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第一集 | 共同爱好是这个世界的通行证

下关风,上关花。苍山雪,洱海月。

久仰盛名,大理


临行前,我同几个亲近的好友说了此事。四个人里,没有一个人支持我,反而都不谋而合地劝我——你一个女孩子背着帐篷去旅行这像话吗。


咦,他们这时候怎么就意识到我是女孩了???

劝阻归劝阻,但若能做成这件事还是很有意义的。

这一次,我想真正地生活在我爱的大自然里。


临行前一周,我开始着手准备帐篷的事。

我甚至都想好了。每天都要在帐篷前放一只花瓶,里面是每天沿途采摘的一朵小花,代表新鲜的一天。等我结束这一天时,便将她埋藏土里,埋葬过去的昨天。花如我,新的生命,不断更新的能量。

哇,光想想就正能量得一塌糊涂。


1


背包鼓得不像话。

衣服没带几件,摄影器材倒是装了一堆。我的这些宝贝,无论如何是一个也不能落下的。我妈抬头看了这个在她面前背着一座山的女儿,摇头刺我说:“人家女生去旅行都是小小一个包,你再看看你,啧啧啧。”我在一旁笑到飙泪。

这和我以往的任何一趟旅行都不同,水源,体力,卫生,充电….带着帐篷的露营旅行,深入村庄去探寻风土人情,更可能,将自己置于荒郊野岭之中。


英雄不怕死,我当然不是英雄。

尤其冒出这个想法,就让我恐慌不安到每天梦到撒野尿的情景。撒野尿是必须的,负重徒步是必须的,几天几夜不洗澡也是可能的。


每当我想到踏上路后可能遇到的种种困难,都让我心颤到想放弃露营旅行的念头。天,我以前是一个人也敢在沙漠里扎帐篷的人啊。(那啥,你那就一天好吧)


不能慌,千万不能慌。我始终相信——当可依赖的东西不多时,人才有无限的想象力去创造,才能更专心地加持自己的心灵。


走吧。但行前路,无问西东。


2


深夜。

提前定好的青旅就在车站三百米内的地方,坐了整整十四个小时的动车来,竟也不觉得疲惫。到了前台登记好后,我便抱着床单去寻自己的房间。


走廊上。

房间里的被褥味,混着汗水的夏味。

想起了初中时第一次搬进学校宿舍的情景。

那种叫做陌生的恐惧感,时隔多年,又一次袭上胸口。气味总是比回忆更深刻。


青旅的天台有个厨房,中午正巧赶上去帮个忙。义工姐姐穿着碎花围裙忙活着,灶上炖着热腾腾的饭菜,我帮忙也不忘撩人。等这一桌吃完后,大伙都是朋友了。




我在这里认识了98后的阿浩。人高马大的身形,小鬼当家的性格。用阿浩的话来说,就是我捡了他。阿浩说这是他20岁第一次住青旅,而他之所以喜欢一路捡人的原因,是因为陌生人之间没有利益,反而更容易坦诚相待。他喜欢旅途中的互诉衷肠。


大理古城的旅伴有了。

3


上了8路公车,我们坐了将近一小时后,气势磅礴的大理古城门赫然浮现眼前。一千多年前的古南诏国和大理国的首府都城,我在她里面了。



其实大理古城,和中国任何一座古镇没有太大的区别。一样琳琅满目的特色商店,一样廉价又昂贵的淘宝商品。花里胡哨的店铺是给走马观花的游客准备的。朋友说逛这里没什么意思,我当然认同这句话。只是,发生在这里的,不一样的历史和故事,做游客的话,是感受不到的。


我跑去向一旁的执警叔叔问路,又在旁边买了点臭豆腐解馋,吃的时候无意递给了执警一块,虽然他摆手拒绝了,但却意外带我们上了城墙。这样的好心人,是一趟旅途的惊喜。


古城顶楼近期封闭,来往的游人看到贴着告示的城门只能望而却步。当我们红着脸偷偷被带上去的时候,内心其实在狂喜。啊,待人真诚热情总是没错的。



4


下城楼后,天黑了。

夜晚的大理古城,一下子热闹了起来。这份热闹与白日不同,更沾了许多烟火气。我喜欢这样的人间。途经的一切看起来都充满生机。


躺地昏睡的二哈(表情亮了哈哈)


载歌载舞的少数民族阿姨们


每一帧看起来都像电影画质的美食


这是据说来大理必喝“风花雪月牌”啤酒


偶然拐进一个小巷子,发现了不得了的大秘密

我们好像走进了古代的元宵灯会


回古城青旅的时候,发现这间店的天台可以搭我的帐篷。老板很好说话,只交了一天的房费,帮忙拍照做点宣传,就换来了后面三天的免费天台露营。


老板也是背包客过来的,他看到年轻的人在做他以前做过的事,恨不能多帮上一些忙。共同爱好是这个世界的通行证。

5


一个人在什么情况下最能够吸引一群人?

我想应该是,

你所在的环境超适合拍照发朋友圈的时候。


今天在大理的家


我在天台搭好帐篷后,有几个上来收衣服的旅客看着好玩,就停下来多看了两眼,我们交换了个善意的眼神。不一会儿,又有人跑上来,说要来看看天台帐篷,多怕几张做个纪念,我笑着随他拍,同他坐下来攀谈了几句,又少了个我世界里的陌生人。


天台偶遇的旅客后面传来的图


洗衣机在离我不到2米的距离,带的长线板足够给我所有的设备充电了。手边是泛着暖光的小彩灯,在天台意外拾了束满天星,我把它们放在地上做配饰。


等布置好一切后,外面忽然下起了雨,从轻微的细雨到倾盆。但我刚好在有屋檐遮挡的地方。哈哈哈让大雨来的更猛烈些吧。已经没什么再贪心的了,心满意足。这样的环境,真适合写作啊。(这篇文章大部分就是那时候敲下的文字,你们读的时候,感受到我内心的peace了吗~)


6


翌日。

初来到大理到现在,认识的人已经超过了一只手。大伙约着一起组队去爬苍山。出发前在青旅里吃的午饭,一人10块,吃的是豪华版的满汉全席。老板娘在厨房里忙活了一上午,卖这个不为赚钱,吃的是气氛。


那是锅极美味的红烧肉,端出来时表面的油还在滋滋作响。从来不吃肥肉的人,嘴里竟大口大口地嚼着。鲜而不膻,肥而不腻。如今再想起那滋味来,依旧馋得直流口水。


朋友传的图,图糙情不糙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我们赶上了大理的雨季,爬山路时,雨淅淅沥沥地下得断断续续。全队仅有的两个女生,一个我,另一个是青旅里认识的兔子。兔子箭一般地冲在前头,十几公里的山路大气也不喘一下,像一台不用续油的发动机。枉我说要背着帐篷去旅行,区区的山路在我眼前长的好似没有尽头,硬生生拉低了整支队伍前进的速度。


旅友小明是刚从雨崩徒步完来的大理,又是个体育研究生,明明体力好的不像话,完全可以丢下我到前面去带队,却一定要在最后做那个收队的人。这种无声的关怀,我心里甚是温暖感激。


爬到后来没路了,

这是我们能找到的最后一处山口。

眼前是遥望的大理都城,脚下是无尽的万丈深渊。

这算登顶了不??


一群人在山顶的合照


找下山的路时遇到了些困难。

雨水冲断了一些路口,好不容易走到一处,又得折去找别的出处。我们小心地翻过潮湿的山坡,脚踩在泥泞粘稠的土壤上,沾了水的芳草在裤脚亲昵摩擦。


我抬头看,雨后山谷里空幽寂静,阳光迷离地覆在雾气升腾的林间,几珠雨滴意犹未尽地顺着树梢滴落下来。环境是极好的,只是我为什么要在雨天穿一双白色网鞋来。

7


回古城的路上,我们打趣地闲逛着。本来已经走过那家店了,但是我听到声音又折回去了。


这是古镇上的一家酒吧。四周都是和着吉他好听的人声,但我唯独在这家店停下脚步来。一定是一个有故事的人,才能唱得让听的人热泪盈眶。没能看到歌手的模样,但光在门口听声音就听到迷醉。很后悔当时没能走进去为一首歌买单。(歌藏在篇首的视频里,我真是个小偷)


再回到我的天台帐篷里时,已不再是一个人了。青旅的朋友说她认识了个同是背着帐篷旅行的小兄弟,一定要引荐给我。

我是这样结识到十八的。


 热闹的天台露营


十八是后来和我一起结伴的重要朋友。

我们冒雨徒步20公里在深山里扎帐篷,在洱海边深夜遇暴风雨化险为夷,意外来到高山深处的彝族村庄,一起在巍山度过了彝族超级热闹的火把节。


还遇见了开着三轮车一路带狗旅行的阿星,自给自足把生活过成诗的齐大哥,长居巍山却开着一家豪华青旅洋房的末末姐,又是带我们上山又是帮忙找水源又是请我们进村的好心人左情哥… …


每一天,新的故事。


 在大理三个逗逼青年旅社的屋顶上吹风




-  有一种爱叫点赞  -

摄影 | 公子伊

本文作者 | 排版 | 编辑 | 视频后期 | 公子伊

『就是这么全能~发现我的你真是有眼光』


- 关于我 -

一个向往自由的人,对一切事物充满好奇。

我把灵魂放进文字里,酿出一坛叫生命的酒。

欢迎品尝,欢迎切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