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D卓越团队》学习笔记第1~3章

从故事开始

任何优秀的书籍、文章、电影、音乐、绘画、雕塑、运动、教育等等,都是有好的故事叙述来支撑。好的故事往往能够吸引人,吸引就是关注度,关注点在哪里,能量就在哪里,领导力就在哪里。反过来说,坏的故事是不是就一切完蛋了呢?坏的故事分不清人事物,描述不出过程,讲不清关系,吸引不到关注呢?可是哪有什么坏的故事啊?只有拙劣的故事讲述者,糊涂的叙述者,没有坏的故事。一切都是创造故事的人起关键作用。

《4D卓越团队》这本书的第一章,查理·佩勒林也是从故事开始的,关于哈勃望远镜的故事。哈勃太空望远镜工程可以说是20世纪最富影响力的科学工程之一,创造了人类探索未知世界的新途径。哈勃望远镜在太空中运行二十多年期间拍摄了许多震撼的照片,这些美轮美奂的视觉图片刷新了人们对宇宙的各种认知,可谓是功成名就。然而,哈勃望远镜项目在历时15年,耗费17亿美金第一次成功发射到太空运行时拍摄的图像却是模糊不清的。为了实现在大气层外运行,哈勃望远镜要求以0.007秒角的稳定度对准天空的某一个定点,相当于在华盛顿特区用激光瞄准位于纽约市的某个建筑物上的一枚25美分的硬币。当时发射出去后大家都觉得哈勃望远镜的成功没有问题,因为任何技术问题都已经得到解决。可是哈勃望远镜从太空中传回来的影像却给所有人泼了一盆冷水,图像清晰程度不比地面时最好的太空望远镜强多少。原因是什么呢?哈勃望远镜的主镜片有瑕疵,出现了球面像差。这么重大的项目,这么高精尖的技术,这么多优秀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问题呢?因为镜片生产承包商隐瞒问题不报告。他们在巨大的预算和工期压力下拼命的赶进度,而且厌倦了各种批评和指责。于是作为NASA天体物理学部门主任的查理·佩勒林博士就在愤怒、悲伤、希望、热爱等等复杂的情绪下,开始了修复哈勃望远镜的计划任务。

认清社会背景

很多问题的出现往往不是技术问题,而是社会背景问题。社会背景是一种无形的却又无处不在,而且无比强大的力量,时时刻刻都在潜移默化的深刻的影响着我们的行为。企业的文化,也就是团队的社会背景,极大地决定了团队的绩效。

哈勃望远镜镜片瑕疵的问题根本原因是背景管理失败,管理者创造的社会背景让一流的人才没有得到合适的用武之地。

NASA的斯蒂芬·约翰逊:“很多时候我们发现失败的原因是技术问题,但是究其根源却是社会原因或心理原因,我认为80%甚至95%的失败原因是人为错误或者沟通不畅。”

挑战者号爆炸后,戴安娜·沃根在《挑战者号发射决策》中写道:“我所提供的证据驳斥所有传统的事故原因,这些事故应该归咎于管理失误……以及每况愈下的判断力。那些社会学因素里不可见以及未被认知问题无法诊断,无法得到及时纠正。”

1988年至1998年,大韩航空飞机失事率比航空业平均失事率高出17倍之多。根源就是韩国的社会背景深深影响着机舱里的行为。机长的社会地位非常高,副驾驶和助手根本不能指出机长操作所犯的错误,因而多次酿成惨剧。当波音公司的子公司阿尔顿的专家通过在机舱只能用英语交流帮其实现平等的团队社会背景之后大韩航空就与其他航空公司一样正常。这个给我们的启示就是要敢于在课堂上亮红牌,在工作生活中要敢于跳出了提出反对意见,不能让异常行为正常化。

4D系统的神奇坐标

查理·佩勒林在科罗拉多大学阅读了很多商业方面的书籍和很多著名商人的传奇故事,却始终没有总结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由于各种成功因素因人而异,无法大规模复制应用,很难实践。后来又回到他的老本行物理学,却意外发现用XY坐标轴的方式也可以很好的将社会背景问题分解。

四个维度:

用绿色标志的培养维度是情感与直觉为主导,代表深厚的情感和对美好世界的憧憬。

用黄色标志的包融维度是情感与感觉为主导,代表当前的情感体验和对成型的坚守。

用蓝色标志的展望维度是逻辑与直觉为主导,代表思考未来的可能性和愿景的描绘。

用橙色标志的指导维度是逻辑和感觉为主导,代表采取行动组织和指导任务的执行。

基于卡尔·荣格人的性格发展理论,查理·佩勒林创造出来的4D系统对高绩效团队的作用非常显著。从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其实4D系统的创建也不是一帆风顺,需要很多的积累和融会贯通,同时要不断的实践,用时间去修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