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安好,木槿昔年

                                       

今天周末,窗外斜风细雨,天空被灰色的阴霾笼罩。如尘埃般细小的雨滴,显得格外轻盈,只是少了一点流风回雪的神韵。偶有雨滴撞在玻璃窗上,似一行老泪滑落到窗台,这短促的雨生也就结束了。浅夏微凉,惊醒了我陈旧的梦。索性我也再难入眠,站在窗前,我揉揉惺忪的双眼,欣赏这微雨自导自演的灰色话剧。

眼前雨似梦中雨,眼前人怜梦中人。梦里的世界飘忽不定,恰如这雨的神韵,旧梦涤荡了过往的尘埃,给我创造了一个无极限的时间与空间。人们常说白日做梦,是不真实的。梦里,有闲时的花开花路,有平淡的云卷云舒,有久别重逢的喜悦,有最长情的陪伴,有最纯粹最细腻的油然迸发的情愫。一个人的时候,我常会思考,梦是不真实的,梦怎会惊扰到现实?

周末,本应该是充满激情与欢乐的,这场雨便是给这短暂的一天,定下了灰暗沉闷的基调。我尝试着用婴儿般的眼看看这个世界,渴望不期而遇的惊喜。也许,惊喜就是这山城的雨季,绵延而漫长,也凉透心扉。连续一周,雨声唤我醒来,哄我入漫漫长夜,这算不算是一种告白的方式?下雨天,总会觉得比较乏,周末能赖床我也是很满足的了。

时间,肆无忌惮的奔流,雨也得按照时间的规则存在和湮灭。品一杯香茗,静候雨息。雨停了风止了,一切恢复到往常的平淡无奇。这场话剧悄无声息地开始又结束,也不过须臾,让人不禁感叹时光飞逝,岁月如梭。一个个黄昏和日落总是在提醒着自己,你又荒废了一天,然而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做成。25岁的生日,让我有点惊慌失措。过去十年里,如果不是家里人的提醒,我没有记住自己生日的习惯。25岁生日,我记起了。我很高兴,我和小伙伴们聚在一起,你们见证了我的成长;我怅然,我长大了,要更加成熟,要摒弃18岁的不羁与毛毛躁躁。

25岁之前的我放任时光匆匆。身边的人来了一批,走了一批。蓝老师说,朋友还是老的好。是啊,虽然天各一方,总会彼此牵念,一个电话一句问候足以粉碎万水千山,你多遥远,我多想念,他日相见依旧那么熟悉,这种感觉不能再好。

我似乎从来都没有认真考虑过自己会变老这个问题,用某位朋友的话讲,我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记得大学时候,我们班同学都将自己的梦想写在纸上,37个梦想汇聚到一个许愿瓶,埋在档案馆前面的草坪下。工作之后,就鲜少回母校,也不知道那个许愿瓶还在不在那里,那一层浅草能否长久守护住我们37个年少的梦。对于现在的我,似乎已经不重要了。我能肯定,我当时是为自己加戏了,我没能把我最恳切的愿望写在纸上,也许当时的我根本就不明白我想要的是什么。时间偷走了我的书生意气,湮灭了我的梦想与年少多情,给我留下了一副皮囊。然,我依旧欣赏那时的我,无知无畏。

我时常提醒自己,路走得再远,勿忘当初为何出发。那些说过的大话,那些朝着小目标奋进的淋漓热汗,那些被青春误会的与错过的点点滴滴,都变成了沙滩上我的足迹,伴着夕阳与海浪,奔腾入海。那些我曾肆意挥霍的时光,充满了缱绻的忧伤与寂寥。每每忆起,难以释怀。抑或,过去什么都未留下,我成了时光的过客,一个孤独的行者。

记得何炅老师在《来得及》一书中这样诠释好友黄磊的青春定义,“青春有两种,它会跟每个人都有一个阶段的相随,还有一种就是它转化成了文艺的气质,它就是有些人永远藏在心里,却不是特别在乎,可能还觉得自己挺无聊的。”我的青春曾与我相伴相随,只是我把她弄丢了。我渴望再有一次机会,如果再让我写一遍那时的梦想,我会毫不犹豫写下我对你深情的祝愿,愿你安好,木槿昔年。我拼命地寻找这种可能,在每个黄昏日落,翘首以盼,望眼欲穿。


--  你好,25岁的我!2017.6.22 重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