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孽西游27.困仙之洞

老猪被铁链锁的过不过气儿,这眼皮子也有些青肿,半耷拉着。胡茬子一脸,这嘴角还挂着些唾沫。呵,这困仙洞到底是困仙洞,真说要是认真比对起来,怕是这十八层地狱的苦难,都抵不过这困仙洞的冰山一角吧。

您可能不这么觉得,但我跟您讲,这地狱的苦难,他讲究过个形式,大刀一落,咔嚓,嘿,凡事都一了百了。但这困仙洞不同,他要隔三差五的刀去你块肉,他消磨的,是你的心智,他给的痛苦,那可不比肉体,全在心神。

就这么说,老猪已经在这烘烤了不知多久,这皮都融化了些,嗬,要不是老猪他生的仙胎,底子颇厚,这会儿,怕是只剩下那么一斤半两的骨头喽。

但彼时,这掌舵官却似乎发现了端倪。

他缓缓飘到老猪身边,跟着哭丧着脸问道,“嘿,我说天蓬元帅,您这师兄弟都是怎么了,怎么都耷拉个脑袋,该不会,是没气儿了吧?”

老猪闻言,缓缓抬起头。他只能睁开一半的眼睛,可即便如此,他那眉宇间的气势,却是没弱去个一星半点。彼时,老猪忽的皱紧眉头,跟着淡道,“我说小官,咋个说?要不您来这烤烤试试?甭说俺这些皮薄的师兄弟儿了,就连你猪爷爷我,都他妈都快受不住了。”

掌舵官闻言略惊,跟着又问道,“咋个说,都死了?”

“死了!”,老猪言语果断。

掌舵官听罢捉摸了一会儿,跟着,却又一脸诡笑的说了句,“得,天蓬元帅,您就别蒙我了,要我说,你这师徒四人,定是搞了什么猫腻儿,难不成... ...还想要逃跑不是?”,说到这,掌舵官的语气又加重了些。

“得得得!您啊,就甭多想了。这困仙洞戒备森严,甭说我四个大活人,就是一只苍蝇,他也飞不进来不是?”

可这话,掌舵官却听不进去,适时,他忽的拿来两只烙铁,跟着,便狠狠的贴向了猴子,老沙,和江流儿。可谁料,经烙铁这么一贴,这老沙,猴子,江流儿三人,竟还就当即就化成了一撮灰儿,消失不见了。

掌舵官惊愕,适时,他将这烙铁抵在老猪面前,跟着喝道,“猪八戒!你今儿必须和我交个底儿,你这师傅兄弟,到底都哪去了?甭跟我打哑谜,我没功夫!”

老猪见此,只得无力的叹口气,“得,还寻思今儿到我出去了呢,看来啊,俺老猪注定是要留在这喽。”

掌舵官闻言怒火中烧,当即就将那烙铁,狠狠的贴在了老猪的胸口。

嗞——。

一股焦灼之气顿时飘出。可老猪的面容却极为坦荡,若不仔细看,旁人还会以为,这老猪被那烙铁烙后,还一个劲的傻笑呢。

“说!他们三个怎么逃出去的?又逃到哪去了?”,掌舵官气急。

老猪闻言嘴角微翘,跟着却又飘飘然的回了句,“嘿,不知道。”

掌舵官气的脸色发白,可谁都知道,能在这地儿当官的,那必然都得是有点手腕的。于此,这掌舵官,跟着便又冲着身后吆喝了一嗓子,“得!卸下来个猪耳朵,给俺下酒!”

语落,这困仙洞深处跟着飞出来俩贼眉鼠眼的小兵。这俩小兵一个是手持剪刀,一个是手拿盘碟,看着,还真像那么回事。

也用不着掌舵官言语,一见到老猪,这俩小兵当即就上下其手,连着就把那老猪的耳朵给卸下来了一只。

登时,这老猪的鲜血是直从耳根涌出,哗啦啦流过眼角,转而又滴过嘴唇。

疼么?

他妈疼的直喊娘!

但是老猪他不吭声,为啥?因为吭声了就等于认怂,认怂了,这后面的苦,就会一个接着一个,没完。

掌舵官笑着接过盘碟,跟着却又满不在乎的问了句,“天蓬元帅,疼吗?”

老猪忍着苦,笑道,“这一只耳朵太丑,你啊,做做好事,给我另一只也卸下来,行不?”

掌舵官闻言舔了舔下嘴唇,跟着,却又将这老猪的耳朵一准贴在了一根火柱上。

滋啦——。一股焦灼之气,渐渐的弥漫到了众人鼻尖上。

掌舵官深嗅了一口,跟着笑道,“得,元帅您这耳朵够香的,要不要尝尝啊?”

老猪不以为意,跟着也像模像样的回了句,“嘿,别说,还真他妈挺香!我说小官,你这有没有女儿红,再者来两碟花生米,你我共喝一口,怎么样?”

这话一说,掌舵官脸上的笑,僵了。

可老猪这脸上的笑,却更灿烂了,这么一对,掌舵光竟当即就恼羞成怒,跟着就喝了句,“妈的!好,猪天蓬你好样的!你就护着,你护周全了师兄弟,你他妈保不全自己!”

“来人!”,这掌舵官当即又喝道,“放出话去,明儿一早,我他妈斩了这猪天蓬!”

众天兵得令。适时,老猪在远处暗暗的抿了抿嘴唇,这心里,也是颇拿不定主意。

他心里明白,这掌舵官放话的原因,无非是把江流儿他们激出来。可是,出逃之夜,他们却也是立了誓的,四人中,最后必有一法力竭尽者。竭尽者,在劫难逃,言说师兄弟无外,皆不能管问,只说,听天由命便是!

老猪用舌头舔了舔腮帮子,跟着,却又狠狠的说了句,“奶奶的!死就死!怕他二舅姥姥!”

... ...

可言说到这,很多人可能就不明白了。这西行明明早已经结束,而这师徒四人却也已经都修成了正果,各自归去了。可是眼下这境况,却又是什么缘由啊?老猪不是随老沙去救那春三娘了吗?这会儿,却又为何在这困仙洞中受苦啊?

其实啊,道理就那么一个:真亦假,假亦真。

如今真假掺杂,实在难论,到底谁是取西经的主儿,谁是这漫天诸神操纵的人偶。谁是自由之身,谁又是盲目之辈。嗬!难论,但是呢,却又尚且勉强分得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直说这腐臭飘着,直说,这画面瞧着。可就在此时,怎说那天边不远处竟忽的划过一声惊雷,这惊雷如雨点似的击打着地面,师徒...
    达哥唠嗑小屋阅读 301评论 0 2
  • 说实在的,谁会觉得命不重要。但一定会有那么一天,你真的为了某些东西豁出去了。但且记着,这依然不是命不重要,而是某些...
    达哥唠嗑小屋阅读 375评论 0 2
  • 今天是休假在家陪女儿过暑假的第二天。回想昨天的经历,总让我兴奋不已。女儿开始与我有一些短暂沟通了、女儿肯放下手机教...
    z286阅读 236评论 1 4
  • 2017/09/08 女人就该好好爱自己 (一) 女人你是真的伤不起,为你的爱付出一生,结果幸福还是留不住,因此女...
    撷一朵镜中花阅读 402评论 0 1
  • 今早起床我放了《我爱北京天安门》,女儿听到歌声就跟着哼唱起来,她问我“妈妈怎么样才能知道哪个班唱的好和不好!音乐老...
    瑶妈1阅读 8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