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姬

字数 2855阅读 102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相遇是缘,相遇是错;报恩是晃,报恩是情;爱你是情深,情深如海,奈何无缘。迫你舍我,独留一人情伤。

刚成人形,便胆大妄为,偷偷入世。花姬何其倒霉,小小花妖竟撞上了高僧,慌不择路,四处逃窜,妖术耗尽,现出原形,竟选错了地方,一只脚丫狠狠的踩了我,还未回过神的我的腰被折,我晕过去的最后的心思是,重给我一个机会,今天我一定不要出门。

这是哪里?很温暖,我努力的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一双温柔的眼睛,他并不是很好看,只是一身玄衣加身,他手持一个水瓢,一边给我浇水一边自语,“真是一朵傻花,怎么长在那里?人来人往的早晚要出事,”我心里真是又悔又愧,我也不想,我只是,只是没了力气。

“我虽不富裕,但一碗水还是有的,以后我们相互依靠吧”,他放下水瓢,拿起书本,开始了“之乎者也”的用功,我才抬起头,默默地看着周围。

这里确实不富裕,大门是篱笆编制,小院门的两边是些蔬菜,看来是自给自足,院子虽小却很干净,而他是个书生,应该和大多数读书人一样,十年寒窗苦读,就想一天金榜题名,光宗耀祖。

我们真的是“相依为命”了,他早晚与我浇水,他读书给我听。我妖力终于恢复,悄悄化作人形,他好像在写字,很认真,神情专注,那时我在想,如果他不能荣登金榜,那么这多么令人心哀呀!我偷偷吹了一阵妖风,把他的汗水吹干,我心里暗暗得意。望了望日头,悄悄施法,一份饭菜做好,手端着饭菜却犯了难,这,我怎么出去,怎么解释我的存在?

“咦!哪来的饭香?”他竟闻香而来。

我惊得直接化成小花逃走,连连拍着自己的胸口,“差点就要露馅了,真险呀!”令我目瞪口呆的是,他一拍脑门,自语,“真是读书读傻了,饭做好自己就忘了”,他就那么吃了?

夜很晚了,看着窗口依然摇曳的灯光,我不觉又化形,偷偷从窗口探出头,他读书模样真迷人那!不觉我竟入了迷!

半个月,我都是默默地帮他做着事,每逢他一拍自己的额头说自己读书读傻了,我就一阵窃笑,慢慢的我终于不满于如此,我很想大方的出现在他的面前,告诉他,“我是花姬,”这个念头几乎让我发狂,终于,这天早晨,我手捂着肩膀闯入了他的篱笆门。

“姑娘?”我闭上眼睛,任凭他的叫喊,我感到他抱起我,进入房门,他喂我吃药,给我盖上被子,我感到了我刚刚被他所救的温暖,渐渐的竟真的睡着了!

“我是花姬,”终于我告诉了他我的名字,心中一阵雀跃,“我家道中落,来投奔亲戚,不料,亲戚早已离去,不知去处,又被贼人所伤,我……”我泣不成声,知道他是善良的,知道他是心软的,而我也知道了他的名字书书,暗道,他这是多么喜欢读书?

就这样,我终于完成了我的执着,感到了从未感到的幸福,不错就是幸福,觉得那颗飘渺着的心终于有了根。我曾经听妖友们曾经讲过白姐姐报恩的事,听说她与爱郎终成眷属,我在想,我这也是报恩吧,那颗蠢蠢欲动的心渐渐不再满足于朝夕相处,我想,想成为他的妻,与子偕老,却不知一切不过是我的痴心妄想。

这天,家里来了个和尚前来借斋,我慌忙藏起,化作花形,我认出他就是那个追的我差点丧命的高僧,可没想他还是发现了我,趁着书书弄斋饭时他走了过来,我甚至不敢呼吸。

“你不必怕,老衲并非弑杀之人,知你并无坏心,不过千万莫动凡心,否则适得其反,害人害己,后悔莫及!”

我虽然害怕,却心有不甘,“高僧大德,恕我直言,我虽有私心,但不会害他,若有一天,我会豁出性命护他。当初白娘子尚能与爱郎终成眷属,我为何不能?”

“阿弥陀佛,小小花妖休得诳语,白蛇以千年之修为,命中注定经历情劫,而你不过刚成人形,妄想与谁相提?”

“高僧,不管如何,我绝对不会害他,只求你高抬贵手。”

那高僧似是轻叹一声,“你不知你虽无害人之心,可知你本身就是祸?罢了,自古世人多为痴情苦,你既跳与红尘,就好自为之吧,若有一天,就到铜寺找我”,便消失不见。

我现身,看着他消失之处,道,“我不会害他,不会”!入世不久的我终是不懂这世间险恶,终是害他害己。

自古红颜本就是祸,而我们也不免于俗,花本是世间美丽的事物,幻化成的人当然也是,一个穷酸的书生家里突然多了个美貌的女子,就是他的错,你安安分分的读书好了,干嘛弄个倾城的小娘子在身边?

当村中的恶霸瞧上了花姬的美貌,这个小小的院子不再安静,他常常借口来此,因他只是为书书送笔墨纸砚,我只当他好心,不忍书书生活如此艰苦,便常做着好吃的作为谢礼,书书却看出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委婉的拒绝,并告诉我,“花姬,我知道你心疼我疾苦,但他不安好心”。我虽不懂,但他的话还是听的,当初那高僧曾说我入世不深,所以这些听他的没错,是吧!可不知,这世间还有一个强权,还有一个倚势欺人。

恶霸终是恶霸,竟然火烧小院,逼着书书把我交给他,我才知此人险恶,竟是瞧上我的美貌,书书本就一贫如洗,看着这熊熊大火,他跪地仰天大哭,此时的安慰统统是假,书书知道,以他微簿之力杠上恶霸,是鸡蛋撞上石头,见他终于睡着,我抱着他,终于想起高僧所说,我本身就是祸,我是爱他,想终身与他相伴,那我是否错了?

我用妖术恢复了他的小院,虚脱地现出原形,变成小花长在书书为我安置的地方,书书醒后见小院竟恢复,疑惑至极,但终究是有了安身之处,却不想,这些被那恶霸瞧进眼里,他找到村里的乡绅,他明明烧了院子,眨眼间那院子竟又恢复原样,村民最怕什么?莫过于妖魔鬼怪,他们找不到我,可书书却无处可藏!

书书解释,“花姬是好人,她帮了我很多,不是鬼怪,只是找到了亲人所以离去”,可无人信他,村民们把书书绑了起来,就在房门口,看他苦口婆心,慢慢绝望,村民们已经点起来火把,而我,就眼睁睁的看着。

我拼命摇曳花身,我在这里,不是他的错,我就是你们说的花妖,别伤他。可我妖力不足,连维持人形也不够,怎么办?那火就要着了,我仰天流泪忏悔,我错了,我妄想,我小小花妖竟妄想白娘子之德!火着了,火终于着了,我看到火漫过大门,漫过蔬菜,漫过整个院子,漫过他的身躯,我看到他绝望的闭上眼睛,怎么办,我该怎么办,他不该,不该遭此横祸,我错了,高僧,我求你,求你!可我只是一朵花,化不成人形,我根本和他们不一样,我,不是人。

放火的元凶都走了,没人救他,他是无辜的,看他闭上的双眼,我开始了绝望。

“你还是执迷不悟吗?”这个声音终于令我恢复神智,我用力地摇曳着腰身,我错了,我知道错了!那高僧与我一些佛光,我化作人形瞬间扑向书书,“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痴心妄想!救救他,求你了!”我拼命向那高僧磕头。

“你可知,你没错,他也没错,错的是你这个祸大过了他的承担,你是他的祸而非福,”高僧轻叹,“你有情,奈何你们无缘,或许你初衷是报恩,但你不该不舍,你们无缘,相知就是错!”

“是呀!我们无缘,相遇相知都是错,我是他的祸而非福,”我虔诚地跪地,“高僧救他,我愿从此远离红尘。”

“即是他从不记得你?”

“是。”

于是,高僧大德,让我们从不相遇,他安安静静的读书,安安静静的备考,而我,对书书来说,从不存在。

三年后,他果真高中,金榜题名,娶一贤妻,恩爱有加,原来,我果真是他的祸。

我悄然离去,相遇是错,有情是祸,既然缘浅,何必有缘?多情只为痴情苦,花姬只愿他幸福一世,那怕她从不存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