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异乡人6

六、理还乱

两个月的实习期,转眼就结束了,我坐在桌前,盯着手里不停把玩的学生证,又望了望窗外。旅行,我要去旅行。

杭州,有你的城市。我曾经说过的要去你的城市看看。

……

傍晚时分,我终于找到了之前在微博看到的美丽民宿,我把行李往地上一放,来不及欣赏屋内的精致,就奔出门外,我心心念念的是朱自清眼中的残荷。

异乡人

走在3公里长的苏堤上,看湖面如平镜一般,树梢新绿才露,几只小鸟叽叽喳喳。朱自清眼中的残荷,早已没了踪影,小失落。

“渐见灯明出远寺,更待月黑看湖光。”索性我就待到月黑,看苏东坡眼中的湖光是怎样的,然后再去尝尝苏东坡最爱的东坡肉,美哉!

太阳西沉,月光初上,路灯一盏盏的也闪着光。湖面波光粼粼,星星点点,我想要比东坡看到的更美一些吧,毕竟除了这月光,还有这点点灯光的点缀。

3公里的苏堤,不知道我走了多少圈。夜色蔓延开来,拿出手机导航,找到一家评价还不错的,据说是做的最地道的一家。

终于来到的某某阁,手机都快没电了。不过为了附庸风雅,值了。临窗而坐,一盘东坡肉,外加2两饭和一壶小烧。

乳红色的肉,蘸满汤汁,汁浓味淳,酥而不碎,肥而不腻,再来口小烧,美。转头望望华灯闪闪的夜景,看车流不止,少煞风景。

吃罢,走出店门,打开导航,只望手机电量争气,能等我回到旅店。

真是俗话说得好“怕什么来什么”,走着走着,手机就黑屏了,我站在路边打车,车来来往往,却没有一辆为我而停。夜色渐渐深了,而我还在路边徘徊,乍暖还寒,有微微的凉意。

“要找他吗?”我心里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我本来只是想悄悄的走,正如我悄悄的来一样,正如徐志摩不带走一片云彩一样。

终于,我还是拦住从我身边路过的每一个陌生人,看他能不能借我手机一用。我已经不记得这是我第几次开口问,但终于手机还是借到了。我拨通那个刻在我心底的号码,只希望接通后还是那个熟悉而陌生的声音。

“喂?请问您是哪位?”

听到还是那个声音的时候,我竟然哭了“我,是我,我迷路了……在杭州!”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你现在能看到什么标志物?”

……

将近一个小时过去了,我蹲在路边,还在不争气的哭着……突然,一个人在我的头顶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我抬头,白色的鞋子,蓝色的牛仔裤,黑色的上衣,那张脸,是他!

我起身,扑进他的怀里,更加肆无忌惮的哭着。良久,我的眼泪流干了一样,终于止住了。

他什么也没问,什么也没说,拉着我就往前走。

“你……住在哪儿?”他转过头来,温柔的眸子盯着我。

我不停地眨着眼,脸颊微微发烫“我在XX住”没想到,都过去这么久了,我的心还是这么的躁动不安。

我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他时不时回头望望我,还是会让我走在路的里侧。就这样安静的走着走着……

月明星稀,满眼都是霓虹灯。我不小心撞上了他坚实的后背,不,是他突然停下了。我眼睛瞪的圆圆的,满脸的不解,但依旧这样站着。许久,他转过身来,我不敢看他的眼睛,他的脸,我只把头埋的低低的。

“我该拿你怎么办!”

“啊?!”我一愣,完全搞不懂他在说什么。

“走吧!”他拽了拽我胳膊的手,又重新插进了衣兜。我们继续向前走着,空气一如既往的安静。

我死死地盯着他的后脑勺,想看懂,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到了我投宿的民宿,他突然站在门外不动了,我低下头不停的摆弄衣角。

良久,只听到他说了句“走吧……我送你上去。”

我“哦”了一声,便走在前边带路,我知道他就在我身后,我转身就能看到,不知不觉我的嘴角上扬,心里甜甜的。

我打开房门,站在一侧,低着头,偷偷笑着。

“嗯……我就不进去了,你……早点休息……嗯,我走了,晚安!”

“啊?!”我还没回过神来,只见他的身影越来越远,终于从我的视线中消失了。我仍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低下头,笑了笑,随即把门关上。我倚在门边,头微微上扬,眼泪一滴滴掉下来。“真的……都结束了!”

暗自伤神的我,不知道他就在拐角处,倚着墙,低着头,轻轻闭着眼。很久,很久,很久……

他又走到我门前,就那么呆呆地站着,听我系系碎碎的哭声,他轻柔的把头抵在门上,手掌微微触着冷冰冰的门。

“我该拿你怎么办?”

目录

上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