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瓜,我的家乡在这里!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亲爱的小瓜,前天我们在群里聊天,我说我是漯河人,你说你的老家离我不远(遂平),真得挺近。我有一次坐别人的车从漯河去你们那儿,也就一个多小时。那里接待的朋友热情如火,我醉得一塌糊涂,只好狼狈地离开。对于遂平,我仍然只有名称的概念,想来真是遗憾。因为那是我平生第一次去,好几年过去了,仍然对那里保持着第一次。你看,空间距离那么近,仿佛抬抬脚的功夫,却有了咫尺天涯之感。

你也说你上学时来过我的家乡漯河一次,只是晕车晕得一塌糊涂,大人只好把你又送回去了。现在你走到了几千里之外,对于你的故乡也许只能偶尔回望,更鲜有机会来我的家乡游览观光,但我愿意做这种假设,愿意你来时领着你走走我走过的路,尝尝我喜欢的美食,看看我驻足过的风景。

漯河在地域界限上属于我的家乡,可是它离我足足一百里地,除了师范三年我把青涩往事留在那里,更多时候它只是一个记忆中的小城,对于它,感觉陌生恍惚得像遥远的暗恋。所以,小瓜你若来,我会带你去我熟悉的家乡县城――临颍。

你来了,先睡个好觉,不必起那么早。因为汽车站路口的那家北舞渡胡辣汤早餐店可以一直开门到十点多,甚至十一点。他们家的胡辣汤门牌已经被烟熏火燎得面目全非,但并不影响络绎不绝就餐的人。我没有去过舞阳的北舞渡,并不知道这家胡辣汤店是否正宗,只是觉得好喝。没有一般胡辣汤的辛辣,牛肉块并不小,粉条软软糯糯,配上一盘热气腾腾的水煎包,吃得鼻尖冒汗,很是过瘾。每次知道办事路过那里,我都会刻意在家不吃早饭,赶到小店来一碗味道浓郁的胡辣汤,一个早上都很美好。这个地方有三家胡辣汤店,我觉得西边这家最好喝,当然人最多。

早饭吃饱,我们去植物园吧。在县城南边,面积并不很大,但种类繁多,几乎来自五湖四海。每一株植物前,都挂着胸牌,上面有对其的详细介绍。你知道吗小瓜,我第一次去游览,竟然看到了来自加纳利群岛的几种植物。当时,我几乎呆住了,我想象不出它们是如何漂洋过海从遥远的非洲来到这个小县城,落户在这有些简陋的植物园里。我有一刻甚至觉得它们也许就是从三毛和荷西的家旁边移植来的,带着加纳利群岛海风的咸味。我很抱歉,不能如数家珍给你介绍这里的植被种类,我只是把我喜欢的介绍给你。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中午了,我们去西街吃项记烩面吧,估计还得排号等待,十几年前就这样。一碗烩面从大锅里捞起,重重舀上一堆鸡肉块,浇一勺红油汤汁,鲜亮颜色,麻辣鲜香。早些年很多下力气的工人师傅们常常扎堆来项记烩面吃饭,因为经济实惠,尤其肉多。如今项记烩面仍然是我们县城的招牌老店,每日中午晚上,热闹拥挤。其实如今我脆弱的中年肠胃已经消化不起这样的劲爆味道(重油重辣重麻)了,你若也觉得口味重,我们去吃鼓楼的豆腐片吧。

清淡鲜香的豆腐片汤,趁着翻滚的热度撒进去一把切碎的韭菜叶,喝上一口,摇头回味。烧饼里夹豆腐片时要记得添几块老板娘亲手调制的萝卜块,清脆爽口。汤里还可以盛进去几片又薄又软的豆筋,又是一番风味。烧饼很大,配上一碗热汤,简直吃撑的节奏。

图片发自简书App


饭后的甜品就喝旁边蜜雪冰城的奶茶吧,很多种口味,我常喝红豆味,因为可以吃到很多面面的红小豆。可以要热的,也可以要常温的,更可以要温热即口的,很是体贴。捧着奶茶,就去县城东边的千亩湖吧,它还有一个响亮的名字――黄龙湿地公园。这是我们县里的一个大工程,面积很大,里面绿色植被很多,像个天然氧吧。还有大大的湖泊,精巧的阁楼亭子,好几处林间小径,置身其中,常常会让人忘记这只是小县城的一个景点。

那座被重重叠叠的石头堆砌的小山包,周围完全掩映在翠竹红花中,沿着弯曲的小径往上爬,两旁花开错落有致,还有潺潺的水声响在耳边,很有一种“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之感。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其实我最想告诉你的是,这里竟然种了大片的芦苇,湖边密密麻麻,风一吹,泛起绿色的波浪。秋天来看是最好,落日的余晖下,站在湖边远望茫茫的芦苇荡,黄色的枝条,灰白的芦花,映着如血残阳,苍凉悲壮。我没有在露水晶莹的清晨来这里的湖边看过芦苇,我想是不是也有“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朦胧之美?

小瓜,我的家乡是个很不起眼的小县城,但这里出过一个红色亿元南街村。南宋抗金名将杨再兴牺牲在这里的小商桥,所以有一处庄严的杨再兴墓,而小商桥始建于隋朝,是一座古老的很有历史价值的敞肩单孔石拱桥。这里还是英雄陈星聚的故乡,有陈星聚纪念馆。清朝末年他率领军民在台湾顽强抵抗法国侵略者,取得了台北保卫战的胜利,是台湾人民爱戴的好知府。

小瓜,这是我眼中的家乡,你奔波中回家修整时,欢迎拐个弯来看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