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一不小心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某种傻呆呆的气质就被释放出来了,就像甘凌玲一不小心爱上魏鸿的时候。

星期一的班会课,班主任调了位置,换位的时候凌玲背着书包,怀里抱着书、笔筒和水瓶,满心欢喜地穿过人群快步走到自己的新位置,放下东西后便坐好开始整理桌面。凌玲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偷瞄着旁边的空座位,喜欢扎在男生堆里玩的她很是期待新的同桌是怎样的男生。

刚开学一个月,凌玲还有一半的同学不认识,比如新座位表上自己旁边的名字:魏鸿。

凌玲快收拾好东西的时候魏鸿终于慢条斯理地坐在了她旁边,凌玲酝酿出一个标准的微笑扭过头想和新同桌说“Hello”,结果看到他后微微一愣,有点小紧张的她只能说出一个音节:“Hi~”

魏鸿闻声看去,一个温和纯净的笑容映入眼帘。不像凌玲那般欢喜热情的声调,魏鸿只是绅士地微笑,淡淡地回了句“Hi.”

话音刚落中午放学的铃声就响起了,下一秒凌玲便被同宿舍的好友小雅急忙忙地拉出教室直奔饭堂。凌玲看着小雅如狼似虎地歼灭着食物,没好气地说道:“又没吃早餐吧,吃慢点好么,我的饭都被你吓抖了。”

小雅努力憋着笑避免喷饭,吞下饭后幽怨地看着凌玲说道:“我真的起不来啊!明天你给我带早餐吧,这一上午饿得我想啃桌子。”

凌玲给了小雅一个白眼,应允后问道:“你认识魏鸿么?”小雅摇摇头:“你那个新同桌?我只知道有这么个名字在班上,不知道是谁,怎么了?”

“他就是之前我跟你说的那个,坐在教室边上的,很安静的男生。”凌玲嘴角带着情不自禁地微笑,从注意到他起,她就很想和他成为朋友,感觉很沉稳很神秘。如今成为同桌啦,离成为朋友不远了!

中午凌玲照旧回教室自习,教室里零零散散地坐着六七个人,或午睡或刷题。

凌玲轻轻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瞄了一眼魏鸿的桌子,右上角简约的书立之间整齐地排列着学校发的课本和练习册,前面横躺着一支黑笔和一支红笔,书立旁放着透明的玻璃水瓶,抽屉右边整齐地放着一摞学校的作业本。

嗯,很简洁嘛。

凌玲打开练习册安静地做着题,时间悄悄过去,同学们陆陆续续地进了教室准备上下午的课了。凌玲看向教室门口,魏鸿正慢步走来,在他旁边还有个娇小的女生正和他说着什么,他眉眼含笑地回答,她乐得掩嘴欢笑。

凌玲暗想,他也不算太高冷嘛~

上课铃声响起,第一节是英语课,凌玲认真地看着幻灯片听老师讲易错题,魏鸿认真地躲在书堆后玩手机,两人像是在不同的两个世界。

第二节化学课,凌玲苦思冥想地解着第一道化学方程,而魏鸿已在空白的草稿本上漂亮地解完了一整组题。后来凌玲知晓,魏鸿便是传说中的偏科学霸,文科毫无优势,理科一手遮天。

一段新关系的开启通常是由互助开始的,你向我借笔,我向你借笔记……就在这互相帮助的友好氛围下,凌玲开始每天中午帮魏鸿的玻璃杯装满开水,自习课互相问题目,课间偶尔和魏鸿下五子棋,放学后和魏鸿以及小伙伴一块儿去饭堂吃饭,周末魏鸿会约凌玲和班上的朋友一起去爬山看电影……

在这简单快乐的日子里,一种情愫正悄悄蔓延。

一次课间,凌玲无意中看向魏鸿,却发现魏鸿面无表情地望着教室门口,双眼黯然似无焦距。凌玲疑惑地顺着魏鸿的视线看去,便看见走廊外那个娇小可爱的女生正被隔壁班的一男生搂着腰,撒娇地说着话。

不知为何,凌玲的心突然被一个东西覆盖着,闷闷的,她不知道,这个覆盖着她心的东西叫醋,她只知道魏鸿喜欢那个女生。

凌玲瞄了眼魏鸿,抿了抿嘴,拿起练习册在魏鸿眼前晃了晃,魏鸿回过神,隐去突如其来的失落,耐心地帮凌玲解题。这道题其实凌玲是会的,她故意问魏鸿是因为不想看见他那隐忍着难过的神情,用题抢走他的注意力会好些吧?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凌玲格外关注着魏鸿,但魏鸿除了那次,再无任何异常,如往日般和凌玲嬉笑打闹,如往日般和那个女生聊天,渐渐地,凌玲不再担忧了,他已经走出来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高二分科了,毫无疑问的,魏鸿选了理科,凌玲选了文科,班级在同一层楼的不同教室。

晚自习的时候,魏鸿偶尔会来串班,找之前高一同班的男生聊天打游戏,也会来看看他的老同桌,静静地坐在旁边,翻看凌玲桌面上的书,和她一人一个耳塞地听着歌。这时的凌玲,看似在认真做题,心早就不在题上了。只是低着头,贪恋着他的气息。

每晚睡前的手帐本里,最后的两个字,都是“魏鸿”。

好想你,最近都看不到你,要开开心心的哦,魏鸿。

晚安,世界。晚安,魏鸿。

如果下一个跟我表白的人是你,该有多好啊,呵,我又在做白日梦了,睡吧,晚安,魏鸿。

……

凌玲默默地暗恋着魏鸿,保持着最恰好的距离,不远,不近。下课时常会望向窗外,看看他有没有经过,担心错过与他相视一笑的机会;路过他教室时,总会偷瞄他的位置,看他在干什么;空间里的说说几乎每天更新,期待着他的回复,然后纠结如何完美地回复他。

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总是会变得小心翼翼,尤其是敏感细腻的凌玲。直到高三的某一天,她的白日梦成了真。

晚自习下课,凌玲习惯性地看了下qq空间,新评论有很多个,但唯独没有魏鸿的,带着期盼的心不免有些小小的失落。

正当凌玲要收起手机的时候,收到了一条魏鸿的消息:“去吃宵夜么?”凌玲内心如啄木鸟般点着头:“好啊好啊好啊!”但聊天框里只是欣然地答应:“好啊~”。随即凌玲便迅速地收拾好课桌上的书本,带上挎包,一边用手梳理着中长的直发,一边快步走向魏鸿的教室。

远远的凌玲便看见人群中静静靠在走廊边上的修长身影,带着喜悦且有点紧张的心情,放缓了脚步,慢慢靠近魏鸿。

吃完宵夜,路上的人也少了许多,魏鸿突然轻轻地拉着凌玲的手,看着她的眼睛,柔声问道:“愿意做我女朋友么?”

凌玲呆呆地看着他,突如其来的表白让她说不出话,只是点了点头,随后才硬挤出一句 :“好。”

魏鸿紧张地等着她的回答,悬着的心随着那声好字落下,轻轻搂着凌玲的腰,将她拥入怀中。

凌玲靠着魏鸿的肩,感受着被暗恋已久的男神揽在怀里的美好。

高考过后,他们上了不一样的大学,许多人觉得情侣异地必分,但他们却幸福快乐地走过了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

大学四年后,凌玲和魏鸿租了个房子,一起装修新家,一起享受生活,一起为未来努力。

朋友们很羡慕凌玲的爱情,前来取经,凌玲不知如何建议,只是看着魏鸿在厨房忙碌的身影,甜蜜地说道:“我只是刚好爱上一个爱我的人。我奉他为王,崇拜着他;他视我如宝,宠爱着我。”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