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灿烂的日子】——于2008

小白大摇大摆走到讲台上,正在上无聊甚至厌烦的自习课的我们,都抬了头奇怪的看着他

“咱班体育队后后五排的男生站起来,是后五排个子高的”

同学们你看我看你,叽哩咕噜起来,小白搞什么啊,不会又是帮老师搬家干活吧

“后五排男生赶快站起来,瘼蹭什么,” 我个子还算不矮,和其他高个男孩疑惑的站起来

“ 体育委员把名字记下来待会交过来。好,现在我开始说,学校准备组建我们市第一批三军仪仗队,所以我和王校长商量过了就我们这届选出高个子的男生……”

这时我们听的非常认真,当他说到要用整个暑假训练时,站起的我们颇有些后悔,似乎军训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所以我们几个站起了的倒霉蛋都把脸朝向我们的桌面乱翻起了书不理会他。但他忽然间说什么拿着枪训练时,我们的兴趣又升起,甚至几个个子不算矮的男同胞浑水摸鱼的站了起来。… 小白拿着名单走时,萧撒的看着我们似乎在说“不错不错”有的女生翻了白眼。 我暗自庆幸我是爷们,还是纯的。

当天下午,我们整个年级高人和王校长轰轰烈烈的进了学校会议室,我感觉像是要商讨国家大计,便满怀爱国热情跟着。不出我所料,王校长的爱国之情深不可测,他说要把这个城市培养成祖国未来将军的摇篮,我们被他的慷慨陈词说的都想恨不得杀敌报国,可我还小,还要学习。小宇蹲坐在王校长后面抽烟,时不时王校长头上多两只兔耳朵,我们热情拍手叫好哦好哦! 王校长以为我们被他爱国情怀所感动,于是拍案而起,手舞足蹈更加慷慨陈词,总之我们从那天起爱国情怀有了大大提升,因为我们是祖国的花朵,哈哈。

最后却真正报名的只有70于人,加上后来当“逃兵”的也就剩55人。

正直深夏,蒸笼里面几乎不差几分,炫目的阳光炙烤这块中原大地,都可以听到地面晒焦崩裂的声音。空气热腾腾上升,每个人打招呼都像英国人一样,天气咋么咋么热…甚至只要在校园里挪动几步几步,就可以挥汗如雨了,所以擦汗便是每个人看到最多的动作,脸上都是汗涔涔的.... 要么就是在炎日下暴晒站军姿的我们,太阳要和我们作对,我们没办法,像是要把我们都晒成豆腐干才肯落下,万里无云的蓝天怎么只有一个太阳呢?每个人身体里都在进行核烈变,身体的外表是制造粗糙的弥彩服,我的背上都本汗水洗了一样。最明亮的光线是我们整齐的黑影子。我的脸上额头液体在滚涌,淹没我眼睛,原本我只能看到一条线的视野什么也看不到了,我用力眨眼想吞没ku涩的液体,好让我或得清晰世界。反而愈之愈疼,我感到我的眼已瞎了罢。我真想用水冲啊冲,但我不敢,我们50几个每个人都不敢,那可是会换来T的一棍的

“都给我把眼睁开!目视前方斜向上……”T教官手背在身后,若然若动的穿行我们队烈之间东张西望,豹在猎鹿时往往先暗中观察几分在下手。T不是豹但已有豹征,走到你以为他注意不到你的身后,嚷道“动,动,动什么动?小动作怎么那么多....”,然后用他手里和3岁小孩手臂一样粗的木棍一挥,轻时你会觉得身体掉块肉,重则觉得身体散架,我们不怕T,da0怕他的拳头、脚和那个打狗棒,我像狗一样被T打。

T反反复复严肃强调我们可以脱口而出的动作要领,我们不敢违背他的口令,把手粘在身上,身体像冰棍一样硬,因为他抓你的臀部,如果是松软的,你就惨了,所以......说是冰棍,只是不同的是我们冒的是热气而非冷气。 过五分钟就会倒在地上一个呆木的身体,晕倒或是装身体不舒服,T当天心情好时(我们的动作有进步时)便不会理,若在他心情烦躁时(我们没有做到他的要求)便会朝你大吼,。随后倒下的..愈来少之。虽然短短40到60十分钟的军姿已经然把我们想拿枪的念头自动抛向十几霄云外了。但我们大部分人都坚持了的,在烈日下我们的训练时相当残酷的,何况整个暑假

间息时,我和郑做在球篮下的黑影里,不说话,我们都把头埋在膝间,不时无聊的砸着石子接触烦忧。

“热死了,早知道我肯定不会来”郑抱怨

“晚上只有我们训练的在学校,真好”我转移他的话,其实我在想晚上可以和小Y打个电话。 我们像退败的guojun一样摊在墙角影子里军容不整,而我们两个连队只有50来人,每个人都不想说话,郁闷的度过了难耐的第一天下午。

傍晚我冲凉后,坐在国旗台下打电话给了小Y。 小Y是我初二时上课谈笑的临桌,风趣幽默爱开玩笑的性格在我之下,而郑在她之下。他是我见过最爱嬉笑的女孩。同样我和小Y贫嘴一翻后,她告诉我她要转学了,初三到另一个城市 我勉强笑道:好啊好啊。

她说:就那样吧。该天去学看看你的军训,看看你们晒成黑炭了没。肯定很累的…

我边走边回:那好啊,来检阅我们祖国的花朵啊…

先挂了,就说到这呵。她认真的说 。我说好。我一直听到嘟嘟的声音才挂。

一天的累、汗、水。统统没打招呼进入我的梦乡,包括小Y电话里的话。我躺在寝室的床上,像尸体一样不动,我累了,很累。我还不知道“朋友"是怎么一会事,我也不知道自己体会了没有呢?小Y和郑只是离我很近的人,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算不上依赖,但有不可缺少。 那时候我一个人从未觉得不觉得孤单,因为我一直都想要轻松的自己,自由没有烦恼的自己,我是幽默的和他们别开玩笑,贫嘴,逗女孩笑。

几天后的晚上,郑对我说“晚上包夜上网” 我说好。我们穿着弥彩服军胶鞋,走在镇街上,丝毫没有在军队的感觉,倒觉得是祸害人民的叛军。饭馆里服务员热情的招待两个“军人”,网吧老板也惊讶于两个稀客。 QQ是J以前给我的,上面已经有了好多好友,我和陌生人聊天,游戏,而那天我认识了我认为的才女小可,因为他名字时常在校刊里小作家的名单里。

第二天早我和郑晕回了寝室,两个头扎进床板,我抱着被子闭上了眼。 我想起一件事,前几天有一天,小白忽然到寝室张开口:我看你们能睡到几点。我们寝室不知谁说句“4点了”(2点应该起床去教室补课,补课的老师有么有都一样,我是这么想的) 我们都激动不已,小白生气了训速走了,积极的人三五分钟冲出寝室,我和郑紧跟其后;(因为王校长说等下学期要严重处理我们训练时的违纪学生,所以我们好孩子都怕)消极的继续睡,子明就是消极的。到教室我暗松一口气,学生都下棋打牌玩手机。说是给我们补课的英语老师坐在讲台上发呆。我和郑都大摇大摆坐下来,看着黑板上草体的英语单词,我们只是看着…看着…

我和郑醒来后已经是下午了,我们到操场时,下午训练都结束了,几个队员过来:睡醒了啊 ?我笑着说,啊还没呢。他们都我说来了个新教官,教他们翻油条的游戏…他们很觉得特有意思。后来我知道那油条是人当作的,遗憾那天睡了一天没参加。不过我的确没睡好。 晚上我和郑抱着竹子做成的Xi子到操场睡觉,我们地盘我们做主,我们看着满天星星,又要睡觉了......小Y会是那一颗星星呢…我笑着睡着了,好像在笑''呵呵"这两个不知道谁给我的字

那天下午训练结束,小Y来检验祖国的花朵来了,只是我们变成黑色的花儿了....我和小Y坐在操场边看那一群爷们打球,小Y带来一个我认为我见过的最好看的四五岁的小男孩,她亲戚的吧。小男孩笑得样子我非常喜欢

“这是谁的孩子啊?怎么这么好看...都比你还好看呢”我笑着问她

“你猜猜”

“不会是你的吧”我假装疑惑问道

“有这可能,不过...”小Y“不过...天上会掉下个林妹妹...”小Y笑着但又忽然间停止

“我下学期可能要转学了”小Y急切说道

“那好好努力,尽自己能力努力努力再努力”我望着她说

“恩恩,谢谢了诶,.......”

半小时后,我目送小Y牵着呢小男孩走出了校门

小W发来短信“你们都不理我”,小W是我初二最后的同桌,期末走的那天,她一个人扒在桌子上哭了好长时间才离开,小W觉得没人会理她吧,我当时了解她一点,她的故事也很让人吃惊,我不知道怎么说,难言之隐。小W,对不起

后来几天,小白和老陈看我们萎靡不振的样子,满脸忧愁,肯定会没兴趣待在这地方了,会当逃兵的?,因为人走了好几个了。又和张校长弄了个特级训练,其实要我们真正带枪训练三军仪仗队了。

星期一,我走到转向台上,郑高兴的说“待会我们要拿枪了,还去K军校” 我说好啊好啊。

我们坐上大巴士到K军校的时候,气温还好。因为下雨了,戒备森严的大门里面,我们欣赏着新军校的雨后风景,完全是个军校的样子整齐干净的校园路,军队里的军车,火炮,庄严的军人塑雕,让我的眼睛争的那么大,那么大的看他们,其实我最喜欢的是那些时隐时现的红外线摄像头,我喜欢在银行或有摄像头的地方对待一会,留恋十分。下午便到K军校戒备森严的武器室拿枪。一路排队,不经意又见到了十几个红外摄像头,我的侦探能力很好哦,不要太好哦。 我梦魅以求的玩具呵,原来是老式下岗的38式,又没有子弹,就是有也打不出去,三棱刺刀很漂亮,十斤左右的铁家伙背在背上训练肯定爽极了。我们也会像天安门前的­三军仪仗队那样耍威风了呵呵,有点不爽的是枪上的防锈油粘在我们的军装上,很脏,但我们还是喜欢抱着枪支,手舞足蹈“八嘎,你地死啦死啦地”





我们和枪拥抱了7天,我们又流了7天的汗水,我们在校园路灯下训练 ,吃冰淇淋,饭前饭后在餐厅前大声唱歌,看着好看的摄像头,玩游戏,和班长(K校的)一起唱歌,我和小Q合作唱《青花瓷》,在寝楼里打水仗,打牌,大肆嬉虐其他屋里的小子,疯狂的打球,疯狂的背着枪嬉戏。我和小Y发了好多好多短信,要她开心面对以后的生活。最后那天我们拿着校旗留影纪念  留下了我们    苍老的我们的样子 ,也是我最喜欢的照片,我是个坚强的孩子,也许我会去当兵的,那时后话了。

小Y走了

郑走了

我们也走了

那个夏天离开了

我们的眼泪笑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