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轮回】第二十八章 故人现说服卢俊

96
唐妈 48d31e61 a03c 4506 81a2 d224ac0a2d8b
2015.10.20 22:21* 字数 3488
第二十八章

文/唐妈

黎丘默默地走在蘑菇身边,难得的没有聒噪,时不时悄悄观察一下蘑菇的脸色,然后暗自咂舌:不累吗?从王府出来,走了快一个时辰了,还是那个表情,而两人还在离王府不过一条街的地方游荡,黎丘发现刚刚见过的那个算命瞎子在偷偷数篮子里面的卦金,似乎比刚刚多了几个铜板啊。

黎丘有点理解不了蘑菇的心情,如果换做是自己呢?唉,那不可能,自己怎么敢豢养什么小倌呢?会被师父打死的。那蘑菇现在是怎么想的呢?

黎丘在一边胡思乱想,墨谷也没好到哪里去,满脑子都是前世今生的各种画面,一会儿是自己前世和皇兄赏花听曲,一会儿是今生皇兄对自己冷言冷语,一会儿又是皇兄身首异处的情景。出来都一个时辰了,可是他还是没有勇气朝那个熟悉的方向去。不过盏茶功夫就能到的地方,他却觉得隔着千山万水,横亘了天堑鸿沟。他对皇兄的感情真是五味杂陈,既有愧疚,又有愤怒,更多的却是深深的无奈。自己现在这个样子,皇兄肯定是认不出自己的,但是想到并没有前世记忆的皇兄狠着心把自己推到豺狼虎豹面前送死,他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个人。

“蘑菇啊,我饿了。要不咱们吃过中午饭再去吧?”黎丘忽然可怜兮兮地说。

墨谷从回忆中回过神来,才想起来自己还带着个小跟屁虫呢,一时对自己这一上午的蹉跎和犹豫有点赧然。

“那咱们先去吃饭吧。”

墨谷魂不守舍地戳着面前的鱼,把黎丘看得牙疼。他伸长胳膊把鱼扒拉到自己这边,换了盘青菜给墨谷戳。

“喂,蘑菇,你是不是不想去啊?不想去我去就好了,不就是打探一下你那皇兄的虚实吗?我一个人一也没问题。”黎丘担心地看着心不在焉的墨谷,悄声问道。

墨谷把筷子啪一声拍在桌子上,整了整领口:“吃饱了吗?吃饱了咱们现在就走!”罢了,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早死早超生。

两人依旧是隐去了身形潜进了皇宫之内。墨谷看着熟悉的一草一木,百感交集。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竟然还能再回到这个自己长大的地方。墨谷从小的梦想就是做自己太子皇兄的好兄弟左右手,帮着皇兄安国定邦。这个地方,大部分都是些温情的回忆,墨谷不由地弯了嘴角。唉,反正自己也没死,而且还因祸得福,走上了多少人羡慕的修仙之路。说来说去还是自己对不起人家在先,见见又如何?况且,他也看不到自己。

墨谷轻车熟路,很快就到了御书房。他站在门前,深吸了口气,和黎丘一起迈进了这座森严的大殿,这个国家权力的中心。

当今圣上墨淮,刚过而立之年,抛去身上与生俱来的皇家威严不说,和墨谷长得很像,颇为清秀,只是脸上比墨谷要多几分肃杀。这会儿眉头紧皱,伏案批阅着奏章。忽然,他像是感觉到什么似得,猛地抬起了头,看向了墨谷站着的方向。墨谷一阵紧张,却记起来他看不到自己。那人看了一会儿,露出个自嘲的笑容,复低下头去批改奏章了。墨谷盯着那人,再次神游天外。这么多年过去了,皇兄竟然未曾变化,除了眉宇间多了一份淡淡的惆怅外,还是那个温文尔雅的样子。墨谷在心里叹了口气。他其实一点都不能把这个人和前世那个柔媚的小倌皇兄联系起来。这世的皇兄果敢,杀伐决断气势磅礴,若为君,势必是个圣君。那这个忙,就是为了天下百姓,也得帮了。

墨谷朝黎丘打了个手势,示意将墨淮弄晕,他们需要在这书房中找到这南唐王朝的军事资料。黎丘轻轻挥了挥衣袖,墨谷连忙捂住了口鼻,臭小子,动手也不打招呼。一点点暗香钻进了墨谷的鼻子,他使劲晃了晃头才清醒了点。墨淮却是没那么幸运了,手中的动作一顿,就咚一声趴到了桌上,陷入了黑甜乡。

“喂,死孩子,你下了多少药?”墨谷有点着急地推了推自家皇兄,不会醒不了吧?

黎丘翻了个白眼:“一个时辰就醒了。你没看他满脸倦色啊,歇一会儿又不会死,真是。快,赶紧找,要不我还得再下一次手。药吃多了会变傻的。”

墨谷瞪了黎丘一眼,连忙翻找了起来。两人把书房大大小小的角落都找了,一无所获。黎丘不耐烦地把墨淮从书桌上掀到墨谷怀里:“在这里。”他拿起来一张一尺见方的丝帛,之前被墨淮压在身下,正是南唐的军力分布。

两人趴在桌上研究了会儿,墨谷的眉头越皱越紧。黎丘撇了撇嘴:“喂,蘑菇啊,你这皇兄也太寒酸了吧,手里只有五万兵马可以调用,还不如人家一郡王呢。”

“应该不止五万,我记得父皇那时还有一支秘密的军队,直供皇帝一人调用,该是有五千左右,却是以一敌五的精英。皇兄应该有调用权。”

“那满打满算也就七万五,你别忘了,那赵晋还有十门火炮。”黎丘严肃了起来,一本正经地说。

墨谷点了点头:“我们先走吧,现在的关键还在卢俊那里,必须得从内部瓦解才好。”

“蘑菇,你直接把赵晋的秘密告诉他不就行了?哪还用这么麻烦?”

墨谷轻轻摇了摇头:“使不得,皇兄生性多疑,而且在我生前他就对我颇为忌惮,无论我以怎样的 身份出现,他都不会相信的。还是稳妥些吧。”

两人来去匆匆,赶在日落时分回到了王府,一进门就碰到了刚从外面回来的赵赫。那赵赫风尘仆仆,满脸怒容,看到黎丘和墨谷两人,勉强露出个笑容:“白公子,林公子,这是出去了吗?”

黎丘哼了一声,墨谷抱了抱拳:“正是。却不知世子这是去哪里了?怎么看起来惹得一身怒火?”

赵赫冷哼一声:“还不是卢俊那小子!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不过一个养马的,尾巴还要翘上天了他!”说完,豁然发现自己似乎说了些不该说的,尴尬地收了声:“没事没事,就是个不懂事的家奴,见笑了见笑了。”

墨谷和黎丘装出了一脸的无知,心里却暗暗冷笑。哼,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败家子就是败家子,都剩下了我们再火上浇油的力气。

入夜后,待府上的人都熟睡了,两人施展法术,朝着藏山疾驰而去。成败就在今夜此举了。

夜里的藏山黑黢黢的,所有的山峰都似乎是隐藏在黑暗中的魑魅魍魉,张牙舞爪。赵晋叛军所在的那条山谷却还有点点火光,是巡夜的兵士手中的火把。黎丘和墨谷轻车熟路找到了卢俊的军帐,闪身钻了进去,却发现那人未曾睡下,正坐在灯下缠绷带,绷带下的胸口上隐约可以看到暗红的血迹。卢俊眉头紧皱,脸上肌肉绷得紧紧的,满头冷汗,可见这伤不轻。

墨谷和黎丘豁然现了身形,卢俊骤然吃了一惊,张嘴就要喊,却被黎丘一把掐住了脖子,气都快喘不上来了。黎丘冷冷一笑:“你最好别喊,喊,估计也没机会。”

卢俊瞪大了眼睛看着忽然出现在自己房中的二人,心脏缩成了一团。

墨谷站在三步开外的地方,朝卢俊笑了笑:“卢将军,我二人有些事要拜托于你,并无恶意。如果你答应不喊出声的话,我就让我这兄弟松了手,咱们心平气和好好谈。”

卢俊脸憋的青紫,眼前这少年年龄不大,手劲却可怕的很,连忙点了点头,示意自己不会喊。

墨谷冲黎丘点了点头,黎丘闪身站到了一边,淡淡地看着卢俊。卢俊捂着脖子咳嗽了好一阵,震的胸前的伤又崩裂了开来,血很快就把绷带染红了。他弯着身子,眼神里闪过一丝慌乱,哑着嗓子问:“你们想做什么?”刚刚那少年人身手太快,自己现在如果喊一声,也许能引来外面巡逻的士兵,但是,等那些人进来,这两人应该已经无影无踪了。

墨谷从怀里掏出一份地图,递到了卢俊面前。卢俊疑惑地接了过去,展开一看,立马大惊失色。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有这里的地图?”

墨谷淡然一笑:“这个你就不用管了。你胸口这伤应该是下午新添的吧?哎,这赵家世子下手是真没个轻重啊。”

卢俊脸色一变,想起身,却被那个少年人一把压住了肩膀:“受伤了就好好坐着说好了。”

卢俊愤恨地瞪了黎丘一眼:“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不用管我们是什么人。我就问你,你想不想报这一剑之仇?又想不想位极人臣?”墨谷蛊惑地问道。

卢俊疑惑地看着墨谷,却没有言语,眼睛里满是不信任。

“你手里这份地图,正如你所见,是赵氏父子的命门,你只需要找个借口,把他送到当今圣上手中,就可以报这血海深仇了。”

卢俊听到血海深仇脸色一暗:“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你不选,我可以去让别人送。总有人愿意赌一把的,不过那样的话,你应该就失去手刃仇人的机会了。”

卢俊抿了抿唇:“只是送信吗?”

墨谷和黎丘对视一眼:“当然不是,你还需要做内应,最好让赵氏父子腹背受敌,这样,你的功劳才能凸显出来,才能在当今圣上面前立下汗马功劳。不过,这些细节,你可以和圣上详细商议,你只需要记住,好好利用你手里的权力就好。”

“这么做对你们有什么好处?”卢俊捏着那块软软的丝帕,盯着墨谷和黎丘离去的背影,出声问道。

黎丘顿了一下,转身走到了卢俊面前,蹲在了卢俊脚边。他把手轻轻附在卢俊的胸前,卢俊惊奇地发现自己那个一尺长的伤口不疼了,外翻的皮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他吃惊地嘴都合不上,黎丘却已经站了起来,静静地看着卢俊,眼中闪过一抹伤痛:“你记得,帮我一刀砍了赵晋就好。”

卢俊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人悄无声息地消失在自己房间中,咽了咽唾沫,低头看着完好如初的胸口,低声呢喃道:“神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仙侠|六道轮回
仙侠|六道轮回
24.8万字 · 11.4万阅读 · 62人关注
Web note ad 1