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交易(59)

[情感]《交易》总目录

第五十九章  自食恶果  无力回天

依婷痴痴颠颠的,如今的她站在悬崖峭壁边上,命悬一线。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她似乎想起了一件事,一个人跌跌撞撞向外面奔去。

依婷气喘吁吁地跑到宝儿的学校,找到宝儿的班主任,说要接宝儿回家,却被告知:宝儿已经被他爸爸接走了,时间不长,应该在路上。

母亲的直觉使依婷意识到,邹勇已经气急败坏、恼羞成怒了,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把宝儿送走了。

顾不得跟老师道别,依婷发了疯一般往家里冲去。她想赶在邹勇伤害儿子之前,保护好可怜的儿子;她想一个人独自承担所有的报应。

依婷跌跌撞撞,一路狂奔,也没有赶上邹勇和儿子。刚到楼梯口,就听到屋里传来宝儿撕心裂肺的哭声。“我不要离开妈妈,我不要离开妈妈……”

依婷用力撞开虚掩的门,疯子一般大声质骂:“邹勇,你还算不算是个男人?你凭什么撵宝儿离开?”

“凭什么?就凭他不是我的亲生儿子!”邹勇两眼喷着怒火,仿佛要把依婷烧毁一般。

“不管他是谁的儿子,他首先是我萧依婷的儿子!你想伤害我的儿子,先过了我这一关!谁今天要把宝儿送走,我就跟他拼命!”依婷一把搂过吓得脸色发白的儿子,赌咒一般地喊道。

“萧依婷,你真的发疯了吗?你要是不把宝儿送走,我们的日子就不可能安停!我现在看到他就有说不出的心烦,有他在,我永远也不能顺利开心!赶快让他滚蛋吧,滚到他的亲生爸爸身边去!”邹勇毫不让步,咄咄逼人。

“妈妈,你不是说他就是我爸爸吗?为什么爸爸要撵我滚啊?”宝儿扬起满面泪水的脸哭着问依婷。

“邹勇,你就那么容不下我们娘俩吗?你就差一双碗筷吗?看在宝儿叫了一年多爸爸的份上,你就不能发发善心?大不了以后我也出去工作,我来挣钱养活宝儿!”依婷看着哭得可怜的宝儿,泪如雨下。

“你出去工作?你出去能干什么工作呀?当婊子出卖肉体吗?你以为你还是黄花大闺女呀?”邹勇满脸鄙视的神情,恶狠狠的盯着依婷,“萧依婷,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以前是怎么过的,你的钱来的干净吗?你用你的臭钱来养你的儿子,你让外面的人怎么看我?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邹勇的话越说越不堪入耳,依婷赶忙对宝儿说:“宝儿听话,回房间去,有妈妈在,谁也不敢伤害你!”然后拉着宝儿的手,把宝儿送回了房间,给宝儿关上了门。

“为什么不让宝儿听了?你也怕让宝儿知道,他妈妈是这么一个不要脸的女人吗?你也怕宝儿会看不起你吗?早知今日,何必当初!”邹勇的手指着房间,怒斥依婷。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的钱来得不干净?你哪只眼睛看到它不干净了?不管干不干净,我靠的是我自己,碍着你什么事儿了?是你当初来求我嫁给你的,不是我萧依婷跑到你的门上要求你离婚娶我的!如果不是你当初死皮赖脸找到我的家门,如果当初不是你信誓旦旦说要给我们幸福,我萧依婷不会上杆子嫁给你这样一个蹲过监狱的老头子!你得了便宜还卖乖,竟然这样对待我们娘俩,你是不是丧了良心黑了心肝?”依婷骂的痛快淋漓,这么长时间以来心里的憋闷,一股脑儿都甩了出来。

“对,你说的没错,是我追到你的门上诚心诚意要求你嫁给我的,可那前提是宝儿是我的亲生儿子,我看不得你一个人拉扯着儿子太辛苦,所以我才离婚,来到你们身边。可如今已经确认宝儿不是我亲生的,我还有什么理由要把他留下?什么话也别说了,你赶快给宝儿收拾东西,把他送到他的亲生父亲身边去,也许这样我们俩才能继续生活下去,否则,你别怪我心狠手辣,对宝儿不客气!”邹勇说完,抬脚就要冲进宝儿房间,依婷拼命拉住,俩人撕扯在了一起。客厅里响起了杯子摔碎、桌椅倒地的声音,还有拳打脚踢的声音……

看到妈妈被打,宝儿从房间跑了出来。“妈妈,妈妈……你别打我妈妈,求你别打我妈妈……”宝儿握着小拳头从后面拍打着邹勇。

“滚开,你个小畜生!你跟你妈一样的下贱!”邹勇用胳膊肘狠狠的拐了一下宝儿,瘦弱的宝儿被摔到桌角,额头立刻冒出了鲜血。

“邹勇,你个天杀的!你怎么能对一个孩子下得去手,我跟你拼了!”依婷从邹勇的身下挣扎起身,转身进了卫生间,拿起一杆铁头拖把冲了出来,趁邹勇不注意,朝着他的头狠狠敲了下去。

血,瞬间挂满了邹勇的脸,铁头拖把的尖锐处撕下了他的一块头皮。邹勇痛得抱头蹲下,脸色煞白。

“我杀人了,我杀人了……邹勇,你不能怪我,这都是你逼我的。我不想杀人,我也不想你死,我只想好好的跟你过日子,可你为什么要这么侮辱我?为什么要这样残忍地对待宝儿……”依婷整个人像被吓傻了一样,自言自语的絮叨着。

“你行,你真行!萧依婷, 原来我还想把宝儿送走了,我们俩人可以继续生活下去,今天看来,一切都没有可能了。从现在开始,你是你,我是我,我们互不相干。”邹勇说完,擦了一把脸上的血迹,鬼一般瞪着依婷。

回过神来的依婷抱着宝儿躲进了卫生间,给他冲洗伤口,门外传来了邹勇打电话的声音。“喂,120吗?我这里有一个人受伤了……”

依婷和宝儿躲在卫生间里不敢出来,直到120救护人员进了屋,依婷才抱着宝儿出来了。

“医生,可以先给我儿子包扎一下吗?”依婷急切地说。

“你们这是怎么搞的?家庭内战也不至于这样吧?看看这孩子,脸都吓白了,你们当家长的可真狠心……呀,这大人是怎么了?流了这么多血啊?啧啧,你们这仗打的,赶上世界大战了……”医生是个矮胖的多言的年轻人,一边给宝儿包扎一边观察着邹勇的伤势,嘴里一边闲不住地批评着。

“你这伤必须去医院处理,头皮都撕裂了,得去缝几针。啧啧,这是什么打的,太疯狂了吧?要不要我帮忙报警?”医生对邹勇说。

“家庭琐事,报警就不用了,我现在就跟你去医院吧!”邹勇从沙发上起身,摇晃了一下才稳住。

“小孩要不要跟着一起去医院仔细检查一下?”医生询问依婷。

“不用了,谢谢你!”依婷搂着依偎在她身边的宝儿,客气地回了医生的好意。

看着医生搀扶着邹勇离开了家,依婷一屁股坐在地上,刚才的惊吓让缓过神的她虚脱异常。“妈妈,你怎么了?呜呜……”宝儿担心地哭了起来。

“宝儿,不要哭,男子汉流血不流泪。妈妈没事,谁也别想欺负我的宝儿。你头还疼吗?”依婷虚弱无力,宝儿摇了摇头。

“宝儿不哭了,拉妈妈起来回房间吧。”在宝儿的帮助下,依婷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两条腿软绵绵的,像是踩在三尺厚的大雪上,站也站不稳。

依婷在宝儿的帮扶下进了房间,看着满地的枕头碎屑,忍不住又悲从中来,“我苦命的孩子啊,从今往后,你该何去何从?我走了,谁会来照顾你啊……”

房间里传出阵阵悲痛欲绝的哭声,响天震地,哀凄久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