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章

天上有半轮下弦月,

我想牵着你的手,

往明月处走--

一样是清光,我想圆满或残缺?

路上有一条小博美,

我想让你喜欢上它,

而我喜欢看你怜惜的模样--

一样是爱,是惜爱还是残爱?

树上有一只过时的夜莺,

它受了东冷,

不如从前浏亮--

快死了,我说,但我不悔我的痴情!

但这莺,这小博美,这半轮月--

我独自沉吟,

对着我的身影,

你在哪里?啊,我为什么伤悲,残爱,残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