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父和他的兄弟们

祖父弟兄四个,大爷爷娶过两个大奶奶,三爷爷性格怪异活活把三奶奶折磨死了、我奶奶是童养媳,十来岁就来我家了,祖父倒是对奶奶很好、只是也曾无意中深深伤害过心地善良的奶奶



只有二爷爷生得丑陋、年近四十也没讨到老婆。于是,在别人撺掇下,我太爷爷用一口袋高粱和一独轮车煤炭给我换了一个二奶奶、据说二奶奶是河北人。具体是哪里的我不太清楚。


但是,二奶奶在我小的时候,经常教我唱一首很凄凉的歌谣。


“穷人家的女孩不值钱。生个丫头爹娘烦,养着赔钱是累赘,拿着闺女换煤炭,丑的换一吨,俊的换吨半!”唱罢,泪水涟涟。


二奶奶人很漂亮,而且,脾气也很好。但是,二爷爷人却很不好。喜欢赌钱,还有抽大烟的习惯。


太爷爷是个木匠,靠手艺置下几十亩薄地,二奶奶进门分家时祖父弟兄四个均摊。二奶奶很快生了一个男孩儿,就是我八叔,排着叫的。


八叔三岁那年,二爷爷赌博把田地输的精光,偷摸把八叔抱去卖给了人贩子,二奶奶知道了,疯了一样找到我祖父。奶奶叫上我父亲他们一起,把八叔劫了回来。


而那时候,二爷爷正躺在大烟榻上吞云吐雾呢。

祖父气的七窍生烟,没敢跟曾祖父说,叫来大爷爷三爷爷,把二爷爷捆了,痛打一顿。还是二奶奶不忍心,替他求情,这才饶了他。


二爷爷终究没活过一年,因为抽大烟卖了棉袍,腊月二十八冻死在荒野里。


二奶奶在我祖父他们兄弟帮助下,把八叔拉扯大,娶妻生子,等到儿孙满堂时,二奶奶去世了,直到死,她也从来没回过娘家。


临去世那天,二奶奶梳洗的整整齐齐的,穿上她进门那天穿的花棉袄,含着泪,轻轻哼着那首她曾无数次教过我们唱的歌谣“穷人家的女孩不值钱,生个丫头爹娘烦,养着赔钱是累赘,拿着闺女换煤炭……”


那天,大家都哭了,懂的这个年近百岁的老人一直没有忘记自己的爹娘,只是,却没了归路,因为自己是被卖掉的。


旧社会的穷苦人家,命贱,特别是女孩,更是没人当人看,送人当童养媳的,当陪房丫头的,甚至为了不饿死卖掉的更是大有人在,也许二奶奶是不幸的,可是比起那些被卖入烟花柳巷的女子,她无疑又是幸运的。


二爷爷不务正业,死的早,可是她却有祖父他们帮着抚养八叔,基本也算衣食无忧,只是在她内心里,被亲生爹娘卖掉,却是一生都无法释怀的事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