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憾,是为天真买单

图片发自简书App

自从我生了孩子,我妈就基本退出我的联系人里,从未主动打过电话给我,生怕给我起起伏伏的感情生活带来任何负担。前段,不知她从哪了解到教师年龄起点控制在35岁,为我已年过30被迫放弃工作在家全职带娃感到担忧和遗憾,并希望我能重拾专业,这是后来我姐转达的。

很多天里,她的话一直萦绕耳旁,有些心酸。父母可能一直希望我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对得起曾经上过的大学和学过的专业,也对得起曾经优秀勇敢的自己,而且,在一份岌岌可危的婚姻里,能养活自己这件事真的太重要了。

曾经太天真,因为他留在这个城市,大学毕业后,我不假思索的进了企业工作,如所有人预期的一样,工作出色老板器重。

这期间,一直没坚持重回教师岗位,一是觉得现阶段薪资丰厚,家里有个顶天立地的男人足矣。希望不被职业牵绊为他生两个孩子,这跟养儿防老无关。孩子们可以依依相伴成长,知己知彼,等我们老了他们还能相互诉说衷肠。我美好的家庭蓝图是把孩子抚养成人,他们有他们的人生,我和另一半过上独居幸福的晚年生活,领着退休金,跟着小区里的大哥大姐今天骑行明天跳舞后天旅游。

后来某一天,二胎开放了,我嘲笑了那个放弃专业的自己。

我从一个不抗拒烟酒的人,到如今对酗烟酗酒恶习痛恨至极,只是想有生之年,和伴侣一起,尽可能活得长久一些。我也希望先离开这个世界的人是我,因为我害怕孤单。当他还能在孩子面前无数次潇洒的保持当年不醉不归、青烟缭绕满屋的姿态时,我已不再是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小妹了。慢慢的,我们在家庭观念,家庭关系,家庭分配上出现诸多分歧,他也始终对我重回职场的愿景视而不见,我们三观慢慢分道扬镳。

孩子跟了我,在陌生的城市里相依为命,我又成了没有一兵一卒的空头将军,孤军奋战,出去工作,这个如此简单易行,在我这,却就成了至高无上的终极梦想。

如今,我妈或许到死那天都觉得安稳的工作对我弥足珍贵,应该不是她的夙愿,毕竟她也已是半身入黄土的人,我后半生是我自己在过,她为我感到遗憾罢了。

磕磕绊绊走到今天,每个阶段我都想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从混沌的局面里逃出来,我努力过了挣扎过了咆哮过,匆忙的世界里并没有人会在意扎堆在人群里的那个我,每当我需要一个人帮扶的时候,却始终是自己一个人和孩子在奋战,太多跟我一样深入混沌无法重生的人,并不起眼,凭借一个人的力量,未能真正摆脱,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许还是。现实太可怕,带着孩子在陌生的城市有些寸步难行。

或许未来某一天,我会看到一盏明灯,指引我和孩子,走出这个混沌的局面。

至于那份遗憾,就深深地埋藏在心中的贝壳里吧。

毕竟,要为天真买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