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我变成了一匹叫追风的野马

逆风追风的野马


前方是一个神奇的维度,是一个五彩的鲜花、大块的浮冰、跳跃的火种、黑暗的精灵共存的大树洞,一个用肉眼就能看到墨蓝结界的地方。藤蔓爬满一圈,能看到幻化为人形半边带笑半边阴险的脸,高出天际的恐龙站在旁边,吓你一脸,巨大无比有两米多粗的蟒蛇盘成一坨,有惊无险,可爱的小白兔静静的在窝旁吃草,什么都不管。(草!说好的兔子不吃窝边草呢,这是什么情况?)

我不禁瞪大了双眼看着这身边惊世骇俗的一切,这么水火不容的一切是怎么完美而和谐的组合到了一起,没有竞争,没有追逐,没有打斗,没有杀戮。下意识的往前走了走,只顾着记住这身边的奇景而忽略了脚下的风景,不觉间已来到一个水塘,一下子接收了这么大的信息量,只想喝口水静静。

什么?这水里怎么会有匹如此大的马?环顾四周,没有任何动静啊,那,那,这是谁的倒影?心里不禁暗自犯嘀咕,百思不得其解,开始回想刚刚看到的一切。

一个念头袭来,不禁一个趔趄,回过神来后最大限度的睁开瞳孔,又开始打量这眼前的倒影, 不知怎么,突然就想起了“顾影自怜”这么个词,一个间歇性休克,慢了几十拍的反射弧终于反应过来这个神奇的倒影原来是自己的真实存在!

OMG!什么鬼?这是谁?我?我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我的睡裙呢?我的外套呢?我那可爱的蓝精灵呢?我怎么就这样站在了湖边而且还是这副陌生的模样?

此刻好像心中有一万只吃草的马在草原上狂奔,一万个为什么得不到解答,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一头懵圈脸。

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个幽蓝色的精灵,自称自己是森林之子,然后咻的一声飞到前面,给身后的世界留下一片漆黑的惨白。

在森林之子的指引下,带着一颗不安的心来到了一个参天的大榕树覆盖环绕的地方,尽头处是一方荷塘,微风拂来清香,仿佛远处深山里传来的回声似的,余音袅袅,悠扬,婉转,绵长。

“台下何人?面见森林之王还不快跪下?”

妈呀?这是神马情况?还没反应过来的我已被两个穿着无数条袜子的蜈蚣扭按到地下,跪不下去的我被强制趴下,内心像受惊的羔羊一样惊恐无措,还要忍受两旁狡猾的狐狸奸佞的笑声,看着他们对森林之王耳语献媚,不知要把我置于什么险地。

看着眼前这惊悚恐怖的一幕,所谓的森林之子面前的那个燃着熊熊大火被烧得滚烫冒烟的大油锅,那细长细长的银针,那带着锯齿的枷锁,这所有的看着无比精致却不知具体会怎么操作的美其名曰的——淬炼,不知会怎样一步步施加。

一个人呆望着原始状态下如此澄澈的野外,头顶的夜空点缀着不繁的星,带钩的月削着表面的清辉,让那夜更迷离。静静的想着自己的现状是否能看到明日的日出落日的余晖·····

“别想那么多,早点睡吧,明天就会有结果了。”被这从暗夜中传出来的声音着实吓了一跳。原来是森林之子在和我说话,然后就没了踪影,留下我一个在星夜凌乱。

嗯?明天就会有结果了?什么结果?什么意思?又是一连串的问号得不到解答,让我如何能睡下。

正要闭上眼睛,试着能不能勉强进入梦中,暂时不想着离奇的一切留片刻梦里的清净。

好像大脑在被什么东西免费侵占,灌输这一些我从来没听说过的故事思想。原来她叫——百科仙子,在给我讲我的前世今生,我才瞬间恍然大悟,好像终于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始末。

原来,我的学名叫——马。马,原是一种野生动物,最早叫“火畜”,哇,多么牛逼的名字呀!瞬间自豪感爆棚。在距今5000多年前的皇帝时代,由于水源和食物的问题,人们过着迁徙不定的游牧生活,在长途的迁徙过程中自然也会遇到各种你原以为此生都不会发生的事。

野马


在古代,马的颜色可以说也是一种地位的象征,如皇上一定骑黄马,王子一定骑白马,御史一定骑青骢马,义士一定骑黄骠马,大英雄一定骑红马,猛将一定骑黑马。楚霸王项羽的坐骑叫乌骓马,因为它即是黑色;“人中吕布,马中赤兔”,吕布的赤兔马即为红色。

传说有一次,在迁徙的途中,皇帝的部下捕获了一匹野马,每当人们企图靠近它时 ,它就会前蹄腾空,昂头嘶鸣,或把后腿绷起,充满不可控的杀伤力,但它却并不伤人,也不伤害其他动物,只是以草为食。由于当时人们还不认识这种动物,便把黄帝请来辨认。没想到黄帝拿着百科全经观察了很长时间也没认出到底是什么动物。 只能先把它关在了围栏里,等着日后慢慢处理。

一个没有防备的午后,几头大老虎突然偷袭他们的驻地抢走了好不容易打来的猎物,于是,黄帝便命部下应风去追老虎。当追老虎的路上,当路过关野马的那个围栏时,野马的一声震撼人心的嘶吼引起了应风的注意,关键时刻来不及思考这匹还未驯服的野马能不能上战场,拿起马鞍,骑在它背上就开始狂飙追跑在前面的老虎。速度之快,后面的人 都望尘莫及,突然反应过来的应风着实被吓了一跳,终于,离老虎越来越近,应风骑在马背上,拉起弓,一箭射在老虎的后背上,内心欣喜不已,回来的路上又意外捕猎了几头鹿作食物。

应风回来后,黄帝看到骑在马背上的他带回来的猎物龙颜大悦。直感慨这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神物。站在一旁的风后一向足智多谋、头脑灵活、冷知识懂得颇多,她突然站出来跟黄帝说:“这个神物叫——马,看来如此野性美的这匹应该是野马,那既然能骑在马上打老虎,能射杀野兽,那么,打仗时能不能也骑在马上追杀敌人?”黄帝听后,满心欢喜,立马下了一道圣旨:各部落,今后打猎,一律不许射杀野马,凡能无伤捕回者,皆有奖励。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每天都能收到健壮的野马,黄帝命应风进行精心饲养、训练。经过坚持不懈的两年多的训练,中华民族史上最早的一支骑兵就此诞生。就是这支骑兵帮黄帝在后来的涿鹿之战中取得了胜利。从此,马也成为了历史上充满神奇色彩的物种。

一下摄入这么多信息量,不得不为百科仙子的知识面感到叹服。

被突然射入屋子里的强光刺得睁不开眼,天哪,我竟然看到了第二天的阳光,看来我还活着啊!

“快起来吧,小公主,这是刚为你准备的新礼服,快换上吧,待会是你的婚礼,你就要成为森林之后啦!”

“What?  Execuse me ?”

我就这样成为了你要统治森林的政治联姻品?怎么可能?

原来,近些年来,森林之子的统治地位一直不太稳固,看似固若金汤的外表下其实岌岌可危,所以,他一直等着的就是一匹马,一个对于三界来说都很神奇的生物,等着用这场联姻来稳固自己的统治地位。

吉时已到,殿堂上挤满了专门跑来参加森林之王婚礼的海陆空三方所有生灵,我听到森林之王骄傲的对来宾致辞,听到他对于马这种神奇生物的景仰,看到了所有宾客看着我就要属于他时那羡慕的表情,感受到了每一花每一草每一寸空气都要被他完全统治的气息。

我静静的看着这一切,被动的接受这渗到空气里的虚伪,等到礼炮鸣响的那一刻。

我张开了双翼,飞向了广阔的天空,去追逐自由的风,自此,我的称号变成了——一匹叫追风的野马。

殿堂的每一个颗粒,仰望着空中的我不可及,一切,都在这里。

我变成了一匹叫追风的野马,就在这里,你,又在哪里?

追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