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尘忆 · 玲珑梦【6】

字数 2185阅读 83

阅读其他篇章请点击——

《前尘忆 · 玲珑梦》目录


迷雾氤氲,清渺蒙翳。

如攀山林,茫然前行。

耳际倏尔传入阵阵箫声,浅殇若诉,凄神醉魄,触动漫漫情思。

循音探寻步步走近,视线中隐隐显现白衣术士,衣袂飘拂如置云端,垂首弄曲,寄喻幽微寂寥,浮漾无端哀思。

愈离近箫声愈弱,道士形容亦愈加缥缈,待曲音彻底消逝,前方从山脊巅峰隐隐透显光芒,终于散尽幽岚。宁神望去,七宝琉璃灯静静浮转,焕熠璀璨宛如日月交辉,可为观者指路迷津。

光芒愈加煊盛,面前景致渐渐消散。

梦寐初醒,望向窗外已见曦光欲曙。

穿戴梳洗餐毕,熙梦如约与宓瑶集合,先去师父家中问候,奕璟忱需处理公务无法前往游苑,熙梦宓瑶遂拜别离去,复与箫铭辰及周乾会面,又往醉霄楼寻慕雪晴。

抵达醉霄楼门前,却见慕雪晴被围住,为首少年衣著赤色金纹锦服,襄饰尽露富丽,周围仆从皆手捧礼盒,列绕四周。宓瑶只当又是纠缠者,连忙近前,正欲动手驱逐,听少年解释方知为雪晴爱慕者,名为钱铖,系京城富贾钱丰之子,家中产业无数,前几日见雪晴前去其家业首饰行内挑选首饰,遂将店铺内凡雪晴浏览之物悉数搜集购置,此番寻往只为赠予。

宓瑶闻之亦不再阻拦,雪晴固然不肯收礼物,然感其诚恳,遂邀请同去京郊游苑,钱铖欣然答应,又请大家往玉脍楼午餐。

曲江池畔景色格外明媚,处处繁花春意盎然。

玉脍楼位于迎仙桥旁,肴馔以精致可口闻名帝京,不仅深为九州达官显贵青睐,亦常常接待外邦宾客。楼内既可用餐亦含客栈可居,还可根据宾客所需请舞乐为筵席演奏助兴。

坐于三楼阁内,窗外景致尽收眼底。

视野中呈现仪仗车队,宓瑶望之信口道:“想必哪位郡王入京觐见。”

“大约是新野郡王,”箫铭辰据闻回答,“数月前岐王抵京,与圣主谈及长子,圣主遂令诏新野郡王进京共贺惠太妃寿辰。”

熙梦微感疑惑:“太妃寿辰为何宣召岐王朝贺呢?”

“惠太妃为岐王生母、先帝钦封惠妃,”宓瑶告知,“从圣主生母昭敬皇后病故便常常照料圣主,情如母子,故尔每逢寿辰圣主皆宣岐王入京为惠太妃祝寿。”

熙梦闻言颔首:“可见君主仁孝,眷顾亲伦手足之情。”

慕雪晴忽尔忆及其父被牵连那桩魏王谋逆案:“若果真如此, 君主为昭敬皇后长子,魏王为昭敬皇后幼子,手足情谊更深,为何当日不替魏王请恕?”

“据闻当日太子妃,即当今皇后,家中亦遭牵连,几乎全族倾覆,”周乾答疑解惑,“君王彼年作为太子,竭力维护妻室犹恐不及,更遑论置喙其中。”

“诸位言谈热闹,请恕程某打扰。”循音望去,程啸步入阁内。径直走向熙梦:“姑娘可还记得那日醉霄楼内余兄暂借银钱沽酒?”言毕将手中锦囊递予:“今日恰逢毗邻赴宴,特此归还。”

熙梦那日外借本无意待还,今见其刻意送予,遂寥言客套,接收信手放置旁侧。

午宴肴馔以河鲜野蔬为主,烹调细致入味,大家无拘无束,朵颐畅然。

餐毕,雪晴见程啸归还锦囊绣制精巧,遂拿入掌中观赏,孰料轻抽绳带,收口处倏尔松散,显露两枚小巧玉佩,瞬觉惊异:“你当初借他银钱,他为何还你玉佩?”

熙梦望之顿生疑惑,宓瑶仍觉提防:“仔细他又行盗骗之术,莫若还予。”

唯独钱铖弗以为异:“江湖赁借若无力还债,也可以物为抵。”

箫铭辰道:“熙梦从无催还之意,他又何须以玉为抵?莫若物归原主。”

周乾亦赞成:“既然他正于隔壁,便去找他讲清罢。”

熙梦遂由宓瑶、箫铭辰陪同,向玉脍楼内侍者打探弄清,步入邻近阁内,果然见程啸正与某贵胄饮酒。

宓瑶正欲唤程啸讲清锦囊之事,忽见贵胄旁侧仆从行礼:“微臣拜见长德公主。”

熙梦惊诧轻怔,箫铭辰神情微微黯然。

宓瑶清泠道:“当年长德公主仙逝,举哀千里,你莫非竟对此全然无知?”

仆从不答,贵胄面若微笑:“乡野莽夫孤陋寡闻,如何能知皇家荣哀?”

宓瑶正欲再言,程啸已离座向贵胄致歉:“草民私事处理失误,项小姐绝非刻意冒犯,还请王爷宽宥。”

箫铭辰情绪已恢复宁静,忆起眼前贵胄即为岐王纪逾,遂如常见礼。

纪逾颔首,寥寥寒暄:“你母亲近况如何?”

趁箫铭辰与岐王交谈,熙梦将玉佩还予,程啸连连道歉,又将盛银钱锦囊递予,宓瑶于旁与熙梦确认无误方接收。

“纵然家僮冒失误认,然云小姐的确仪容非凡。”纪逾已由向箫铭辰询问中稍稍获知具体情形,“不知云小姐家中亲眷如何?”

“家父云岩,现任谏议大夫。”熙梦循礼作答,“家母元氏,终日操劳家中事务。”

纪逾闻言眼中闪现隐约玩味,神色却毫无波澜:“想必云大夫与云夫人亦非俗子。”遂令侍卫送宓瑶、熙梦及铭辰离去。

“区区谏议大夫之女,王爷何需如此周折?”程啸将锦囊放置案前,语若闲谈。

“此女何止貌若长德公主,形容举止亦无类寻常小家之女,又能结交嘉国长公主之子与辅国大将军嫡女。”纪逾沉沉道,“本王昔日见那云岩无非碌碌之辈,听闻其所娶元氏亦属家道中落,其女如此倒颇令本王意外,你继续留意此女及其家中动向。”

程啸应声,却暗暗认为岐王对云熙梦所疑之处皆属巧合。

纪逾原本仅仅偶然瞧见云熙梦,莫名只觉隐隐惶然,绝非由于那位少女容貌酷似已故长德公主,仿佛冥冥之中将由此另生事端令其陷入万劫困厄。

无论往昔亦或今朝,步步为营几乎从无疏漏,究竟何须忧惧?何况那隐隐畏戒竟然无端由无名少女引起。

程啸察觉面前岐王心绪似已失宁,遂知趣道离:“王爷若无其他吩咐,程某告退,兄长虽风寒稍缓,终须照料。”

纪逾允准:“你去罢,叫你兄长近日只管休憩,待病愈再去办事。”望程啸离去,又忆及陈年往事,抑郁烦乱中寥入微毫叹息。


(未完待续)


❤️感谢阅读,欢迎关注~


阅读其他篇章请点击——

《前尘忆 · 玲珑梦》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阅读其他篇章请点击——《前尘忆 · 玲珑梦》目录 明烈光线已由树杪偏移,正值午休,满庭静谧。 辅国大将军府内,熙梦...
  • 阅读其他篇章请点击——《前尘忆 · 玲珑梦》目录 襄国长公主府坐落于永兴坊内,距离皇宫颇近,周围亦属宁静,远隔纷繁...
  • 《差不多可以》 你看差不多的晴 差不多的意 差不多的爱差不多的 姑娘小伙 差不多的力 你我这里相遇 天气格外放晴 ...
  • 小艾,女,92年生人 据说天气会影响一个人的心情,这几日阴雨的天气让人更觉不安。 小艾从小就是个乖乖女...
  • 最近身边有很多人抱怨肩膀很紧,虽然平时也有注意,各种运动和拉伸也没停过,但是肩膀紧的现象并没有得到有效的缓解。为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