会决定进入到内部的压力的大小,包括到另外2个管道的压力的大小,它实际上是一种能够自我维持的装置,实际上就是星体的工作原理,这是瞬间完成的动作,你可以在你的管道上进行这些导线的缠绕,然后输入直流电,然后对这些导线进行纳米涂层处理,但是这样会有一些限制,但是如果你去做我之前所解释的那种方式去做,你就会可以对这些知识进行进一步的扩展,你可以在中心的地方提取出上兆瓦或者千瓦你所需要的能量,你需要理解你在做什么,如果你在这个系统中有水就会有分子结构的限制,在甘斯状态下你就不会有这种状态,尽管说水在内核中会有这种甘斯的属性的情况,这就是我们之前说的福岛的核辐射的情况出现实际上并不仅仅因为它本身的情况而出现的,它还有另外一个含义,因为它的发生实际上也是因为人类对于这项技术都做好了准备,同样的一个过程就像我们所说的,伊朗,美国,还有像俄罗斯这样的国家都拥有这样的技术,可以制造H2出来,这样就会成为人类的一个新的能量供给者,包括对太空能量的提供。你可以亲眼见证它是如何实现的,这些知识已经摆在了我们的面前,你可以从中提取出能量,你可以自己制作出能量,为什么制作不出来呢?我也经常说,上帝赐予了我们像ARMEN这样给我们带来这么多高效装置的人,他制作出这么多好用的装置,今晚的时候它他可能还要去进行纳米涂层的处理,然后去进行测试,以往的你会在互联网上看到他的效果,因为他实际上只需要几个小时就可以完成纳米涂层的处理,我们之前也提过这个问题,但是现在因为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可以这么做了。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需要往其中置入多少量的甘斯,可以给它能够加入它所需要的这些大小的甘斯,因为无论我们在里面放入什么样的甘斯总会出现水的成分,我们之前也成功向个反应器注入满了甘斯的材料,我们的甘斯数量是够的。但是你往里面放入的甘斯越多,就会从中流出更多的水。对,里面就会有水出现,所以总有渗水的情况出现。我们可以来对他进行测试,然后向各位展示它的运行,来测试你的这个理论,就是这个等离子体与你从欧洲粒子研究所他们那里看到的那样一个效果的等离子体的状态,然后可以仅仅通过输入很低的一个电压,然后就可以看到效果,我们这里有完整的设施来制作相关装置去进行实验,我之前也试着去发布视频,然后不知道有没有会把它发布到我们的现场频道上来。这样的话你们就可以看到这个视频,而不是这个叫做《初子场域》那个视频。这个视频的标题叫做《一种欧洲粒子研究所的一个奇怪发现》,所以我当时就自己认为这个视频应该是出自欧洲粒子研究所的,这是一个2分钟左右的视频,我把它放到了GOTOMEETING聊天的地方,好的,我把它发布出来。发到SKYPE的聊天中。

RICK:它实际上这个结构是欧洲粒子研究所的外形结构,需要那个外形结构,它的那个外形结构就是一个半球形的穹顶结构,它的一个最大启发就是把2个半球的结构背对背的给放置在一起中间,中间加上圆圈就是孔洞,就像你之前跟我们介绍和展示反着方的那个状态,那样的话,2个球体对着对方,这样的话它在向这个装置中输入很高的电压,这样就实现创建出对于氢气的一个拉弧的现象的出现。

VINCE:对。这个实际上是DAVID,这个伙计发布的一个视频。他实际上就是做这个《初子场域》这段视频的人。我想我们之前在最开始的时候对外公开的网络教学就提到了这个事情。

RICK:是的。我想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吧。

MIKE:噢。这是一个同样的概念。

KESHE:我想我们很快就会谈论。你说什么?OK,MIKE你刚才说什么?可不可以请你重新说一遍。

MIKE:实际上是同样的一个概念。我在上面看到的就是这种半球形的结构,你知道这种结构就吸引了我的注意力。然后我看到这种结构后,就把它和甘斯的应用结合在了一起,这个实际上就是这个想法的出处,我理解这种想法应该是有效的,应该比原来的方式要好上上百万倍,就是如果再加上纳米涂层处理的话,也不需要那么高的电压。

KESHE:你不需要这些很高的电压,如果你用到了甘斯和纳米涂层的话。利用这种高电压去创造等离子体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MIKE:是的,我就是这个意思。这些视频所展示的就是要利用这种高电压要创建出等离子体球,你知道用他们的这种概念去做事情,我们根本不需要这么高的电压,用我们的这些新的知识,所以我们能够实现同样的事情。但是可以用非常低的电压。

KESHE:是的,如果你能够理解电压知识的含义的话,我们实际上也在做同样的事情,但是我们用到了更大的数字,我们是把它的负载给分散开了。这个原因就好像在欧洲粒子研究所里面工作的人,这些核研究中心的人他们认为我们的这些成果不值一提,或者说这伙人感到非常的恐怖,就对于我们对这些做法,那是因为他们不理解我们在做什么,实际上我们在做的也没有任何的不同,这种方式来说,不同的地方就在于我们所释放的能量,就是上百亿的这些小的能量汇聚在一起释放出来,所有这些小的能量汇聚到一起就会非常强大,是以一种不同的曲线的结构,是的。是在指数的状态下去扩展,但是它是以一种非常不同的曲线表现出来,如果你能够以这种指数的方式理解的话,但是如果你去观察它的形状以及去扭曲它,就像涡流一样,但是它是一个双形的曲线,这种螺旋的结构或者漩涡就是以这样一种指数方式表现出来。

MIKE:OK。明白。

KESHE:你明白吗?这既是为什么RNA和DNA它们携带这样一种螺旋结构和形状,那是因为从一个端点到另外一个端点,你得到的越高,进入到更高的状态,就加上来自于底部的,得到的能量也就越大越强,这就是我们一直没有能够理解的地方,这种现象可能对很多基因方面的一些事情做出很多的解释,对于基因科学家所不理解的地方就有很多启发,可以回到3-4的网络医疗教学上可以听听看看。我们的大脑能够接受的能量它实际上并不是通过食物获得的,而是通过它的甘斯,我们所吞下的这些食物的甘斯这部分的能量获得的。还有来自于肺部的斥引力场,然后再加上心跳,它还有一种方向就是指向大脑的底部,实际上就是说在你的胃部,从一个非常小的漩涡开始,加上来自肺部心脏的这些能量,然后当它到达了大脑的地方的时候,它就仍然还是以一种指数的方式表现出来的。它是一种漩涡状的结构,然后它的螺旋状的涡旋实际上也是同时表现出来,然后你能最终获得到的就是很大量的能量,你能够获得的也是从低级别到高级别的能量,这是我们的人体如何运行的,这是为什么RNA和DNA它们也具有这种螺旋结构,一个在另外一个上面,他们有一个完全的尽管说它们都是有氨基酸在它们的链条中,但是它们具有完全不同的能量级别,和在同样的底部具有同样的氨基酸的量的地方,它们的能量级别是不一样的。因为在这个过程中,它仍然会接受能量,即使是你通过这种垂直的方向去做的话,这个更高的能量会从上面加进去,会从原来的上面增加,就非常类似于从北端运行到南端这样一个做法,当磁场从南极进入到地球的中心的时候,它实际上并不仅仅简单的去释放出来,它实际上是进入到了一种螺旋结构的状态中,这样在它的上部,由于它的结构的原因,它会以一种开放的方式表现出来,这实际上就是科学家需要理解的一个地方,在这个状况下如果你能够实现的话。这些漩涡的结构就是你在里面给它放置一些导线的话,因为你在中心已经进入了纳米涂层的处理,它实际上是针对它的方向上的,这样的话你可以从中提取你想要的任意量的能量,在它的流动方向上,它可以创建出压力的状态。

MIKE:那实际上就是要在上面缠绕一些纳米涂层处理的导线,在这些管道上面。

KESHE:哦。是。我们只是在扩展这方面的一些知识。

MIKE:人们在想着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它在上面释放了出来。是对整个球体的物理结构的一个释放,你仍然还可以拥有这个球体,而没有了这个中间的球或者它的外壳,我实际上想展示的就是一种概念,它是一种概念的证明,因为每个人都需要去观察观看一些东西,你实际上可以通过这样一个实验看到星体的出现。

KESHE:让我来像你解释一些事情吧。MIKE。实际上现在没有任何人再需要去证明概念了。这种伪君子的做法实际上早已经被我们给扔出窗户外面了,我们对这种做法早置之不理了。那些人他们说让我们去证明一下,我们的概念的那些人呢,他们实际上就是想去复制我们这种做法的人,他们只是想表现一下他们有能量去复制而已。

MIKE:噢。我理解这个问题。

KESHE:但是在凯史基金会我们的作法是通过免费的方式去展示,这个时候就需要他们自己去测试了,因为我们的装置都是很廉价的,所以他们自己都可以去实验,同行审阅的概念都是那伙人的工作,用来说话的一些方式,就是那些无能的人的说法,我是无能的,还是你来做吧。这些人会这么说和理解,那就绝对不够好,就像一个女人说你要是爱我的话,你就给我买一束鲜花吧。如果说这一束花就能够表现出我对你的爱的话,实际上这种爱甚至根本就不值得去谈论,实际上它对于那些科学家来说是同样的一个状况,实际上这些是同样一伙无能的家伙。他们就会说因为这个事情还没有经过同行审阅,所以我不会相信它,所以实际上他们的说法就表明说他们自己会说我很傻,我也是很无能的,比如说你以这样的方式去生活的话,我就会去拾人牙慧,这项技术实际上是为像你们这样的人创建出来的,就好像其他成百上千的人一样,他们能够理解,现在也是给这些知识进一步扩展的时间了,而不是去在过去的那些知识上停滞不前。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创建了太空学院的大学,我们会在周一的时候来宣布这个事物,这样就非常适合我们的作法了。就是事物的研发还有大学的释放,在周一晚上的时候我们会通过凯史基金会做一个完整的对外的公告,我之前也和我们的这些同事商讨过这件事情,就是那些在后台工作的同事,我们也希望在周一的时候我们能够对外宣布这件事情的结果,我们会在那个时候把所有事情都宣布出来,把所有最终达成的结果完成的公布出来。这样在这个大学中,它也是唯一一所大学专利是不存在的了。就像现在一样,如果你去观察你和其他人在过去2-3个小时所展示的装置,和我们所传授制作的这些装置,如果说这些东西在5年前公布出来,他们很快会去被人注册专利,这样其中至少的一半会被束之高阁,现在我们用这种无条件的方式在传播着这些知识,这也是这个事情本来就应该的一种做法,在宇宙中是没有这种专利的作法的,除非是在地球上,我们看到了这种做法,那是因为地球上的人类已经习惯了这种盗窃的行为和做法,现在我们也看到了有越来越多的像你拥有着这样理念的科学家的出现,你先自己去做这个实验,然后把它的结果给公布出来,就像我们所做的那样,但是这种做法实际上让很多政府和人,他们都感到颤抖,因为他们发现自己已经没有空间了。这也是有可能你在几个月之前没有进入到或者了解到凯史基金会的一个原因,我也要为此向你表示感谢。实际上你就打开了一扇非常美妙的大门,相对来说是有关传授知识这方面的一扇大门,比如你只是几个月前才了解到我们的存在的。也就是说明,如果你来的太早,可能还不合适了,你相当于来的早不如来得巧。

MIKE:是的,我来的正是时候啊。我感觉到和大家很舒服,那么也很融洽,也非常乐于帮助其他人,我会不断的去这样做,也希望别人也这样做,这样的作法本身也会让我更深切地理解这一切,如果说如果我这样一种做法让各位感到有些多余的话,我要向各位先表示歉意。

KESHE:不是这么回事儿。

MIKE:我只是想把我大脑中想象的这些事情和大家分享一下。

KESHE:我们实际上都是根据我们的智慧水平来获取或者接受这些相关知识,我们的智慧也是在不断提高的,通过释放而不是通过保留的方式提高我们的智慧的。

VINCE:而且有的时候这种过程会来的很快。来的如此之快,你需要一种急迫的状态把它给传播出去释放出来,以便能够获取到更多的知识,我有这种感觉,我知道MIKE他所经历的这个过程,他实际上就是你在某一点上能够思考的信息量,它实际上已经多的让你难以容纳,一旦你到了一定的理解水平的时候,我现在看到的MIKE就是处于这样一个状态。

MIKE:我现在有足够的能力来躲过我的余生。我现在退休了我就不需要再去上班了,也不需要再受到每天这种日常工作的干扰和影响,所以我就可以吧所有精力集中在这件事情上,每一天都可以这样做。你知道,我已经把我自己和我的家庭都已经给孤立出来了。然后在这种情感上来说再重新的去连接上,我和的身体这部分。

VINCE:等离子体技术团队的这伙人看来都有这样一个倾向,都是和家庭脱节的,都经历过这样一种状态,我们都是想得到更多的知识,我也有这种体会。

KESHE:你别告诉我凯史基金会是由一些退休的人组成的好了。(大家笑了)

RICK:我来给各位分享引用一下特斯拉的一段描述吧,在我的工作台上有一段话,你会发现更加清晰锐利的一种洞察力,一种没有打扰的孤独,在这种状态下不需要更大的实验室中在这个实验室中思考,这种创造性是在这种孤独的状态中才能够更加的茂盛和发展,它就不会受到任何的干扰,会把我们的创造力完全的释放出来,去孤独吧。这就是发明的奥秘。你还是去学会孤独吧,因为只有这样才会产生那些新奇的思想和想法。

VINCE:那是很棒的说法。

RICK:我需要对这段话做一些修改。对于我们今天所谈论的话题做一个修改,就是再加上一条,你实际上可以跟更多的人去交流,仍然还可以成为你自己独创的一个想法,就好像MIKE,还有很多人有的那种经历,这种现象已经得到了很多的证明。

VINCE:我想你的这个说法的一个关键地方就是在于对于你自己所在的一个状态要感到舒适,如果你感到孤独的时候你要感觉很舒适,有一个舒适的感觉去独处的时候,如果你感觉不舒服的时候你就不要去选择孤独。所以说现在就像我们现在这种状态就是比较舒适的地方,这样我们通过这种交流,但是我仍然还是处于一种舒适的状态,因为这样就可以讲我们的创造力释放出来和很多人分享,尽管有很多人他能够传递出来对于你来说的某些压力仍然可以让你感觉到一种舒适感,能够让你聚精会神的思考去理解周遭所发生的一切,

MIKE:那么可能说我们的网络教学也应该具有这种情感的因素吧,作为一个等离子体这方面的一些技术人员或者科技人员,你知道作为一个人类,如果说你想在大脑中输入一些信息的话,那你就相当于会陷入其中,会出现这种效果,但是你需要向你的同伴进行信息的沟通,或者跟你的家人去沟通,这样他们知道你还没有疯掉,你知道就是去和他们分享,然后让他们知道你在做什么,尽管他们可能不理解你在做什么,但是如果他们不断听你说这些事情的话,这个时候他们最终会向你提出一些问题,这个时候你可以把他们带进来,然后这样的话你可以去消除他们的这种,这样他们能够理解这个概念,一旦这个概念能够被理解实际上就会变得很简单和方便,实际上这是一个很疯狂的事情,我们在我们的脑海把它变成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我们的社会当中,这样你知道这种沟通,比如说和你的配偶的沟通,或者对于你来说很重要的伴侣,这个就是一个关键的地方,当然我是没有像我的妻子谈论我所做的这一切的。那是因为我的爱人去世了。但是这也是三个月之前的事情,也是刚刚去世,很多人做这些事情已经都好几年了,我都可以感受到这样的一些压力,你知道任何的空闲时间都已经被投入到了等离子体的技术研发当中,你就会在这种停止然后继续停止这样的一个花费很长的时间过程当中,对于我自己来说自己能够让自己孤立出来,但是我仍然会成为我们的家庭当中的一员,我就是坐在我的起居室当中,所以我没有自己的房间和实验室,我只有我的一个IPAD和我的大脑,还有一些纸张,所以说沟通是很关键的,我要让他们知道都发生了什么事请,经历了什么事情,这样的话他们可以来分享这些经历,这里面就相当于会拥有一些负担。

RICK:你的建议不错啊。

VINCE:有些情况我也会遇到的,

MIKE:有些情况是一样的,并不是所有的。(笑了)

KESHE:可能我们要扩展一下我们的知识,在一种非常简短的方式,这种灵感和这种智慧,当情感的这一部分,和实体的肉身这一部分相互作用的时候,就会出现,在那种最纯正的时候就会出现,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你去增加自身的智慧或者知识,或者你受到了启发和灵感。当你的这种情感强度,它实际上是你的血液循环和你的肉体找到了一种平衡,当你的舒适水平,就是整个的一个情况,你就会发现你加入了这样一种强度,就是到你的灵魂强度或者灵魂力量当中,那种灵感和这种知识,实际上并不是很容易就能够获得的,实际上是当情感处于平衡的状态,和一种正确的秩序上,和你的肉身这一部分来说,你会发现很多人他们都会受到启发,当他们做某些事情,某些程序或者某些叫做自闭症的一种状态,但是它实际上并不是那种自闭症,在这样一种状态下当他做事情的时候,它会把他们的肉身带入到一种状态,它会和它的情感处于平衡,就是它可以去释放和相互作用,现在你能够明白你如何会开悟,还有就是能够增加更多的知识和智慧,一旦这种知识能够获得的话,如果说它能够被以正确的方式接受的话,它会加入到你的RNA当中,然后这个RNA就会找到和你的DNA处于一种平衡的状态进入到你的身体当中,这样你就可以通过你的基因来传达这些知识,还是表现出你的这些能力。

MIKE:我这边是不是掉线了?有人能够听到我吗?

RICK:看来是快到网络教学要结束的时候了。这个时候凯史先生经常会出来说一些话的。

KESHE:我想适时的,最终人们将会理解,我们在过去的2分钟内所说的这些话的含义,因为人类从来没有明白自己是如何变得更加具有创造性的,如何去能够接受这些知识和智慧,或者说他们是如何获取到这些灵感去实现某些事情的。

MIKE:我记得我之前也有这样一种做法。这就是我个人的一个感受。我知道它就在那里,所以他告诉我他是在里面是内置的,你知道你只要给它正确的工具和触发点,你的这些记忆就会被触动,我就知道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请,它实际上都是整个觉醒过程的一部分。

VINCE:是的,我完全认同你的说法。MIKE。我可以看到你知道就是它实际上只是MIKE的一个经历,实际上每个人都有他们自己的经历,在一个来我引用一段话,就是在一个良好的环境中会极大的促进创造力的出现,而且这种方式也很有道理,这也是我能理解刚才凯史先生所描述的那段话的含义。所以说这是非常高兴能够看到大家都有一些类似的一个经历,就是把他们的创造力都释放出来。

KESHE:但是不要忘记创造力和这些灵感都是来自于当你加入到了实质当中的时候,这也是为什么你能够得到这些先知的原因,对于这些额外的释放它就允许这种创造性和能够对于这种程度的理解,现在各位已经能够理解这个整体,就是说从整体的高度理解这一切,所以现在对于各位来说在理解上就没有任何限制了,我对智力的增加。VINCE:你可以提问题,然后可以获得答案,

KESHE:在某种程度上你也是整个和平团队的一员。OK,继续说。

MIKE:是否大家都注意到你在最开始的时候是以一种很大的方式开始的,然后大家都是一点点的来获取,最终所有的这些物理的东西最终都会开始展现出来,然后你就会明白这个事情就要出现了,因为你已经创造出来这样一种场体,我相信这就是我们将要前进的方向,就是从物质到非物质的状态,这也是我经常去拍摄我的头的一个原因,就是在我的头脑中去想象这一切的原因,就是说在我的头脑中去想象这一切的原因。我会在我的脑海中去想象这个反应器的状态,然后它会在脑海中慢慢消失掉。你的等离子体仍然还在那里相互作用,还在继续工作,它就不需要乒乓球把它包容在那里。在它应该在的位置上,

VINCE:你能够看到光但是你看不到物质。

MIKE:对。是这样的。

VINCE:是这样的。我之前也看到过这样的状态。

MIKE:是的。我们的大脑会以图片的方式表现出来。它要理解这些概念,在我的脑海中就会有这些情况,就好像能够涵盖或者容纳上百万的文字,然后这些文字都被附加在图片上了,当你第二天一觉醒来的时候就能够理解这些图片里面涵盖的意义,当你经历这样一个过程的时候,你需要对自己的灵感要有一种信任,因为很多人都会感觉这样一种做法太疯狂了,我之前还给自己在这样的状态下拍摄了一个照片,然后我也把它向各位展示了。

VINCE:是的。看来你真的是非常的开放。

MIKE:是的。各位你们总说这样的作法太好太棒了。对我来说这种结构它都是一种图片,这都是能够理解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图片出现,这是为什么它会适合,它在这个位置上,成为一种能够自我维持的装置,

KESHE:抱歉,我刚才在告诉ARMEN一些事情。这个问题看来比较复杂了。等一会儿。

MIKE:我可以谈论这一点,但是我知道其他人可能已经累了。

KESHE:我们之前的教学没有这么长的时间了。现在快12点了,

RICK:现在我这边的录音显示都快到4个小时了。

KESHE:我要在12点钟和中国的团队有一个联系,这也是在线的一个节目,我们要尽快结束这次的节目。

RICK:我想我们应该做一个总结,把剩下的内容放到下一次的网络教学中再谈吧,我想还有差不多10多张图要展示一下,都是纳米材料的图片。

VINCE:我想我们还是在下次的网络教学中去说这些事情吧,RICK,我想你把这件事情做一下记录。

RICK:好的。那将会好极了。

VINCE:非常感谢你的作法。

KESHE:就是把你的装置给展示出来,因为这样你可以启发我们向各位介绍更多的知识,也非常感谢你能够做到这样一个状态。

MIKE:非常感谢,能够允许我的加入,并且能够让我和大家分享我的这些作品,所有人都可以使用我的这些设计,我对于它并没有拥有权,因为整个宇宙都拥有它的权力可以使用它们,使用它的设计不用去支付任何费用,就好像我们之前说的那样,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要用到我们的常识和这种良心,整个世界都是依赖于这上面,整个宇宙都需要它。

KESHE:下周二我们再相聚吧,非常感谢各位的参与,我需要在12点的时候去进行下一个节目,如果说我们已经商讨好要宣布一些更大的消息的话,我们的太空学院机构就会选择时间去把它公布出来,即使是在情人节这一天公布也没有关系,这样我们可以展示出对于人类的爱的水平和程度,在另外一个方面我想如果说RICK能够展示新的CO2 KIT,这个套包能够由凯史基金会释放出来的话,在中国下周的时候能够释放出来的话,还有这个止痛带,我想很多人还没有看到过产品,这次也应该是第一次看到它,我想它应该是在我们的历史档案某个地方,在很多方式上我要感谢我们的和平团队,他们在加速这些好消息的出现,就像我们今天看到的这些来自乌克兰的好消息。

MIKE:是的。要向乌克兰表示祝贺。在那里的人还有所有这些参与这些和平协议的人,这也是我们的目标所在,非常感谢各位,

VINCE:是的。感谢MIKE。非常感谢各位的信息和知识的扩展,现在我们还会继续的处于开放的状态,这个过程中凯史先生你可以下线去参加其他的教学。RICK会继续来进行我们的节目,这样可以展示我们的止痛带和CO2套包。

RICK:非常感谢凯史先生。

KESHE:非常感谢大家。

RICK:好了,我们这些有止痛带的图片,让我把这个图片给调整的更容易看到一些,放在整个屏幕中间的位置上,然后能够看到它的效果,是银白色的状态,然后它是一个折叠起来的效果,这是另外的一个图片,这还是止痛带的,它是一个磁性带,是由动力团队制造的。你可以看到它们的标志,这个团队叫量子团队,我们再来看一些相关的图片,现在都找不到其他的图片,抱歉,大家再稍等一下。我这边事情比较多。这个是保健带,它可以吧我们的身体的某个部分抱起来,比如有些比较疼痛的地方,有些人用不同的版本的止痛带都受到了比较好的效果,所以说它现在可以很方便的从凯史基金会这里订购到,你可以到MAGRAV.COM的这个网站,然后在上面去找到更多有关这个产品的信息。还有CO2套包,RICK你那里能不能找到CO2套包的图片。

RICK:我现在正在试着找出一些图片,VINCE。这个可能是第一个你要展示的图片,我也说不准,那应该是4个小时之前的事情。我现在要找MAGRAV,COM的网站,所以很可能是另外一个网站,

VINCE:M-A-G- G-R-A-V.

RICK:可能是拼写错了,大家再稍等一会儿。好了,我看到了,这个是CO2套包的图片,看上去非常的舒服,很优雅,这就是CO2套包的结构,上面有一个阀门,还有一个塑料容器,它的塑料容器可以接受到甘斯,它的盖子做的也很漂亮。

VINCE:抱歉,我想他们之前早些时候也释放过这个版本的现实版的产品的图片了,它是一个最终的产品的效果,是的,我想这是他们的最终成品制作出来了。是吗?

RICK:是的。我想他们那个时候都到那个结果了,

VINCE:是的。但是我相信现在它们都到发货的状态了。

RICK:是的。我想应该是这样的。

VINCE:现在我想问一下,在现场的朋友当中有没有人已经去订购这个CO2套包了呢?而且已经收到这个套包的人有吗?

MIKE:我订购了10个,但是我现在还没有收到。我听说这个可能要等一段时间,要从中国这边发货,我是在1月20号的时候订购了我的第一个装置,因为这一切都是新的产品,所以大家都对这些产品的期望还是很高的。我还没有收到订购的产品,但是我想再等几天能够收到。

VINCE:好的。

SANDOR:你应该去查一下发货记录,还有跟单记录,你可以从那里知道现在发到什么地方,我们可以看到它的设计还是非常优秀的,当然这里面还有一定可以改进的空间的。我记得之前有一个叫EJGOLD的谈话,当你在设计更多巧克力的时候,你要对它的包装要更加的注重一些。我把CO2的套包放到这个组合中,它后边还会有更多的一些组合,这个是后面还会有的一些研发,但是目前就是这样的状态。

MIKE:是的。(04:01:05后面有句话)

VINCE:我相信这是为了创造的一种方便来设计的,对于最好的一种发货方式来说。但是CO2套包最主要的一个方面和要点就是在于甘斯是在阀门口这个地方可以被收集出来,这样的话你就不用再用注射器去抽取出来,这样提取CO2甘斯会更容易简便一些。我不知道大家是否经历过提取甘斯这个工作,但是把它这些程序组合到一起对我来说能够做到这样一种做法已经是很不错了。

SANDOR:这的确好极了。我想它仍然还是有一些可以改进的地方,我不知道它是如何做成形的,因为我看到的它是做成了一个完整的外形,就是可以通过另外的一种设计使得它的结构是可以拆分的,可以通过设计成这种可以拆分的方式减小它的包装尺寸,可以通过圆锥形的设计把甘斯深入到下面的容器当中,下面的容器可以做的大一些,这里面可以放很多的组件,就是可以放更多的这些单元在里面,或者做成单独的装置,你可以看一下它的分配器,所以这个装置可以以更加紧凑的方式设计的。

VINCE:我想他们已经建立了他们的分销商网络在世界各地,你可以在他们的网站上找到他们的分销商地址和相关的信息,你可以从这些分销商直接订购这些装置,这些分销商就在时机成熟的时候,就是他们指定的时间就会受到这些产品,我想,然后就可以批量的订购这些产品,然后从他们的那里把这些产品分销出去,这样把运输的费用能够削减一些,这样也会增加一些发货,相当于提高他们的发挥效率,就不需要经过更多的人手,这样的方法本身也会增加它的费用,所以他们想做的这种方式就说这种分销他实际上也是遍布世界各地的,而不是仅仅从中国这里发货。当然了。他们也会接受从中国这边单独的发货,来增加它的发货的速度,当然你要去负责这些额外的费用。

SANDOR:那真是好极了。所以这是为什么我会提出进一步研发的想法的原因,就是说可以先有4-5个不同的模型,最终选定一个合适的样式来做这个产品。

RICK:我想可能会出现不同的模式的产品,这里面会有一个价格的不同,或者说他们需要出生产出足够的数量以便把价格给带下来,低于20美金,这样对于人们来说压力负担就不是很大,MIKE:我猜这是创建出一个基础线,为世界各地的用户实现同样的结构。这才是它的概念,所以里面不会有污染,在实际的甘斯和进入到环境中之间,只要你用到了这个装甘斯的容器是清洁的话,你会得到同样的结果,会得到同样的CO2,一次就会实现CO2甘斯的制造,只要你用的量是一样,甚至你可能用的量都是一样的,我想这才是这个才是这个设计的主要考虑方向,SANDOR,你刚才说的也对。我想你要做的就是,你想要去写一本教科书的话,每次写一页,这是第一页,这是CO2KIT这一章,第二页就会是你的想法,只要它能够有更加紧凑或者更加有效果和效率,使得它变得更小一些,无论你的想法和作用是什么,但是首先我们要提供一些基线,就是要让所有人同时都能够实现同样的效果。

SANDOR:没问题,产品的效果是没有问题的。

RICK:我想我们现在是应该结束这次网络教学的时间了。我想在下次的网络教学中,和之前我们要有很多值得思考的地方,大家做的都非常棒,伴随最后的一些讨论,我想现在我们应该结束了。

VINCE:我想,RICK,我们做的非常好,确实是结束我们这次网络教学的时间了,

RICK:好极了,好的。再次感谢各位参加49次凯史基金会的知识寻求者网络教学。

(第49次教学全文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