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第一天,加拿大一年级小朋友书包7斤重

书包是1月份买的。疫情之前最后一次旅行去了迪斯尼,小姑娘就为9月份开学选了一个书包,图案是女版米老鼠的大蝴蝶结。从功能上说,这个书包有两个特点,一是大,二是里里外外分很多层。

跟国内小朋友的大书包不同,加拿大的一年级小学生书包里是没有书的。每天上学需要的学习材料由老师在课堂上发,并不带回家。硕大的书包里面装的多半是跟书无关的东西。今天第一天开学,要带的东西特别多。两天前老师发来邮件,列出了需要的东西。

首先是文具。之前我们向有经验的家长询问,被告知纸笔文具学校都会提供,不需要从家里带。但是老师的邮件中说,由于疫情,学校要求每个小朋友自备文具,各人用自己的一套,避免交叉使用。所以老师开列了一个详细的文具清单:

- 笔袋

- 5只铅笔

- 橡皮

- 卷笔刀

- 蜡笔或彩色铅笔或马克笔

- 儿童剪刀

- 胶水棒

生活用品也列了一张清单:

- 换洗衣服(预备在学校里衣服弄脏弄湿了可以换)

- 室内鞋(这在加拿大特别重要,尤其是冬天,进教室之前得把雪靴脱下来)

- 一盒纸巾

- 健康午餐和零食

- 水杯

所以今天早上小姑娘是这样的打扮:背上背着一个大书包,手里还拧着一个午餐包。书包里是一盒纸巾,一个文具袋,一个装换洗衣服的袋子和一双鞋。书包外面左右两边的小口袋各插着一个杯子,一个杯子装水,一个保温杯装着牛奶。手里的午餐包分上下两层,也是保温的。下面一层放着一个饭盒,里面是她的午餐,早上现做的牛油果芝士火腿三明治,上面一层是两样零食——一盒葡萄和一块巧克力饼干。两个包加在一起,我称了一下,差不多有7斤重。

当然,除了午餐包和水杯,书包里的大部分东西是第一天带去以后就留在学校的,并不需要每天背来背去。每个小朋友在教室外面有一个储物柜,东西都贴上自己的名字,放在柜子里。放学的时候书包果然就轻了很多。

要不是零食和午餐也受到疫情影响,书包还可以更轻。正常情况下,有送餐公司为学校提供午餐和零食,供家长选择。如果自备午餐,家长也可以选择在中午把饭盒送去学校。这样,书包里就真没多少东西可带了。不过现在为了尽量减少人员来往,教育局规定除了师生员工之外所有人都不能进入学校。这“所有人”里面既包括了家长也包括送餐公司,所以这学期孩子们必须在早上上学的时候把零食和午餐都一起带进学校,没有其他替代方案。

学校每天的安排是早上8:20~8:35到校,早了晚了都不行。8:35正式上课。10:15~10:45休息半小时,包括吃一次零食。然后继续上课到12:25,20分钟午餐,紧接着是12:45~1:25户外活动。下午继续上课,3:05放学。

上学放学的安排也为疫情做了调整。为分散人流,不同班级的孩子上学放学需要从不同的门进出学校,开学前学校特意发来一份地图告知我们应该在哪道门接送孩子。昨天小姑娘的老师还打来电话确认放学的安排。这是因为有的孩子坐校车回家,有的孩子留在学校的课后托管班,有的孩子去校外课后托管班需要乘坐托管班派来的车,而有的孩子则是由家长接回家,老师需要了解每个家庭的安排以免出错。

老师还发来一张调查表要家长填写,以便让老师更好地了解孩子。调查表不长,但内容却包括了很多方面。首先是孩子在家里使用的语言。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大多伦多地区的移民人数已经超过在加拿大出生的人口,许多家庭日常使用的都不是英语或法语。了解这一情况可以让老师有针对性地辅导语言有障碍的孩子。调查的内容还包括孩子的兴趣爱好、学习习惯、课外活动等。有意思的是,还有一个开放式的问题——疫情对孩子有什么影响?看来在心理辅导方面老师也在着手准备。

在紧张和兴奋之中,开学的日子终于到了。看着小姑娘走进学校的大门,一转眼就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下午接她放学,小姑娘戴着一顶五颜六色的高帽子,是今天在学校里手工制作的,上面有她自己写的名字,还有法语的“你好”字样,是老师打印出来小姑娘自己涂上颜色再贴在帽子上的。

“今天开心吗?”我问她。

“开心。”

“你喜欢你的老师吗?”

“喜欢。”

“今天你们班有几个小朋友?”由于今年有一些孩子选择上网课,而选择到校上课的孩子又分两天入学,所以我有此一问。

“7个。”

“男孩还是女孩?”

“4个男孩3个女孩,不过如果加上老师就刚好是4个男孩4个女孩。”

“你有新朋友了吗?”

“有,我交到新朋友了。”

“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