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入

                                  一日

        云层轻疏地浮在半空,无规则,随意得很,太阳就藏在一小薄片云后面。藏也徒劳。金光大盛,四周遍染。

        有太阳就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就有村野的耕耘,就有城市的运转,就有生活的盼头。这样的“作息”自古而来,一种古老的感情世世代代留在遗传中。比阴雨天要让人安心得多。

                                  二日

      云层厚且广,太阳的光被夹在中间成了“一线天”。光明的力量却还是很足。公园的湖面波光粼粼。高架桥无言而立。街上无人。一切都能看得很清楚。余晖温暖着上灯前的人间。

                                  三日

      这景简直不像真的。太阳像个闪着光的咸蛋黄,太过标准的圆。周围的天空被云层分成两半:近处的天空几近空空如也,而更远处的天空则被云层完全覆住,看起来像是从高楼底层扯上来的厚被子,临近楼顶时堪堪停住。太阳刚好在这条分界线以上,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将与这层“厚被子”进行相对运动。若光盯着它看,就不知是太阳向下钻,还是“被子”向上拉了。

      另一侧视野的尽头是山。群楼的楼顶、山的轮廓线和上面的云层以微妙的类似“平行”的关系走行着。想起“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这么一句,觉得很有意思。

      再看天空的时候,太阳已经完全落到云层下面去了,留下美得“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渐变色。不同体系、不同温度的诸多颜色毫无缝隙地层叠、融合在一起,人语难状,人手难绘。果然还是大自然最高明。

      日入,群动息。宜归,宜舒松。万物静待入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