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不可及的梦》——三毛

三毛,一个台湾作家,我对她的初知是关于她离开这个世界的传闻,好奇的人们对她离去的原因众说纷坛,这让她笔下的故事和人生蒙上了一层神秘莫测的烟灰色。三毛撰写的 《撒哈拉的故事》传著于世,我没有读过,因我有点不知如何下手,我所拥有这浅薄的人生经验应如何去同这位素未谋面的作者进行精神和灵魂上的碰撞和交流。这几天我有幸拜读了她的另一本散文集成册《你是我不可及的梦》,来说说我的小小感悟。

三毛是一个作家,也是一个流浪者,你总会从她的文字中读到一种悲怆,她敏感的心在数十年的流浪旅途中因景因事因人触碰出一簇簇生命的火光,她是点亮这火把的人,也是高擎火把的人,也是看着这火光渐渐湮灭的人,故此,她的文字中始终含有缕淡然且萦绕不去的哀烟。

“每一日的生活和挑战,在那笔墨无法形容的荒原里,烧出了一个全新的灵魂。在生与死的极限里,为自己的存活,找出了真正的意义。”这是摘自文章“撒哈拉之心”的一句话。这句话,我读到的三毛就像是古史中一个踽踽独行的智者,在茫茫的人世和自然万物中寻找一种生命的真谛,这真谛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我不知道三毛在结束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刻是否找到了。她像是一个迷失在人间的殉道者,但这道是什么,她所追求生命极致的意义是什么,我们不得而知。而生命中的种种磨难和身体的病痛,给她字句增添了另类的悲怆色彩和人生智慧。

“十年前离家到现在,旅行的目的,在我岂止是游山玩水,赏心乐事。如果一个青年人旅行的目的只是如此而已,那么亦是十分的羞愧了,不值得夸耀于万一。”

“一个人,生命的长短,不在于活在世上的年岁的多少。”

“如果人生硬要给它分割,那么谁的半生,也是一座七宝楼台,拆来拆去便成碎片,所见的无非只是一些难以拼凑的颜色和斑纹而已。”

我断断续续地读着三毛的文字,心里淡淡的祈愿着,望你能在另一个世界与故人相遇,伴着那驼铃与漫天的黄沙走向你心中的世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