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人玩过土地神?可以教教我吗?

天灾面前,人人平等,土地神【6up.kim】2020年一个不平凡的年份,病魔突降,让人迷茫,本是祥和快乐的春节变成了每天宅在家里度日的假期,而面对疫情的来袭,我们并没有放弃抵抗,白衣渡江,在这个疫情期间,我们看过无数最美丽的背影,我们也见证了一个对于疫情最快反应速度的奇迹,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今年的武汉生病了,热干面不在热气腾腾,每个人居家度日,虽然这场疫情让很多人触不及防,但是我们拥有最快的反应速度,让疫情得以控制。

在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场中,我们看见白衣天使在其中奔忙,美丽的姑娘们为了更方便救援选择放弃长发去疫情爆发区帮助救援,而人民子弟兵更是不负使命,全员奔赴疫情前线,而更有许多平凡人,只身奔赴灾区,在这场疫情中,我们看见了每个人的全力以赴,当所有人拧成一股绳那么必将无坚不摧,无论多么困难的情况我们都能克服,而在疫情期间许多基金会更是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远在国外的国人通过各种方式进行捐献,爱心从天南海北汇聚成一条爱的河流,无论身在何处,只要是炎黄子孙,我们仍旧不负使命,而韩红基金会在更是在其中表现了强大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


   王洪林目光威严,紧紧的盯着林飞。

    “小兄弟,我受内伤不假,但我身体一直很好,你却说我只能活三个月!还真把自己当神仙了!”

    林飞面对众怒神色平静:“谁都不想死!但,我既然看出你有病,自然不愿隐瞒。而且,你今晚九点,必然旧伤复发,卧床不起。”

    “嗯!”王锦锋也听不下去了,“林兄弟你救了我女儿我感谢你,但你也不能咒我爸呀!”

    “不好意思,今天实在太忙,就不方便招呼林兄弟了。”

    “快滚!”王灵儿直接咆哮,像是一头母老虎,似乎随时都要冲上去咬林飞一口。

    林飞苦笑着摇头:“命反正是王老你自己的,别人多说无意义。告辞!”

    “不送!”王洪林吹胡子瞪眼。

    本来很高兴的事情,完全让林飞扫了兴致。

    林飞还没走远,王灵儿就埋怨王锦锋:“二叔,你怎么什么人都往家里带!这人真晦气!”

    “幸好,他瞎猫碰到死耗子,治好了蕊蕊,不然今天我非打断他的腿!”

    这个世界上多数人不喜欢听实话。

    尤其是,被人说快死了,放在谁身上,谁都难以接受。

    林飞也不会计较王家对自己的态度,他十分清楚,今夜他们必然会来请自己。

    白天的忙碌总是容易匆匆而过。

    林飞从陈紫萱身边离开之后,回到自己的别墅。

    别墅清冷,孤独。

    他的美好设想,都成了泡影

    在他心中烦闷的同时,叶清雪心中也在阴云密布。

    昨日林飞愤怒跳江,而她目睹林飞的疯狂之后,并不觉得自己错了。

    她此刻还在想,这个男人确实小气。

    犯了错,死不承认。

    加上公司的事情一直不顺,她将精力投入繁忙的工作中,不让自己清闲下来胡思乱想。

    但,事情总有忙完的时候。

    晚上八点,公司里的人大部分人都已经回家。

    此刻,除了苏婷婷在算着各类账目之外,就剩下叶清雪在办公室内发呆了。

    等苏婷婷忙玩,看到叶清雪办公室的灯还亮着,走过去敲响了门。

    “请进!”

    叶清雪疲惫的声音传来。

    苏婷婷推门走进去,“总裁,别愁了,慢慢想办法,急不来!”

    “我是不是有点自私了”叶清雪想到自己本可以有活路。

    但是,为了尊严,自己硬生生将百润的合同给拒绝了。

    苏婷婷笑起来特别的娇柔:“总裁你是想听心灵鸡汤,还是想听实话”

    “我都想听!”

    “那先说心灵鸡汤!”

    苏婷婷坐在了沙发上,笑着道:“总裁你拒绝,实在是大快人心,我尊你为女中豪杰!”

    “就你嘴贫。”叶清雪皱着的眉头微微舒缓。“实话呢!”

    “我恨不能抽你!”

    说完苏婷婷自己先咯咯咯笑得前仰后合。

    “想这么多干吗!风里火里,姐妹都挺你!”

    “唉!”叶清雪一声长叹:“我也知道,是我自己抗拒林飞,其实,他可能真的是为我好!”

    “不是可能,是一定!”

    苏婷婷很认真地道:“你见过几个男人,和别的女人好上了,还拿着好上的女人合同巴巴的给原配送来。”

    “这根本不符合逻辑!还有,姐夫,有什么本事让陈紫萱包养”

    “我看,你呀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罢了,不说了,姐妹带你出去散散心!”

    叶清雪摇头,“懒得动弹,我很想做一条咸鱼,无忧无虑的躺着。”

    就在这时,徐悦打来电话。

    叶清雪接通,徐悦特有的让人的声音响起:“亲爱的,今晚我把你包了,赶紧出来,馨月ktv问情包间。”

    “不去,我实在太累了!”

    “不来,我和你绝交!”

    “好吧,你等等我。”

    叶清雪挂了电话,苦涩的一笑。

    “走吧,徐悦请客,咱们一起去潇洒。”

    “徐悦姐回来了,我还怪想她呢,走,今夜我想遇到男神!”

    馨月ktv问情包间。

    曹云亭微眯着眼睛,喝着啤酒,笑得有些不坏好意。

    霓虹灯在天花板上闪烁,让整个包间的氛围显得旖旎柔情。

    电视大屏幕上放着点播的歌曲《喜欢你》,徐悦放下手机,冲着曹云亭做出一个ok的手势。

    片刻之后,叶清雪就带着苏婷婷推开包厢的门。

    在叶清雪看到曹云亭的瞬间,整个人僵立当场。

    她的双眸之中,难以掩饰的激动、委屈还有幽怨。

    但是,都像是翻动的小浪花,瞬间消失。

    转而她特别的清冷和淡漠,只是淡淡地冲着他点点头。

    曹云亭快速站起,热情如火的冲过去,就要抱她。

    她用手将他格挡开:“别这样,我已经结婚了!”

    曹云亭眼眸之中,流露出无尽的伤感。

    “都怪我,都怪我非要出国深造,不知道你病了!”

    “听说了你的事情,我真的很心疼你!”

    说着,他故意转过头,装成抹眼泪的样子。

    他将心酸和懊悔,演绎得淋漓尽致。

    不得不说这位情场老手,很会抓女人的心,很会哄女人。

    十个林飞都不是他泡妞的对手。

    苏婷婷慌忙调解气氛道:“好了,过去的都过去了,咱们是寻开心的,不开心的事情不提。”

    叶清雪心痛的难以呼吸,眼泪已经开始在眼眶内打转。

    曾经的恋人,就在眼前,但是,她却被婚姻的枷锁锁住。

    爱情的遗憾,人生的无奈!

    化成的悲苦,撕咬着她的心。

    “坐吧!”曹云亭就像是一个暖男,照顾着叶清雪。

    叶清雪也享受他的照顾,情难忘!

    人难舍!

    却不得不舍!

    随着时间流逝,刚见面的尴尬渐渐消失。

    叶清雪喝了许多酒,醉红爬满双颊。

    她点了一首:《丢了幸福的猪》。

    这一曲她唱的撕心裂肺,场面一下陷入了悲伤之中,苏婷婷望着她颤抖的肩膀。

    眼泪都禁不住落了下来。

    叶清雪悲喜,爱恨她最清楚。

    也很心疼她!

    徐悦已经走上去,给她一个拥抱。

    陪着她一起唱,一起哭。

    然而曹云亭却在偷偷窃喜:看来你对我余情未了,今晚,我指定把你搞定。

    圣洁的情爱,在他这里成了肮脏的玩弄。

    唱着叶清雪情绪完全失控,将话筒丢给徐悦,捂着嘴跑出了包厢。

    她刚出门,一不小心撞在了一位花花公子身上。

    那花花公子一愣,看到叶清雪竟然美的如仙女一样,顿时动了邪念。

    他一把拉住她的手腕:“美女,怎么哭了”

    “来,让哥哥安慰安慰你!”

    说着,他将叶清雪逼到了墙壁上,痞笑着,就要强行吻叶清雪的脸。

    “啪!”

    叶清雪羞愤之下,直接甩开他的手,扇了他一巴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书名:婀娜动人 作者:田园泡 文案 李家有个嫁进门就守死寡的小寡妇,娇艳媚色,身段苗条,看上了隔壁的私生小奴子,开...
    阿璃不离阅读 775评论 0 3
  • 今天是什么日子 起床:7:20 就寝:23:00 天气:雾,多云 心情:灰暗 纪念日:没有 叫我起床的不是闹钟是梦...
    夏凉_Na阅读 24评论 0 0
  • 老妈的血气分析指标一直不好。 氧分压40左右浮动,二氧化碳分压40左右。 中度呼吸衰竭的指标,但探视时,人却精神的...
    灬月亮河灬阅读 20评论 0 1
  • 根据数据统计,该指数排名美国公共公司中薪酬最高的高级管理人员,而苹果的领导者则非常讨价还价。作为经济利润的一小部分...
    金字日报阅读 42评论 0 0
  • 由于各种原因公司,到我手上的工作安排总是临时决定的,而且总是要求很急。时间一久难免让我产生厌倦感,但是一回想哪次不...
    livend阅读 6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